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61章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61章

    见徒弟又切肉又切萝卜,明显荤素搭配的很齐全,殷辰沉默了一下道:“小菲,咱们还是带着小黄吧。”

    “小黄又不会飞,带着太麻烦了。”嘴里嫌弃着,见小黄吃完了,颜菲忙不迭又给添了一小块嫩肉,她觉得自己只是在尽一个做主人的责任,这家伙之所以会长这么胖,全是它不知节制的原因。

    “带着吧,慕容说最近在他房里发现了虫子的脚印。”要是不带着,他怕回来的时候就可以给小黄收尸了,天知道这家伙吃了多少肉才长得这么肥,怎么都不能让它就这么死了。

    “队长房里?”颜菲大惊,她捏着小黄的肥肚皮,将虫拎到眼前怒道,“你怎么跑隔壁去了?”不要命了是不是?

    被主人捏在手里的小黄,触角微摆,蜂翅轻颤,为了讨好主人恨不得身上每一个部位都在晃动,明明是只虫,愣是让人看出摇头摆尾的感觉,天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

    看到这样的小黄,颜菲天大的怒气也被打败了,刚想把小黄放下让它继续吃肉,就听一旁的师父道:“慕容说他屋里丢了包子和炒饭。”

    包子和炒饭?看着手里不住卖蠢的肥虫,再想想它当初在韩旭手中机灵狡诈的身影,颜菲突然特心塞,她随手拿过个盆子将手里的吃货扣在桌子上,准备将之隔离在小黑屋里让它好好反省。

    见徒弟丢下小黄去给自己做萝卜饼,殷辰不动声色的压了压上挑的唇角。

    不多时,桌面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小黄头顶着盆边刚刚越狱成功,就看到一旁坐着的殷辰,一人一虫对视了一眼,殷辰默然转头,小黄静静的退回盆内继续反省……

    吃过了早饭,殷辰终于带着徒弟离开了学府赶往城外。

    走在街道上颜菲还没觉得怎么样,等她出了城门,看到远处那一望无际的翠绿,突然有种海阔天空的感觉。

    这四年看到的竟是密集的高楼、狭窄的街道,急速往来的人群,此时她才发现,她是多么怀念这片广阔天地。

    “师父,我一定会努力练功的!”为了这片广阔天地!

    其实靠近华夏城的地方还是挺安全的,颜菲本身突破了五层经脉,若是换了有家有业的男人,怕是早就出去做任务了,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个经验老道的殷辰,师徒俩一路走走停停,一路上任凭颜菲开心,直到过了晌午,才找了处有水的地方停了下来。

    “师父,你想吃什么肉,我去打reads;。”学武四年,除了与人对打颜菲还从未打过异兽,想想当初师父与异兽间的对战,她不由有些热血沸腾。

    望着徒弟跃跃欲试的小脸蛋,殷辰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他指着不远处的草丛道:“那边三百米有只长毛兔,师父在这生火,等你回来烤兔肉。”

    “好嘞,师父您就在这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拍着胸脯说完,颜菲兴冲冲就奔着殷辰所指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这方面颜菲对师父及其信任,师父说三百米保管不带多一米的,这丫头脚下提气小心的盘算着步伐,直走到二百六十米的时候,终于看到不远处有只半米多长的肥兔子。

    看到肥兔子的形象,颜菲一下子想到她兜里的小黄了,眼含笑意的拍了拍兜里的肥家伙,她脚下猛然一点,照着肥兔子就扑了过去。

    话说那长毛兔正在吃草,突然感觉身后一股强烈的杀气朝它袭来,它警觉的往前一蹦,回头惊见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被打出个大坑,这让兔子兄顿时惊悚了,当即想都没想就玩命的往远了蹦。

    别看颜菲体内的经气高的吓人,可她毕竟没有实战经验,为了一击必中,刚刚那一下子可是用了大半的经气,没想到被兔子给跑了?心底不甘,她转动身形追上了前面的兔子,抬起的手掌刚要砸下,正碰到长毛兔后腿一蹬向前跳跃,看着手掌前一厘米那蓬松绵软的兔子尾巴,颜菲下意识改打为抓,一把抓住了那毛茸茸的短尾巴。

    她想的是,自己手下用力像师父甩鞭子一样将兔子拽过来,哪知道这兔子的尾巴不抗拽,砰地一声,断了。

    再见那只兔子,嗷的一声,以跑火车的速度奔腾没影了。

    颜菲对着自己手里那根血淋淋的短尾巴,讪讪的一呲牙,话说她只想吃只兔子,没想拽兔子尾巴。

    再说殷辰,之所以在这停下来,就是因为周围没有利害的异兽,如长毛兔这种二级的小家伙,正好给徒弟打着练手,没想到手里的火还没等生起来,那边就传来兔子凄惨的叫声,话说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头一次听到兔子这么叫的?

    怕出意外,他忙丢下手里的干柴朝着惊叫的位置赶去,未到近前,就看到一身迷彩服、头扎丸子头的小徒弟,正对着手里那血淋淋的兔子尾巴一脸苦逼。

    殷辰:……

    “师父,兔子跑了。”亏得她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让师父等着自己给他打兔肉,结果兔肉没有,兔子尾巴倒是有一根,可惜都不够吃一口的。

    见小丫头扔下兔子尾巴蔫头耷脑满脸失落,殷辰迈步走过去,捡起那根沾着鲜血的短尾巴,先清了清嗓子,才道:“这长毛兔的尾巴挺漂亮的,第一次打的东西,回去师父给你处理一下,正好摆在床头当个摆设。”

    本来颜菲特郁闷,在她心里都不如那兔子整只跑了的好,让人家光着屁股跑,简直都坐实了那流氓兔的嫌疑,如今听师父这么一说,她突然觉得这主意真不错,兔子尾巴除了那一点点的尾骨,剩下都是兔毛,若是处理好了可比上辈子买的包包饰品好看的多。

    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她笑挽着殷辰的手臂道:“师父,你会处理兔皮吗?”上辈子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辈子完全无压力。

    殷辰答的肯定:“会。”弄不好还弄不坏?万一不行回头再拽两只兔尾巴就好,总能学会的。

    心里正打着取巧的主意,殷辰的身体猛然一绷,可紧接着又放松下来,颜菲诧异的顺着师父的目光朝远处望去,发现远处而来的正是刚刚奔腾而去的肥兔子。

    逃走的兔子又回来了?颜菲摩拳擦掌就像接着上,结果还没等她动手,那只由远及近的兔子已经翻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