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56章 拔凉的心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不同于只闻过味道的秦蓁蓁,颜菲上辈子对这些东西可是没少喝,什么红糖鸡蛋水,红糖姜茶,再什么玫瑰、当归多了去了,那东西几块钱一包,超市大把的有,所以当她看到那满满一锅的蛋花汤是真挺诧异,正当她以为年代不同,红糖鸡蛋水都改良了的时候,眼睛的余光不小心瞥到了一旁来不及扔掉的散碎蛋壳。

    默默上前,手掌不经意间搭在那鸡蛋壳上轻轻一碾,而后她淡定的拍了拍手上的蛋壳粉末,拿出两只碗道:“做多了,你来的正好,一起喝点吧。”要是换成鸡蛋她或许还能搞定,这么大一锅蛋花汤,怎么想都有点头疼。

    秦蓁蓁不疑有他,见好友肯和自己分享,她开心的接过鸡蛋汤就喝了起来。

    别看这鸡蛋汤做法奇怪,可它毕竟是用红糖和鸡蛋做的,对于秦蓁蓁这种很少吃糖的孩子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所以这位很给面子的足足喝了两大碗,才想起什么似的对颜菲道:“对了,刚才在下面碰到韩倾宇了,他说他碰到个右脸带着隔离膜的特长班女孩,也是高一的,我一听就是夏萱,所以我添油加醋把夏萱的那点事都和他说了,免得他一不小心再上当受骗!”

    “夏萱?倾宇哥怎么碰到她了?”都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可夏萱的心思有点太过了,若是可以,颜菲这辈子都不想再碰到对方,也不想周围人和她沾染上关系,不过她既然能让韩倾宇亲自和人打听她,怎么看都不像没有关系。

    秦蓁蓁耸了耸肩道:“谁知道?也不知道那个夏萱怎么想的,都这样了还四处蹦跶。”

    见颜菲面露担忧,正在一旁生闷气的殷辰出声道:“放心,那小子不会对夏萱动心的。”这点殷辰绝对可以保证,因为那小子惦着的是他徒弟!他徒弟!

    颜菲对自家师父还是很信服的,当然,刚才的鸡蛋汤除外,见师父这么说她也就放了大半的心,毕竟韩倾宇平时的性子还是蛮靠谱的,如今蓁蓁又和他说了夏萱的为人,他应该能谨慎吧?

    韩倾宇能吗?韩倾宇当然能!

    作为韩家的继承人,怎么都不可能往傻甜白了培养,想做出一番大事业或许不容易,想坑一个人的时候绝对不难,所以这位溜溜达达,在学府找出一个各方面都优异的校草似人物,就狠狠给对方砸了一堆的钱……在接手了母亲暗自留下的产业后,除去大半捐给学府的,如今的他穷的就剩下钱了。

    不说韩倾宇的后续安排,咱们还说颜菲,送走了秦蓁蓁后,她一转身,就看到自家师父满脸阴郁的盯着地上那已经散开、不是眼神好使根本就看不出来的蛋壳粉。

    其实殷辰在听到秦蓁蓁的话后,是有那么点点心动的,想着要是徒弟也把这当成正宗的红糖鸡蛋水,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他刚才尝了一口挺甜的,此时看见蛋壳粉,把他所有的侥幸心理都打散了,要不是怕他没面子,这丫头也不能偷着毁尸灭迹。

    既然已经东窗事发,殷辰也不掖着藏着了,所幸大大方方的问道:“我看你平时卧鸡蛋就是把鸡蛋打到水里,我打的怎么就碎了?”还是稀碎稀碎的?

    颜菲笑着道:“卧鸡蛋是要整颗蛋放到水里,师父你是挑蛋壳的时候把鸡蛋搅散了。”

    沉思片刻后,殷辰拿起个鸡蛋拿捏好力度,照着碗边轻轻一敲,鸡蛋应声而裂,小心的将裂开的蛋壳分开,一颗完整的蛋终于落到了碗里。

    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挽起袖子再次道:“刚才师父的红糖鸡蛋水没做好,现在你去歇着,师父重新给你做。”

    看着师父那想要大展身手的模样,刚喝了两碗鸡蛋汤的颜菲抽着嘴角道:“师父,东西再好也不能一顿吃太多,今天我都喝了好多了,要不您等着明天再给我做吧。”

    说完,见殷辰手拿着鸡蛋一脸的不甘,她笑着道:“要不您把这几颗蛋打了,我给您蛋饼吃吧。”不就是鸡蛋没打够吗?可您打够了算!只要师父开心,她们家不差这几个鸡蛋钱!以前这话颜菲不敢说,自打她们家不用买肉后,她特有底气。

    听徒弟这么说,殷辰果然不在执着那红糖鸡蛋水了,可他也没同意徒弟做:“你不舒服,咱们不做饭了,师父去食堂买点算了。”

    “您放心吧,没那么难受。”她这辈子身体好着呢,除了多片姨妈巾,剩下啥感觉都没有。

    见徒弟说话间已经找出面粉准备和面,殷辰边小心的打着手里的鸡蛋,边道:“那你说怎么做,师父做。”反正不能累着徒弟。

    颜菲上辈子一直想找的就是和自己平摊家务的丈夫,甚至还想着要不要分个单双日让对方做饭,可这辈子对着殷辰她却舍不得了,因为她家师父真的很辛苦,在家里任何活都是抢着干,因此她轻快笑道:“男主外,女主内,咱们家我做饭。”

    说完,就见她家师父难得翘起了嘴角,周身都是好开心好高兴的愉悦气息,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这话似乎有歧义,再瞥了眼只顾着自己开心的师父,她心塞塞的又加了一句:“至少在我嫁人前,咱们家都是我做饭。”

    “咔嚓——”一声,殷辰手里的那颗蛋彻底碎了,而比这蛋更碎的,是他那颗拔凉拔凉的心。

    总的来说,颜菲这亲戚来的还是挺温和的,身体倍棒的她绝对没有什么气血不足、宫寒血滞等问题,再加上每日里鸡蛋红糖补着,没几天的功夫亲戚就不声不响的走了。

    颜菲的亲戚走了,殷辰的心思彻底阴郁了,他一直觉得自家徒弟还小,还未成年呢,可你说她个未成年的孩子怎么会想嫁人?更主要的是,她想嫁给谁?难不成有中意人选了?

    这位在徒弟面前还能保持着为人师表的姿态,等离开了徒弟,那双阴测测的眼睛瞅谁都像抢他徒弟的嫌疑犯。

    本来头号嫌疑犯是心思不纯、年龄更加相当的韩倾宇,不过韩倾宇这几天不知道忙什么,成天闹失踪,所以殷辰就把目光放到二号嫌疑人,也就是能说会道至今单身的蓝逸君身上,直盯的蓝逸君莫名其妙,没两天的功夫就举手投降:“殷辰,不对,是辰哥,求您老大人大量告诉小的,小的我到底哪惹您不痛快了?我改还不成吗?”

    说着话,他脑子里还不住的回忆,是不是他这两天嘴欠又和颜菲那丫头多说话了,结果刚把记忆翻到上周,就听殷辰那边道:“你怎么还不找伴侣?”本来这一个个不都挺着急的吗?怎么自打他找了徒弟,一个个都不急了?你说这让他怎么不怀疑?

    蓝逸君听到这话先是哑然,接着便是苦笑,找伴侣,谁不想找?问题他得能找到算啊?以前他们哥几个三观还挺正常的,伴侣嘛,长得好看,身体好,能生孩子能暖被窝,这功能也就齐全了,自己只要负责多挣钱,把对方养住了别跑就好,可如今被颜菲那小丫头闹的,他们的三观彻底歪了。

    话说前年他找了个丫头,也是学府的,在送了n多东西后那丫头终于松了口。

    学府里的规矩是,兵字部没有突破七层经脉的成员,成家后一概脱离兵字部,所以尽管他舍不得这些兄弟们,在那丫头十八岁的时候,还是出钱在学府外给对方定了个房子,准备两人结成伴侣的时候好与对方搬去同住。

    说实话,要是原先的他绝对不会这么轻率,可每日里看着好兄弟有人关心有人挂念,同是孤儿出身的他很难不羡慕,哪知他这边正做着有家的美梦,再给对方送吃的时候却发现,他花钱置办的‘家’里有个男人拿着炒勺在做饭,他的脸当时就绿了。

    他以为那女孩起码会对自己解释些什么,结果人家却理直气壮的对他道,你不来,没人给我做饭!

    蓝逸君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说,没人做你不会自己做?他做的那两道菜不也是背着殷辰和颜菲特意学的吗?可话到嘴边他才想起来,这世上的女孩还真没有几个是自己做饭的,因为上赶着讨好的男人太多太多,而且各个都是不计成本,可笑他竟以为只要自己有了家,就会和殷辰过上同样幸福的日子?

    蓝逸君被这当头一棒打击的什么都没有再说,卸去心底的愤怒,他和那男人和平友好的‘沟通’了一下,要回了自己定房子时缴纳的费用,就和那女孩断了联系。

    或许潜意识里他也觉得这事不准成,所以当时他只请了两天假,这事和谁都没说,等后来发生那种事他就更不好意思说了,如今时隔两年,他突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所幸就把这事说了。

    听到蓝逸君的遭遇,众人忍不住唏嘘,从小在学府长大,谁不想要个温暖的家,要个知疼知热的人?可谁让这世界畸形男女不均?

    在所有人都失落的时候,只有殷辰同志不失落,他只是怒其不争的瞪着蓝逸君道:“早就和你们说过,不要给不相干的人花钱。”人还没到手就又买房又搭物,就是一个蠢。

    蓝逸君本是悲伤的心情在听到这话后彻底没了,他真心的拍了拍殷辰的肩膀道:“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收了个好徒弟。”否则就这情商,就这智商,这辈子是别想找伴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