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6章 华夏风云&包子风云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因为有昨天的碎石做对比,颜菲下意识认为今天试炼石的手掌印会有很多,等到了班级才知道,真正打出手掌印的同学还不到全班的一半?更让她差异的是全班的六名女生竟都打出了掌印?

    当然,她不会天真的认为女孩的接受能力就真的比男孩好,只能说这个世界的女生果然比男孩要吃香的多,都能找到人给开小灶。

    因为试炼石关系到十个学分,所有的孩子都保存的很好,老师在一一检查了上面的手掌印后,就告诉同学们,打出手掌印的将试炼石送回管理室,没打出的今晚继续练习。

    颜菲听到这话不禁有些失望:“真是的,这么快就要送回去,我还没练好呢。”这时代不像二十一世纪砖头瓦块随便找,学校里的每块石头那都是有其深意的,谁敢拿来乱砸?再说学校这么多的孩子,你一下我一下不得把墙拆了?所以在没人陪练的情况下,这试炼石就是唯一的练功用具。

    听到她这抱怨,颜菲刚想说我师父昨天拿回好几块,下午我给你带一块,就听她右侧的小黑脸道:“蓁蓁……”

    秦蓁蓁怒:“蓁蓁是你叫的吗?”

    小黑脸嘿嘿一笑,继续好脾气道:“我有多余的试炼石,下午给你带来一块好不好?”

    “你怎么会有?”

    小黑脸挺了挺胸脯道:“我就是干这个的啊,咱们用的试炼石都是学府自己烧制的,我每个周六周日都要去炼石场烧制试炼石的,大块的我不敢说,这种一尺见方的我还是能弄来的。”大不了讨好讨好工厂的师傅,少花点学分呗。

    不远处的姚珊等人也听到了,忙围过来道:“胡泽阳,都是同学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见班级的女孩都围着自己,美的胡泽阳顿时昏了头,拍着胸脯道:“都有都有,试炼石的事你们就放心吧,教给我了!”

    等他大包大揽的说完了,才想起来自己答应了啥,当场悔的他直咬舌头,一块好说,即使被师傅发现了顶天说他两句也不能怎么严厉,六块?让他死了吧。

    他这边悔的不行,秦蓁蓁那边却是一声冷哼:“有些人就是脸大,自己上赶着要东西,女人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把四个女生都得罪了:“你说谁脸大?”

    秦蓁蓁嘴角噙笑:“反正张口要的不是我。”

    看着秦蓁蓁那满脸的不服来战,颜菲忍不住头疼起来,要知道她们姐俩昨天刚让人按到地上揍,如今这样真的好吗?

    万幸的是,没等打起来老师来上课了。

    “呵呵,颜菲,你师父是殷辰,你还需要试炼石吗?”胡泽阳不想这么没风度,可六块试炼石真是要他命,能少一块少一块吧。

    “我不需要,不用给我带。”看着胡泽阳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颜菲好笑之余忍不住心酸,十二岁就要给自己挣学分,师父呢?小时候没人疼没人管,是不是也要从小自己挣口粮?

    ……

    感觉昨天师父实在辛苦,颜菲今天准备给师父包包子,其实她本来是想包饺子的,毕竟好吃不过饺子嘛,可考虑到面的口感,她决定还是包包子。

    殷辰还真没吃过带褶的包子,他只吃过没褶的菜团子,整个学府这么多人,大师傅要是一个个给包子捏褶,也不知得捏到猴年马月去,如今见徒弟手指捻了几捻就捻出一个面花,他不由好奇的走了过去。

    看到师父,颜菲一下子想起胡泽阳去炼石场烧制试炼石了,将手里包好的包子沾了些干面放到干净的桌子上,她问殷辰:“师父,您小时候是不是也要挣学分啊?”

    “学府里的男孩都要从小挣学分。”口中答着徒弟的话,殷辰拿起那个软踏踏的包子继续研究,上面多个褶会比没褶的菜团子更好吃吗?

    “师父你都干过什么?”颜菲很想知道,师父小时候是怎么过的。

    殷辰拿起包子皮准备照样学样,听到徒弟的话他不禁皱眉想:“小时候在造纸厂待了几年,就是把你们用过的书本做二次处理,还在服装纤维厂干过几年。”也是对那些穿小了的校服回收做二次加工。

    如今的世道不适合开源,所有人就拼命想着节流,除了吃进嘴里的东西,剩下一律可以回收更新。

    造纸厂?做服装?说实话,要不是师父亲口说的,颜菲怎么都不能把自家如此硬朗的师父和这俩职业联系到一起,想了想她道:“这两样活好干吗?”她对这些东西实在没有概念,不知道对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哪个更辛苦一些。

    “没什么好干不好干的,都是计时计件,干得多挣得多干得少挣得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就得看你付出多少了。殷辰从来没和人说过自己小时候的事,如今被徒弟一提,他倒是难得有了点兴致,“当时最好的活是学生食堂,虽然早上起来的早了点,每天吃饭不用心疼学分。”想想以前,他有些不甘心的道,“慕容就在食堂。”天天能吃饱。

    慕容千夜在食堂当小工?颜菲觉得有点不敢想象,抬头想再问些就什么,就看到师父用粗糙的手指正有些笨手笨脚的捏着包子褶,霎时间,慕容千夜什么的瞬间被她抛出脑后,只觉得自家师父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师父小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不善言辞,遇到什么不擅长的时候就皱着小小的包子脸,认真努力的做?

    就在颜菲脑子里母爱满满的时候,殷辰手里的一个简易包子已经捏完了,包子褶虽然不好看,可至少能看出包子的雏形没露馅。殷辰不怎么满意的将手里的简易包子放的离徒弟的包子远远的,因为他坚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最起码和菜团子相比他这已经有褶了。

    颜菲好笑的重新拿起一张包子皮,打好了陷,凑到师父近前道:“师父,捏住这头往里捻,捻到最后一转圈正好能将露馅的地方捏住。”

    别看殷辰不爱多言,可他脑子很聪明,刚才就将这包子的解构研究的差不多,如今再看了一遍分解动作,第二个包子他就捏的像模像样了,正有些欣喜想将手里的包子放到徒弟的包子旁边,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刺耳的鸣笛声。

    “师父?”颜菲一惊,从小颜菲的记忆中知道,凡是这种鸣笛声响都是上空路过大型或者是大片的异兽群,虽然最后都是异兽没讨好,可每次都是人心惶惶让人胆寒。

    “不怕,有师父在。”殷辰面色一凛,放下手里的包子来到窗前。

    只见城市的东南方远远飞来黑压压一片,以颜菲现在的眼力还看不清那是什么,左眼开到最大,也不过是一大片泛着金光的脂肪蛋白质远远朝她扑来。

    咽下莫名其妙生出来的口水,她看向殷辰:“师父,那是什么?”

    “变异昆虫。”按照正常的食物链这么多昆虫见面根本不可能和谐相处,能把这么多昆虫相安无事的召集在一起,可见其背后之人的厉害,最近是怎么了?会驭兽的多少年看不到一个,这些日子竟然频频出现?

    心里想着,他人却没有动,因为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敌袭根本就不需要人去抵抗。

    华夏城内所有人此时都停下了手中的事务,默默地注视着城市上空,只见那大片黑雾毫无阻拦的飞进了华夏城的范围,刚刚有意降落,安静的城内却猛然窜出水桶粗细的金色激光,只见那激光如金龙出水般密集起伏,不消片刻,就将那些高空盘旋的生物全部击落。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并为城市的再次胜利露出开心的笑脸,唯有颜菲,这丫头开心震撼的同时忍不住又咽了口口水,因为她的左眼告诉她,那大片的脂肪蛋白质经过高温加热,已经熟了……

    好在吃不到脂肪蛋白质还有包子可以弥补,尽管这包子里的肉少了点,可馅料她也拌的挺香的,结果她这边刚把一锅包子放到锅里蒸,就听殷辰的对讲机里传来慕容千夜的声音:“所有人听令,疾风队的所有人听令,有特殊任务,半个小时后紧急集合,因为这次任务归期不定,所有人务必带上足够的粮粉,半个小时后兵字区院内紧急集合!”

    听着对讲机里传出的话,殷辰的眉头能皱出疙瘩,若是在昨天之前他还真不怎么惦记,可如今……心里为难,他人却是快速来到柜前收拾需要带的物件。

    颜菲也被这消息给弄慌了,什么叫特殊任务归期不定?听着感觉就好危险!慌忙翻出家里的备用水壶给师父装水,她口中道:“师父,你们是坐车走吗?”

    “恩,时间长的任务都会坐车。”怎么都不能把精力耗费在半路上。

    颜菲听到这话开始算计时间,十五分钟一锅包子,在师父走前应该能出来两锅。

    颜菲平时不给师父做小灶,毕竟师父的工作特殊,这边打着怪兽,那边腰里的饭盒掉了,都不够可笑的,可这次任务归期不定,再说包子也要好了,师父他们还做车,带些车上吃怎么也比吃粮粉好,天知道她师父这次要吃多久的粮粉。

    灌好了军用水壶,拿出了足够的粮粉放在桌上,颜菲开始找干净的袋子想一会儿留着装包子。

    再见殷辰,这位收拾好了自己的衣物,迈步来到床前,轻轻松松搬起了床的一脚,而后半跪着身子对着那中空的铁管子开始掏,就在颜菲纳闷师父这是在干嘛呢,那边殷辰掏出了个圆形木屑,而后就有一堆的瓶瓶罐罐,顺着床腿滑落出来。

    这是……师父的小金库?

    颜菲抽了抽嘴角,头回知道原来铁架床还有这种用处?不过看在师父对自己这么好的份上,等师父娶师母的那天,她一定不告诉对方师父的小金库藏在哪,顺便还要告诉师父,东西不能可一个地方藏,很容易被连窝端的!

    不知道徒弟那边思想开始跑偏,殷辰在一堆东西里挑挑拣拣,最后拿出三样东西,两样塞进自己怀里,剩下的一样交给徒弟,叮嘱道:“这是生经丹,吃下后会有半个小时经气暴涨,这瓶药你随身带着,万一经气的秘密被发现,就尽快把这药吃下去,然后告诉他们你是因为吃了这药才会经气暴涨,避免被人怀疑。”

    原来还真有这东西,想起某些小说中反派吃了类似的药物能力大增,颜菲没有接过,反而是认真保证道:“师父,这药你带着吧,你放心,我在家一定不和人打架,就算有事也绝对不用经气,真的不会出问题。”

    看着徒弟认真的表情,殷辰眉间略缓,眼底泛着暖意道:“你留着吧,这东西是七级以下用的,对师父用处不大。”以前不给徒弟不是他这做师父的抠门,是不想让徒弟知道武学还可以借助外力,至于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额,做任务的时候总能碰到几个胆小惜命不长眼的,你懂的。

    听师父这么说,颜菲终于放心的将小药瓶塞进自己怀里,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自己的身份卡上传来叮的一声。

    “师父又给你打了些钱,在家里照顾好自己。”说着,殷辰又从自己那从不离身的腰带上,卸下了一个火柴棍大小的黑色卡环,想了想他将之别在徒弟的衣领下面,叮嘱道,“这里面有三根麻醉针,一扣上面的弹簧就能弹出,大约十米射程,记住,这东西对大型异兽没有效果,对七级以上的人也没什么效果,只能关键时刻用来防身。”不过徒弟暂时也接触不到那么高级的人和兽。

    殷辰很想把徒弟武装到牙齿,无奈可用的东西太少,只能武装到这种地步。

    半个小时一晃就过,在收拾妥当后,殷辰带着满满的不放心,拎着徒弟给准备的两锅包子迈步下楼。

    颜菲是挺想送师父下楼的,可她怕自己要是表现的依依不舍,会让师父更加挂念自己,那都是一不小心就掉脑袋的活,她不想让师父因为自己而分心。

    军用车内,见所有的队员都到齐了,慕容千夜沉声道:“相信大家都看到刚才的异兽突袭,就在怪兽突袭的时候,韩家家主被刺身亡,韩家的族谱被他们的当家主母带走了。”

    族谱?当家主母?所有疾风队的队员都生出一个想法,我了个大擦!事大了!

    如今的华夏有五大世家八大议员,能被称为世家那定是经过百年传承的,动一动华夏乱颤,其影响力绝对不可小觑,而议员的影响力虽然没有世家大,可华夏元首都是在议员中产生,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制止了某世家因出了元首一人独大。

    咱们还说这个世家,能成为世家定然有其底蕴,而如今的底蕴不是财势而是武功,为了武功传承的隐秘性,按理说应该口口相传,可在某位老祖宗,还没等说出自己的绝技就与世长辞之后,华夏世家就冒出这么一个习惯,在族谱上标出某位老祖宗得到或开创了什么功法,并将其功法内容标注在上面,这样既能激励后人,也能让自家功法更好的传承下去,而这么重要的东西,除了家族族长,旁人是绝对不会知道存放地点的,因为窥视它的不只是本族人,还有某国人!

    经脉是华夏独有的东西,别说武学盛行的三十一世纪,就是二十一世纪你随便拽出个孩子来,他不知道十二正经是啥,也知道武功高手需要打通任督二脉,所以对于华夏人来说,他在骨子里就是坚信这种看不到的东西,可西方人却不一样,你费劲巴拉给他翻译了哪哪有什么经脉,他最先想做的是给自己照个x光,看看经脉在哪?长得什么样子?对于这种连经络都不相信的人,华夏武功就是个传奇。

    不过人家西方传承了那么多年也有自己的东西,至少人家信上帝,所以他们坚信上帝能赐予我神力,在这种坚信下,他们果真靠着自己的大脑和天地之气产生了感应,因此才会在乱世之中保留了一席之地。

    有底蕴的民族即使方法不同,他们也能靠着祖先留下的智慧在这个世界立足,可怜的就是那些没有底蕴的民族,如某岛国的大和民族。

    说起大和民族他们也有自己的东西,如忍术和阴阳师,问题是阴阳师对身体条件要求极高,而忍术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暗杀,这两种都无法大众普及,为了让自己的民族能繁衍传承,他们只能把目光落到别处。

    人们都知道,忍术的最初是华夏的一种特殊道术,而阴阳师也是根据华夏的五行学说演变而来,即使是华夏没落的东西被他们改革创新加以发扬,也不能抹掉最初的创始者,所以大和民族的上层在考虑了一下自家的身体素质,和自家与东西方两种学术的亲和度,立刻以全票通过的方式决定,一定要把华夏武学完完整整的搬回自家,并将其发扬光大。

    这话说来简单,可做起来就难了,华夏对传承最是看重,很多东西没有亲生儿子宁可带进棺材里,更别说还有条名言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几百年的奋斗努力,除了少数几样杂学,他们只弄到了华夏普及的大学课本。

    在及其不甘心的情况下,他们埋了二十年的伏笔,准备来票大的,而韩家就是那票大的。

    二十年前,还不是家主的韩家长子与学府出来的何雨涵谈了一场灰姑娘似的恋爱,那一心一意的美好恋情让很多人相信,这世上还有传说中的爱情,不想这场爱情足足持续了二十年,却在今天化为泡影。

    “大家要知道,这不只是韩家的事,更是我们华夏的事,有华夏才有学府!若没有华夏,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躲不过刚刚那场异兽突袭,所以韩家的族谱必须拿回来,绝对不能落到外人手里!”

    能被选为疾风队队员,中心思想必须是极其端正的,即使是殷辰,经常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心里还惦着家里的徒弟,可对于这种事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即使某些制度再苛刻,幼时的生活再艰辛,可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城池,有了这些看似苛刻的制度,才有了如今的他们,也是因为民族的自身强大,他们的祖先才没有在那场惨无人道的大灾难中,被别的国家当成储备粮生吞活剥,所以华夏利益绝对不容侵犯!

    气势汹汹的上了场思想政治课,随着车子的前行,明确了任务的众人又开始放松。

    放松下来的他们,同时将目光落到殷辰那一直没离手的军用包上,由蓝逸君率先道:“殷辰,你包里装什么了?”这么香的味儿,从进车他就想问,只是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所以才忍到现在。

    殷辰就知道,这帮家伙都长了一副狗鼻子,所以他上车后一直没敢松手,此时看着他们的架势,他默不作声的打开自己的军用包。

    他徒弟事先就想到这包子不是他一个人吃,因此特意装了大小两包,这位小抠的先从那大包里拿出个包子塞进嘴里,然后又把那个小包拿出来护在怀里,这才将手里的军用包奉献了出去。

    霎时间,包子一抢而空,连前面开车的郝坤都停下来跟着疯抢。

    新出锅的包子皮薄馅大,还有颜菲用肉皮熬出的汤汁,那味道简直香极了,吃的这些家伙各个甜嘴麻舌,忍不住道:“辰哥,别告诉我们你每天都吃这个?”要真是那样就太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殷辰淡定的咬着包子道:“当然不是。”

    众人嫉妒心稍平,就说嘛,天天吃这个会招人恨的。

    “我徒弟会换样做的。”光吃一样简直太没新鲜感了。

    “噗——”

    殷辰,秀幸福会遭雷劈的!为了减少你的挨批值,你把怀里的包子给我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