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57章 谎言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睡梦中的颜菲是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惊醒的,即使这威压转瞬即逝,她也被惊的不轻,忙起身跑出房间:“师父,刚刚是?”

    “是我!”正在床上打坐的殷辰缓缓睁开双眼道,“师父好像要突破了,刚才吓到你了?”这预兆来的毫无准备,若不是他收敛的及时,被吓着的就不只是他徒弟了,怕是整栋楼都要知道了。

    颜菲一听惊喜上前,直接跪坐在师父的床边道:“师父,您要突破了?”当初的她还曾天真的以为,自家师父年纪轻轻就能突破七层,那八层九层定是手到擒来,结果师父一直在七层上停留了五年,如今终于要突破了?

    终于要突破了,殷辰心中也很欢喜,他笑望着小徒弟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眼前白生生的小腿晃花了眼,尽管这小腿儿白嫩可人、线条优美、骨肉均匀,看起来就很好摸的样子,可是,他徒弟未成年!

    满心郁闷,这位面上还不显,只是淡淡的闭上眼道:“恩,快了,你快去睡觉,让师父安静的想想怎么尽快突破。”

    突破是大事,知道自己打扰了师父,颜菲吐了吐舌头便下了床沿,轻手轻脚的走回了自己房间。

    被留下的殷辰继续摆着五心朝天的姿势,想重新找回他的气感,无奈满脑子都是徒弟白嫩嫩的胳膊腿儿,和对方那轻吐粉舌的娇俏模样,想着想着,他悲催的变成了‘六’心朝天!

    第二天一早,殷辰难得起来晚了,见往日锻炼的时间已经过了,他所幸躺在床上继续想该怎么办。

    通常来讲,经脉内只能储存一定数量的经气,当人有了突破的预兆时,才会找一个安静的地点吸收大量经气,再把吸入的经气压迫压迫再压迫,直到体内的经气压迫到一定程度,寻找到一个契机,才会一举冲破下一个闭塞经络。

    这方法看似简单,其实哪一步都不简单,要知道,这世上有半分之七十的人,终身都等不到突破第三层的预兆,所以众人才会那么看重父母的资质。

    殷辰不知道自己父母的资质是怎么样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未来孩子的资质一定不会错。

    往回拉了拉跑偏的思绪,殷辰继续想这次的突破该怎么办,正常来讲,层次越高,需要的经气就越多,所以他应该像突破七层一样,花大价钱买两枚极品增气丹,找个山清水秀经气充足的地方服下丹丸,而后借着增气丹的爆发力来冲破第八层,可若找不到契机,导致此次晋级失败,增气丹的负作用怕是要调养两年,所以他不准备用正常的方法,毕竟,他家有个与众不同的小徒弟……

    哗的一声响,传呼机里传来慕容千夜的询问声:“殷辰,怎么没来操练场?”

    “睡晚了。”

    或许是被这太过诚实的答案给惊着了,那边立马没了声息。

    出完早操的颜菲一上楼,就见慕容千夜站在自家门口,看到她回来了,这位队长大人公事公办的询问道:“我正想去你家看看,你师父今天怎么没去操练?”

    因为这问话太过正大光明,所以颜菲想都没想就打开房门把对方让了进去,直看到师父黑着的脸,她才恍然察觉到她又给自家招狼了。

    不去管好友那阴着的脸,慕容千夜自来熟的坐到凳子上,心情很好的对换完衣服出来的颜菲道:“今天早上吃什么?”包子?热面?炒饭?反正殷辰家有肉又有蛋,这丫头做什么都好吃的很。

    瞥了眼黑脸的师父,颜菲憋笑回道:“你们两位先聊着,我去烙馅饼。”

    昨晚上她调好了陷,和好了面,就等着回来捏成馅饼好下锅了。

    只见颜菲在软踏踏的面团里塞好了适量的肉馅,然后挽了几挽,就将团好馅的面团放到锅里不住的用手指抻压,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包子似的面团就被按成了又大又薄的馅饼,再拿铲子翻了个个儿,色泽金黄的一面顿时引得慕容千夜满目垂涎。

    见这家伙直勾勾的盯着徒弟……手里的馅饼,殷辰忍了又忍,才压住火气出声道:“明天周六,我想带小菲出城看看。”

    “出城?”听到殷辰这话,慕容千夜终于撤回粘在馅饼上的眼神,转头看向身边的好友,“是小菲想出去逛逛?”虽然觉得女孩出城不怎么安全,不过看在馅饼的面子上,“那就找个轻松点的任务和咱们一起出去好了,大伙护着怎么都能保证这丫头的安全。”只有人安全了,以后才有更多的馅饼可吃。

    眼瞅着这位说完话又把眼神粘到了徒弟身上,殷辰忍无可忍的起身,端过了新出炉的馅饼,送至对方面前道:“我想带小菲单独出去看看。”

    加重的单独二字引来慕容千夜怪异的眼光,他觉得好友简直是脑子进水,华夏城这么大,没见谁跑城外约会的,更别说他们师徒俩还天天在一起,至于跑那么远吗?不过看在好友难得开窍的份上,这假期他怎么都得给。

    假期给了,殷辰要准备的东西也准备好了,结果没等走,家里出事了。

    前面说过,韩倾宇找了个校草级人物,并给了对方一大笔钱,而他之所以找这人一是为了替颜菲讨回个公道,二就是为了给潘石海一个深刻的教训,好让他记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蛇蝎心肠的女人绝对不能信,说实话,这种计谋在他看来多少有点拿不出手,因为很多人都用烂了,不过对着潘石海的脑子,他觉得这计谋就可以了。

    他先找到潘石海,说他最近喜欢上一个女孩,自己没经验,想让他帮着参谋参谋,潘石海对这事最是八卦,当即想都没想就跟着去了,等到了近前潘石海傻眼了,因为韩倾宇‘喜欢’的那个女孩正是夏萱,更让他傻眼的是,此时的夏萱竟然满面羞涩的靠在旁人怀里?

    搂着夏萱的冷钰山远远见韩倾宇给自己使了个眼色,他当即一脸柔情的对着怀里的夏萱道:“再过几天我就要离开学府了,你在学府里要乖乖的,等着两年后我来接你。”说着,他将一枚漂亮的钻石戒指戴在夏萱的无名指上,轻吻了一下道,“萱,你要和我保证,你一定会乖乖等我,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特别是那个疾风队的潘石海,我听说他经常给你送东西。”

    听到这话,夏萱就知道这位的毛病又犯了,说实话,眼前这男人是她见过最大方,最土豪,也是最有前途,最好哄的男人,若说有什么毛病,就是疑心病太重,总喜欢她说些他爱听的,才会源源不断的把好东西往她怀里送。

    想到这些日子收到的各种贵重礼物,她毫不迟疑的嗔怪道:“瞎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喜欢那个潘石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要不是那个蠢货故作聪明,我怎么会受到这么重的伤害?他自己做了错事怕承担责任,故意往我身上栽赃陷害,要知道我在十二岁就已经突破了三层经脉,本应该有大好的前途,可就是因为他,我只能待在特长班,这种不共戴天之仇,我怎么会喜欢他?”

    这一番话颠覆了潘石海所有的信念,扪心自问,他不知道夏萱害颜菲吗?他知道,可每次想到夏萱曾经那张干净无暇、没有半丝伤痕的脸,自责的他就忍不住相信了对方一次又一次的乞怜,他知道自己这样对不起辰哥对不起颜菲,可他总想着夏萱已经知道错了,她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得饶人处且饶人,自己能帮一点是一点,哪怕辰哥以后知道了打他一顿出气,他也无怨无悔,哪知道在这楚楚可怜的背后,竟然全是谎言?

    看着潘石海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韩倾宇掩去眼底的冷笑,满脸愤怒的冲了过去:“你们这对奸夫□□,老子打死你们!”

    潘石海先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然后他才想起来,对了,受骗的不只他自己,还有韩倾宇这傻小子,见那边的奸夫已经抡起拳头准备还手,他怕韩倾宇受伤,忙跟着冲了上去。

    再说夏萱,她见到韩倾宇的时候还莫名其妙,等见到后面追上来的潘石海,自认什么都明白了,这定是潘石海找来的队友帮他出气的,这让她顿时就慌了手脚。

    对于潘石海,她的感情特别复杂,从心底来讲她恨极了这个让自己毁容瞎眼的人,可在所有人都抛弃她,将她视为洪水猛兽的时候,也只有这个人是真心实意对她好,若这个人真有魄力光明正大的护着她,她或许真能放下曾经的芥蒂,无奈这个男人对她的好,从来都见不得光。

    恨他,感激他,瞧不起他,偏偏还离不开他的保护,直到有了冷钰山这个钱多人傻的土豪,她才想着真正脱离这个男人,没想到竟然被他发现了?果然,曾经的单纯好骗都是装出来的,也只有自己太傻,竟然真信了男人的话?

    为了一个特长班的女学生,疾风队两名队员大战学府大三校草,这消息一传出去顿时引起了全校轰动,当慕容千夜被喝令前去接人的时候,那脸都是绿的,等他知道那个女生就是曾经被他送去的夏萱,他的脸已经不只是绿了,简直都青了。

    怒气冲冲领着二人离开管理室,刚走到没人的地方,他回身反手就给了潘石海一个嘴巴,咬牙道:“你给我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的任何辩解,给我滚去闭关室,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见对方临走时还忧心忡忡看了眼被留下的韩倾宇,慕容千夜差点没被这蠢货给气乐了,他当初怎么会瞎了眼,招进来这么个蠢货?

    指着那蠢货远去的背影,他问韩倾宇:“把自家兄弟骗的团团转,心里挺舒服是不是?”

    “不是,队长……”

    “你还知道我是你队长?你还知道你是疾风队的一员?”慕容千夜严厉的打断了韩倾宇的话语,冷冷道,“我知道你这是为了给颜菲出气,可你要时刻记着,你现在不是韩家少爷,你现在是疾风队的一员,一荣俱荣一损既损你到底懂不懂?”也只有潘石海那个二傻,才会相信韩倾宇喜欢上夏萱的谎言。

    听到慕容千夜此话,韩倾宇嘴角微翘,露出一个不急不缓的笑容道:“队长您息怒,我就是怕自家兄弟被骗才想了这么个办法,您看现在四孩儿哥不就改过自新了吗?”

    听他这么说,慕容千夜心底的火气多少散了些。

    倒是跟过来的殷辰,见到韩倾宇唇边的笑容心底微微发沉,因为他清楚的记得,韩倾宇的母亲何雨涵,在和大和人同归于尽的当日,就是这么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