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5章 苦命的师父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师父提起武学课,颜菲忙搬过那块一尺见方高约一寸的试炼石,很开心的和师父道:“听懂了,老师还让每人领块试炼石回家自己练,师父,我们上课用的试炼石有这两个厚,老师几掌就打成碎块了。”虽然一路上师父也抽死了好多异兽,可一个是石头一个是肉,在颜菲的心里还是石头比较抗揍。

    殷辰很想说,几掌打成碎块算什么?你师父我一掌能把它打成渣渣,不过考虑到尊敬师长的重要性,他又把话咽了回去,只能暗自心塞的鼓励道:“能做你们老师,他对经气的掌控自然是及其精准,不过小菲也不用羡慕,等你对体内的经气做到收放自如的时候,也会像老师一样几掌将试炼石打成碎块,你现在按照老师的方法运行经气,打在这块试炼石上让师父看看。”

    理论再好不如动手实践,既然徒弟说听懂了,殷辰就让徒弟先实践看看,到时候哪不明白再给她讲解。

    听师父说让自己打一掌看看,颜菲非常郑重的将石头放在凳子上,深深的吐了口气。

    她希望自己能打出一个掌印,哪怕是个浅浅的掌印,也能让师父知道自己真的有在努力,回想起武学老师教导的经气运行走向,她努力调动体内经气转至右掌,可她就忘了,她体内的经气不只有经脉里的那些,四散在全身各处的经气们收到主人调动,都一窝蜂似的往出冲。

    殷辰自打看到徒弟将试炼石放到凳子上,就知道这是武学老师给学生们挖的坑,果然,只见颜菲手起掌落,照着凳子上的试炼石狠狠拍了下去,而后就听到啪的一声,凳子散架了,马步没有站稳的颜菲因为用力过猛,身子前倾,在脸蛋离地能有十厘米的时候,被殷辰一把捞了回来。

    “师父?”颜菲紧扒着师父的胳膊被刚刚那一下吓的不轻,话说那凳子不是铁的吗?明明老师也是这么做的,她砸起来怎么就差点毁容?

    “出掌的时候马步一定要站稳,若是站不稳,就会像刚刚一样……”满意的看了眼怀里紧扒着自己不放的徒弟,殷辰将眼神落到地上的试炼石上,想就着二者的受重力再给徒弟讲解一番,可当他看到地上的试炼石,眼神顿时凝重了起来,因为刚刚还好好的一块石头,如今已经被砸成了渣渣。

    ……

    “辰哥,你这是干嘛?”郝坤刚要送秦蓁蓁下楼,就见殷辰拎着几块试炼石往楼上走。

    殷辰脚步未停,只是淡淡的丢下一句:“刚才一不小心把试炼石砸碎了。”

    郝坤一咧嘴:“教徒弟还这么卖力,不怕把徒弟吓着?”看他多好?由浅入深的讲解,这么一会儿工夫蓁蓁都能打出手掌印了。

    不知道身后有个吐槽的,殷辰三步两步回到自家,关好房门,他看向在他床上打坐的颜菲道:“经气恢复的怎么样了?”

    听到师父的询问,颜菲有些心虚的道:“差不多了。”话说她只想把石头打个坑,结果石头成了渣渣,她该怪自己很傻很天真,还是该怪体内的经气太过听话?谁让你们全出动了?

    颜菲纠结,实不知殷辰也在纠结,小菲才突破三层经脉,体内的经气就是全加起来也不该有这个力度,除非……

    “从发现经气的那天起,许多人就在寻找传说中的丹田,不过丹田好找经气难存,可至今还有很多人不死心的一再尝试,还有少数人认为,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所以经气不应该只存在于脉络之中,而是布满全身,小菲,你把经气藏在哪了?丹田还是全身?”殷辰不是没有见过天才,他自己本身就是学武天才,可再天才经脉打通的数量和体内存储的经气量是成正比的,像徒弟这般明明只打通了三层经脉,在没有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却能砸碎试炼石的,根本就不可能!

    看着一脸严肃的师父,颜菲直想哭,她家师父要不要这么聪明?若换了十年后的颜菲或许能想出谎话用来抵赖,可此时的她对这个世界的武学知识了解的太少,其实别说是她,就是小颜菲的父亲重生都没法抵赖,毕竟她面前对着的是年纪轻轻就突破了七层经脉的殷辰,若不是对身体与经脉了解的透彻,又岂能突破经脉第七层?

    见师父仍在皱眉看着自己,颜菲硬着头皮道:“师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进了学府后经脉里的经气四处乱窜,它不像以前一样只在经脉待着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太怪异,可它也没什么危险,就没敢对您说。”

    进了学府之后?殷辰果然顺着这个思路走了下去:难不成,是神树种子起的作用?

    再次来到徒弟身旁,殷辰拉住颜菲的手腕,体内经气缓缓顺着神门穴进入颜菲体内,可游走了一圈他还是不敢朝着经脉之外查看,只能无奈的撤回来道:“真没什么异样?”

    徒弟胆子太肥,当师父的很是头疼,这么大的事竟然现在才说?不对,应该说他要是没发现,这丫头还不知道能藏到哪一天。

    “师父,真没什么异常。”见那金黄色的经气在自己体内转了一圈,又游回师父体内,颜菲心里有些新奇,原来经气还可以这样?

    殷辰揉了揉自己的额间,头回了解了慕容千夜嘴里的心累是什么感觉。

    “小菲,你身体里的情况谁都不能说,师父之所以敢把神树种子当众给你吃下去,就是因为这东西已经被研究了几百年,所有人都对它死心了,可若是被人知道它或许还有别的能力,凭着师父现在的本事,怕是保不住你!”殷辰一直觉得自己已经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了,此时才发现,远远不够。

    颜菲也发现,她似乎一直在给师父找麻烦,神树种子被她吃了,师父得罪了风家;韩旭死的不明不白,也不知师父是怎么和学府交代的;如今又冒出个经气问题。

    要是说经气是因为自己的左眼,师父的压力会不会小一点?可想来想去还是不妥,要是别人想研究她的左眼呢?再说她该怎么和师父解释自己的左眼变异?

    她纠结,她师父已经不再纠结了,殷辰只想怎么去解决方法,从不过多犹豫,他伸手把徒弟拎到地下道:“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控制你体内的经气,以身体为炉储存经气这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是好事,你只要能像师父一样突破了七层经脉,就再不会有人怀疑你是不是身体有异。”

    颜菲不解:“师父,为什么突破了七层经脉就不会有人怀疑了?”

    “因为突破了七层,就可以快速借用游离在空气中的经气,就算你功夫再高,旁人也只会认为是你功法好操控强,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

    殷辰去取试炼石的时候就知道徒弟体内经气有异,所以他多取了几块回来,不过就是这多取的几块也是不够徒弟砸的,所以为了配合徒弟的练习,还达到不浪费的目的,苦命的师父只能坐那给徒弟当沙包打。

    这么说吧,一根管子里的水倒出去容易,灌进来也很容易,可想倒一半留一半,留这半还不能洒,真的是很考验主人能力,本来殷辰都做好打算了,不行就给徒弟请假,什么时候把经气控制妥当了什么时候再放出去,没想到在他挨了二百多掌后,颜菲竟然把经气控制住了?

    看着稳稳当当在试炼石上留了个浅浅巴掌印的小徒弟,殷辰怎么想都觉得心情舒畅,就他家徒弟这个资质,这个领悟能力,突破七层指日可待啊,唔,徒弟今年十二岁,也不知道六年后能不能突破,都说父母的资质越高孩子的资质也越好,若是徒弟六年后突破不了,其实晚个一两年生孩子也不是不可以。

    不知道自家师父满脑子的优生优育,颜菲把印有手印的试炼石放好,转过身来狗腿的给殷辰捏着肩膀道:“师父辛苦了,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二百多巴掌拍下来这后背都被她打红了,要不是师父一再保证啥事没有,她都怕给师父打出内伤,要知道她那掌力可是连石头都打碎了,师父做到这份上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在殷辰心里做师父的陪徒弟练手完全正常,无奈徒弟太弱,他只能坐那等对方来打,没想到打完还有捏后背的福利待遇?

    心里美的不行,他仍旧习惯性的抿了抿上翘的唇角,叮嘱道:“一定要记住师父的话,只要不是危机生命,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你经气异常。”

    “师父你放心吧。”要不是缺乏经验她也不会这么容易露馅,如今经过锻炼经验十足,要是再露馅都对不起师父挨这二百多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