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2章 新学期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慕容千夜一直跟在二人的身后,只不过这师徒俩太相亲相爱了一直没人回头瞅,此时听到这话他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该说这小丫头太了解自己的师父吗?

    殷辰这边正觉得徒弟说的有理,就听身后有人被自己给呛着了,不悦的看了眼慕容千夜正想抱起徒弟加快速度,他一下子想起颜菲的哥哥颜烨了。

    “小菲,你先回家,师父有点事晚点回去。”

    见徒弟听话的乖乖走了,他才回头对着慕容千夜道:“陪我去找个人。”

    慕容千夜一怔:“找谁?”

    “小菲的哥哥,颜烨。”

    不多时,两人出现在学府的档案室,对着电脑上那好似无边无际的颜字头姓名,慕容千夜看的直头疼,对着殷辰抱怨道:“我怎么觉得你收个徒弟比人家找个伴侣还麻烦?”

    可不是,找伴侣还不用管前夫的孩子,殷辰这小徒弟还没长成就得找未来大舅哥,都不够跟着操心的。

    殷辰目不斜视的看着电脑上的人名,淡淡道:“徒弟是一辈子的。”伴侣可不一定。

    慕容千夜:……好吧,你有理!

    第一轮搜索,十五岁叫颜烨的,没有。

    第二轮搜索,姓颜,未成年的,一一排除也不是。

    等到了第三轮,看着满屏的未成年,俩人头都大了,正愁的不行,就听一旁的管理员道:“你们俩要找的叫什么名字来着?是叫颜烨?”

    慕容千夜精神一振,忙道:“对,叫颜烨,应该是八岁进的学府,今年十五。”

    只见那管理员皱了皱眉,不多时从个卷柜里拿出一个不大的小盒子,打开盒子一看,竟然是几个身份卡?他抽出其中的一个对着扫描器一扫描,就见电脑屏幕上显出一份已经被锁定的资料——

    颜烨,某某年生人,父颜正,母薛雅,妹妹颜菲……

    “对对就是这个!”殷辰两人长长松了口气,刚想问人呢,就见那管理员将那身份卡塞回小盒子里道,“要是这个孩子你们就不用找了,人已经失踪七年了,在不在都两说了。”

    “失踪?”七年?

    二人恍然想起来,七年前学校里确实有过孩子失踪事件,只不过当时的他们还是学生所以记忆不深。

    其实几十万人的学府,要是有孩子外出走丢了根本就不算大事,可当时那些孩子却是在学府内失踪的,只在角落里发现了已经破损的腕带,若是丢了一个学府还不能那么轰动,一起丢了十名学生很难不造成轰动,据说当时的学府高层都快气疯了,所有校园高手集体出动,可就是没找到那偷孩子的人,更没找到那十名丢失的孩子,也就是说,至今这还是段无头公案。

    “失踪了?”颜菲本以为这事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像韩旭一样被扔在学府,要么像弟弟一样被害死了,没想到她猜对了开头没猜对结尾,小颜菲的哥哥果然被扔进了学府,只不过没过三天就和那九个孩子一起被人偷走了?至今消息全无。

    见徒弟闷闷不乐,殷辰从衣兜里掏出一粒糖果,剥开了塞进徒弟嘴里安慰道:“当年丢的都是八岁刚入学府的男孩,对方偷这些孩子一定是有所图,所以你哥哥很可能是安全的,只要人活着,早晚会见面的。”

    这是慕容对他说的,他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拿来安慰徒弟,怕徒弟心情不好,回来前他特意跑去买了包糖果。

    颜菲心里确实很失落,可事情都过去了七年,她倒也不至于着急上火,反倒是嘴里这颗糖:“师父,我十二岁了……”

    刚想说我已经大的不吃糖果了,这么贵的糖果就没必要买了,就见他师父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然后含着糖看她:“恩?十二岁怎么了?”

    “额,十二岁可以干活了。”看着因为一颗糖而面露愉悦的师父,颜菲硬生生将话题转移,她师父平日里会过的很,就这么点小爱好,她怎么都得陪着。

    本来颜菲要是不说殷辰都把这事忘了,此时一说他想起来了:“以后家里的衣服留着师父回来洗,你不用动。”昨晚和慕容打的太晚,今早又早早跑去串口共,刚才回来一看徒弟都把他的衣服洗完了。

    他的衣服料子硬,男人力气大两把就搓完了,徒弟那小手得洗多半天?徒弟又要做饭又要练功,现在还要洗衣服,这也太辛苦了。

    看着态度坚决的师父,颜菲笑了笑没有反驳,至于做不做那就是她的事了。

    殷辰一看徒弟这笑就知道小丫头要耍滑头,可这也不是练功学习不用功,他总不能因为徒弟给自己洗衣服就责罚徒弟吧?

    想了想,他抬起手腕道:“四孩儿?身体怎么样了?”

    另一头的潘石海正躺床上自责呢,明明队长是让他去保护颜菲,结果到头来他让颜菲给救了,你说这事闹的?

    正满心内疚加窝火,一下子听到他辰哥的传呼慰问,当即感动道:“辰哥你不用担心,我什么事都没有,今天观察一天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呜呜呜,辰哥真好,真够哥们义气,这么忙还没忘了关心他身体?

    实不知他辰哥听到这话后挂了对讲机,就对徒弟道:“明天四孩儿就回来了,衣服留着他洗。”师徒俩谁都不洗,完美解决!

    接下来的几天颜菲过的比较平静,做做饭练练功,有时间再调戏调戏唯一的那只小毒蜂,本来还想着尽快把驭兽之术学起来,可师父说了,希望她经脉突破四级,至少有些自保的功夫再研究这驭兽之术,知道师父不会害她,她也就放松下来,享受这开学前的轻松时刻。

    当然,最主要的事她也没忘了做,每天都催促着体内的经气大杀四方,练到最后吸收经气反而成了小事,这丫头一心就想着怎么美白了。

    这么辛苦效果自然是有的,至少开学的那天,又被分配在一个班里的秦蓁蓁就惊讶的发现,几天不见的颜菲好像白了?

    “殷辰家的伙食很好吗?”

    在颜菲的记忆中,秦蓁蓁和小颜菲从小就是同学,可这俩丫头从小就是死对头,秦蓁蓁觉得小颜菲天天睡觉,只长个头不长大脑,小颜菲对秦蓁蓁的感觉则复杂的多。

    秦蓁蓁的妈虽然没了,可人是病死的,她还有个疼她的好爸爸,更有个聪明的头脑,自己把所有精力都用在练功上才能和对方堪堪齐平,而对方不只功夫好,对方的文化课更好,这让处处不如人的小姑娘很难不嫉妒,可小颜菲毕竟不是夏萱,她的嫉妒就是冷言冷语不想搭理人,这使得两人的关系越处越糟糕。

    所以今儿个见到秦蓁蓁主动上来搭话她是真的挺诧异,不过再一想,对方和自己一样,家没了,亲人也没了,她们俩不管怎么说也是同学,还曾经共患难一场,见面亲热了点也不为过,也就笑着道:“还好,都是吃食堂。”

    见颜菲和自己笑着说话,秦蓁蓁立马坐到她身旁道:“我原先觉得咱们小学那食堂就够难吃了,没想到这食堂更难吃,也就是你,还能吃白吃胖了。”

    秦蓁蓁见到颜菲是真的很开心,她住那宿舍是一屋六个人的,另外五个相处多年早已结成小团伙,碰到她这个外来的虽然没有欺负她,也是不冷不热,两相一对比她看到颜菲感觉格外亲切,“对了,你师父对你怎么样?他教没教你功夫?不是我说你,你这学期的文化课真的要好好学学了,正好咱俩一桌,有什么不会的尽管问我……”

    看着越说越亲热的秦蓁蓁,颜菲心中苦笑,师父明显是不喜欢她们俩相处,可这丫头明显是要和自己一桌,唉,好上火!

    她上火,却不知门口有人也在上火。

    “老师,里面那两位是我同学,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我能和她们在一个班吗?”受伤归来的夏萱半面脸上带着纯白色的隔离膜,看着是那么的无助可怜,若换个男人非得心软不可,可她面前站着的男老师却是公事公办的温和道,“夏同学,你们的班级都是提前分配好的,不能随便乱改,而且新班级也有很多的新同学,你一定会很快习惯的,马上就要上课了,快和老师去你的班级报道。”

    夏萱无奈,只能隐藏起心中的愤恨和这位老师去新班级报道,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她要去的班级和颜菲等人的班级完全不一样,颜菲等人的班级是男女生打乱,学的是正常的初中课程,在未来的日子里,只要有人肯出钱供你读书,只要你自己吃得了苦,经受得了诱惑,完全可以和男人一样工作自立,没人硬性的强迫你。

    而夏萱的班级却都是女生,应该说都是犯过错的女生,她们的功课里没有武学课程,没有化学历史,所教的不过是唱唱歌跳跳舞,怎么画画怎么搭配衣服,可以说,这些女孩朝着同伴出手的那一刻,她们的人生就注定是条不归路。

    不知道夏萱曾经在窗边路过,听到铃声的颜菲等人准备上课,上课的第一项就是发新书,看到上面标志着八卦太极的武学课本,颜菲兴奋的打开,然后头疼的发现,上面一溜的初一xx课,想到秦风的那个缠丝瞳,小姑娘不能更心塞,这么简洁真的好吗?起个朗朗上口的名字就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