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8章 绝好男人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师父?”听见敲门声却没见人进来,颜菲好奇的走过去,结果还没等到跟前,就见门外怼进来好大一个包袱。

    “小菲躲着点,别撞到你。”殷辰也没想到颜菲家有这么多东西,虽然很多在他看来都是用不上的,但想到这是小菲母亲留下的遗物,他就打包都带了回来,到时候是留是扔让徒弟自己拿主意吧。

    知道自己的小体格,颜菲忙往后闪:“这什么啊?”

    “你原先那个房子里的东西。”把手里这大包放到地上,殷辰又出去拽另一个大包,两个包裹都拽了进来,他才关了门道,“你先看看什么要什么不要,师父先去洗个澡,一会儿出来和你收拾。”

    颜菲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道:“对了师父,我给你留饭了,在食盒里。”

    说完见殷辰头也没回的嗯了一声,她自觉交代完毕的开始解包裹,完全不知道她那向来没什么表情的师父,此时背对着她偷偷的翘起了唇角。

    颜菲一打开包裹就被里面涌出来的东西吓了一大跳,因为这包裹里全是衣服,各种各样的衣服,红的粉的蓝的绿的也不知原主她妈到底买了多少?

    话说小颜菲那个狠毒的妈最开始还是想好好嫁人生活的,可在接连死了两个男人后,她突然发现原来没有固定男人的生活更幸福,毕竟以前只有一个男人给她买吃买喝,现在却是要多少有多少,所以这位自打小颜菲的叔叔死了后单身至今,直到傍上秦蓁蓁的爸,还没有着落呢,俩人就双双毙命。

    眼下咱们还说这些衣服,因为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所以买的时候都是挑好的选,颜菲看看衣服的样式质量都不错,这丫头把它们一件件叠好了摆放到一边,等着什么时候找个旧物市场用来换钱。

    日子难过,总要精打细算不是?

    这边衣服刚叠完,那边殷辰洗完战斗澡出来了,见徒弟规整的挺利索,他也没再插手,而是坐在一旁准备吃饭。

    打开食盒,看到里面的烧茄子和碎米饭,他用筷子拨了拨分不清个数的碎米,出声道:“小菲,以后师父要是不在家你自己吃点好的,师父手里的钱养你还是够的。”抠门不等于没钱,他又不是潘石海那个不知道打算的笨蛋。

    “师父你放心吧,我知道的。”颜菲笑着应着,心里却没想照办,师父养她的钱够,问题师父以后不只养她啊,这么大的小伙子总要娶媳妇吧,这时代物价这么高,女孩这么娇贵,没点本钱怎么娶媳妇?更何况师父本身不善言辞,不会讨好女孩子,要是钱的力度再跟不上,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那她哪能安心嫁人?

    心里犯愁着师父的婚姻大事,她伸手解开另一个包裹,打开后她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小颜菲家的小电炉?

    这个年代因物资缺乏,逼的人们大力开发太阳能,煤气燃气都退出了历史舞台,家家做饭都用这么个小炉子,刚才颜菲还想呢,也不知自己的一千块够不够买个小电炉回来烧饭,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愿望就实现了?

    天啊!有了这个她以后就可以自己做饭了,哪怕光蒸饭都能省下好多钱!

    见小丫头宝贝似的把个布满油渍的小电炉端到一边,殷辰皱眉叮嘱:“小心别蹭身上,那东西插电会冒火,你玩的时候千万别插电,算了你还是放那等师父给你擦擦再玩。”本想着拎回来卖二手,没想到小徒弟对这东西还挺喜欢?

    “……”颜菲很想告诉她师父,我今年十二不是两岁,可想了想还是算了,这时代女孩娇贵,要和师父说这东西我留着做饭,师父怕她受伤也许转头就扔了,她还是等着先斩后奏吧。

    又在包裹里翻了翻,她找到一个炒菜的锅,还找到一个烧水的壶,最厉害的要数那个一尺见方的镜子,也不知她师父是怎么从墙上完好无损的撬下来,又是怎么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的。

    殷辰吃过了饭见徒弟把东西整理的差不多了,他也就没再插手,而是站在水槽边把沾满油渍的小电炉好顿蹭,边蹭还边想着,家里没个男人就是不行,东西脏成这样都没人打理,也难为他徒弟当初是怎么和她妈过的日子。

    很快,小电炉干干净净,炒菜的锅也刷的锃亮,下意识将锅放到小电炉上,他心里猛然有点怪异,正常的家庭里都有这么一套设备,像他们这些从学府长大的孩子却没这待遇,毕竟宿舍狭窄没有做饭的地儿,像他这样有了地方的却已经习惯了吃食堂,可如今他有了徒弟也算是有家的人了,要不要找个时间学学做饭呢?

    因着这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他把杂物里顺手打包回来的饭勺菜刀也刷了刷,虽然不知道这饭啥时候能做上,不过准备好了到时候就省得买了。

    见时间不早,殷辰也没再催颜菲打坐练功,师徒俩将屋里收拾干净后各自休息。

    闭了灯躺在床上,颜菲多少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她穿越了,穿越到一千年以后,父母双亡还拜了个师父?

    想到近日所发生的总总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安慰自己:睡吧睡吧,今天什么也不想好好睡一觉,明天好迎接新的开始!

    第二天一早,颜菲是被外面的喊号声吵醒的,她莫名其妙的趴在窗前朝外望去,就震撼的见到数不清的学员穿着同样的黑色练功服,及有秩序的站在校园各处,边喊着口号边打着同一套拳法,虽因楼层太高看不太清,可那整齐划一的动作还是看的颜菲有些热血沸腾,让她顿时就精神了起来。

    “小菲,醒了吗?”不是殷辰能掐会算,而是外面的口号声一喊,整个学府谁都别想睡。

    “醒了。”颜菲嘴里应着,忙穿好了衣服出了房间。

    见小徒弟出来了,殷辰边将带鞘的匕首插入军用皮靴里用带子绑牢,边叮嘱道:“去洗脸刷牙然后吃早饭,师父今天有任务估计下午能回来,你白天四处逛一逛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等师父下午回来教你健身拳。”

    他给颜菲报的班级下周才会开始正式上课,现在他心疼徒弟没让徒弟出早操,等正式上课的时候就没这待遇了,所以这两天他没打算教太多,也是想让刚刚丧母的颜菲缓和一下心情。

    见颜菲乖乖的点头,殷辰开始说重点:“学府里的男生都比较野,特别是初中部和高中部的,你没事就别往那边去了。”那帮臭小子特别会讨好女生,徒弟去了实在危险。

    “好。”

    “万一有什么急事兵字部的这些人你都可以信任,不过师父平时和他们也不是太熟,要是谁给你什么东西就不要接了,缺什么少什么师父给你买。”

    “好。”

    “中午自己去食堂吃饭,喜欢什么吃什么,师父说养得起你就一定养得起。”

    见殷辰边说边不经意的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小袋粮粉装到腰包里,颜菲眨了眨有些发热的眼睛,笑着点头道:“师父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吃饭白天也不四处乱逛,乖乖在家等你。”

    满意的揉了揉颜菲有些炸毛的小脑袋,殷辰终是带着些许的不放心离开了房间。

    见殷辰走了,颜菲来到食盒旁,打开一看,见里面有一碗粥一个馒头,还有一个剥好皮的鸡蛋。

    要是换了二十一世纪,她一定会埋怨,你怎么不给我带点咸菜带点油条?换了现在她就想知道,这么点东西食堂到底坑了她师父多少钱?

    心里怀念着二十一世纪的经济实惠,这丫头洗漱完毕开始吃早餐,吃的时候她还想呢,昨晚上问明白哪个是洗衣液了,一会儿吃完饭先把昨天换洗下来的衣服洗了,再出去踩地盘,结果吃完饭才发现,她昨天换下的练功服还有殷辰昨天换下的迷彩服,都已经洗的干干净净挂在阳台外面。

    想到师父起大早洗完衣服又去给自己买早餐,颜菲心疼感动之余还有些惆怅,上辈子她青春年少的时候,怎么就没碰到这么颜值佳身材棒、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挣钱给你花、脏活累活我全包的绝世好男人呢?也不知今后便宜了谁,谁能做她师娘?

    不过不管是谁,她都得先把师父的老婆本给省出来,再这么吃下去,她师父可就真容易打一辈子光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