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39章 谁生谁死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滴答,滴答……”

    每一滴水滴滴落的声音都让韩旭身子一颤,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自己,可入目的却是血红一片,听着那声声水滴连成一片,他强忍着心中的极度惶恐,蹲下身来摸索地面,入手的黏腻感让他彻底绝望了,都已经血流满地了,他还能活吗?

    以为地上有很多血的韩旭没有看到,光着脚的颜菲正蹑手蹑脚的拎起手里的空油桶,这油桶里只有三斤油,都给了韩旭她是真心疼,不过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韩旭能吓死最好,要是吓不死她就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

    与此同时,f区发现的那具碎尸已经被法医还原,还原后发现,这尸体竟然少了带有身份卡的左手臂?

    听到这一消息,特警队中的粱楚最先变了脸色,旁人或许不明白这带着身份卡的左手臂代表着什么,他却明白,因为这办法是他教给韩旭的。

    说话三年前他认识了一个叫韩爽的女孩子,那女孩性格好长得漂亮,除了爱吃爱喝基本没什么毛病,看到这么好看的女孩他自然不会放过,哪知哄到手了才知道,这特么是个男的,恶心的他隔夜饭都快吐出来,第二天就和对方断了联系,可他没想到,再见面这人已经是犯了叛国之罪的韩旭。

    在华夏的法律里,买卖女孩形同叛国,这种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可偏偏这韩旭不知从哪学来了一套驭兽之法,或许是明知必死,这嘴硬的小子打死都不肯说。

    看着被折磨的快不成人形的韩旭,粱楚忍不住动了心思,他知道韩旭的本事,五级都不到却能催动毒蜂把疾风队闹的焦头烂额,可见这功法的了得,为了这套功法,他在韩旭面前演了场戏,‘砍’了同事的‘手臂’绑在韩旭的手臂上,而后带着他逃离了特警队。

    韩旭真的不是什么聪明人,也或许是他对感情太执着,不然先头也不能为了个男人闹到叛国,在他亲眼看到韩旭为了他连同事都‘杀’了,胳膊都‘砍’了,他立刻放下先前的芥蒂,时隔三年之后重新对粱楚死心塌地。

    若是没有意外,再有个一两天粱楚就把这功法骗到手了,偏偏韩旭为了在他面前保持美好形象,跑路的时候都不忘催他给弄个假发,还说弄不来假发就是不爱他?为了证明自己‘爱’他,粱楚只能偷着跑去买假发,悲催的是他买假发的时候被他媳妇给看着了,一路跟踪来到他躲避的小楼房,然后砸开门就闹上了。

    他本想委屈委屈媳妇装模作样的先给绑上,反正这一两天把功法骗到手,就可以收拾了韩旭给媳妇出气,哪知韩旭在听说了他媳妇怀了他的骨肉后,说什么都要给他媳妇当场开膛,这让粱楚顿时就怒了,这世上有个孩子多不容易?他没了这个孩子可能这辈子都当不了父亲,愤怒的他当场就想打晕韩旭拎回警队重审,却不想韩旭一招手,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几只毒蜂朝着他妻子就扑了过去,就在他保护妻子的时候,韩旭已经让毒蜂撂倒了门外协助的特警,跑没影了。

    旁人都以为韩旭没了倚仗,却不知他随身带着几粒蜂蛹,这几粒蜂蛹是特殊培育出来的,其中有一只带有极强的麻醉效果,是他专门备着跑路用的,韩旭知道粱楚的能力高于自己,所以他也没敢硬拼,可躲到无人处举目无亲的时候他却真的恨上了。

    粱楚口口声声爱他,转过头来还是向着那个女人?甚至为了那个女人要杀他?为什么?就因为女人会生孩子?贱人!都是贱人!

    就在此时,不远处走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看着女孩身上的粉色衣裳,他下意识就想到了刚刚粱楚护着的那个女人。

    若是落到特警队之前,他有限的想法里,再残忍也不过是让自己的毒蜂将对方蛰死,可在亲身体验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杀人还可以这么杀,看着对方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他的心也彻底扭曲再也回不到从前。

    或许有人觉得,他能从特警队里逃出来,又能不声不响的进入学府,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聪明人物,实际上他的智商真的没有那么高端,特警队是粱楚带他出来的,进入学府的方法是他照样学样学来的,而学府里的人员太多,谁也不可能一一盘查。

    慕容千夜等人之所以没想过他会进学府,也是因为这身份卡,自从学府设立了身份卡扫描,还从未有外来人员混进去过,毕竟那东西脱离了腕带就失效,除非有人断其手臂!

    看着地上少了一截手臂的尸体,慕容千夜与殷辰几乎是同时抬起手腕呼叫潘石海:“四孩儿?四孩儿?”

    久久不见对方回音,众人的心同时下沉,他们都知道,四孩儿出事了!

    潘石海有没有事不知道,韩旭知道自己是活不了了,跪在地上的他摸着满手的黏腻,恍然以为自己是个血人正跪在血泊之中,想到自己时时刻刻都可能皮肤爆裂,炸成一具枯骨,他张着两只手又哭又笑涕泪横流。

    看着地中央被自己吓的情绪失控的韩旭,再看看一旁因主人失控而不住转圈的几只毒蜂,颜菲脑中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她小心将通了电的小电炉拽到身边,才压着嗓子轻声道:“哥?”

    听到一声突如其来的‘哥’,坐在血泊里的韩旭猛然一震,他睁着眼睛四处张望,可所见之处仍是一片猩红的血色,“谁?是谁?”

    “哥,是我啊。”

    “小雅?你是小雅?”韩旭宛如听到救命稻草般往前爬了几步,激动道,“小雅,救救哥,这好多好多的血好可怕,你让妈来带我回去,我保证今后再不装女人,保证今后听妈的话,小雅,你救救哥,让妈带我回去。”

    看到这样的韩旭,颜菲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忍,可看着头顶处不断飞舞的毒蜂,和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潘石海,她仍旧压着嗓子假装轻快的刁蛮道:“不行,除非——你把驭兽的法子教给我,不然我就不帮你。”

    在特警队手里韩旭受了那么多的苦都没有说,可此时他却是想都不想的兴奋道:“好,哥说,哥都告诉你……”太好了,他妈要来接他了,他要见他妈了。

    一套驭兽诀并不多,韩旭一会儿就说了个明白,就在他一脸兴奋的想要问咱妈在哪?什么时候来接他的时候,一旁倒着的潘石海处传来紧急的呼叫声:“四孩儿?四孩儿?”

    霎时间,满天的血海都不见了,远方站着的妹妹也不见了,韩旭眼前仍旧是刺目的红,他跌坐在一片油腻的地上呆怔了片刻,才惨然一笑:“小丫头,你又骗我……”

    颜菲心中一紧,她快速将电炉子的火开到了最大,准备对方要是不信邪的过来就把点了火的电炉子推出去,然后再往门外跑,毕竟这是食油不是汽油,关系到一个燃点也不知道能不能点着,不过对方的眼睛瞎了,人也被吓个半死,这一屋子的磕磕绊绊怎么都能让她跑出去。

    哪知她做好了全面的准备,那边的韩旭却一动不动的跪坐着,好似没了声息。

    不管是真是假,颜菲都不敢上前查看,万一要是假的她这小命可就不保了,再说师父他们找潘石海潘石海没有回答,也许师父能以此顺藤摸瓜呢?

    正想着,禁闭的房门砰的一下被人踹开,从门外冲进来好几位迷彩服帅哥。

    别误会,不是殷辰等人回来了,再速度也不能这么快,殷辰等人呼叫潘石海不回就知道情况不妙,切换成学府的对讲系统,兵字区留守的队员们一窝蜂似的冲了上来。

    韩旭死了,或许是他以为自己的血已经流尽,或许是希望落空哀莫大于心死,在兵字区的队员们进来之后,就发现他已经睁着红肿的眼睛气绝身亡,一个虐杀了三名少女的变态凶手没人会为他惋惜,大伙担心的是颜菲和潘石海。

    翻过潘石海的身体查探了一下,发现对方气息仍在,瞅着也不像中毒,忙有人背着他把他送去了校内医院。

    回头再看颜菲,小丫头已经不声不响的收起了小电炉,开始收拾房间,说起来这屋子是真的很乱,这摆个凳子,那缠条电线,偏偏这些东西还怨不到韩旭头上,人家韩旭进来除了踹她一脚,就吃了一顿饭,自作孽的颜菲看着满屋的杂乱,满地的油腻直头疼。

    在众人的想法里,小丫头应该吓得不行不行的,见到他们这些前来营救的大哥哥们哭的不行不行的,看到如此镇定的颜菲,这些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怕捅了马蜂窝一时谁都没敢问,默默帮着颜菲整理房间,刚把房间整理的差不多,就见门外快速闪进来个人影。

    看到不住气喘的殷辰站在身前不错眼的打量着自己,颜菲突然感觉鼻子一酸,没见殷辰的时候还没觉得怎么样,毕竟活下来的是她,这满屋子里唯一平安的也是她,可看到殷辰她才发现,刚刚的她真的好怕。

    见徒弟小声的叫着师父,委屈的依偎进自己怀里,殷辰剧烈跳动的心险些气炸,还说什么学府绝对安全,杀人凶手没那么傻?那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慕容千夜,你小子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