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1章 浪费可耻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比你大几岁?”

    “三岁。”

    比徒弟大三岁,也就是说今年才十五岁,十五岁没成年也在学府……总结完的殷辰终于放心了,这哥哥找到了也没权利接走小菲,所以徒弟还是自己哒。

    一颗心落了地,他继续大口啃馒头,啃到一半又看向颜菲:“他叫什么?”

    “我哥叫颜烨。”

    听的出师父这是同意了,颜菲满心欢喜,开心的她不知道,在学府里想找个人是真没那么好找,别看身份卡上有原父母等信息,可不是每个人丢孩子的时候都会给留身份卡,就是留有身份卡,进入学府后原父母和家庭住址那一栏也会给你消除掉,否则人人都知道自己是被谁扔的,父母现今住在哪,那不乱套了?

    可所有的问题殷辰都没说,颜菲就觉得这事应该挺容易,开开心心的吃过饭,她就想告诉师父,今天自己要去图书馆看书,毕竟对这个世界她还有很多不知道,结果没等说呢,慕容千夜就用对讲机传来消息,让殷辰带颜菲去者字区的管理办公室谈话。

    对于殷辰脸上的伤,颜菲一直耿耿于怀,她觉得慕容千夜太不够意思下手太重,等今天看到慕容千夜那堪比大熊猫的两个黑眼圈,她才真正了解到师父嘴里的他比我惨。

    额,其实男人嘛,都喜欢用拳头交流感情,受点小伤无伤大雅,没事啦。

    不知道小徒弟在暗搓搓的做着比较,殷辰对着慕容千夜道:“他们来了?”

    “恩,特警队的秦风带着两名队员来的,你都和她说了?”见殷辰点头,他将目光落到颜菲的身上,温和道,“一会儿进去别害怕,照着你师父告诉你的回答就好,他们就是例行问问。”

    见慕容千夜都说完了,殷辰揉了揉颜菲的脑袋瓜道:“别怕,有师父。”

    者字区,形同兵字区,也是华夏学府里的一个特殊区域,这里面的者不只代表着他们都是超过七级的武者,也代表着住在此地的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者。

    见慕容千夜和殷辰领进来一个小家伙,主位上坐着的裘老笑着对方一旁的秦风道:“来了,就是这小家伙,说来惭愧,偌大的学府被那韩旭如入无人之境,到最后还是这小家伙使计将那韩旭吓破了胆,否则以他手里的毒蜂还不知得酿成多少惨案。”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声,裘老道,“不过说起这个毒蜂我倒是要问问了,秦队长,那韩旭交给你们的时候好像是没有毒蜂了,那这毒蜂他又是哪来的?”

    哪来的?他也想知道是哪来的?没好气的瞥了眼一旁的粱楚,秦风对着裘老苦笑道:“若不是裘老这番话,我们还真不知那韩旭的手里还有毒蜂,我们的人被发现的时候是被麻醉昏迷的,我一直以为是他身上有致人麻醉昏迷的药品。”

    怕被人知道韩旭之所以翻下这等错误是他们的贪心失误,他们所幸一推到底,什么都不知道。

    裘老也没想和他细掰扯,听到此话笑了笑,便对着颜菲招手道:“小家伙,过来,和秦队长说说昨天晚上你是怎么把那小子吓住的。”

    颜菲不知道这老头是谁,不过见他坐在主位上,年纪也不小,就上去给对方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而后对着秦队长简要的说了一遍删改后的经过。

    期间秦队长一直默不作声的听着,直到颜菲说完了,他才定定的盯着颜菲的眼睛轻笑道:“小丫头的胆子确实不小,你就不怕那韩旭发起疯来杀了你?要知道……”

    “要知道这是我们华夏学府的地盘,秦队长说话还是三思的好。”

    说话这么不留情面的不用想就是殷辰,慕容千夜嘴里的拦截刚想出口,听到殷辰这话,只能改口道:“秦队长勿怪,殷辰这小子的性子你也知道,徒弟受了委屈正心疼呢,不过我也觉得,小菲不管怎么说都是女孩,要是太血腥的还是不说为好。”

    秦队长哈哈一笑:“二位太紧张了,我就是想问问,那韩旭当时可是带了毒蜂的,颜菲小姑娘就不怕对方发起狠来命令毒蜂伤人吗?”

    他说的轻松,颜菲的心里却一点都不轻松,刚刚对方盯着自己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动,好像是被人为的控制了一样,若不是师父突然出声,她真怕自己的心脏从嘴里蹦出来。

    此时听到对方此问,她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挨着师父道:“我吃过神树种子,只要不落到韩旭手里,被蛰了也能活命。”连那个风铃都知道的事,她也没必要遮掩了。

    秦风这才想起来,对了,这丫头是殷辰的徒弟,而她之所以成了殷辰的徒弟是因为半路中毒时殷辰给她一粒神树种子,点点头,他笑着起身对裘老一拱手:“既然事情已经查清了,秦某就不多打扰了。”

    后面跟着的粱楚心里着急却又不敢多言,直到出了学府才上前道:“队长,咱们就这么走了?”正事还没问呢。

    秦风冷笑着反问:“不这么走了还能怎么走?我刚刚对那丫头下了点暗示就被殷辰出声打断,有他们在咱们屁也问不出。”想到此次不但没得到便宜还栽了这么大的跟头,他对着粱楚怒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你这个废物,不但东西没弄来,还把人给放跑了?回去给我关一个星期的禁闭!”

    同是队长,人家慕容千夜手底下各个是英才,他手里各个是废物!

    再说屋里的人,等特警队的人走没影了,裘老才对着殷辰道:“徒弟是要护着,可该锻炼的时候也要适当的锻炼,小丫头本来应对的挺好,你怎么知道她闯不过来?”

    见殷辰仍旧是默不作声的死鱼脸,那边的颜菲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所幸摇摇头道:“算了算了,你爱怎么教怎么教,我老头子懒得管你们。”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对着颜菲招手道,“昨晚上委屈你这丫头了,这是裘爷爷给你要的补偿,拿着和你师父回去吧。”

    颜菲看了眼殷辰,见师父点头,她才上前道谢接了过来。

    离开者字区的管理办公室,颜菲问殷辰:“师父,刚才那位裘老是谁啊?”虽然瞅着像个普通老头,可看秦风和师父等人对他的恭敬劲儿,显然就是什么隐世高手,好吧,没隐世,人家还有专用办公室呢。

    掐着徒弟的手摸了摸徒弟的脉搏,殷辰随口道:“那是师父的老师。”

    师父的师父?颜菲大惊:“师祖?”完了完了,她都没说给师祖好好行个礼,太不尊师重道了。

    “什么师祖?那是师父的老师,不是师父的师父。”这两者区别大的很。

    颜菲没发现她师父探完她的脉搏就拉着她的小手一起走,她晕晕的在脑子里转了一圈才想明白,对了,老师是学校里教书育人的,师父却是她一个人的,她觉得自己快被这古不古、现不现的错乱关系给闹晕了。

    “对了师父,刚才那个秦队长问我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可你一说话我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是他做了什么吗?”她不认为自己会胆小的吓成那样。

    听到颜菲的话,殷辰又升起想摸鞭子的冲动,语气也多了几分严肃:“师父没见过秦风的手段,也没有见过他的兵器,不过据传闻有一种功夫叫缠丝瞳,久视而不寐,用以震慑对手,刚才他用的似乎就是那缠丝瞳”

    “缠丝瞳?”这是颜菲来了这后听到的第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反正终于不是教学课本里的功夫,她兴奋的就想多问两句,可想了想又不对,“师父,他的眼睛要是那么厉害,那个韩旭怎么没招供啊?”

    “缠丝瞳也是分别的,以秦风现在的级别也就能吓唬吓唬那些心智不坚定的。”至于韩旭,他确实是个心智不坚定的,偏偏他怕死怕的很,为了活命放到坚定了心智。

    说完这话殷辰总觉得哪不对,迟疑了一下才想起来,他徒弟就是那波心智不坚定的,见徒弟还在那皱眉思索,他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小菲把你手里的瓶子让师父瞧瞧,看看学府给了什么补偿。”

    颜菲这才想起来,对了,学府还给补偿了呢,小瓶子这么精致,里面的东西应该也不错吧?

    忙把瓶子递给师父,殷辰打开闻了闻,眉头舒展道:“还算不错,三级的经气丹,补充经气用的。”

    经气丹,顾名思义就是补充经气的,人体内的经脉打通的越多,储存的经气也就越多,出门做任务总有经气枯竭来不及打坐的时候,所以才会有了这种经气丹以备不时之需。

    颜菲一听就知道这东西对自己没用,因为她只练了个内功还开始学功夫,就是学了想必一半会也不能出去,想到师父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的,在殷辰将小瓷瓶还给她的时候,她笑着道:“师父,这东西对我也没用,您留着吧。”见师父还要推迟,她拿出杀手锏道,“师父,我想出去做任务最少还得五六年,五六年后它不得变质了?浪费可耻,您还是把它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