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52章 经气实质化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用中午剩下的半只鸡骨架小火熬了个鸡汤,颜菲又用和好的面捻了些猫耳朵扔到鸡汤里,睡醒的殷辰洗了把脸,坐在桌子旁吃着香喷喷的面片汤,正心满意足,就听他徒弟道:“师父,小黄太能吃了,还最爱吃肉,要是买肉喂它实在浪费,所以我就想啊,您下次去城外出任务的时候,给它割两块异兽肉回来吧?”

    小黄要是听到主人这话非得哭出来不可,天知道它俩月来就吃了一块肉,到主人嘴里却成了太能吃?还有没有天理了?

    殷辰不知道具体情况,想到中午那胖胖的家伙是抱肉飞走的,他觉得徒弟说的有理,点了点头道:“行,明天师父出去的时候给它带块肉回来。本文由 。。 首发”人不能吃异兽,异兽和异兽之间还是没问题的,要是都不能吃,这世上的动物早就绝种了。

    想法很好,问题是第二天殷辰休息,作为一个好师父答应徒弟的事一定要办到,因此他逮到了一个负责给学生抓异兽上课的兵字区队员道:“今天打死的异兽别全处理了,给我留块肉。”

    那队员一愣,问道:“辰哥,你要异兽肉干嘛?”

    要肉干嘛?殷辰冷着个脸冥思苦想了下,回道:“给我徒弟练掌法。”

    那队员囧囧的竖起了大拇指:“辰哥,真有你的!”不亏是小抠出身,这办法都能想出来,异兽皮糙肉厚连试炼石都省了,高,实在是高!

    小队员很热心,想到练掌法这肉的面积一定不能小了,所以这位挑了只颜色最好看的长毛兔,怕吓到小姑娘,还特意帮长毛兔把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给合上,又擦掉白毛上的血迹,这才乐颠颠的给殷辰送到了楼上。

    看着眼前将近一米的长毛兔,再想想里屋那乒乓球大的毒蜂小黄,殷辰满头黑线的接了过来,顿了顿道:“谢了!”

    小队员嘿嘿傻笑:“自家兄弟客气啥?以后有好看的异兽我都给辰哥留着。”

    说着,这位的眼神溜号,直往殷辰的身后瞟,看的殷辰顿时黑了脸色,冷冷扔下一句不用了,反手将人关在门外。

    颜菲正在屋里练拳法,就见师父拎了只半人高的兔子回来,从不知道爱心是啥的小丫头,脑子里瞬间冒出十多种兔肉做法,麻辣!红烧!干锅!黄焖……想的正欢畅,就听他师父道:“小菲,这长毛兔你看要哪块?切完师父好把它处理掉。”兔子掉毛最烦人了,四处乱飞不好打扫,脑子进水才会用它练掌法。

    颜菲一听忙道:“师父,我一直想仔细了解一下异兽的身体结构,难得有只兔子,您让我研究一下呗?”

    看着满脸讨好的小徒弟,殷辰硬着头皮把手里的兔子放到地上,叮嘱道:“要扒皮叫师父。”至少他处理毛能掉的少点。

    “恩恩!”颜菲点着头,两眼已经盯着地上的兔子不住打量。

    自打上月在生物课上见到异兽,她就一直想弄点异兽肉回来研究,无奈学府对这个管理的非常严格,就怕某些学生在控制不住的情况下,把这肉当好肉吃了引起不必要的伤亡,所以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她只能把期望放在师父身上。

    本来她只想要一块肉回来做研究,没想到师父给她这么大的惊喜?

    此时的长毛兔闭上了猩红的眼睛,收敛了尖锐的牙齿,乖乖的躺在那里,若是忽略它的身长体重看起来可爱极了,无奈颜菲吃过太多兔肉,因此她习惯了透过表象看本质,如今有了左眼的异能更是如此,心思一动,左眼就泛出了一层水平波面。

    果然,即使长毛兔死了能有几个小时,它体内的&元素——也就是经气,事实上它们就是同一物种,只不过人们不知道,才会给它起了两个名字。

    还说那只兔子体内的经气,即使过了几个小时,它仍旧凝结着没有离去,亮晶晶如沉淀了一般。想了想,颜菲拿过匕首,熟练的在长毛兔的脖子处开了个口,将皮往下退了退,从颈部割下一小块肉。

    这方法是上辈子的老妈教她的,从脖子往下退皮,正好能退下完整的兔皮。

    小黄同志再次发现肉香,嗡嗡嗡的飞了过来,颜菲将手里那块小肉一分为二,一份喂给小黄,一份放到手里。

    此时她将左眼内的水平波纹开到最大,只见小黄用它的口器一口口吞噬了小小的兔肉,而兔肉上附着的经气在进入小黄的胃部后,很快就再次活跃起来,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自动自发的钻进了小黄的全身各处。

    果然,因为异兽和人体的吸收渠道不同,也就造成了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异,对于小黄来说,这些异兽肉不只能充饥,还能补充能量促进其进化,可对人类来说,只要化解不了里面的经气,这异兽肉就是甜美□□,人类永远无福消受——可这些人里,应该不包括她。

    霎时间,大批退了皮的兔子,齐齐披上挂满辣椒的火红外衣,舞动着摇曳的身姿,成群结伴的在颜菲脑子里晃来晃去……

    “小菲?”见徒弟盯着眼前的长毛兔眼睛都直了,殷辰担心的蹲下身道,“怎么了?”

    “啊?”惊醒过来的颜菲对着师父笑笑道,“师父我没事,我就是在想,异兽和城里养的到底有什么区别?怎么城里养的能吃,异兽却不能吃?”

    听到徒弟此问,殷辰所幸盘膝坐在地上,对着颜菲道:“大灾难前的世界根本就没有异兽之说,只有人工养殖和野生的,不过不管哪种,它们都能供人食用,自从大灾难爆发后,随着人们发现了空气中突然出现的&元素,所有的动植物就都不能吃了,所以科学家认为,是&元素改变了它们,后来用试验仪证实它们体内确实存有&元素,无奈至今也没有办法将之剥离。”

    原来人们已经知道异兽体内有&元素了?问题是,“书上怎么没有说?”

    “这是高中的课程,你们还没学呢。”随口说着,殷辰将目光落到衣不蔽体的长毛兔身上,眼见它‘香肩’微露,皱眉总结道,“大灾难前的人一定不缺肉吃。”缺的时候去野外打两只就好了。

    听懂了师父的言下之意,颜菲没忍心告诉师父,大灾难前的野外全是人,想看兔子你得去动物园和养殖场。

    结合师父的话,她知道自己的判定没错,可这经气真的就不能剥离吗?别说这布满经气的肉,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她敢不敢硬着头皮吃,就算事实证明这肉她真的能吃,她也不能自己吃肉让师父喝汤啊?

    心中想着剥离二字,她将手搭在长毛兔身上,缓缓催动经气探入兔子体内,在碰到那凝结的经气时试探着推了一下,被推的经气晃了一晃没什么反应,颜菲加大经气量,再推,兔子体内的经气还是没有反应?

    颜菲沉思片刻,放出的经气直接由推变为缠绕,绕着那凝结的经气缠了几圈,而后用力一拽——

    殷辰本是坐在一旁,难得放松的看着自家小徒弟,虽然徒弟的举动傻气了点,可只要她开心就好,哪知他看着徒弟的小脸心情正好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劲的经气由兔子体内爆发开来,这经气猛烈的让他来不及细想,瞬间将体内经气布满后背,抱着徒弟一个反转,人就窜到了门口处。

    以经气爆发的波动来看,再想出门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殷辰紧紧护着怀里的徒弟,想要自己用脊背硬抗,结果等了又等,身后没反应?

    疑惑的回头,殷辰不由怔住了。

    人们都知道世间存在经气这种东西,突破七层经脉后甚至可以用其形态拟化,例如慕容的玄冰掌,例如他的烈火鞭,可谁都没见过经气到底是什么样子,殷辰没想到,自己就陪着徒弟研究了个长毛兔的尸体,竟然能看到实质化的经气?

    一丝丝一条条,着眼望去雾朦胧,空间略有扭曲,殷辰顺着那大片的经气寻找源头,正看到小徒弟那葱白的指尖。

    “小菲,你又干了什么?”殷辰的声音略带无力,他明明就是想收个小徒弟养大了好当伴侣,怎么总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颜菲也发现了,她不用左眼竟然看到实质化的经气了?傻傻的抬起指尖,见飘荡的经气被她牵引着来回摆动,她忙用力晃了晃手腕,眼瞅着实质化的经气慢慢消散,她才心虚的对师父道:“师父我没干什么,我就是按照你教我的办法,把经气探进长毛兔的体内,然后往出一拽,它就出来了。”

    天地良心,她真没干别的,她以为能拽出一小块,聚少成多,哪知道能拽出一大串?谁能告诉她,她怎么总犯这种莫名其妙的低级错误?

    一拽就出来?殷辰傻了才会信这话,不说旁人,他自己这些年也不知往异兽身体里打入了多少经气,从没见过一拽就出来的,可再一想,徒弟体内的经气分布和他不一样,若细想应该更贴近那只兔子,刚才他已经发现了,从兔子体内拽出的经气分布细密,简直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渔网,也是因为这样,在它们一起被拽出来的时候才会爆发出那么大的威力,要知道这兔子活着的时候,也才堪堪是个二级?

    看着一脸惊慌无助的小徒弟,殷辰暗暗一叹,摸着徒弟的脑袋瓜安慰道:“不怕,只要别让旁人知道,这是好事,以前师父突破经脉的时候就怕周围经气不足,以后你多拽两只兔子,师父什么都有了。”

    真心话是:自己收的徒弟,咬牙也要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