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8章 救人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倾宇?”

    听到母亲的低唤,沉睡中的韩倾宇把脸埋在枕头里,下意识耍赖道:“好困,妈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别和爸说我又……”

    话说到一半他猛然顿住——父亲已经不在了,而凶手就是眼前他该叫妈妈的女人。

    见儿子脸上的依赖逐渐转为冰冷,何雨涵浑然不在意的笑道:“都是大孩子了,你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能独挡一面了,以后妈妈不在身边,可不能这么孩子气了,会找不到伴侣的。”

    韩倾宇赫然转头双眼泛红的怒视着她:“别提我爸,你不配!”爸爸那么爱她,那么信任她,她怎么忍心?

    摸摸儿子的短发,何雨涵宠溺道:“又说傻话,来,把药吃了,吃了这药就可以回家了。”

    回家?韩倾宇冷冷笑道:“回家?哪个家?在这世上我还有家吗?”

    何雨涵完全不在意儿子的态度,拿过一旁的水壶慈爱道:“你爸的家就是你的家,怎么会没有家呢?”

    韩倾宇脸上的冷笑终于凝结住了:“你要送我去见我爸?”不是怕死,是他潜意识里从未想过母亲会杀他?这是生他养他的人!可再一想,也对,他以前又何曾想过母亲会杀了爸爸?

    见儿子不发一语的张开嘴喝了那药,何雨涵欣慰一笑,不舍的望着儿子的脸庞道:“知道你为什么会叫倾宇吗?因为妈妈的名字里带个雨字,所以你爸给你取名为倾宇。”

    “现在说这些你恶不恶心?”

    看着儿子鄙夷的眼神,何雨涵哑然失笑:“怎么会恶心?这辈子最美好的事就是遇到你父亲,并和你父亲生了你。”

    韩倾宇已经不想和这神经病母亲说话了,他就想静静的等着去见父亲,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母亲低声道:“妈妈给他们的族谱是假的。”

    韩倾宇心中一震,睁大眼睛瞪着母亲,半响才期待道:“妈,所有的事都是你和爸设计好的是不是?是骗他们的是不是?你也没杀……”狂喜的表情在看到母亲脸上的泪水再度凝结。

    “倾宇,你要记住,你是韩家少主,是韩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只有你的鲜血能打开韩家族谱。”

    “怎么会?那族谱,”那族谱不是韩家纯正血脉就可以打开吗?只不过由族长保管,旁人不知道地点,怎么会只有他的?

    含泪的何雨涵灿然一笑:“妈妈偷着改了,连你爸都不知道,所以你尽管大大方方的回去,他们谁都不敢动你。”说着,她俯下身,轻轻在儿子耳边说了个地点,而后才起身道,“记住了吗?族谱就放在那里,任何人都不能告诉,当你有信心重回韩家的时候再把它取出来,当着韩家所有人的面正大光明的打开它,告诉他们,你是你父亲的儿子!你才是名正言顺的韩家家主!”

    韩倾宇是昏迷中被人抬出华夏城的,自打出了城他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如今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动了?若是刚才,他定然是爬起来和这些人拼命,可如今他只想知道,“为什么?”

    既然母亲不是真的心系大和,既然母亲心里还在意自己这个儿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一句话问的何雨涵心绪翻滚,可千言万语到最后却只吐出一句话:“因为妈妈、再也回不去了。”

    在韩倾宇还想再问的时候,就见何雨涵面色已然恢复了平静,淡淡道:“出来吧。”

    躲在暗处的殷辰一怔,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察觉到了?心里想着他却没动,要知道他们学府校长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隔段时间喊句‘出来吧’,也不知道靠这办法炸出来多少蠢货,他可不想步上那些蠢货的后尘。

    何雨涵说完了见没有动静,转头对着殷辰隐藏的方向道:“当年我在学府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了经脉六层,如今过了二十年,你觉得我可能还在六层吗?”

    殷辰握鞭的手一紧,终于知道心里的危机感来自何处,二十年前这女人是学府中公认的天才,本以为她嫁人生子后已和大多数女人一样放下了功夫,没想到,她的功夫竟然这么深?

    看着谨慎出来的殷辰,何雨涵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装扮,肯定道:“你是疾风队的殷辰?”老天还是厚爱她的,来的竟然是华夏学府的疾风队?

    想着,她从右手腕上撸下一个古木镯子,递给殷辰道,“这是你们学府戚校长在我结婚时送我的礼物,请你帮我交还给他,就说看在以往的师徒情谊上,求他帮我照顾倾宇,我在华夏还有些私产,回去让倾宇找出来全部赠予学府。”

    “妈?你不和我回去?”韩倾宇不是傻子,听到此处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他妈把他送走了,族谱又是假的,那些大和人怎么可能放过她?即使再恨母亲杀了父亲,他也无法忍眼睁睁看着她死。

    何雨涵走到儿子面前,轻抚着儿子的面容道:“妈妈回不去了,倾宇,你要记住,不要管什么大和华夏,你就是你父亲的孩子,你就是韩家当之无愧的家主,有人要骂你你就任他们骂,等你能无所畏惧站到人前的时候,你大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他们都说我是大和人,可我也是华夏长大的,我自问对不起你父亲,可我没有亏欠华夏。”

    说到这,何雨涵毫无征兆的一掌打晕了怀里的儿子,咬牙交给殷辰道:“带他走!”

    若不是亲眼看到,殷辰真不敢相信会有女人果决到这种程度?接过对方怀里的韩倾宇,他深深看了眼何雨涵却没有说什么劝解的话,因为就像对方说的那样,她已经回不去了。

    “我会把他平安带出去,你、保重!”对这个亲手杀了丈夫,又将两族人玩的团团转的女人,他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殷辰知道,他们只要离开帐篷的范围马上就会被发现,毕竟自己能躲避那感知探测仪,韩倾宇却不行,所以他右手护着肩上的韩倾宇,左手谨慎的拎着鞭子随时准备应战。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这边刚刚离开警戒范围,大和人手里的几台探测仪就全都响了起来,数十道身穿忍者服的黑影不约而同的窜了出来。

    何雨涵静静站在帐篷外看着儿子远去的方向,直到有个忍者挡了她的视线,她闪电般伸出双手瞬间将对方的脑袋拧断,而后夺过对方腰间的□□,反身便砍倒了一片。

    “你疯了?”上杉加南不敢置信的看着妹妹,难道她不知道,在亲手杀了韩家族长盗出族谱后她就已经回不去了?也是因为这个他才给了韩倾宇的解药,没想到她还敢反目?

    “疯了?我早就疯了!”在她知道自己是大和人的时候就疯了,在她亲手毒杀了自己的丈夫后就彻底疯了!

    一刀砍死了身前拦截自己的忍者,何雨涵身子一纵直奔上彬加南扑来。

    尽管何雨涵伸手利落,可上彬加南也没将她放在眼里,他可是八级忍者,岂是一个女人能打的过的?可紧接着他就知道他错了,因为眼前的女人竟然达到了九级?

    看着插入自己胸口的□□,上彬加南挣扎的喘息道:“蠢货,你是不是忘了,大和才是你的民族,我是你的亲哥?”

    “亲哥?”何雨涵手中刀一转,看着大片的血迹从上彬加南的胸前喷洒出来,她才含泪笑道,“你该早些告诉我的。”

    早些告诉她,她就不会以为自己是华夏孤儿,她就不会对周围的一切有那么深的感情,她不会在爱上丈夫后千方百计的靠近他,更不会和对方生下爱的结晶,在她美满幸福自以为是人生赢家的时候告诉她自己是大和人?告诉她能和丈夫相遇,能走到至今完全是因为有人在暗中布置,甚至替她扫除了一切障碍?这让她情何以堪?

    能从一个小小孤女走到至今,若没有点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可她一直认为自己的手段是踏着丈夫的底线走的,当这些所谓的亲人冒出来她才知道,在她登上世家主母的背后真正死了多少人,其实成长至今,她已经不在意那些人命了,可她知道丈夫在意,所有盯着他们一家的人都在意,不说那些她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只凭她的血脉就足以将她打落凡尘。

    想到那个相濡以沫了二十年的丈夫,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因为自己被剥去族长之位,在众人的指责嘲讽中和自己越走越远,乃至恩断义绝,她所幸送他先走一步。

    他们当初说好要生死相随的,在事情没有爆发之前,在他没有受人指责谩骂之前,让他没有痛苦的先走一步有什么不好?毕竟只有活着的人才会痛苦,只是可怜了她的儿子。

    想到儿子,何雨涵反手抢过了上彬加南系在腰间片刻不离身的匣子,他们都以为这里面装的族谱,其实这里装的是烈性炸弹,因为她知道,只有她和这些人都死了,儿子才可以回家。

    见周围的两个阴阳师掏出符咒朝自己扔来,何雨涵脚下一点跃至半空,眼见儿子离去的方向已经看不到人影,她笑着打开手里的盒子:“阿洛,我来找你赔罪了。”

    远处看,小小的蘑菇云腾起,当烟尘四散之时只剩下一片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