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9章 精打细算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见颜菲不早不晚的来到食堂,昨天给她打饭那师傅好奇道:“小家伙怎么来了?早上你师傅来买的馒头鸡蛋,我看那分量是给你准备的,你这是没吃饱?”

    颜菲本来以为师父是在食堂吃过了才给自己带回去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师父只给自己买了早饭?

    心里闷闷的热热的,她扬起笑脸对那大师傅道:“我吃饱了,就是我师父出任务,和他一起的哥哥们都走了,我也没有认识人,就想起伯伯您了,我记得,昨天打菜的时候您给我打了好多。”

    小丫头虽然长得黑了点,可你要不往娇娇女上想,光把她当成一个半大的孩子,瞧着还是挺机灵可爱的,更别说那大师傅还知道她是个女孩,听到这嘴甜的劲儿当即把大师傅美到没边,笑呵呵的道:“昨天就看出你这小家伙是个懂事的,今天一瞧还真懂事,来,伯伯给你拿个凳子,你进来坐着陪伯伯聊天。”

    因为不是饭口,所以食堂里的人都在紧张的张罗着午饭,大师傅嘴上和她说着话,手里还忙着打土豆皮。

    颜菲略扫了一眼,发现这食堂里有一小半的师傅都在打土豆皮,不过这也好理解,据说土豆这东西产量高个头大,削一盆土豆能做好几个菜,不吃它吃啥?

    见一旁特大号的铁盆里有两个削好了皮却没有削块的土豆,她上去将那土豆抱到了案板上。

    大师傅正说到兵字部这些小子太挑剔,非说他蒸的馒头酵母少,就见颜菲抄起了一旁的大号菜刀,吓得他忙道:“丫头小心剁了手。”

    女孩精贵着呢,别说颜菲这外面来的,就是他们学府里长大的,不到十八岁也是什么活都不让干的,不像那些小男孩,八岁开始参加学校活动挣学分,挣不来学分就换不来饭吃,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学校这么多孩子,若不让学生自己分担一些,光靠上面又怎么养得起?

    颜菲虽然不知学校的规矩,却也知道这世界对女孩的看重,此时见大师傅面带焦急,她笑着道:“伯伯您不用担心,我爸走的早,我妈养我忙不过来,所以我们家的饭都是我做,这活我真的会做。”

    说着,她向切西瓜似的一刀将土豆切为两半,再来两刀毁成四半,然后拿着那四分之一开始用刀掰块。

    见小丫头的土豆块掰的那叫一个顺溜,大师傅心里直发酸。

    这要是二十一世纪,面对这种情况多数人都会感慨一句‘你妈不容易啊’,可对不起,现在是三十一世纪。

    因此就听那大师傅道:“你妈也是,一个女人逞什么能?丈夫没了不会再找一个?男人大把的是,哪能让你小小年纪遭这罪。”这小脸瘦的他都跟着心疼,这妈当的太没正事了。

    噗!

    三观还没有扭转过来的颜菲同学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咳嗽了两声才把气捋顺了,略心虚的道:“我妈比较念旧情。”对不起颜菲妈,一不下心把你的功劳全抹没了,我知道你勤勤恳恳一直没停了找。

    听到旧情二字,那大师傅不吱声了,不管是什么时代,这种纯粹的感情都是让人感动的,可就是委屈了孩子。

    “以前的过去就过去了,今后你跟着你师父算是苦尽甘来了,别看那小子整天沉着脸不会笑,却是他们那帮小子中极少会攒钱的,跟着他亏不了。”

    颜菲实在不明白,慕容千夜一个队长没人说他有钱,自己师父一个小队员却谁都觉得他是大款,不过眼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伯伯,我也觉得我师父对我特别好,所以,我这当徒弟的总想为他做点啥。”

    ……

    从食堂里出来,背着半兜子蔬菜的颜菲心情特别好,来之前她已经打听好了,学府里有许多卖杂物的地方,那里面有油有粮都和市面上一个价钱,唯有蔬菜没地方找,如今蔬菜到位,她可以去买油买粮了!

    托昨天殷辰的那一脚,也就是人家问他抱个男孩干啥,被他踹出楼门的那一脚,如今整个兵字区都知道,没有女人缘的殷辰收了个长得像男孩的女徒弟,大伙嘴上说着风凉话,说殷辰那家伙的性子也只能往这样的找,心里却是酸的不行,毕竟再像男孩她也是个女孩,他们想找还找不着。

    因着心里好奇,这帮人都想看看颜菲,可想到殷辰那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操蛋性子,这帮人也只能没事楼门口晃晃盼着能不能碰上。

    昨天下午颜菲就出来一趟大伙都没碰上,今儿个托买菜的福,这帮小子算是开了眼了。

    “哎哎,快过来快过来!殷辰那小徒弟出来了哎!”

    “啊?真的假的?你等等啊,我这就来,对了,长得怎么样?”

    “长得呀……”看着远远走过来的小丫头,报信的那位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眼睛挺大挺亮的,鼻梁也挺高的,小嘴也挺秀气的。”

    “我靠,那谁说长得难看像男孩的?”这不谎报军情吗?

    “额,可她确实瞅着不像女生。”活了二十多年,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脸这么黑,头发这么短的女生,太没女孩样了。

    不大一会儿,收到消息的那位一溜风似的跑了来:“人呢,人呢?殷辰那小徒弟呢?”左右打量一色的迷彩服队员,怎么没看到小孩呢?

    报信的那位指了指楼上道:“你来晚了,肖彬那小子会来事,已经拎着那丫头的兜子给送楼上去了。”

    “靠……”

    颜菲不知道楼下有一堆人等着参观她的真容,她就觉得这些兵字区的小伙子们实在太热情,就说眼前这小伙子吧,拎过兜子就往楼上跑,你真是想不同意都不行。

    一路跟到38楼,颜菲接过对方手里的兜子笑着道谢:“谢谢你帮我送上来。”

    肖彬笑着挠头:“不客气,我叫肖彬,住在25楼8号房,辰哥要是不在有事你就去25楼找我,我和你师父是哥们,关系好着呢。”

    额,为啥她师父说他和这些人的关系都不怎么好?

    不知道殷辰临走时打过预防针,肖彬笑容灿烂的和颜菲招手:“开门进屋吧,没事我就先走了,有事别忘了去找我,我住25楼8号房,我叫肖彬——”

    目送走了热情开朗的肖彬大帅哥,颜菲开门进屋,看着自己买回来的菜立马把那个25楼8号房抛在脑后。

    她觉得自己简直太机智了,要是出去买菜,哪样都得论斤论两的称,可家里又没有冰箱,你总不能每次就买两棵葱吧?如今多好,想要啥捡小块的拿,除去那一小块肉,半兜子加起来才给了两个华夏币,真是便宜到家了。

    开开心心的把东西一一放好,她拎着兜子下去继续买米买油,来来回回共跑了三趟,总算是把东西全部采买齐全了。

    她满意了楼下的小伙子们也挺满意,这些人不但见到了小姑娘的真容,还有仨人有幸帮着提了回东西,不知道小姑娘还下不下楼,好多人站在门口继续等。

    还是那句话,即使长得像男孩骨子里也是个女生,别看她是殷辰的徒弟,可万一处出了感情,在未来的某天有机会让殷辰喜当爹呢?这事又不少见,完全有可能!

    不知道下面还有人暗搓搓的守着大门,颜菲刷锅淘米开始煮饭,等下好了米盖上炒锅盖子,她忍不住自豪轻叹:“也就是我颜菲,这要换个打小在城里长大的姑娘,还真不一定会用炒锅煮饭。”

    炒锅煮饭可是个技术活,一不小心不是扑锅就是糊锅,要不是颜菲娘俩最开始买不起饭煲只有炒勺,这技巧还真练不出来。

    锅里煮着饭,颜菲开始想着自己中午吃点啥,她刚才除了葱姜蒜等必备调料外,还装了一块土豆,一块圆葱,一块西蓝花……没错,您没看错,所有的菜都是论块拿,因为所有的菜个头都特别大。

    想了想师父也不在,为了省油她就来个凉拌西蓝花吧!

    疾风队今天本来是去城外做接应的,结果到那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大半,他们的任务又成了救援,将救回的伤者送到医院,饥肠辘辘的众人空着肚子往回赶。

    若是往常,殷辰定是先去食堂吃饭,再会过他也不会一天吃两顿粮粉,可因为惦着家里的颜菲,他准备先回家看看。

    和他同行的还有郝坤,这小子家里没有惦着的人,他完全是因为卡里没钱了,吃不起食堂只能回去冲粮粉。

    郝坤算是队里比较能说的,和殷辰在一起也控制不住他说话的欲、望,这位单方面说的正来劲呢,就见他身边的殷辰蹭的一下蹿了出去,郝坤先是一愣,而后他眼尖的发现辰哥家的窗户冒烟了?别看那是38层,可在万里无云的天空里,那钻出来的青烟简直不要太明显了。

    想到辰哥家里那个小徒弟,他也担心的忙跟了过去。

    颜菲不知道自己做个饭引出这么大的误会,她正在阳台处掀开锅盖尝菜汤呢,这位见今天的肉不错,用三个华夏币混回来二两,切成小块做了个红焖土豆,结果炒菜的时候发现油烟太大,这丫头直接将小电炉搬到了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