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37章 论&元素的用法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到底怎么回事?”赶往s区的路上,殷辰问慕容千夜。

    若说刚才慕容千夜的脸色只是严肃,此时却是冷的吓人:“还记得咱们带回来的那个韩旭吗?”

    殷辰一怔:“女扮男装的那个小子?”怎么不记得,要不是他小菲又怎么可能中毒?

    郝坤在一旁接口道:“可不就是他,特警队的那帮混蛋让这小子给跑了,擦!”

    提起这个他就来气,明明那小子是他们带回来的,特警队那帮混蛋楞说这小子不归他们学府管,死活给带走了,说的好听带回去严查,谁不知道是为了那小子手里的驭兽之法?结果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查的,本来就有点不正常的人,到他们手里彻底变态了,不但跑了出来还虐杀了两名少女,所以说,韩旭是主谋,帮凶就是特警队的那些混蛋!

    殷辰听到这些就是一皱眉,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跑着跑着他猛然停下脚步,看向慕容千夜道:“那小子会不会去找小菲?”当初若不是小菲的话,韩旭也不会那么快就被拆穿。不行,他得回去保护徒弟。

    见殷辰说说就要往回走,慕容千夜一把将他拉住没好气道:“你当咱们学府是说进就进说出就出的吗?那小子的毒蜂是吓人,可他本身还没突破经脉五层,要真敢混进兵字部纯属就是羊入虎口,他哪有那么笨?”

    殷辰承认对方说的有理,可是,“万一小菲出了学府呢?”他刚才不知内情,根本没和徒弟说明白这里面的重要性,万一小菲贪玩出了学府呢?不行,他还得回去。

    慕容千夜气急:“殷辰!事情紧急你能不能别胡闹?”

    殷辰漠然对视:“你们全城出动还抓不住一个受了伤的废人?”现在明明是他徒弟最危险好不好?他回去保护徒弟怎么了?

    见这两位大侠吵着吵着又要打起来,牧恒忙上前劝道:“辰哥你误会了,队长早就让四孩儿在暗处守着小菲了,别说凭着那小子的身份卡进不去学府,就是真打地洞进去了,有四孩儿在也是万无一失,不信你听听。”说着,他朝着手腕处的对讲机问了一句,“四孩儿,小菲现在干什么呢?”

    很快对方就传回消息,“那丫头拎着两盒烤肉刚进屋,不是我说,辰哥也太惯徒弟了,竟然给她买烤肉?还买那么多?”这败家败的简直都丧心病狂。

    听到潘石海这话,殷辰抬起手腕道:“我有钱,我乐意!”说完,他抬眼看向慕容千夜。

    慕容千夜却是将头一扭,抬腿走人。

    众人无奈轻叹:他们傲娇的队长又被辰哥惹生气了!

    等到了案发现场,殷辰才知道郝坤为什么说韩旭变态,因为这真是场没有目的只为泄愤的虐杀,两名女孩并没有被性、侵,可她们的脸和带有女性特征的身体部位已被毁的面目全非,其状惨不忍睹。

    殷辰见过太多的死人,基本对这事已经没什么情绪,可他对着眼前的两具尸体,他发现自己很难没有情绪,当初,他们就不该为了个驭兽之法让那小子活着回来……

    就在殷辰等人在这查看蛛丝马迹的时候,华夏学府的正门处,一些外出归来的学员们正在排队准备打卡进学府。

    最后面排着的那个男孩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从身后传来,他下意识就想回头吐槽:哥们,你是多久没洗澡了?可等他回头才发现,自己身后站着的竟是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长发少女?

    这让他下意识咽下口中的吐槽,并笑着往旁边侧了侧身子,示意对方先去打卡。

    那女孩对他感激一笑,就抬起被衣袖遮挡的左手对着扫描处划了一下,听到叮的一声,才踩着优美的步伐进入学府。

    看着对方那窈窕的背影,男孩无奈摇头:这么好看的女孩咋就不注意点个人卫生呢?就这身上的味儿,再漂亮他也下不去口啊!

    满心惋惜的他不知道,那位身上带着味道的长发少女在进入学府后,轻车熟路的拐进了厕所将门反锁,而后她将散口的风衣袖子往上一撸,就露出里面捆绑在一起的两只手臂……

    颜菲出了图书馆脑子仍旧有些晕晕乎乎的,因为今儿她接收的信息量实在有点大,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些书中描述,她迈步往回走,在路过食堂的时候才想起来,家里好像没什么菜了,晚上师父回来还有剩下的烤肉,明天早上吃什么?

    脚步一拐直接进了食堂,又找到昨天的那位大师傅,花了两个华夏币买了半兜子的菜,这丫头略着急的往回走,她可没忘了师父临走时的叮嘱,问题是十遍健身拳打下来时间就不短,她再休息一会儿再做饭,这时间是真的有点赶。

    回到家里,她手脚麻利的先蒸上饭,然后才换上练功服开始练拳,一套拳法下来就有些见汗,等十套拳法打完这丫头都快虚脱了,今儿个没师父拎她走,她强爬到浴室里给自己冲了个战斗澡,然后才爬回床上躺那休息。

    颜菲全身上下酸软无力,脑子却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元素,书上说,自从天地间有了这个≈元素之后,散养的动植物就都不能吃了,只有在特殊的空间内培育出来的才能吃,可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人类吸收的也是≈元素,这就证明这种元素对人类没有毒害,怎么养出的动植物却不能吃?怪不得师父他们打了一路的异兽,到最后只能干巴巴的喝粮粉,望肉兴叹的日子简直不能再痛苦。

    这丫头想着≈元素的时候下意识开启了左眼,看着周围这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小东西,她不仅有些眼馋,对了,她上回就想多往身体里吸收点,结果没等行动呢,蓝逸君那家伙来找她吃饭,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即使躺着的姿势不对不能吸收体外的,也能把身体里的规整规整倒出点空隙。

    这么一想,她又开始催促经脉里的≈元素往身体里钻,不过碍于书上写的挺吓人,所以她没动心脏处的,而是从手腕处的太渊穴往出挤。

    经脉里的≈元素是真不想动,无奈它们寄人篱下说了不算,被主人催促着挤啊挤钻啊钻,看到有害物质还得拼命干,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儿,终于算是打出了一片小小的天地,而身为主人的颜菲一抬手,就发现被≈元素占领的那一小块——诡异的白了。

    记忆中的小颜菲幼时还是挺白的,可这傻丫头不知道听了哪路大仙的秘法,非说在有阳光的地方打坐才会经气畅通,三年下来,愣是把个白白嫩嫩的娇娇女,晒成了掉灰堆里都找不着的假小子,偏偏那傻孩子不以为苦还自以为成功。

    颜菲原先还想呢,晒了这么久的皮肤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养白,没想到这么简单,只要让≈元素没事往皮肤里钻一钻,打死多余的黑色素?

    自恋的摸了摸那一小块白嫩肌肤,颜菲心里的喜悦止也止不住,女人最怕什么?怕长斑、怕起痘、怕皮肤粗糙、怕气色不好,如今有了≈元素,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哇哈哈哈……

    这丫头心里的小人两手叉腰仰天狂笑,可笑到一半她停住了,因为她发现,这个运作还略有难度,你说她今儿个黑的像包公,明天就白的像包子,被人发现了不得把她切片研究?

    作为曾经的科研人员,容不得她不多想,因为换了她她也想研究研究,就是没有达到切片那么丧心病狂。

    这丫头皱着小眉头,躺那开始琢磨:我一次得距离多远消灭几个黑色素,千万不能让颜色断档,一块黑一块白瞅着像长了皮肤病似的。恩,三个细胞的距离?不行,这么近白的好像有点快,那五个?

    这位一点点的琢磨,在胳膊上一点点的试验,等她试验成功才发现,外面天都黑了,师父怎么还没回来?

    躺了这么久,身上的酸痛也缓解的差不多了,想到师父中午就没吃饭,她忙心急的起身做饭。

    其实饭都做好了,是现成的,烤肉也剩下不少,师父回来稍热热就好,所以她简简单单只炒了个白菜,刚刚上桌摆好就听外面传来敲门声。

    尽管知道这楼里住的都是兵字部成员,可因为天黑,颜菲还是谨慎的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看到门外站着的潘石海,她才放下心的给对方开门。开门的时候她还想呢,这位不是被师父坑的关了禁闭吗?难道是师父今天有事晚归或者是不归,特意让他来给传递消息?

    想着的时候房门已经打开,她扬起客气的笑脸还没等说话,就见潘石海身子前倾,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五六只毒蜂已经不声不响的停至她的两旁。

    见颜菲僵着身子不说不动,韩旭缓缓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声音略沙哑道:“当初就觉得你这丫头比旁人镇定,今儿个一看还真是够镇定。”

    颜菲已经吐槽无力了,她这是镇定吗?两只乒乓球大的毒蜂就在她的两个太阳穴上贴着,剩下几只在她后脑勺停着,人家是不听话放血,她这是不听话就放脑浆,这种情况谁敢动?更何况她本来就没多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