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54章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流鼻血了,还被徒弟看到了……殷辰的身体僵硬片刻,便从容转身,背对着徒弟淡定道:“受了点轻伤,不用担心,出去吧,师父要洗澡了。”

    这语气这态度,要不是颜菲有个异于常人的左眼,她怕是真要相信了,可事实上,那就是某人心率加快气血旺盛,和受伤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无语的关上房门,颜菲的心情略有亢奋。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四年了,不能说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可大半是懂了,比如说:亲传师徒间师父对徒弟有绝对的话语权,更有许多师徒间发生过美好的爱恋。

    说实话,刚看到这个的时候,她是没有多想的,上辈子也不是没看过师生恋的小说,要是所有人都因此而疑神疑鬼,人家当老师的还干不干了?

    可慢慢的,她发现师父对自己是有点保护过度,身边的男人对她也有些过分殷勤,本就无亲无故,自己也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些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就在她对自己的猜测尚不肯定的时候,高三的一名学姐毕业嫁人了,嫁的是她的历史老师,据说那历史老师本来是她的小学老师,为了照顾她一路跟到了高中……

    颜菲知道这事后内心有种哔了狗的感觉,因为她终于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人在玩养成,那她师父呢?是不是也在养成?

    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她第一次接了一个看起来很抗揍的男人的礼物,那礼物是一种类似山竹的野生水果,或者它就是山竹,只不过进化的过程中人家都变大了,就它变小了,可里面的果肉也更甜更嫩了。

    颜菲想的很好,师父要是没反应,就说明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会了师父的一片好意,若是师父真找那人算账,未免对方被打个半残,她也可以说她不认识对方,只是眼馋这种没吃过的水果,毕竟以她的身份和身怀的秘密是怎么都不能和师父闹翻的,即使对方真在养成,她也只能从长计议。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事,殷辰知道这事后既没找那小子算账,也没有说她,而是以出任务的借口单独消失了三天,三天后再回来的时候,给她带回了一兜子的变异山竹,并因此受了很重的内伤。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这种水果只有离她们较远的f市才有,与别的物种相比,它的产量算是相对较多的,偏偏这些果树身边伴生着一群级别不低的无尾猴,再结合这果树一言不合就果子炸裂甩出果肉的火爆性子,想弄回一颗简单,想要凑够一兜子简直是难上加难。

    她至今都不知道师父是怎么做的,也不知道师父是怎么受的伤,只听到师父轻描淡写的告诉她:喜欢吃下次师父还给你弄来,这次是师父大意轻敌了,和果子无关。

    说实话,当初猜到师父目的不纯的时候,颜菲心里多少是有些抵触愤怒的,她将殷辰敬为师长,视他为自己最亲最近的人,结果这师长的最终目的是想睡她,换了谁都接受不了,可当看到这些殷辰以惨痛代价换回来的果子时,她发现自己又很没出息的心疼了。

    在这个男多女少的奇葩世界,随着她长大成人想睡她的至少有成百上千,可愿意付出生命来宠她的,却只有这一个……

    就在颜菲坐那发呆的时候,浴室里冲完凉水澡的殷辰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推门走了出来。

    一出来,他下意识先找颜菲的身影,见颜菲半靠在椅子上,脸色确实比往日苍白,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拎起一旁的外衣道:“你先进屋躺会,师父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生理课教的太少,只知道女孩子这个时期比往日虚弱会流血,所以他得出去找人问问,这个时候应该吃点什么怎么照顾,都说这个关乎女孩子的生育大事,为了下一代绝对不能马虎。

    见师父脸不红气不喘,再次恢复满面坦然,颜菲的好心情顿时飞了一半。

    十五六岁按理说是个情窦初开的年纪,更别说她上辈子的心里年龄都快熟透了,所以在知道师父收徒是为了养成,而自己对他也确实割舍不下的情况下,动心也就顺理成章了。

    问题是,她这边做好了全面的心里准备,她师父那边除了护的严实,平日里却在一心一意认认真真的教徒弟,即使一个屋里住着,一不小心看到自己换衣服,人家都能面不改色的帮她带好门,这真是让她很伤自尊。

    要知道她体内的经气不是白忙活的,别看她才十六岁面容也偏向可爱清纯,可身材□□绝对是个让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可这些东西在她家师父的眼里全是浮云,所以今儿个师父这鼻血她流的还是蛮兴奋的,如今看到师父这坦然的态度,她心里又没底了,这鼻血是因为她流的吧?不会是天干物燥肝火旺盛吧?

    心塞塞的瞥了眼自家师父,颜菲乖巧点头,准备在今后的日子里将师徒关系进行到底,反正她还没成年,小的很呢。

    还说殷辰,这位急匆匆先跑了趟医务室,再去了躺学府超市,结果当他买完了药材与红糖往家走的时候时候,正看到韩倾宇拎着红糖炖蛋在敲自家房门。

    见殷辰回来了,韩倾宇收回了敲门的手,对着殷辰手里的红糖笑道:“看到辰哥你买的东西我就知道我猜对了,我妈以前不舒服的时候都要喝这个,还想着你不知道我就去食堂做了送来,没想到你都打听清楚了。”喉结微动,他笑着将手里的红糖炖蛋交给殷辰道,“热着呢,你先拎去给小菲喝吧,我要给她那丫头一脸的抹不开,还是辰哥你来吧,我走啦。”

    看着说完就走满脸故作洒脱的韩倾宇,殷辰的眉头都快能夹住蚊子了,他当初怎么就手欠的把人带进学府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