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9章 回家进行时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再清醒,韩倾宇发现自己正被人扛着跑,被对方的肩膀顶着胃部非常不舒服,可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想知道:“我妈是不是死了?”

    “是。”殷辰毫无起伏的答着,脚下却是片刻不敢停顿。

    听到这毫不遮掩的回答,韩倾宇心中的悲痛再也无法隐忍,父亲没了他心中还可以有恨,如今母亲没了,他都不知自己该恨谁,他好好的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韩倾宇今年十七岁,这个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在父母身边还是个孩子,如今父母接连双亡,这个大男孩只能借着夜色掩饰自己的伤悲。

    可就在他难得体贴的想要不影响身下人,自己偷着哭的时候——

    “你要是敢把眼泪鼻涕弄我身上,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徒弟在他身上哭也就罢了,外人绝对不能忍!

    韩倾宇眼底的悲伤一凝,心里的火气蹭一下蹿了上来,气愤喊道:“我妈死了!”

    殷辰皱眉想了想两者的关系:“哭就能活过来吗?抱歉,我没妈可死,不知道还有这条规矩,你要是觉得哭能活过来,我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你哭会儿。”反正别往我身上抹鼻涕。

    韩倾宇默然,半晌,他黯然的哽咽道:“你说的对,我哭的再伤心我妈也活不过来,只不过是让人笑话,所以我不能哭,我是我爸的儿子,一定不能让人看笑话。”

    我说什么了吗?殷辰简单回忆了一下,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安慰之语,不过不哭就好,不然他真不敢保证会不会把人扔出去。

    正想着,突然察觉两旁有异动传来,殷辰心中一凛,体内经气运转,整个身子如弹簧般直射了出去。

    他速度快,后面追来的几人速度也不慢,同是七级武者,更别说殷辰肩上还背着个大活人,因此他们很快就撵了上去:“殷辰,站住!”

    “殷辰,把韩倾宇交出来!”

    夜色中,追人的几道人影几乎是齐肩并进,无奈前面那家伙不走寻常路,一会儿往树藤上窜,一会儿往丛林里钻,他在前面撩拨完了,惹得所有植物跟群魔乱舞似的发起狂来,把后面的几位可给坑苦了。

    这帮人心里暗骂,殷辰心里也没好到哪去,对于这种每次‘齐心协力一致对外’后都要‘内战分账’的场面他也很无语,可谁让立场不同呢?跑吧。

    问题是再厉害他也只有一个人,更别说身上还背着个大活人,就在他毫无目的的可哪乱窜时,对讲机里终于传出慕容千夜的声音:“八点钟方向有个陡坡,跳下去!”

    殷辰毫不犹豫朝着八点钟方向冲去,看到前面确实有个陡坡,他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

    “人呢?那小子跑哪去了?”气喘吁吁撵上来的几人正在寻找,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个背人的黑影,“在那呢,追!”

    另一边,累惨了的殷辰终于上了自家军用车,慕容千夜刚把水壶递过去,就听对讲机里传出雷霆队长气急败坏的声音:“殷辰那小子呢?”

    “在我身边喝水呢,忙了一天,累坏了。”当兄弟的好心疼。

    那边的声音滞了滞,情绪略微缓和道:“我知道这次的行动多亏了殷辰,如今人质已经成功救出,尽快把人送过来吧。”

    慕容千夜摆手示意前面的郝坤开车,口中回道:“抱歉雷队长,韩倾宇父母双亡,他本身还未成年,所以人不能给你,他这种情况算是学府的人。”

    他这话音刚落,就听对面传出一个暴跳如雷的声音:“放屁,他们母子俩就是大和放在华夏的奸细,他们不但谋害族长,还偷窃我韩家族谱,他们是我韩家的罪人,理当由我韩家处置。”

    听到此话,韩倾宇面色惨白,他听出来了,那是他堂叔的声音,以往见面对他和蔼可亲将他视若亲子,如今却是恨不得他死?

    慕容千夜皱了皱眉,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见殷辰调整了对讲机道:“韩家族谱是不是丢了,相信你们自己比谁都清楚。”若是不清楚又怎么会要求务必救出韩倾宇?“我不知道韩家族长是怎么死的,我只知道就在刚才,何雨涵将刚刚解了剧毒的韩倾宇交给我,然后自己带着炸药随那些大和人同归于尽,她在临死前将儿子托付给学府,所以韩倾宇现在是我们学府的人,有问题和我们校长谈,人是不会交给你们的。”

    缓缓对殷辰挑了个唇角,慕容千夜接茬道:“众位听到了吧?韩夫人是否叛国还要待定,可她确确实实与谋害韩倾宇的大和人同归于尽,就冲着她这烈举,韩倾宇我们也是要保到底的,还是那句话,有事回去和我们校长谈,没事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对了雷队长,我的两名队员还望雷队长好好照顾,他们吃的不多,一日两餐粮粉就好。”说完,他在对方暴跳之前,快速调整了对讲机频道。

    傻子都知道,韩倾宇关系到韩家族谱关系到韩家未来,所以他听到殷辰救人成功的回信,二话不说就让任山扛着潘石海去引开众人,自己则打探好地形前去接应,如今功德圆满,韩倾宇是他们学府的了。

    为了甩开众势力,来时的十八天路程愣是被他们走出二十八天,这一路上粮粉吃的,让本该悲伤痛苦的韩倾宇就剩下反胃了。

    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粮粉,韩倾宇看向殷辰道:“辰哥,咱们还有多久能回城啊?”

    比起慕容千夜等人,殷辰是这队里最沉默寡言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和殷辰一起最安心,或许这人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安慰过他,也或许,这是母亲临终前托付的人吧。

    殷辰不知道对方的感性心里,淡淡的答了句‘就这一两天’,他起身朝着山里走去,这举动看的韩倾宇眼睛顿时就亮了,按照以往的经验,辰哥一往山里钻总能找到好吃的,虽然吃到嘴要花点钱,可怎么都比吃粮粉强,天知道他从小到大加起来都没这一天吃的粮粉多,更别说二十八天。

    果然,不多时殷辰就捧着几个鸟蛋回来了,看的韩倾宇直咽口水,忙凑到近前道:“辰哥,这鸟蛋还是二百华夏币一个?我给你打钱!”这位现在啥都没有,穷的就剩下大笔零花钱了。

    本以为今儿个终于可以吃顿好的了,哪知殷辰摇头道:“鸟蛋不卖!”

    韩倾宇只觉得晴天霹雳:“为什么?是二百太少了吗?不行我再给你加点。”

    蓝逸君被他那小媳妇样逗乐了,耸着肩膀道:“别费劲了,再多你辰哥都不带卖的,马上要回城里了,这是给他小徒弟带的。”

    “徒弟?”韩倾宇狐疑,“辰哥,你是不是被人骗了?不是我说你,徒弟这事可要慎重,你连伴侣都没有,急着收什么徒弟啊?”

    他不说这话还好点,一说这话,疾风队的队员、包括慕容千夜齐齐喷笑出声,弄的他更是莫名:“我说错什么了?”

    看着殷辰越发阴沉的表情,郝坤忙道:“没,你什么都没说错,我们也说他呢,可他不听啊,非得一意孤行。”

    韩倾宇一听这话更不满了,当然不是对殷辰不满,他是对那个徒弟不满,听郝坤这语气就知道,定是那徒弟紧扒着辰哥不放,或者是徒弟的家人挟恩要辰哥报答,辰哥才被迫收的徒弟,可如此一来辰哥以后的孩子怎么办?亲传弟子在某种程度上比亲生儿子还要亲上一层。

    这小子觉得自己是替未来的侄子叫屈,实不知他是因为心里的移情作用把殷辰当近人了,若说殷辰把这鸟蛋给他伴侣、孩子留着也就罢了,给个徒弟,这让他下意识有些不平,想他韩倾宇才十七岁,可眼瞅着就要突破六层经脉了,在武学中也算得上是天才了,辰哥那徒弟会比他强吗?

    带着这种想法,他们又转了两天,终于在学府的接应下回到了城里。

    校长室内,两鬓斑白的戚校长看着殷辰递上来的古木镯子,心里有着阵阵唏嘘,他这辈子没娶妻没有孩子,年过四十之后就想在学府里找个亲传弟子,当时最看重的就是何雨涵那丫头,别看她是个女孩,却天资聪慧比当时所有的男生都要刻苦努力,无奈站在他这个位置却不能找个女徒弟,没想到她背后却又这种身份……

    收起回忆,他看着因提起父母而双眼泛红的韩倾宇道:“既然你母亲把你交给学府,学府怎么都会保你安全,今后你就和慕容等人一起住在兵字区吧。”

    何雨涵以这种方式死去,别人再想揪着她大和的血脉不放都说不出理来,如此一来,韩倾宇这本来注定要被废弃的少族长身份又尴尬了,只有住在兵字区才能有安全保障,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那失踪的族谱而顾虑他的安全,有些人是乐不得他快点去死,好倒出那少族长的位置。

    眼见戚校长看向蓝逸君,似乎有意让他带着韩倾宇先走,留下自己和慕容谈话,殷辰难得主动道:“校长,兵字区三十层以上我比较熟,我带他去熟悉一下环境先安顿下来。”

    见韩倾宇听到这话目露感激,疾风队的人集体翻了个白眼,想徒弟就说想徒弟,还熟悉环境?切!

    听他这么一说,戚校长倒是笑了,摆了摆手道:“你们都先回去休息,有事下午再来汇报。”

    殷辰暗暗松了口气,今天是周日,学生放假,他可以直接回家看徒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