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55章 传说中的红糖鸡蛋水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里屋休息的颜菲听到敲门声,刚准备下地开门就见殷辰走了进来,她下意识看了看对方的身后,疑惑道:“师父谁来了?我好像听到敲门声。”

    殷辰边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边淡淡道:“韩倾宇来了,和我说点事就走了,师父给你买了红糖,你先进屋歇着去,等师父给你熬红糖水喝。”

    颜菲听到那个红糖水,忍不住俏脸一红,当即忘了韩倾宇有事为啥不用传呼机沟通,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见徒弟听话的进了屋,殷辰先打开小电炉烧上水,然后坐在桌子旁打开了韩倾宇送来的食盒,食盒里琥珀色的红糖水散发着甜甜的味道,更别说里面还有五个煮熟的鸡蛋,以现在的物价来说绝对便宜不了,随便换一个男人都舍不得多吃,结果这位捧着食盒自己全吃了。

    喝光了最后一口红糖水,殷辰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而后及其自信的起身,开始往水锅里下红糖。经过刚刚的品尝鉴定,这鸡蛋的形状与味道就是徒弟平时煮面条时做的卧鸡蛋,所以结合医务室大夫告诉的做法,他觉得自己完全能搞定,而且做出的味道一定不会比韩倾宇送来的差多少。

    想着,他拿出五个鸡蛋洗了洗,就想往滚开的锅里打鸡蛋,结果没掌握好力度,鸡蛋壳被捏的有点碎,不敢直接放到锅里,他忙找出个盆接着,等五个鸡蛋全部打完,他紧抿着唇角用筷子把蛋液里的鸡蛋壳一个个往出挑,看着桌上那被挑出的一小堆鸡蛋壳,殷辰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头回觉得,小小的鸡蛋比异兽脑袋还难搞。

    再回头,锅里的红糖已经被煮成漂亮的琥珀色,冒着热气不住的翻滚着,这让殷辰郁闷的心情稍微缓解——最起码这红糖水他还是没做错的,所以只要把手里的鸡蛋下进去,漂亮的红糖鸡蛋水也就出来了。

    带着这个美好的想法,他将盆里被搅和的不成形状的蛋液整个倒进了水花翻滚的锅里,然后傻眼的发现,卧鸡蛋没有,锅底浮现出朵朵蛋花……

    不说殷辰对着红糖蛋花汤怎么傻眼,单说韩倾宇,他无精打采的下了楼,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他就知道自己不该瞎操心,辰哥那么在乎小菲,怎么可能照顾不好她?哪显着他了?

    自嘲的一笑,他漫无目的的朝着楼外走去。

    今天是韩倾宇妈妈的忌日,一晃的功夫父母已经离开他四年了,四年前他很不理解妈妈的做法,甚至是怨恨的,如今却有些懂了,妈妈在骨子里就和别的女人不同,别的女人即使有了伴侣也会接收旁人的邀请与馈赠,她不会,别的女人除非必要极少自己做饭,更别说做饭给男人,她却愿意顿顿为父亲洗手作羹汤,像她那样的性格,又怎么能忍受得了他们的感情有个万一?

    妈妈从小就告诉他,要找个愿意给他做饭的女孩,不管对方做的好不好吃,只要肯为他做,肯为他学,那就说明那个女孩心里真的有他……

    想到曾经,韩倾宇仰望着天空苦苦一笑:“妈,我找到那个既会做饭,也从不接收男人好意的女孩了,只可惜……”那个女孩不是我的。

    其实韩倾宇自己都很莫名其妙,他怎么会喜欢上颜菲那个小丫头?他承认颜菲长相好身材好,可问题是,他注意颜菲的时候,颜菲真的就是一个小丫头,身体单薄,没胸没屁股,整日拎着个菜篮子往食堂跑,眼里只有她师父,可就是那个单纯、执着、一门心思只认师父的劲头,生生的让人看在眼里,并牢牢记在了心里。

    “萱萱,你别哭,我这几天出任务了,一会儿我就去和你们老师说,让她再给你换个宿舍……”

    听到这熟悉的讨好声,韩倾宇悲伤的心情顿收,身体麻利的躲在了墙角后面。没办法,疾风队里都是逗比,久而久之他也被传染了,遇到八卦事件就想听墙角。

    此时墙后面站着的是潘石海,因为是背对着他,所以韩倾宇只能看到潘石海的背影,不死心的探了探脑袋,他终于看到那个女孩的右脸。

    女孩很白,小小的瓜子脸看起来颇有我见犹怜的味道。

    韩倾宇眉头微挑,差点没吹声口哨,没想到四孩儿哥喜欢这种风格的?也不知道处了多久,隐藏的够深啊?

    正想着,女孩不知说了什么,委屈的眼泪直掉,潘石海急的上前安慰,这一闪身的功夫,刚好让出了女孩的全身。

    看到对方脸上用于掩盖伤痕的白色隔离膜,韩倾宇看热闹的心情就少了很多,他不歧视那些毁容受伤天生残疾的,可这不代表他愿意看到自家兄弟找到这么一个伴侣,不过容貌只是一方面,若是对方性格好,对四孩儿哥真心,倒也不是不可弥补,偏偏对方身上穿着特长班的蓝色校服,这让韩倾宇彻底皱起了眉头,女孩非大错不会轻易送到特长班,以潘石海的脑子,他确信自己hold住?

    见潘石海一脸讨好的哄了半天,终于把对方哄的喜笑颜开,韩倾宇没了看热闹的心思,紧锁眉头往回走,没等进宿舍楼,又碰到前来探望颜菲的秦蓁蓁。

    秦蓁蓁借着颜菲的关系,这四年长往兵字部跑,时间长了,除了和某人没处好,和谁处的都不错,此时碰到韩倾宇,她笑着打招呼道:“倾宇哥怎么了?离老远就见你愁眉苦脸的?”

    看着眼前的秦蓁蓁,再想想刚刚那女孩身上的学牌,他侧面问道:“刚才见到个高一女生,看校服是特长班的,左半边脸带着个白色隔离膜,你认识她吗?”

    特长班,高一,左脸带隔离膜,秦蓁蓁一听皱眉道:“夏萱?她跑这来干嘛?倾宇哥,你别看她长得楚楚可怜,其实她一点都不可怜,要不是她忘恩负义,小菲也不能差点死掉!”

    本来夏萱是不是忘恩负义,韩倾宇并不在意,可听到颜菲差点因为对方而死掉,韩倾宇眼里的笑意顿时就冷了下来:“怎么回事?”

    四年的姐妹情谊不是假的,更别说夏萱的做法本就让人气愤,因此秦蓁蓁添油加醋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听的韩倾宇怒急而笑,这么明显的事疾风队不可能不知道,更别说夏萱还因此进了特长班,若说夏萱毁了容又失了前途,不报复可以理解,可潘石海明知道对方的所作所为,还和她牵扯不清,该说他脑子进水了,还是该说他缺了女人活不了?

    没脑子是吧?当兄弟的好好给你洗洗脑!

    见到韩倾宇满面阴森的走了,秦蓁蓁狡猾的吐了吐舌头,好吧,她就是故意的,当初三个女孩中属夏萱最惹人怜惜,如今虽说毁了一半的容貌,可托了隔离膜的福,在我见犹怜的基础上还多了丝神秘感,万一这钱多人傻的韩倾宇脑子不清被迷惑住了呢?所以说预防很重要。

    想着,她乐颠颠的跑去38层和好姐妹汇报,去的时候她是一身轻松,等一开门傻了眼,殷辰怎么在?哦,对了,韩倾宇都回来了,殷辰指定也回来了,她怎么把这茬忘了?

    “有事?”看到外面的秦蓁蓁,殷辰的表情简直不能再臭,倒不是他对秦蓁蓁有多不满,而是他的卧鸡蛋被煮成了蛋花汤,刚想灌进肚子里毁尸灭迹就被这丫头给打断了,你说他的表情能不臭吗?

    在秦蓁蓁的眼里,殷辰的表情从来就没好过,而她之所以不想见殷辰只是不愿意给自己找不自在,并不等于怕她,所以她也冷着脸回道:“我来看小菲,不是找你的。”

    俩人正大眼瞪小眼的功夫,颜菲听到声音走了出来,对着秦蓁蓁笑道:“其实我没什么事,大中午的还让你跑了来,吃饭没?”

    闪开了门神似的殷辰,秦蓁蓁对着颜菲轻松的一甩手道:“没呢,不过过来的时候碰到慕容队长了,慕容队长本着仁爱之心,答应给我多打一份,所以我看完你直接可以去对面吃,你不用管我。”

    听到这话,颜菲脑子里已经可以预见郝坤知道此事后的黯然伤神,那位从一开始就追着蓁蓁跑,偏偏蓁蓁对所有人都秉持着一视同仁,若在二十一世纪,或许会有些卫道之士谴责秦蓁蓁做法有点渣,可这是三十一世纪,若是不能被女孩接受喜欢,只说明你本身不够强大。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所以颜菲从来不会以好友的身份去左右好友的观念,毕竟比起那些主动索要物品的,她家蓁蓁已经算得上是自强自立的了。

    本想招呼好友进屋说点女孩的私密话,她一下子闻到红糖水的味道了,还没等说话,就见秦蓁蓁欣喜的走向电炉的方向道:“小菲,你煮红糖水了?”

    比起颜菲的发育迟缓,她的姨妈早就来过了,最初来的时候也有指导医生对她说,要是有条件喝点红糖鸡蛋水,可这么贵的东西她即使有些私产也舍不得买,更没有大款舍得送,所以到今天她也不知道红糖鸡蛋水到底是什么模样,此时才知道,原来红糖水里的鸡蛋是散花的?

    恩,琥珀色的糖水里泛着黄白的蛋花,看在眼里确实很有食欲,要说唯一的遗憾,就是这鸡蛋有点没打均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