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53章 姨妈驾到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肉制品检测站内,殷辰手举着校牌,满脸严肃的对着检测人员道:“疾风队,检测取证,征用测试仪!”

    那检测人员一听是疾风队的,忙起身道:“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们定会尽力配合。”

    如今的检测站可不像二十一世纪的检测站,那时候的检测是差不多就行,如今的检测要是一个放松,肉质就会出人命,而且是立竿见影的那种,所以检测站内配置齐全,是华夏城内难得的高科技场所。

    殷辰曾经来过几次,也是为了任务检测肉质,以往他是轻轻松松往旁边一站,等着检测人员操作,今天却是不行。

    打发走了想要热心帮忙的检测人员,他将手里的袋子打开,从里边掏出那只已经被剥了皮的长毛兔,将之放到测试仪下面,通常来讲,若是肉里含有≈元素,屏幕上立刻会显示黄色预警,含有的≈元素越多,颜色越鲜艳浓重,可此时这只变异兔放上去后,屏幕上只传来一声悦耳的提示声:“肉质合格,请放心食用!”

    竟然真的合格了?

    就在刚才,他家小徒弟一不小心把长毛兔体内的经气全都拽了出来,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人们体内的经气就是≈元素,以他徒弟的说法是,既然兔子身体里的≈元素没有了,那就说明可以吃了,殷辰却没那么乐观,毕竟在他的思想里,异兽不能食用已经是根深蒂固,万一一不小心把自己吃死了,他都没处说理去。

    不过想到那实质化的经气,他觉得徒弟说的也有些道理,所以才拎着剥了皮的兔子来检测站测验,而检测的结果是,可食用!

    看着上面的检测结果,做师父的有些脚步发飘:可食用代表了什么?这代表的不是一只兔子可以食用,而是以后没肉吃的时候,可以随便出去打两只,他刚才还羡慕大灾难前的人时时刻刻有肉吃,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

    快速把肥肥的兔子塞进袋子里,殷辰警觉的抹去了刚才的检测结果,而后迅速离开了检测站。

    快步离去的他没有看到,检测站的不远处有个小眼睛的矮胖男子,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殷辰?他来检测站做什么?”

    一路回到家里,殷辰对着手里的兔子有些上火,别看这只兔子瞧着大,其实去了皮再去了骨头,肉也不算太多,他觉得以他和徒弟两人的战斗力,两天内完全可以搞定,问题是室内的气温有些热啊?

    想着,他交代徒弟藏好兔子,而后拿了个最大的盆,出去敲开了对面的门。

    “有事?”看着殷辰手里的盆,慕容千夜有些莫名其妙,再见对方进屋先接水,他觉得自己有些懂了,“你家停水了?”那赶紧修啊,接这么点水有什么用?

    “没停。”说着,殷辰将满满的一盆水放到桌子上,然后对着慕容千夜道:“用你的玄冰掌把这水给我冻成冰。”

    慕容千夜傻眼:“冻成冰?”

    “恩,屋里有点热,弄盆冰凉快凉快。”

    慕容千夜抽着眼角,磨牙反问:“一盆冰够吗?用不用我再给你来一盆,两盆一起更凉快?”

    殷辰考虑了一下同意道:“也行。”不然兔子有点大,一盆还真不一定能够用。

    为了避免兄弟相残,慕容千夜无力的给他弄出一盆冰,然后送他一个字,就重重的关上了自家门。

    “滚——”

    托了那盆冰的福,那只长毛兔保存的非常新鲜,面对这么多的肉,颜菲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早上清炖,中午红烧,晚上麻辣加干煸,可做的花样不要太多。

    殷辰坐在桌子上,嘴里吃着香香的兔肉,眼里看着笑容甜美的小徒弟,忍不住满心舒畅,他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顿顿有肉吃,再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人,如今万事俱备,就等着小徒弟快快长大成人了!

    事实证明,成人的过程还是很漫长的,在两人暗搓搓的将周边异兽吃了个遍后,时间才缓缓的过去四年……

    “小菲?”看到远处走来的俏丽女孩,韩倾宇双眼一亮,满身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他紧跑两步来到颜菲近前欢喜道,“小菲,你今天不是上课吗?怎么回来了?”

    “倾宇哥?”看到韩倾宇,颜菲本来有些苍白的脸庞略带红霞,她眼神游移了一下反问道,“我师父呢?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韩倾宇在两年前加入了疾风队,此次任务两天一宿刚刚到家,本来见到颜菲他满心欢喜,见颜菲一张嘴就问她师父,他眼底的笑容不由淡了淡,可还是开心道:“辰哥被队长叫走了,他要是知道你今天白天不上课,一定会先回家看你。”替殷辰解释了几句,他旧话重提道,“对了小菲,你怎么没上课?”刚才一路走来,没听说学府高中部放假啊?

    怎么没上课?听到这话颜菲的脸更红了,略带尴尬的笑道:“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就和老师请了假,额,倾宇哥,你出去好几天一定是累了,快回去休息,我也先回家了。”

    见颜菲说完话匆匆忙忙的走了,韩倾宇下意识皱起了眉头:这丫头是怎么了?

    怎么了?颜菲的亲戚来了,上辈子跟随了她多年的姨妈大人,这辈子在磨了又磨拖了又拖后,终于驾到了。

    上辈子颜菲是十四岁来的月事,这辈子手里有钱后她早早就给自己备了姨妈巾,结果不知道是小颜菲小时候练功练狠了还是怎样,直拖到十六岁才迟迟到达。

    上午上上课突然感觉身下不对,她就谎称不舒服给自己请了假,没成想到楼门口碰到韩倾宇了,若是平时她不介意和对方说上两句,可今儿个她下面都快血流成河了,她得是多大的心能和人站那聊天?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们学府的校服都是黑色,这要是上辈子的白裤子,那画面绝对老精彩了。

    心里想着,她快速回家换好裤子,带上贴心小翅膀,刚觉得自己活过来的时候,门一开,殷辰走了进来。

    “倾宇说你不舒服,怎么了?”慕容去交代任务非要拽着他,他想着左右回家没人就随着慕容去了,结果刚到者字区就接到韩倾宇的传话,说小菲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了?

    要知道如今的习武之人极少生病,更别说小菲已经突破了经脉五层,有什么病会让她身体不舒服?这让殷辰下意识想到了徒弟那与众不同的经气分布,心中一急,他都顾不得和慕容交代一声,就一口气的跑回了自家。

    如今见小徒弟好好的站在身前,殷辰心底略松,可在他仔细打量颜菲的脸色后,眉头又渐渐紧绷:“发烧了?”不然脸色怎么会这么红?

    见师父伸手探向自己的额头,颜菲心中微囧,正想着怎么把话圆过去,就见殷辰面色一变,狐疑的看向她扔在盆里的裤子:“你受伤了?谁的血?”

    颜菲听到这话已经不只是脸发烧了,她简直要自燃了,恼羞成怒之下,这丫头也忘了自己该尊师重道,一把将师父推进浴室道:“师父你快去洗澡,女孩子的事你打听那么清楚干嘛?”

    殷辰若是不想动十个颜菲都推不动他,可看着徒弟那涨红的脸色,他总觉得自己要是不进去,徒弟会做出什么欺师灭祖的事来,被动的进了浴室,对着被徒弟紧闭的浴门,他皱眉苦想:看样子受伤的不是小菲,可那是谁的血呢?还有小菲说女孩的事,女孩能有什么事?等等!女孩子的事?

    某大龄处男突然想起遥远初中曾上过的生理课,据说女孩成人后每月都会流血,而流血的地方——

    殷辰只觉得鼻子一痒,翻滚的气血毫不留情的喷洒而出,从未有此经历的他诧异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师父,您的衣服……”颜菲把师父推进浴室才想起来师父的换洗衣物还没拿,知道师父那点莫名的小洁癖,洗完澡绝对不穿脏衣服,她忙拿过换洗衣物给殷辰送了进来。

    之所以敢进来是因为里面还有一道帘子,师徒二人相处一室多年,有些地方还真没那么讲究,本想着放到浴室内门口,顺便告诉师父一声,哪知一开门,就看到她家平日里铁骨铮铮的师父,此刻正手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瞪着地上。

    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只见地上多出点点血迹,血迹不算太多,可地上有,师父的鞋子上有,师父的迷彩裤上也有,再往上,对着血迹消失的部位,颜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鼻血流的也太流氓了,若换个不知道的,非得以为她家师父也来了姨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