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38章 自欺欺人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疾风队的人很是头疼,因为他们没想到一个受了伤的韩旭会这么难抓?韩旭的本事是驭兽,如今这城里连个兽都没有,他到底是怎么躲过众人的追查?

    喝光了水壶里的粮粉,殷辰看着天色已黑,就想通知潘石海让他转告颜菲今晚自己或许不能回去,让她关好房门自己休息谁叫也别开,可他刚刚抬起手腕还没等说话,那边慕容千夜就得到了最新消息——在f区的某个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具女性碎尸!

    所有收到消息的人都赶往案发现场,谁也不知道,那个作案的韩旭已经在颜菲家登门入室了。

    伸腿将没了知觉的潘石海踢到屋里,韩旭径自走进屋内并反手关上房门,他貌似悠哉的打量着屋内的摆设,口中嗤笑:“小丫头的日子过的不错啊?不过今儿个算你倒霉,老子出来本想干票大的,没成想看到你这么位故人?”

    这话倒是真的,韩旭是怀着一颗报社的心跑这下毒的,结果没等行动就看到从图书馆走出来的颜菲,这让他瞬间改变了主意,他的想法和殷辰一样,若是没有这个丫头或许那次他早就成功了,所以他要先杀掉颜菲,明天早上再去食堂投毒。

    若说一开始颜菲还存有一点侥幸,在听到这句‘干票大的’就知道对方根本没有留活口的打算,这让她猛然想到了师父今天出的任务,谨慎的看了眼两旁的毒蜂,她小声问道:“白天学府的两名学生是你杀的?”

    韩旭打量的眼神缓缓落到颜菲身上,在盯的颜菲全身紧绷之时,他却猛然一笑,脸上的笑容异常灿烂道:“是,就是我杀的,你想知道她们是怎么死的吗?我先用匕首在她们的脸上划了一道大大的x,然后在她们惊恐绝望到快要昏倒的时候,当着她们的面割下了她们的鼻子……”

    听着对方兴奋的描述,颜菲的心不断下沉,她没想到才几天不见,这人就从欺软怕硬的人、妖变成了重口味的妖人?她知道,对方之所以描述的这么残忍,就是想看自己惊恐无助好满足他的变、态心理,若不是满足他,怕是他很快就会发狂。

    想到此处,她一脸害怕的环抱着自己,瑟瑟的躲向桌旁:“别说了,你别说了!”

    见小丫头果真被自己吓的屁滚尿流,韩旭不由哈哈大笑,结果笑着笑着,他一眼看到颜菲旁边的饭桌了,看着桌上摆好的饭菜,这位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他两步上前,一脚将颜菲踹到一边,抓起一块肉塞到嘴里:“妈的,老子在特警队被那帮杂碎活活扒了一层皮,你在这倒是大口吃肉逍遥自在。”嫌披散的头发碍事,他一把拽下头顶的假发扔到一边,拉过旁边的食盒,见里面有热腾腾的米饭,都顾不得拿碗拿筷就对着米饭啃了一口,而后才拿起摆好的筷子狼吞虎咽。

    见韩旭果真吃上了,被踹倒在地的颜菲稍稍松了口气,瞥了眼已经放松警惕的毒蜂,她不动声色的往平时做饭的碗柜旁挪去。

    不得不说,此时的韩旭比起白日里的惊弓之鸟确实少了份警惕,毕竟这屋里只有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这丫头的两旁还有他精心培养的毒蜂,再加上满屋子的饭菜香,让他紧绷了多日的身心全都放松了下来。

    风卷残云般的吃下大半,韩旭吃饭的速度终于缓和了下来,挑剔的拨弄着盘子里的菜叶,他忍不住冷冷一哼:“你这丫头还真是好福气,吃了神树种子不说还拜了个这么本事的师父,可我就纳闷了,明明你长得这么难看,有福气的怎么偏偏是你?”

    说到这,他画着眼线的眼眸微眯,望向颜菲的目光中又带上刺骨的寒意。

    看着桌上没剩几块的烤肉,颜菲借着瑟缩的动作又往旁边挪了挪,颤声道:“我爸妈都不在了,我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这还叫有福气?”

    “怎么不是?”韩旭将手里的筷子猛然往桌上一拍,瞪向颜菲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你没有爸还有妈,你妈到死的那天都在惦着你,我呢?我爸一死我妈就将我扔到这华夏学府门口领着妹妹走了,凭什么?都是她的孩子她凭什么带着妹妹不要我?就因为你们是女人?就因为你们女人能特么生孩子?”

    颜菲是真被这话给震住了,因为这故事里的人物简直太过熟悉,爸爸死了,妈妈把哥哥扔了,领着妹妹走了,要不是眼前男人的年龄和小颜菲的兄长相差太多,她都要以为这个男人是小颜菲的亲哥!

    不过现在这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她怎么靠着这个消息,在这个精神状态明显异常的男人面前活下去。

    “你、是我哥?”

    看着小丫头满脸的诧异,韩旭被闹的一愣:“什么哥?谁是你哥?”

    “你啊?”颜菲急切的从地上爬起来,又惊又喜的看着韩旭道,“哥,我是小菲啊,自从爸没了你就不见了,我就猜到你是被妈扔了,我还以为咱们兄妹俩这辈子都见不到了,没想到她把你扔到学府了。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颜菲这话接的太顺口了,顺口的让韩旭有瞬间的恍惚,他口口声声恨母亲,恨女人,可在内心深处他却羡慕极了能肆意放纵、备受娇宠的女人们,更希望有一天他的母亲和妹妹能亲自来找他接他,此时看着口口声声喊他哥的颜菲,他似乎真的看到自己幼时疼爱的妹妹,听对方问他你怎么变成这样?

    他怎么变成这样?他也想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变成这副模样的他,是该怪他那狠心的母亲,还是该怪这丢失了人性的社会?

    如今的社会有个及其残酷的制度,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随时可以抛弃三岁以上有自理能力的男孩,因为世道艰难,没几个男人愿意养别人的孩子,更不希望一个女人为母则强,从而自强自立不靠男人养。

    韩旭被送到华夏学府的时候已经十三岁了,懂事的他背着自己仅有的两套衣服,深深看了一眼那个狠心的女人,自动走进了学府大门,那时他想的是要出人头地,终有一天让那对母女后悔抛弃了他,可真正体验了学校生活才发现,他受不了这种苦。

    和他同班的同学多数是从小被送来的,早已习惯了这种艰苦,只有他,挣不来学分常常连粮粉都吃不上,偏偏没有妹妹的衣服装不了女人,骗不来吃喝,有一次他实在饿的受不了,自觉走投无路之下,他爬到了一个喜欢猥、琐小男孩的男老师床上……

    韩旭知道,很多人说他沦落到今天是他自甘堕落,可他天生又瘦又小,学不好功夫又没有别的男人强壮,若不是靠着这张脸,他连这驭兽之法都骗不来,那样的他是不是注定要被人踩在脚下,受人欺凌遭人辱骂?凭什么?

    颜菲本来是想惹得韩旭发怒,没想到他不但没怒反而表情恍惚?不管对方为什么会这样,她迅速后退一步在她昨天研好的辣椒粉里抓了一把,这点辣椒粉磨的挺费事,是她留着做拌菜用的,今儿个情况紧急,先办他吧。

    颜菲一动,那边的韩旭就清醒了过来,他倒没看清颜菲的动作,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满眼血红,只想借机他宣泄心中埋藏了多年的愤怒:“原来你也是个忘恩负义的?你是不是忘了你小的时候哥哥多疼你?你是不是忘了哥哥为了你挨了多少打?你就那么和妈妈走了?你们就那么把我孤零零的扔下?你知不知道……”

    颜菲强忍着拔腿就跑的冲动,直挺挺的站在那等着满脸狰狞的韩旭一步步接近自己,直到对方俯下身来想要伸手抓她,她猛然扬起手臂,将满手的辣椒粉撒向对方。

    韩旭是真没想到颜菲手里还有这种暗器,等发现不对想要闭眼的时候,那辣椒粉已经进到了眼睛里,眼中的刺痛让他下意识放弃了颜菲,捂住自己的双眼痛苦抽气道:“死丫头,老子要活剥了你。”

    “你杀不了我的。”不远处传来颜菲及其冷静的话语,“你是不是忘了我吃过神树种子?”

    韩旭这才想起来,神树种子最大的特性就是可以救人两次,颜菲上次中毒没事这次再被蛰自然也没事,想到此处,他用力眨了眨自己被刺激的模糊不清的双眼,痛苦的喘着粗气:“你真当自己吃了个神树种子就是万能的了?老子打不过疾风队,还掐不死你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

    见韩旭循着声音迈步上前,颜菲冷笑道:“我要是你,现在就会老老实实站在那享受生命中的最后一刻,毕竟你走的越多,血流的越快。”

    “什么血?什么最后一刻?”韩旭心中大惊,他努力瞪大眼睛想看清颜菲的表情,却发现眼前一片血红什么都看不清。

    颜菲缓缓将手伸向一旁的水龙头,口中用及其镇定的口吻嘲笑道:“你不会傻到以为,那桌上的烤肉真是给我师父准备的吧?”

    “什么意思?你是想告诉我那肉有毒?”韩旭的心不断下沉,可紧接着他就摇头道,“不可能!要不是今天偶然看到你,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和疾风队的人住在一起,我都没想过来杀你,他们又怎么会事先准备在肉里下毒?你别想骗我。”

    颜菲冷笑着反驳:“为什么不能想到?反正变异兽的肉又不需要成本。”

    一句话如一声炸雷,瞬间在韩旭的脑中炸开!

    变异兽?所有人都知道,变异兽的肉吃了会满身流血最后炸体而亡,怪不得不年不节的桌子上摆了一大盘子的烤肉,原来那烤的都是变异兽?

    “死、丫、头!”

    听到这咬牙切齿的咒骂声,颜菲就知道对方是真的相信了,她轻轻拧动水龙头,口中惊道:“你流血了!好多的血,都滴到地上了!”

    “滴答,滴答,滴答……”

    听着这一声声的滴答声韩旭是真的害怕了,他惊恐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胸口处果然潮湿一片,他忘了这是他在特警队被人打出的伤,因双眼看不见,他脑补着自己全身冒血的场景,惶恐的按着自己的周身各处:“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看着宛如疯魔般自说自话的韩旭,颜菲紧绷的心略微松缓,她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然成功了大半。

    从看到韩旭的那一刻,颜菲就想着怎么能把对方弄死,别看她是和平年代过来的人,可她到这的第一天,就有人教了她什么叫做你死我亡,等听对方得意洋洋的说出他的杀人恶行,她就更没有负罪心里了,唯一犯愁的就是,怎么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将对方置于死地。

    从上次韩旭在车里一吓就招的表现看来,这人胆子很小很惜命,即使他现在变态到敢杀人,想必惜命的天性是不会改变的,而这种人也是最不惊吓的。

    她早先看过一个心理学的实验报道,说将一个囚犯的双眼蒙上,告诉他,他的死刑就是割破他的手臂让他流血至死,而事实上却是利用滴水声模拟滴血声,让死者误认为自己会血尽身亡,大伙都觉得这是一场玩笑,就算他看不到,他身体流没流血还不知道吗?可这场玩笑似的实验,却真的把那个囚犯给吓死了。

    颜菲一直对这种实验敬而远之,没想到今天,她却要亲手操作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