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33章 任务塔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辰哥出去啊?”看到殷辰单肩背着个特大号的包裹领着颜菲下楼,25楼处几个同要下楼的小子纷纷打着招呼给他们闪出楼口。``し

    殷辰淡漠的点着头,余光一扫,发现个人影鬼鬼祟祟直往这些人的身后躲,他眯了眯清冷的眸子,猛然上前一步,抓住对方的肩膀顺着楼梯扔了下去。

    众人傻傻的看着肖彬以滑翔机的姿态,贴着楼梯脸着地,皆是缩着肩膀一呲牙。

    “原来是肖彬?见他在后面鬼鬼祟祟,还以为是我们队里正关禁闭的四孩儿偷跑了出来。”不咸不淡的说着,殷辰跨过肖彬的胳膊,迈步下了楼梯。

    众人:呵呵……

    颜菲随着师父的脚步下楼,路过地上贴着的肖彬她也没敢多说,因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自己要是说点什么有人或许会更倒霉,虽然不知道这感觉是怎么来的,她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只是,可惜了这鼻梁挺拔的大帅哥,以后也不知有没有鼻梁这一说。

    收拾了个不长眼的,殷辰的心情阳光了许多,领着小徒弟从后门出了学府,他转头对颜菲道:“师父领你先去任务塔,等东西卖出去咱们再去别处。”

    “好!”

    走在三十一世纪的大街上,颜菲感觉自己好似走在钢铁铸就的森林里,而且还是深山老林,虽说是为了节省地盘,可把楼建的这么高,真的没问题吗?

    “想什么呢?”见小徒弟走个路差点没和人撞上,殷辰忙把人拉到手里。

    感受到自己和师父大手拉小手,颜菲对着师父笑道:“没,就是觉得大楼都好高啊!”

    还有路上的行人,走的都好快啊,往往她还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对方已经走没影了,当然,也有慢慢悠悠压马路的,不过那多是一男一女。

    听到徒弟的傻话殷辰眼底划过一抹笑意,他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所幸把包裹往身后推了推,弯腰抱起颜菲道:“抱紧了,师父要加速了。”要是像小徒弟这么东瞅瞅西逛逛,等到了任务塔指定过晌午了。

    颜菲下意识抱紧师父的脖子,小脑袋和他背后的大包裹撞到了一起,这丫头知道殷辰的本事倒也没吵着下去,就是觉得师父这连背带抱的本事还得练,今儿个是她和包裹,要是换了师娘和小师妹呢?

    试想一下师父后面背着师娘,前面抱着小师妹,师父一提速,那娘俩的脑袋撞一起——噗!

    离着很远,颜菲就看到那高达百层的任务塔,这座塔很好认,因为它是华夏城内唯一一座,从下到上由粗到细、以塔的形式出现的建筑物,这在寸土寸金的华夏城可是极不多见的,毕竟对于楼房来说,再高的空间都算面积。

    任务塔的名字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就叫任务塔,塔外镂空竖着的鎏金字体倒是气势凌人。

    没等颜菲打探仔细,殷辰已经几个闪身来到塔底,颜菲仰脖无果,也就死心的随着师父进入塔内。

    或许是时间过早,塔内的人并不多,这让一楼的大厅略显空旷,颜菲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左面是一排小柜台,瞅着和二十一世纪早些的商场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商场是卖东西,这里却是往回收东西。

    右面是一排有着大大门牌号的小房间,挡的严严实实也不知道里面是做什么的。

    殷辰拎着颜菲来到一个标着女士服装的柜台前,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包裹,柜台后的女人就拿出一个牌号递给了殷辰。

    颜菲瞥了一眼,那上面的牌号是19号,这让她下意识想到了右侧那排有着大大门牌号的小房间。

    果然,殷辰接过那牌号,就领着她去找右侧的19号小房间。

    房间里坐着一位中年美大叔,刚见人来的时候脸上还噙着儒雅温润的笑意,等看到进来的是个男人领着个男孩,这位美大叔的表情瞬间变成了后娘脸,颇为不耐的道:“我这屋里收的是女士服装,你们哥俩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真是,白摆了那么半天的潇洒形象。

    殷辰没理会对方的问话,径自将背后的包裹打开铺在地上,而后朝对方晃了晃手里的队牌冷冷道:“疾风队帮已故家属处理财务,任务紧急,抓紧时间!”

    别看殷辰没卖过衣服,却也知道这地方卖女服的特磨叽,毕竟卖女人衣服的多是女人,为了让评估师在新旧的评估上给个高级,这些女人可是什么手段都使了,所以说,这屋虽然不是肥缺,却是个美差。

    再说那位中年美大叔,本来见是男人就不太想搭理,结果听对方说是疾风队出任务,这位立马端正态度,一脸严肃的开始评估衣服。

    都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可对于他们来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特么的身份合法。

    这些衣服大大小小共31件,除去部分七成新,剩下都是八成新,因质量算是中上,所以给的价格还算挺高,加到一起共278枚华夏币。

    其实要是真算起来,这点钱都不够买里面的五件新衣服,可谁让是折旧处理?能卖上这个价钱也就不错了。

    见那美大叔在计价器里输入了数量和钱数,又将号牌讨好的递给自己,殷辰皱眉:“这包裹不算钱吗?”

    美大叔抽了抽嘴角,回头把计价器上的278改成了280,殷辰这才满意的接过号牌,并在计价器上按了个指纹。

    一套程序下来,颜菲也基本弄明白了,这一楼是回收家用杂物,不存在什么任务不任务,进来先去柜台取相应号牌,然后进到小屋评估,评估后在联网的计价器上确认了钱数,才可以拿着号牌到刚刚的柜台处领钱。

    心里想着,她已经和殷辰来到了刚刚的柜台处,柜台后的女人接过号牌,查看了一下屏幕上对应的钱数,问道:“钱打进哪个账户?”

    听师父报了她的身份卡号,颜菲倒也没觉得不对,毕竟这些衣服是便宜妈的遗物,以师父的性格怎么都不好意思放到自己的腰包里,所以她也没什么疑义,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殷辰在卖完第二件东西,竟然又把钱打到自己的卡里?

    第二样东西是在28楼卖的,28楼的格局基本和一楼差不多,只不过人家的鉴定人员要比一楼专业敬业的多,殷辰这次卖的是一些名为麻醉果的东西,红枣大小黑黑的外壳,她实在辨认不出是由什么植物变的,只能从里面的化学成分上看出这东西是味药材,药效有些类似乙、醚。

    别看这麻醉果东西不大,价格却是不低,一颗竟然卖到了88个华夏币?小小一袋加一起就卖出了一千多?眼瞅着一千多的大洋就要进手,颜菲的小心肝兴奋的砰砰乱跳,可紧接着,就听师父对人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卡号。

    “师父?”颜菲诧异极了,师父怎么把钱给她了?

    看着徒弟黑瘦的小脸,殷辰淡淡道:“留着师父不在的时候你自己买菜,多买点好吃的,别舍不得花。”

    从第一天这丫头吃碎米饭,他就知道小徒弟是心疼钱,本想着,要是说不听还这么节省,以后就由他提前定好小丫头负责去吃,没想到这丫头倒是本事的想到了既省钱又能吃饱的好法子。

    既然她想做饭也会做饭,殷辰也愿意随着她,可这买菜钱他却是一定要给足了,免得这丫头再因为心疼钱而舍不得买菜,其实这也是殷辰今天带颜菲来的用意,就是想让小徒弟看看,师父说能养你就是能养你,师父虽然不是土豪,却也是个大款。

    紧接着,殷辰又带颜菲去了37楼卖了几副飞禽的爪子,又去43层卖了一张变异兽的皮子和两个头骨,看着那条灰突突的皮子竟然卖了两千多华夏币?颜菲好奇的对殷辰道:“师父,那是什么皮子?”不光值钱瞅着还有点眼熟。

    “那是条变异狼的皮。”

    “变异狼?”想到上次他们被狼群追赶的一幕,颜菲下意识感慨,“那天晚上打死了好多,早知道就顺手捡两条回来。”好吧,她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当时的她自身难保,能保住小命都已经不错了。

    殷辰一向觉得自己的勤俭持家是好事,可看到此时钻钱眼里的徒弟,他第一次发现太爱钱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是什么皮子都能做战斗服的,当天咱们见到的狼群只有三级,师父卖的这条却有五级,虽然那三级的狼皮也有人买,可狼是个很记仇的物种,当时咱们要是敢动一张狼皮,那些狼宁可全军覆没,也不会让咱们安然无恙的离开,小菲,你一定要记住,钱再好也要有命才能花,和你这条命比起来,所有的东西都是身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