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32章 健身拳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即使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想到刚才那些人破门而入后对着空盆伤心欲绝生无可恋的表情,颜菲还是止不住的想笑,话说她还是头一次见男人为了口吃的这么拼?不过这么一比,她发现还是自家师父沉稳镇定,堪当男人典范。

    那个堪当男人典范的殷辰,此时正在一旁洗衣服,见徒弟精神溜号,他立马皱眉道:“静气凝神站稳马步!回忆一下我刚刚教你的拳法要领,然后再打一遍!我不管别的女孩怎么学功夫,但你身为我殷辰的徒弟,就必须刻苦!”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小菲要是有自己这本事,能被几个小毛贼随随便便偷跑吗?真来了坏蛋谁打谁?

    更何况小徒弟的资质这么好,小小年纪就突破了经脉第三层,万一在未来的某一天和自己一样突破第七层呢?那两人的后代得本事到什么程度?

    不知道师父那阴暗的小九九,颜菲心里倒是挺感激的,毕竟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对你怒其不争,外人谁管你刻不刻苦?就如刚才进来那些生无可恋的,他们一心惦记的是有没有剩饭,谁管她功夫如何?

    这么一想,小丫头终于收敛了心神,开始认真回忆师傅刚刚教导的那套拳法。

    这套拳法在殷辰的嘴里叫健身拳,因为它是用来早上健身的,颜菲不死心的追问了一下拳法的别名,得到个《学府精编基础拳法一》,听完这高上大的别名后,颜菲对这个时代的武学名称彻底死心。

    在很多人眼里基础拳法等于大众拳法,人人都会实在没什么吸引力,怕徒弟和很多人一样不把这拳法当回事,殷辰特意拿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徒弟,当初,他就是靠着这套最为基础的健身拳,打败了许多看他不顺眼的高年级混蛋。

    当然,殷辰说这话的时候略婉转,毕竟现在的他已为人师,不过颜菲见识过他那鞭鞭爆头的本事,因此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暴力场面。

    其实颜菲理解师父对基础的重视,都说万丈高楼平地起,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可见基础知识是多么重要,更别说师父在一旁盯的紧,颜菲说什么都得认真练。

    见小徒弟练的认真,殷辰满意的抖着手里的湿衣服道:“不错,今天再练五遍就可以休息了,从明天起,不管师父在不在家都要反复练上十遍,先……先保持一个星期。”徒弟身子弱,先减量吧。

    保持一个星期?蹲着马步的颜菲身体一软:“师父,那一个星期后就不用练了吗?”

    殷辰手里的动作停下,转头看向颜菲严肃道:“一个星期后等你肌肉疼痛缓解,每天二十遍。”

    二十、遍?偷晃了晃自己酸麻不止的两条腿,颜菲觉得自己再也不用为减肥而操心了,就这运动量,想肥简直太特么难。

    颜菲的小身体习惯了打坐,所以她盘腿坐那一个小时都不觉得酸,可这扎马步却是人生头一回,头一回就扎着马步打了十遍健身拳,这丫头的两条腿都快没知觉了。

    两手撑着抖成一团的小细腿,颜菲站那琢磨自己该怎么进卧室,她知道这满身的汗不洗不行,可现在的她就想趴那躺会儿。

    见徒弟满脸为难,做师父的好心上前,拎着人就给送进了浴室……

    洗完了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一次澡,躺在床上的颜菲差点热泪盈眶,正感慨着活着不易学武好难,门一开,她师父进来了。

    “师父?”看到殷辰的瞬间,颜菲有些小忐忑,因为她师父教起徒弟来真的好严,和前面的维护纵容完全是两个画风。

    殷辰不知道颜菲的想法,他手拿着一瓶不知从哪翻来的药酒,坐在颜菲的床边正色道:“一开始蹲马步是有些辛苦,等你习惯了就好,疾风队的队员都是打小蹲马步练出来的,那些学府的女孩们练习的只能叫花拳绣腿。把腿伸出来,师父用药酒给你揉揉就好了。”

    殷辰承认自己有私心,可他也是真心为颜菲好,即使他自信的认为自己资质出众功夫很高,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证,自己就一定能平平安安活到老,若是他哪次出任务的时候倒霉回不来呢?徒弟自己有本事总比依靠别人好,毕竟徒弟这小脸黑的,有本事的人真不一定肯让她依靠。

    这么一想,殷辰这心里还有点小难受,可等他看到徒弟露出的小腿,那点难受瞬间不翼而飞——徒弟的腿,挺白啊!

    抬头瞅瞅颜菲的小黑脸,再低头看看那线条纤细的小白腿,殷辰同志的好心情差点爆表,他终于有信心将徒弟养成白白嫩嫩的小美女了。

    颜菲可不知道自家师父的想法再次跑偏,感受着师父用特殊的手法将自己的小腿肚揉的发涨发热,舒服的她昏昏欲睡,再次觉得师父真好。

    颜菲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早,起来后伸伸胳膊踢踢腿,发现师父的手法还真管用,竟然不疼了?

    出门见师父没在屋,她先洗脸刷牙,然后用昨天剩下的面团加了点酵母,烙了几张松软的葱油饼,又用剩下的土豆炝了个土豆丝,接着刷锅烧水,想等着师父回来好下玉米粥。

    锅里的水刚冒热气,窗外又传来嘿哈嘿哈的喊号声,想到昨天师父教的东西,颜菲兴致勃勃趴在窗前开始瞅。

    此时的殷辰刚买完早饭往回走,他的习惯是每天早上喝粮粉,好吧,这不只是他的习惯,大多数人都这习惯,因为既省时间又省钱。

    不过再省不能省到徒弟身上,所以殷辰晨练过后就去食堂买早饭,作为一个队的队友又是一起长大的好友,慕容千夜自然是义不容辞的陪着,只不过他这陪着还不如不陪,只要没人就磨叨殷辰不讲哥们情义。

    “殷辰,不是我说你,做人不能太小心眼,一颗土豆一个华夏币,你就让你徒弟……”

    正说着,听楼上下来个人,慕容千夜立马闭上嘴保持他一贯的队长威严,等那位下楼走了,他继续絮絮叨叨道,“给我们做顿饭又怎么了?当然,你要是心疼你徒弟,咱们可以不叫那么多人,咱俩住对门,又是从小长大的好兄弟,你吃饭带上我总可以吧?”

    不管怎么说,殷辰都默不作声的闷头走,直到看到自家门,这位才加快步伐上前开门。

    晚了一步的慕容千夜就见殷辰开了下门又快速合上,而后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着自己道:“你说的有理,看在好兄弟的份上这早饭给你吃了,回头食盒别忘了还我。”

    说着,把那装了早饭的食盒往他手里一塞,就就被狼撵了似的进屋关门。

    被动接过食盒的慕容千夜一时被吓得不轻,殷辰这家伙竟然有了舍己为人的精神?不对,这早饭不是给他自己买的,这早饭是——靠!

    想起那家伙开了下门又关上,慕容千夜恍然大悟,一定是颜菲那小丫头又做饭了。

    想明白的他狠狠一揣殷辰的房门:殷辰你个吃独食的家伙,给特么老子滚出来!

    “师父,你今天有任务吗?”颜菲已经想好了,等一会儿师父走了,她就去学府里的图书馆泡着,回来的路上去食堂买点顺口的菜回来,免得下午练完十遍健身拳不想动弹。

    殷辰不知道徒弟的打算,他一口咬下半个葱油饼,就着爽脆的土豆丝美美的咽下,才道:“师父今天没什么事,一会儿带你出去逛逛。”

    听到逛逛,颜菲欢喜点头,她还真想让师父陪着逛逛,即使小颜菲的记忆中有这城市的样子,可毕竟不是自己看来的,上次从医院回来看到的也是冰上一角,今儿个师父有心陪她自是再好不过。

    见小丫头脸上那止不住的欢喜,殷辰淡漠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他发现比起别的女孩,他家徒弟实在是太容易满足,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

    颜菲以为她和师父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想到她家师父临走前,开始收拾包裹。

    见殷辰从柜子的最上面拿下一个一个的小布包,有的甚至还带着血迹,颜菲迟疑道:“师父,这都什么啊?”

    将所有东西放到一个兜子里,殷辰扣好带子道:“出任务的时候顺手打的,一会儿拿出去换钱,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见颜菲还是一脸莫名,他揉了揉小徒弟的脑袋瓜解释道:“有些异兽进化到一定程度后,他们身上的某些东西能做药材和武器,像师父的这条鞭子就是一条八级蟒蛇皮做的,师父采集了这些再转手卖出去。”不然光是那些死工资,拿什么养小徒弟?

    听到师父这么说,颜菲脑子里瞬间闪出一个地方:“任务塔?”

    听颜菲一口道出,殷辰倒也没觉得诧异,如今是个全民习武的年代,除了女人和那些实在没本事的男人,多数人都为了生存出过任务,区别只在于出任务的次数和能不能活着回来。

    见师父点头,颜菲脑子里快速翻找任务塔的有关记忆,据说那地方楼层越高收的东西越好,至于第一层,简直就是个大型的杂物兑换市场,额,杂物?

    “师父,那要衣服吗?”便宜妈留下好多呢。

    “你是说你妈妈的那些衣服?”提起那些衣服殷辰的心情就有些复杂,因为他收拾了一大包的衣服,里面却只有颜菲的两套换洗,这是真把徒弟当男孩养?

    “对啊,我妈都不在了,留着也没什么用了。”要不是想着能换俩钱花,她早就剪成麻布废物利用了。

    其实殷辰当初就是这么想的,不然也不能都收回来,如今见颜菲也这么说,他自然同意:“那就收拾收拾一起拿着吧。”

    殷辰想的是,衣服那么多件,卖了大半就够给小徒弟买几件漂亮衣服穿,没必要留着占地方,没想到颜菲更狠,竟然把所有的衣服都塞进了大号包袱里。

    怕徒弟过后后悔,殷辰提醒道:“小菲,不留两件当个纪念?”这可是她母亲最后的东西了。

    颜菲笑容真诚道:“不了师父,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我妈永远活在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