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36章 学府书馆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你就是殷辰?”

    看着气势汹汹跑来质问的风铃,颜菲不由担心的看向师父,即使不知道议员现在算是多大的官,可能拿出两亿华夏币想也知道不会简单,她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因此惹上麻烦?

    见小徒弟紧张的看着自己,殷辰就知道今儿个这饭别想吃消停了,心中不悦,他表情淡漠的朝着对讲机回了句收到,就对着不远处的女店员招手道:“给我打包!”

    一句打包差点没把风铃气死,她堂堂风家大小姐,在这人的眼里还不如一盘子烤肉?狠狠一拍桌面,风铃怒道:“殷辰,我在问你话,你为什么不救我弟弟?”

    听到这话,殷辰终于挑起眼皮正视风铃,莫名其妙道:“那是你弟弟。”又不是我的弟弟,华夏城身体不好的人多了去了,都找他他管的起吗?

    风铃听到这话眼角都红了,这年头的女孩本就珍贵,更别说她是风议员的女儿,敢如此把她不放在眼里的,这殷辰还真是头一个。

    瞥了眼一旁黑黑瘦瘦如个假小子般的颜菲,她怒急而笑,咬牙切齿道:“好,很好,殷辰,你给我等着,我风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见对方留下一句狠话扬长而去,殷辰没啥感觉的收回目光,对着一旁拘谨无措的女店员催促道:“给我打包,连没上的奶茶一起打包。”

    女店员僵笑着取过餐盒麻利打包,再不敢妄想给什么小费,在众人心中疾风队是个很特殊的团队,在有危险的时候他们确实最值得信赖,可没有危险的时候……算了,她还是赶紧打包吧。

    正这时,招呼风铃的那位女店员端着烤肉奶茶走了出来,见到空着的桌子她诧异道:“风小姐呢?”

    打包的那位瞥了眼殷辰,僵笑回道:“风小姐有事先走了。”

    “啊?那这肉怎么办?都已经入账了。”风小姐是这的常客,每次都是一次性划入大笔金额花没了再添,今儿个这肉也烤出来了,钱也划完了,风小姐一走这账该怎么算?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犹豫,殷辰却是眼前一亮,指着那盘新烤好的烤肉道:“没睡的奶茶不要了,把那份奶茶和烤肉给我一起打包。”

    “啊?”俩店员目瞪口呆,颜菲都被她师父给吓呆了。

    唯有殷辰,冷着一张脸理直气壮道:“啊什么啊?我和风铃认识,没见刚才她还和我说话呢?我朋友付了钱的东西,你们不是想自己留着吧?”

    朋友?说话?

    想起刚才愤怒离去的风大小姐,女店员讪讪一笑已经啥话都不想说了,都说谣传不可尽信,可事实证明,人们对于疾风队的谣传一点都没有虚假:真是太特么不要脸了。

    用一份烤肉的钱带回来两份烤肉外加一壶奶茶,殷辰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默默对自己的高智商点了个赞,回头却见小徒弟兴致不高,他自以为了解的揉了揉徒弟的脑袋瓜道:“队里有急事,师父今天没时间陪你逛了,改天师父有时间再陪你出来。”

    真是的,说好了今天没事他一天都用来陪小徒弟,结果不但衣服没买上,连饭都没吃好,不过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他对着徒弟扬了扬手里的烤肉盒子道,“小菲回去可以吃烤肉,师父刚才尝过了,挺好吃的,小菲可以吃到饱。”整整两斤呢,怎么都够徒弟吃了。

    见到师父手里的两盒子烤肉,颜菲心里的紧张又变成哭笑不得,虽然师父这事确实办的有些不地道,可想到对方一本正经的语气,她又觉得自家师父挺可爱的,都说下馆子最忌讳铺张浪费,她师父既没偷又没抢,还避免了食物浪费,也算是有公德心吧?额,应该是吧?

    把烤肉的事放到一边,她有些迟疑的看向殷辰,最终还是没忍住的道:“师父,你为什么不想救风议员的儿子?”

    她是真的很疑惑,一颗神树种子师父要是自己留着也就罢了,毕竟那是救命的东西,可师父那么轻易的就给了自己,却不肯把它交出去,要知道,只要把这颗种子交给风议员,师父就等于半辈子不用奋斗,还白捡一个白富美的漂亮妻子。

    平心而论,那个风铃□□真的是个大美女,师父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殷辰也想知道风议员是怎么想的,谁拿出神树种子就让他女儿给对方生个孩子,这么大的事你不大明气鼓的公布出来,自己掖着藏着有意思吗?

    没错,这么想找人生孩子的殷辰之所以没把神树种子交给风议员,完全是因为他不知道风议员后面加的这条消息!

    这种为了求药搭上女儿的事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好事,所以风议员只在上层公布了一下,并没有大肆张扬,毕竟在他看来,神树种子这么珍贵的东西,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拥有的。

    而殷辰呢,他对这种消息一向是不太在意的,对他来说,风家的极品武器虽好却没有鞭子,别的武器再好对他来说也是个废物,至于那个还魂丹,名字神神叨叨也不过是高级的疗伤药,更何况再高级它高级的过神树种子吗?拿神树种子去换简直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至于钱,钱是个好东西,殷辰特别喜欢省钱攒钱,可在他心里,两亿真的比不上一颗神树种子,他还年轻,只要功夫练上去未来会有无数个两亿,实在犯不上拿不可再生的神树种子,去换钱这种永不消逝的东西,所以在他心里,唯一能和神树种子可媲美的就是风家血脉的孩子,毕竟风家的孩子不管男女都突破了经脉三层,可这么重要的事偏偏风议员没特么说。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神树种子已经被他换徒弟了,虽然这徒弟瘦了点小了点,想生孩子还早了点,可这徒弟听话懂事,不但会做饭,还知道在自己回来晚时给他留饭,所以这么一对比,好像还是换个徒弟比较赚,毕竟小徒弟养好了能陪他好多年,而那风家大小姐却是生完孩子一拍两散,妥妥的一次□□易。

    再次觉得自己赚了的殷辰心里开始飘飘然,问题是这种喜悦他还不能和徒弟分享,总不能告诉小徒弟,你师父我之所以没换是因为漏听了消息?

    想了想,他避重就轻道:“我对风议员的人品不太认同。”公布个消息都能大喘气,简直让人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可这话落到颜菲耳里,就是风议员人品不咋地,这么一想她更担心了:“师父,那他现在知道了种子的事,会不会找您麻烦?”

    终于知道小徒弟在担心什么,殷辰抱起小徒弟心里美美的道:“放心吧,师父是学府的人,想动学府的人他暂时还要掂量掂量。”若是没有这点自信,他又岂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明气鼓的拿出神树种子?

    殷辰嘴里搭着话脚下急速奔跑,不多时就来到了学府后门,没等进去,就看到慕容千夜等人急匆匆的赶了出来。

    见到迎面而来的殷辰师徒,慕容千夜严肃道:“高三班有两个女生在s区被杀了,凶犯在逃,咱们立刻过去。”说完,他把目光投在颜菲的身上,“你师父和我们出任务,你回学校,没人陪着自己绝对不能出来。”

    天知道华夏城已经多久没出现这么残忍的凶杀案了?不只是学府里的队员们尽速出动,城内也都全部戒严,就怕那凶犯再伤害无辜的女孩。

    殷辰听到此话面容也是一冷,几个飞纵来到学府后门,将怀里的徒弟放到学校门内,才将手里的烤肉袋子交给颜菲,叮嘱道:“回去吃烤肉练习健身拳,没有师父陪着谁叫你都不许出去。”

    凭着和慕容多年的默契,他知道事情绝对不只是女生被杀那么简单,否则对方也不能这么叮嘱。

    “师父你放心,我就在学府里等你回来,哪都不去。”颜菲对杀人凶手什么的倒是不太担心,事情虽残忍,可毕竟离她太远,她担心的是那个风议员,既然对方知道自己吃了神树种子,万一一时激动想要抓她过去切片呢?她师父岂不是就没徒弟了?到时候谁给她师父养老送终?

    得到了徒弟的保证,殷辰起身就走,没看到颜菲欲言又止的表情,颜菲是想着师父没吃饭,可人命关天,慕容千夜又急的冒火,她只能忍着把烤肉塞给师父的冲动,目送众人离去的背影。

    无精打采的回到家里,颜菲自己不太想吃饭,她原先两眼一抹黑的时候就盼着有小颜菲的记忆,等有了记忆才发现,自己还是什么都不懂,这么下去不行啊。

    心里想着,她胡乱的吃了两口烤肉,就出门去了图书馆。

    没去图书馆的时候颜菲还想呢,以这个时代对物资的紧张程度,现在的图书馆会不会已经变成了电子阅读?一个桌子上一个简易平板?等去了才知道自己想多了,图书馆仍旧如二十一世纪一般,都是纸质的书籍。

    或许因为是用餐时间,图书馆里的人并不多,颜菲按着标牌一路走到了历史区域,最后停在了一本名为《大灾难》的书前。

    她知道这的人都以大灾难来称呼那个特殊的时代,所以她觉得这本书应该会告诉她答案,结果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书,就听到面前的书柜传来一声刺耳的如触电一般的劈啪声。

    见颜菲吓得一缩手,旁边有个男生笑道:“第一次来看书吧?把你的身份卡扫一下那个书柜的牌号,然后才可以拿书,等还的时候再少一下,表示你已经归还,书柜要是没有做记录是不准随便阅读的。”

    颜菲朝对方尴尬一笑:“原来是这样,我是第一次来,谢谢你啊。”

    那男生大大咧咧的摆摆手道:“都是大伙知道的常识,不算什么,对了,你是哪个班级的?今年多大了?哥说句实话你别不爱听啊,男孩子最好还是爷们点,要不是看你这身材穿戴知道你是男孩,听你这说话的小动静,我都要以为你是小女生了。”

    身材……实话……

    做了两个深呼吸,颜菲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而后就用自己的身份卡扫了一下书柜的牌号,拿出那本《大灾难》快步走向一旁的阅读区域。

    她本来该站在那翻翻里面,看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书,可她实在是怕了那位大哥的实话,毕竟现在的她——身材是硬伤!

    书的封面很简洁,除了书名只有两片破碎的花瓣随风飘零,打开封面,只见书的首页写着:《大灾难》,纪念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动荡、也是最惶恐不安的时代……

    整整两个小时,颜菲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从灾难的起始,到人类重新建设起自己的家园,若不是她来到此地后的亲身经历,她都要以为自己在看一部虚构的末世小说。

    当初她看末世小说的时候还曾想过,什么丧尸怪兽不能杀?还至于把人追的无处可躲?一颗□□过去什么东西不都毁成平地?等看了这本书才知道,当初的人真的曾经一颗□□过去将一个小型城市毁成平地,可植物是可再生的,有土地的地方就有植物,被摧毁后长出的植物其武力值更是惊人,可以这么说,没有被摧毁过的地方,人们还可以仗着功夫一探究竟,而曾经被□□摧毁过的几个城市,现在却宛如绝境,进去后必死无疑,而这一切,都是空气中突然多出的那种≈元素。

    ≈元素,到底是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颜菲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左眼,可她瞅了半天也没看到空气中有什么≈元素,反到是那些金色的小光点们一闪一闪极其耀眼,该不会,这就是那≈元素吧?

    随着她的想法生出,曾经被显示为‘?’的小光点,瞬间多了个专用字符——≈。

    颜菲真的是被这怪异的左眼给闹糊涂了,这代号名称还可以随意更改?所以之前的那个‘?’真的就是不知道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左眼之所以会变异,是因为爆炸的时候扎进去的那个东西,若是从这个角度想,当初扎进去的那个东西就不是万能的,至少它分析不出二十一世纪不曾出现过的≈元素,所以才会用问号像自己表示不知道,可当时那间房里都有什么呢?

    房间里有的,还要能分析、分析?难不成是那台特质的电子显微镜?

    郝博士有一台非常特殊的电子显微镜,据说这台显微镜里用的透镜是一种及其特殊的材质,在地球上可说是绝无仅有,难不成是那个东西?

    不得不说,颜菲猜对了,那台显微镜上的透镜是星石陨落形成的一种特殊晶体,具有极高的分析储存和某些尚不稳定的能力,爆炸时这东西四分五裂,其中有一片就扎进了颜菲的左眼,剧烈的空间震动使它产生了特殊的磁场,这才会带着颜菲的灵魂穿越到一千年后的未来世界。

    可它毕竟是在二十一世纪被开发出来的,所以它只认得二十一世纪已知的一些化学物质,也因此才会对这个≈元素一无所知。

    不知道自己猜中了答案,颜菲想了一会儿就放弃寻找答案,毕竟过去的已经过去,而她的生活在未来。

    知道了过去的历史,看看时间尚早,颜菲又去寻找野史,毕竟正史都是由成功者书写,野史才能泄露出某些真实事件。

    一排排看过去,野史名目众多,什么《华夏八大家族的兴衰历史》,什么《曹杨两家为何会灭亡》,再往下看当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竟还有一本书的名字叫《师徒情、史》?

    颜菲怀疑的看了看这一左一右,心说这是给学生看书的地方吧?怎么还有一本《师徒情、史》?可再一想,世界名著里还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呢,出来本关于师徒的爱情故事又怎么了?话说中二时期的她还挺喜欢这种蠢蠢的师生恋情,所以她颇感兴趣的用身份卡刷了一下书柜牌号,就想把那本书拿下来,看看里面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可她的手刚伸过去,就看到和它并排挨着的那本《神树种子》,这让颜菲下意识将手侧挪了一下,稳稳的抓住了那本《神树种子》。

    对比那浪漫的爱情故事,她更想知道与自己密切相关的神树种子——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神树种子》里介绍的很全面,从一开始怎么被发现的,吃过后什么效果什么特性,到众所周知后做过什么检测化验,得到什么结果,一一都写在上面,让读者一目了然。

    看着上面这详细介绍颜菲心里复杂的很,首先她觉得自己可以放心了,因为经过众多实验表明,这东西吃到肚子里后不能二次利用,所以她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有心人当作人参果;再来就是觉得自己欠师父的更多了,毕竟这东西不是只救你一命,都说救命之恩涌泉相报,如今这么大的恩情,她可怎么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