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0章 找哥哥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到敲门声,殷辰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站着的慕容千夜,他面无表情的关好房门率先下楼。

    见殷辰从头至尾瞅都没瞅自己一眼,慕容千夜暗叹了一声跟了下去。

    此时已经是深夜,兵字区一片寂静楼下连个人影都没有。

    见殷辰站在楼门前的空地上站的笔直,慕容千夜咬牙走了上去,结果走到近前他才想起来,明天他还得代表学府和特警队的人一起开会呢,想到这他忙道:“别打……”

    那个脸字还没有说出来,殷辰的拳头已经到了。

    砰地一声砸到他的左脸上,把他打了一个趔趄,身子还没等站稳,殷辰的第二拳又怼在了他的右眼上,打的慕容千夜顿时就怒了:“你小子能不能不往脸上打?我特么明天还要开会呢。”

    想到学府的颜面,殷辰这第三拳改变了路线直接砸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三拳过后,慕容千夜也不忍着了,他反手一拳打回去,这俩人算是彻底掐到一块去了

    不用兵器不用体内经气,纯肉博,那拳拳到肉的闷响声在寂静的夜空里格外清晰,听的楼上藏着的小子们直呲牙,心说都是自己人要不要这么狠啊?

    “哎?你们说谁能赢?”

    “队长吧?队长练的就是拳法,那拳头砸起人来杠杠的,老硬了。”

    “我看是辰哥,队长本来就心虚,辰哥心里正压着火呢,再说咱们辰哥动手从来不都是不要命的打法,队长碰上辰哥真不一定能行。”

    这帮人在上面讨论的热闹,下面俩人打的更是热闹,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到最后打出真火也不分脑袋还是屁股了。

    半个小时后,俩人均是满身大汗的躺在地上,此时的慕容千夜已经是衣服散乱鼻青脸肿,他大口喘着粗气,缓了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判断失误,可我对颜菲没恶意,我是真没想到韩旭那小子会跑进学府里来。”别说颜菲是殷辰的徒弟,就换了他的徒弟他当时也会这么安排,毕竟在他看来有一个潘石海在足以对付受伤的韩旭,哪想到那韩旭手里还有会使人麻醉昏迷的毒蜂?

    一旁的殷辰也是形象凄惨,听到慕容千夜此话他平复着气息并没有搭言,他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因为这人一贯是华夏与学府利益至上,遇到事情通常是不讲感情只讲得失,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为疾风队的队长,要知道他们兵字区有好多小队,都是以一二三四的顺序排列,唯有疾风和狼牙两队专门有自己的命名。

    可知道是一回事,原不原谅又是另一回事,只要想到徒弟委屈害怕的眼圈都红了,他心中就难受的紧,所以,对面慕容千夜的解释,这位大侠翻身爬起,拍了拍腿上的灰尘,拽了拽自己被扯开的衣领子,一句话都没说就准备迈步上楼。

    走了?

    “哎?不是殷辰,”慕容千夜艰难的撑起上半身,对着殷辰的背影道,“你打也打了揍也揍了,还没消气?”那他这顿揍不是白挨了?

    殷辰不管对方怎么想,反正刚才他打的是挺过瘾,丢下心里憋屈的好友,他心情极好的回到自家,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本以为徒弟早就睡着了,哪知屋里的灯是点着的?

    “师父,您这是怎么了?”看到师父的形象,颜菲差一点才没脱口而出,师父,您这是让谁给揍得这么惨?脸上也青了,嘴角也破了,腰带也散了,衣领也开了,可以说他们从魏峰山一路走来都没有这么惨过,师父这么一会儿出去是碰上哥斯拉怪兽了?

    打架被徒弟抓包,淡定如殷辰心里多少也有点不自在,他用拇指蹭了蹭嘴角的血迹道:“和慕容练了两手。”想了想又道,“他比我还惨。”

    所以您这是打架打赢了呗?您徒弟我还得提出表扬?

    颜菲无语的在心里白了对方一眼,转身去翻家里的药箱,这时代的疗伤药可谓是多种多样,特别是药丸和凝胶类的,出任务的时候便于携带,当真是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

    尽管觉得这点小伤不用浪费药材,可见徒弟把药箱都拿来了,殷辰也只能脱去沾满灰尘的迷彩服,露出里面结实有力的臂膀。

    作为剩女的颜菲,最喜欢看自家师父在家里穿个军用背心光着膀子,她家师父体型精瘦,身上的肌肉线条流畅,可谓是标准的倒三角,再配上两条大长腿简直帅到流口水,如今见那饱满的皮肤上满是淤青,心疼的她拿起一旁的消炎喷雾好顿喷,口中碎碎念道:“这下手也太狠了,你们不是队友吗?哪能往死里打?这还有没有点兄弟情了?”

    本来听到前面的话殷辰还想解释解释,师父我揍的比他狠,等听到后面一句,殷辰决定还是不吱声了,免得徒弟认为自己没有兄弟情。不过不管怎么说,受伤归来有人关心有人上药的感觉还是很好的,要是徒弟手里的药能省着点用就更好了。

    “小菲,行了。”殷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种喷剂的止血药真的很贵,徒弟这么一会儿都快用去小半瓶了。

    “可还有好多地方没喷到啊?”这么重的伤,这么小的瓶,她觉得一瓶喷上都不够用。

    “师父一会儿自己喷,太晚了,你快去睡觉吧。”拿过颜菲手里的止血喷剂,殷辰推着徒弟回屋睡觉,关门之前还没忘了道,“师父不出去了,你睡吧。”

    小菲早就躺下了,如今醒来一定是刚才的敲门声把她惊醒了,怕徒弟心里不安他才会出声叮嘱,毕竟这一晚上他徒弟可吓得不轻。

    “可我……”还没上卫生间呢。

    面对紧闭的房门,颜菲悻悻的走回床边,她知道师父为啥火急火燎的催她进屋,一定是心疼她用药用多了,这要换了上辈子,她一定会好好给师父上堂思想教育课,偏偏这辈子的她没挣钱,面对这么贵的物价实在没有发言权。

    无精打采的坐在床上,她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些失落,现在的她才十二岁,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自己挣钱。

    想着,她抬头看向窗子旁边的那只毒蜂,刚才兵字区的人冲进来就把几只无头苍蝇般的毒蜂都打死了,唯有这一只,不知它什么时候钻进她的卧室,跑窗户后面藏着去了,本来睡觉前看到这家伙,她就想叫师父进来打死,可想到韩旭说的驭兽之法她又犹豫了,所以刚才殷辰以为徒弟睡觉了,其实她根本就没睡,屋里有这么个家伙在她哪能睡得着?

    至于现在?

    颜菲嘟起双唇对着那只毒蜂吹了个无声的口哨,只见那只毒蜂犹犹豫豫的飞了过来,兢兢战战的落到床头,见试验成功,颜菲的唇角刚刚翘起,那小家伙就跟迷途知返似的,蹭的一下子跑回窗前。

    唉,外面那个大的不听话,屋里这个小的也不听话,颜菲泄气的躺回床上,被子一盖,睡觉!

    第二天一早,颜菲又是被窗外的喊号声吵醒的,出门一看师父在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从外面买回的早饭。

    见徒弟起床了,殷辰问道:“昨晚睡的怎么样?”

    这是刚才蓝逸君问的,怕颜菲因为惊吓夜里做噩梦,虽然殷辰不知道啥叫噩梦,可不影响他现学现卖对徒弟表达关心。

    “挺好的。”颜菲习惯性的想对师父笑一笑,可看到师父的那张脸,她又不忍直视的转了回去,受伤的地方是没那么肿了,可相对而言也更紫了,“师父,我一会儿再给您上点药吧,这次我少上点。”伤成这样了咱们能不能不心疼钱?就当被她吃了还不行吗?

    殷辰低头就着粮粉啃馒头:“不用,对了,今天或许会有人找你问话,要是真有人问你昨晚的事,你就说你用辣椒迷瞎了韩旭的眼睛,骗对方吃的是变异兽的肉,吓得他不敢动,然后楼下的小子们就听到消息闯了进来,剩下你什么都不用说,他是不是死了你也不知道。”

    韩旭死的比较奇怪,除了被特警队打出的伤,全身上下没有任何致命点,不想让特警队的人因此纠缠颜菲,慕容千夜才会让殷辰这么告诉颜菲,其实慕容千夜也很好奇韩旭到底怎么死的,可看着殷辰那张冷脸他决定先把这事放到一边。

    颜菲听后沉默了一下,想了想才道:“师父,昨天韩旭死之前把驭兽之法说了。”

    不是颜菲不想给自己留一手,而是根本就没有办法保留,这驭兽的功法不只需要城里没有的‘兽’,还需要一些特定的辅助药材,这都是颜菲弄不来的,若是偷偷摸摸弄回点东西最后还被殷辰知道了,怕是师徒情分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所以颜菲犹豫了半宿,还是决定把事情说出来。

    殷辰神情一怔,他没想到徒弟有这本事,更没想到徒弟会把这事告诉他,抿了抿不住上翘的唇角,他故作不在意的道:“确定他说的是真的?”不是胡编乱造的?

    “应该是真的,当时他神志不清才侥幸被我骗出来的。”其实现在想起当时的韩旭,她都觉得心有不忍,可不忍是不忍,要是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可怜不是他放纵自己杀人的借口,她更不能因为不忍就把自己的小命交给旁人。

    殷辰听到颜菲的话,点了点头道:“这事别告诉别人,回头缺什么师父给你找,练功的时候师父帮你瞧着点,咱们华夏的功法传承讲究个机缘,只要你没犯错,谁也不能逼你说出来。”

    听到师父这话,颜菲一颗心落了地,其实她都做好实在不行就上交的准备了,没想到师父会这么说?笑着把剥好的鸡蛋饭到师父碗里,她讨好道:“师父,求你点事呗。”

    “恩?”殷辰被她闹得一愣,不知道什么事还用上求了?

    “我有个哥哥……”

    殷辰身体绷紧:“你要搬去和他住?”不行!绝对不行!

    不对啊,资料上没说徒弟有个哥哥?

    “额,不是,我有个哥哥,可八岁的时候就失踪了,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多数失踪的孩子都是在咱们学府,师父你帮我找找呗?”不知道的时候讲不了,既然知道了,她总要找到小颜菲一直惦念的哥哥,知道对方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