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63章 突破(二)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就在那只百爪蜈蚣费尽心机往洞里蹭的时候,殷辰体内的经气正在爆涌,压缩后的经气像条汹涌的金色巨浪一般,以它特有的节奏一次次撞向两条经脉中间的堵塞处,无奈它每次撞过去都会被无形隔膜弹回来,而后它再冲过去,再弹回来……如此反复,那汹涌的经气也在不住的循环压缩,随之冲撞的更加凶猛。

    按理说,突破经脉是自己的事,任何人都帮不上忙,倒了颜菲这,她不但能帮师父提供经气,她还能替师父着急。

    每次看到那巨浪般的经气冲过去,她这边都下意识帮着加油打气,一开始还好点,毕竟冲撞的节奏过慢,等后面一环扣一环连番撞击的时候,她心中又紧张又着急,身体内的经脉下意识跟着对方的节奏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大事不妙,自己也要冲关了。

    在紧要关头的时候和师父抢资源,这徒弟当的简直太不孝顺,可悲催的是颜菲再想停已经停不下来了,瞥了眼仅剩的三只异兽,再看看空气中弥漫的浓郁经气,颜菲一咬牙,调动全身各处储存的经气准备尽快冲关。

    颜菲想的好,自己突破的是六层,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在时间上都快的多,若是能尽快突破,回头还能继续帮师父,可惜这倒霉的孩子不知道,在她闭上眼的那一刻,洞口石头下面的那只百足蜈蚣,在费了吃奶得劲儿后,终于闯了进来。

    感受着满室的浓郁经气,蜈蚣激动的不能自抑,它要是在这洞里待上半年,不说进化成千爪蜈蚣,至少也得多上一、两百个爪吧?到时候它在蜈蚣家族又有何虫能敌?

    带着满心的虫心壮志,这家伙准备找个好地点慢慢品尝胜利果实,却突然发现这室内的经气密度在急剧减弱?它这才发现,洞里竟然有人和它抢资源?

    敢抢它的经气?简直不能忍!

    百爪齐动,这家伙愤怒冲向离它最近的颜菲……

    紧要关头的颜菲完全不知道,有只愤怒的蜈蚣在朝自己袭来。殷辰也不知道,他的宝贝徒弟危在旦夕。这满山洞清醒的,除了这只蜈蚣,就只有角落里的小黄。

    同为昆虫,小黄在蜈蚣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不过小黄是一只心胸开阔的虫,山洞里这么多的经气,角落里那么多的肉,它完全不介意多一只小小的蜈蚣,哪知这蜈蚣给脸不要脸,它不说老老实实找个地方吃肉进化,竟然敢打主人的主意?忍无可忍的小黄抖了抖自己漂亮的蜂翅,迈开小短腿,威风凛凛冲上去护主。

    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怎奈小黄是只胖虫……

    或许是因为自己体内的经气比较熟悉,也或许是六层经脉真的很好突破,总之在殷辰还没有成功之前,颜菲已经突破成功了。

    清醒过来的颜菲第一眼就看向殷辰,见师父还在苦苦支撑,她都来不及检查洞内的经气密度,就急忙抽干了两只四级异兽,见被她拽出来的经气很快就被师父吸收,颜菲立即抽干了最后一只五级的黄金虎,抽的时候她还苦中作乐的想,最后一只都抽光了,要是再不够就只能拿小黄充数了,可紧接着她的动作就僵了。

    那是……小黄?

    在她身后半米处,小黄和一只细长的蜈蚣紧紧纠缠在一起,那蜈蚣看着没有大的伤痕,反倒是小黄,它平日里最最喜欢时时不忘打理的蜂翅,此时已经碎落满地,头上的触角更是少了半只。

    颜菲心脏骤缩,她一指风弹碎了蜈蚣的脑袋,而后小心上前,缓缓剥落蜈蚣紧紧纠缠在小黄身上的尸体,将受伤的小黄捧到手里,同时打开左眼,边检查小黄的伤势,边不断为它输送经气。

    别看小黄只是只毒蜂,却是颜菲精心养了四年,更何况它之所以这样完全是为了救自己,颜菲怎么能不心急?

    一点点的查一点点的看,直把小家伙上上下下都检查完了,她一颗提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

    小黄看着凄惨,实则问题不大,蜈蚣是根据敌人体积大小来调整毒素注入量,说白了即使小黄是只肥虫,它也没太瞧得起,所以注入的毒素并不多,很快就被同为毒虫的小黄吸收化解,反倒是它自己,在勒断了小黄的蜂翅,咬断了小黄的触角后,很快就被小黄的蜂针给蛰死了,不过因为勒的过紧,小黄挣扎了几下没挣动,又累又痛的它所幸躺那等着主人来救。

    此时被主人捧在手里,小黄‘终于’活了过来,可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脑门和脊背,悲伤过度的它再次躺那全身僵直。

    将生无可恋的小家伙放到衣兜里,颜菲担心的看向师父,此时殷辰体内已经达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可因为刚才经气供应不足,他体内的经气多少有些后劲不足的感觉。

    看着洞内已然快要消散的经气,颜菲心急之下将目光落到洞口,其实她知道,师父就算这次失败了也可以没有损失的进行第二次晋级,可她也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有些人在同一级别困了数十年,未必不是心理原因。

    想到此处,她轻手轻脚的来到洞口处,贴着石壁与石头的缝隙听了听外面杂乱的声音,她没敢搬开石头,而是蹲下身子开始用匕首挖土。

    会挖土的不只是颜菲,还有外面那只贼头贼脑的鼹鼠,这家伙也是被浓郁的经气吸引过来的,它不像别的家伙只知道在那傻傻的等,这家伙扬起小爪子贴着石头往下倒洞,它想的很好,我挖出个洞就能钻进去了,结果挖着挖着就惊喜的发现,洞自己开了?

    感受着里面浓郁的经气,这鼹鼠奋不顾身的爬了进去,而后就被早有准备的颜菲一拳砸在小脑袋上……

    殷辰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和上次吃下丹药后经脉疼痛欲裂的情况不同,此次他体内隐隐有种大江奔流之感,只觉得全身上下极度顺畅,舒展般的握紧了拳头双臂一转,体内骨骼摩擦顿时发出爆豆般的脆响,一种痛快淋漓的酣畅敢油然而生,可随着双眼睁开,他的表情不由一僵。

    只见他家小徒弟正坐在洞口的巨石旁,石头下面有个不算太大的洞,此时有一只碗口大的赤链蛇从洞里钻了进来,被颜菲一棒子砸在脑袋上,在抽干对方体内的经气后,拽进来往身后一甩,就继续等着下一只自投罗网。

    看看徒弟身后那铺满地的各色小动物,再瞧瞧徒弟那略显机械的动作和眼神,殷辰又好笑又心疼,上前一脚将探头的灰老鼠踹爆头,他揉了揉徒弟的丸子头道:“累了吧?”

    当初还说两个小时,如今眼瞅着四、五个小时过去了,也不知道小菲在这坐了多久?

    颜菲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坐了多久,反正就坐那跟打地鼠似的,看到冒头的就打死了抽干,要不是师父过来把灰老鼠踹爆头,她怕是还得来上一棒子。

    “师父?你成功了?”看着师父体内多出来的一条金色经脉,颜菲欣喜又肯定的道。

    “恩,成功了。”说着,殷辰像四年前一样转过去微微俯身,示意颜菲趴到他的背上:“上来,师父带你走。”

    满山洞的异兽尸体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要不是小菲的异常不敢透漏,这都可以开个异兽加工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