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58章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师父,咱们什么时候走?”见师父回来了,颜菲边问着师父,边从床底下拽出个箱子,从里面掏出几只培育好的蜂蛹。<し

    这几年为了给徒弟练驭兽之法,殷辰可是没少下功夫,无奈学府就这么大,他们也不可能在自家养出成百上千的昆虫,所以颜菲只能时不时的培育几只蜂蛹用来以防万一,至于那个活了四年还没死的小黄,颜菲已经啥都不想说了,那就是一只长了翅膀的猪!胖的连飞都飞不起来,你还能对它有啥期待?

    殷辰确实是想今天带着徒弟走的,可想想韩倾宇那个让他记忆深刻的笑,他总觉得这小子要做点啥,犹豫了一下道:“韩倾宇为了个女学生和人打了一架,不知道麻不麻烦,咱们明天再走吧。”

    听说是为了女生和人打起来的,颜菲顿时来了兴趣:“哪个女生?长什么样子?好不好看?”要是初来乍到的颜菲定会先问打的严不严重,如今的她自己都是一言不合就开干,早已习以为常了。

    见徒弟一没关心韩倾宇,二没为了这事情绪低落,殷辰的心情上升了一丢丢,回道:“这我倒是没细问。”想了想又道,“你也知道,师父一向不在意学府里的这些女生。”他可是个一心一意的人。

    本来听到这话颜菲是挺高兴的,可想想师父为啥不在意那些女生,高兴的心情又像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来。

    据某些人透露,师父上学的时候从来不送女生东西,因为他抠,他觉得好东西自己还不够用,等加入兵字部后手里有点底了,这位和许多男人一样,也把目光放到漂亮女生身上,结果每次准备好东西兴冲冲跑去送的时候,都能看到有人在讨好那漂亮女生,若换个旁人或许就站旁边等会儿再送,这位也是站旁边等,可他不是想等会再送,他是想看看那女生对别人什么态度。

    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女孩就是再漂亮收人家礼物也得意思意思给个笑脸,可这笑脸看在殷辰的眼里,立马就变成了女孩对人家有好感,通常来讲,以男人那大海一般宽广的心胸,只要能博美人一笑,送点东西都是小意思,有过程就行结果不重要,可在殷辰同志看来,那笑容再好看也不能换钱,你都对别人有好感了,我干嘛要送东西哄‘别人’的女人高兴?所以这位转身就把手里的东西拿起卖钱。

    要是在二十一世纪,这种人就是小抠奇葩男,估计相亲不成他都不带请女方吃饭的,可作为殷辰的徒弟,颜菲不得不承认,她家师父的做法还是挺和她心意的。

    ……

    学府某处,冷钰山一脸为难的看着面前的韩倾宇道:“韩少,您一开始不是这么说的,您不是说让那潘石海不再受那女人的骗就好,如今这样,有点难办啊?”

    “有什么难办的?有情人做快乐事,这不是挺简单点事?再说那女人还是个雏,这么大的便宜可不是谁都能占的。”说着,韩倾宇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拿出个盒子,递到冷钰山的面前道,“听说你快要冲七层了,办成了,这颗极品增气丹就是你的了。”

    极品增气丹,这价钱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天文数字,冷钰山闲暇时做了n多的任务,才攒够了一颗的钱,若是加上这一颗,他就可以找地方冲关了。

    犹豫半响,冷钰山终于咬牙点头:“行,我干!”不就是拉个女人上床吗?为了极品增气丹他豁出去了!

    在冷钰山看来,夏萱即使没成年法律不允许,可那丫头贪财好骗,先甜言蜜语哄着上了手,完成了韩倾宇的任务,等时间长了慢慢甩了就是,民不举官不究,只要他们俩不说,谁管他是不是玩了个未成年?他却不知道,事情绝对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众所周知,特长班都是犯了大错的女孩,通常这种错若是换了男孩,早就一枪毙命,或者送进监狱进行劳改,为什么到了女孩这,不但不追究,还要好吃好喝的养着她们,并且有专门的老师劳心劳力的给她们上课?

    因为习惯了女孩受到的优待,没人去细想里面的缘由,因而只有极少数人才会知道,这些女人,是国家留给那些天纵之才们的生育机器。

    韩倾宇家有个叔爷爷,年轻时相貌丑陋无人肯嫁,这位所幸将心思放在了功夫上,在四十岁那年一举冲破第十层,能在四十岁冲破第十层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为了留住这天才的血脉,华夏上层特意从特长班选了个女孩送到他叔爷爷身边,那女人仗着自己年轻貌美,哄得他叔爷爷团团转,要不是她出身于特长班,本身也没什么正经的本事,怕是真要在韩家作翻天了。

    通常来讲,那些武学达到一定程度的人不会随随便便听女人摆布,可这里面也不乏他叔爷爷那种色令智昏的。

    由夏萱对冷钰山说的那些话就能听出,这女人对颜菲、对疾风队等人怨恨颇深,所以韩倾宇才让冷钰山破了夏萱的身,好彻底断了她翻身的机会。

    要知道突破十层经脉的人称之为宗师,女人想要生下宗师的孩子,要么自身能力同样强大,要么就是在承欢之前服用一种特殊药物,而吃下药物的前提,就是保持处子之身。

    自觉交代的差不多了,韩倾宇很好心的给了冷钰山一枚黄色小药丸,笑着提醒道:“记住了,这药不是让你练功的,这药是帮那丫头助兴的,至于怎么用,就全看你自己了。”

    看着冷钰山离去的背影,韩倾宇觉得自己真是个善人,小菲那丫头既不喜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她,可他就是舍不得对方受到半分委屈。

    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小丫头那青春洋溢的笑脸,他半眯着幽深的眸子喃喃自语:“倾宇哥不会让人伤害你的,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威胁,倾宇哥都会把它尽早除去!”至于那个破了身的夏萱怎么办?呵,关他屁事?

    ……

    自从收了个突发状况颇多的徒弟,殷辰无奈之下就多了个心眼,他开始背着慕容千夜在学府里安排自己的眼线了,人数虽然不多,却是个顶个的好用,这不是,很快就知道那不是好笑的韩倾宇玩什么猫腻了。

    鸳鸯丸,顾名思义就是交颈鸳鸯,吃了后让人春心荡漾乐不思蜀的,韩倾宇将这药交给冷钰山,冷钰山还领走了夏萱,傻子都能猜出对方想干嘛。

    按理说,殷辰对夏萱没有半分好感,要不是顾虑慕容,早在四年前他就直接送她上西天了,哪会好心管是不是有人害她,可偏偏想害她的人是韩倾宇。

    韩倾宇如今正是六层顶峰,以他父母的资质,相信他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经脉七层,经过几年来学府与韩家的沟通,韩家已经答应,若韩倾宇能在五年内突破经脉七层,就让他以韩家继承人候选人的身份回到韩家,若是在此时曝出这种事,韩家咬住其恶毒心性,他们学府四年的心血就白费了。

    想到此处,殷辰立刻联系附近几家有名的酒店,不多时,就在一家豪华酒店里查到了两人的订房记录。

    赶往酒店的路上殷辰的心情坏极了,给情敌收拾烂摊子,他怎么就这么苦逼呢?

    其实特长班的特殊性殷辰不是不知道,他不但知道,甚至比韩倾宇知道的更多,想想满华夏突破十层经脉的宗师能有几个?再说也不是所有宗师都找不到伴侣,都落魄到需要国家给分配女人,可以说,满华夏一年都冒不出一个这样的宗师,即使冒出来了,特长班那么多女生,又怎么会选一个瞎了眼破了相的女人?带回家干嘛?欣赏残缺美吗?

    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那夏萱会出来蹦跶,倒是那冷钰山,他要是敢给夏萱下药,他和韩倾宇谁都别想好!

    越想越来气,殷辰借着怒火脚下生风,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两人所住的丽华酒店,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也不想引得众人皆知,他小心的躲开了正门,趁着夜色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顺着墙壁就爬上了23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