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60章 什么仇什么怨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殷辰和疾风队等人是在特警队门口汇合的,看到门口处等候的特警人员,几人对视一眼,迈步跟了上去。

    听说疾风队的人来了,秦风看了眼还坐那往出蹦字的冷钰山,目光微沉,起身迎了出去,将人堵在门口。

    “秦队长,冷钰山和夏萱都是我们学府的人,就算犯错也该由学府内部管制,麻烦您把他们二人交出来让我们带走。”

    听到慕容千夜此话,秦风环顾了一下四周道:“本来慕容队长的要求无可厚非,可如今怕是不行了,冷钰山已经招了,说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受人指使,而这个人,就在疾风队。”说着,他双眼直视韩倾宇,一字一句的道,“因一己之私下药毁人清白,韩少爷,您不觉得自己的手段太狠了吗?”

    见韩倾宇听到自己的话后瞳孔骤缩,秦风那颗本不确定的心彻底平定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猜对了:夏萱、药、韩,反过来就是韩倾宇下药害夏萱,顺着韩家的这条思路想,果真没有错。

    看着秦风脸上那越发淡定的笑容,慕容千夜心里不断下沉,他没有去看身后的韩倾宇,而是对着秦风反问道:“秦队长这话说的好没道理,有什么大不了的恩怨能让韩倾宇这么做?凡事要拿出真凭实据,我的属下不是让人随便冤枉的reads;。”

    说是这么说,心里却是信了七八分,他就不该信了韩倾宇那句兄弟义气,这特么哪是为了兄弟?纯属是为了给颜菲报仇出气!

    秦风听到此话也有些为难,因为那个冷钰山不知道怎么回事,供词说的特别模糊,不过再一想,韩倾宇毕竟不是慕容千夜这些老油条,年轻气盛的他骨子里还有些少爷脾气,多诈两句必能寻到蛛丝马迹,心里想着,他就准备再说点什么逼着韩倾宇说出实情,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听里面哐当一声,传来了椅子倒地的声音。

    随着这声响未落,蓝逸君突然怒指着秦风等人:“你们敢用刑?”

    用刑?我们什么时候……这念头闪到一半,秦风猛然知道蓝逸君是什么意思,他刚想出手阻止,肩膀就被慕容千夜的一只手牢牢的压制住。

    而另一边的殷辰也早已一鞭子甩出,直接抽飞了审讯室的房门。

    见自家队员呼啦啦冲了进去,慕容千夜才收回自己的手掌看了看道:“看错了,原来不是虫子,自打四年前那场变异昆虫攻城,我就有些疑神疑鬼,总觉得住房周围有虫子,秦队长勿怪。”

    看他沾灰似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就跟进自家门般迈步进了审讯室,秦风的脸上青白交错,最后终是挤出一个笑容跟了上去,可惜这笑容在他进到审讯室后就僵了下来。

    此时不只他僵了,疾风队等人都僵了,因为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屋内的冷钰山正在扒自己的衣裳?青天白日的,他这是要干嘛?

    看着对方那涨红的脸色,迷离的目光,殷辰皱眉看向韩倾宇:“你跟他有仇?”

    “……应该是。”所以才想着给他下药毁他清白,可问题来了,给男人下药毁其清白,这得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韩倾宇满头黑线的说着,实则心里懵的很,他深深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少说了什么,以至于冷钰山误解了那药的特性自己吃了。

    听到两人这一问一答,秦风都快气炸了,指着不远处傻眼的特警队员道:“赶紧把人给我按住,叫人来给他做测试!”

    一会儿的功夫,检查结果出来了,冷钰山体内含有亢奋药物,反倒是受害人夏萱干净的很,若这药是助兴的,还可以说冷钰山在图谋不轨之前给自己吃了助兴药物,偏偏这药多少带了些迷幻成分,冷钰山再脑残也不会吃下这种药物,让自己受旁人摆布。

    想到自己之前的振振有词,秦风面似火烧,他觉得都是韩家人的错,要不是韩家人提供了线索,他也不会因为一个‘韩’就往韩倾宇的身上想,更觉得这事怨夏萱,若不是她指证冷钰山,自己又怎么会想到冷钰山要给她下药?谁成想被下药的反而是冷钰山?可再一想,这说不通啊?只要是女人,就算是奇丑无比也有大把的男人愿意娶,夏萱就算毁容瞎眼也不是那见不得人的,为什么要上赶着给男人下药?难不成,下药的还有第三人?

    慕容千夜可不管他怎么想,见韩倾宇的嫌疑洗清了,那边的冷钰山也被控制住了,他淡笑着看向秦风道:“秦队长,这回我可以把人带走了吧?不管冷钰山和谁有仇,他总是受害者,你们要是再压着人,可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听到那句受害者,一旁的夏萱面若死灰,若冷钰山是受害者,那自己又是什么?要知道她之前的那句话已经和对方撕破了脸?

    脑中急转,她突然想到一个画面,急声道:“秦队长,我是冤枉的,一开始我确实是被他哄骗了过去,因为我没想到他会强迫我,可后来我晕倒了,他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吃的药,就为了洗脱自己——”

    郝坤听到这话扑哧一乐,摇着头对夏萱道:“丫头,知道他吃的是什么药吗?鸳鸯丸,吃了后神志不清没有反抗意识,你说他前面强迫了你,后面还作死的自己吃药,万一没有旁人去你醒了怎么办?被你杀了都没人给他偿命,了不起你还是念特长班,你觉得他有那么傻吗?”

    人都有个亲近远疏,曾经颜菲受害的时候他们只觉得这丫头可惜了,并没有多少怜惜,如今一起相处了四年,即使没有旁的心思,那也是个妹妹般的存在,再看夏萱自动自发就开始同仇敌忾reads;。

    不只他这心里,连慕容千夜都是这心里,他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能看出这女孩乖巧懂事?见夏萱还要继续辩解,他不耐的一摆手道:“蓝逸君,带她回去!”

    看到走到近前的蓝逸君,夏萱终是无奈的闭上了嘴,别看这蓝逸君满面带笑看着温和极了,可当初这人打晕自己的时候,真的是毫不犹豫。

    霎那间,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无力,她十二岁突破三层经脉,本该是受人疼爱的天之骄女,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眼瞅着疾风队等人大摇大摆的带走了两人,秦风气的一掌拍碎了身前的桌案,转身将自己的手下骂了个狗血淋头,每次看到那配合默契的疾风队员,他心里都恨的牙痒痒,怎么人家手里就是个顶个的能干?他的手里就是个顶个的熊蛋?

    “查,给我去酒店重查!”这里面定有内情!下药的一定另有其人!

    不同于秦风的暴躁,慕容千夜的心情倒是颇为不错,同为一队之长,秦风看不上他,他也看不上秦风,想到秦风那张冒火的脸,他和颜悦色的对韩倾宇道:“以后做事要三思而行,要是不想给人留下把柄,你就要时刻谨记自己的一言一行。”若不是这小子想坑夏萱,人家又怎么会把这事推在他的头上?

    白日里韩倾宇就被队长骂了一顿,不过那个时候他嘴上答应的好,实则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此时他才知道,自己确实是过于鲁莽了,因为最开始他是真的相信冷钰山将自己供了出来,若不是殷辰带头闯了进去,怕是用不了几句话,他就被对方诈的什么都承认了。

    想到背后虎视眈眈的韩家人,想到老奸巨猾的秦风,再想到莫名其妙吃了鸳鸯丸的冷钰山,韩倾宇突然觉得有点心累,当即无精打采道:“算计来算计去的真烦人,还不如在城外对付那些异兽了,辰哥,你不是要带小菲出城吗?要不也带着我一起吧。”

    尽管这小子满脸都是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的心酸感,可殷辰要是信他就有鬼了,要不是这小子不学好想给人下药,大晚上的能有这么多破烂事?他早就带着徒弟跑山上野营去了。

    掩住心里的鄙视与嫌弃,他淡淡提醒道:“离五年之约没多远了,你有时间不抓紧锻炼?”要是过了五年还不能突破七层,韩家人怕是要忍无可忍的前来逼问了。

    听到五年之约,韩倾宇终于沉默了,是啊,五年已经过去了四年,要是再不努力,他又怎么能对得起母亲的期待?

    见这小子终于知道上火了,慕容千夜笑瞥了殷辰一眼,心道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自己苦口婆心这么多,还赶不上殷辰这家伙的一句?

    回到学府,将冷钰山送到了医务室,夏萱送回了特长班教导员的手里,一帮人不急不缓的往回走,众人时不时还叮嘱殷辰几句,让他到了野外多注意颜菲的安全,越往楼上走人越少,等到了36层就剩下他们俩人,慕容千夜突然想起件事来:“对了殷辰,你有没有察觉这楼上最近有虫子?”

    “怎么了?”

    没注意某人回答的语速过快,慕容继续道:“细想想,我屋里好像时不时的就会少点吃的东西,像上次从你家拿的包子,像大上次从你家拿那炒饭,我要是当时没吃了,过后总感觉少了一点,直到上星期,我放在桌上的粮粉被弄的满地都是,小爪印直接从桌下爬到窗口……”

    听到慕容千夜的描述,殷辰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小黄你个吃货,自家肉吃不完你还跑到隔壁吃粮粉?你也不怕噎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