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66章 坑货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相处四年,颜菲对自家师父的性格可谓是非常了解,因此从一开始对方显摆徒弟,她就知道师父在给人挖坑,就是没想到这次挖坑是为了自己。``し

    看着师父千辛万苦费尽心思得来的虎尾,颜菲不是不感动,问题是,“师父,一会儿怎么办?”那边还等着听收徒秘诀呢,说出来真的不会被群殴吗?

    小心的将虎尾盘在腰间扎好,殷辰含糊道:“慕容他们快到了,饿不饿?饿了师父先给你冲点粮粉。”

    带粮粉是习惯使然,来之前根本就没想过会吃它,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放心把徒弟交给旁人自己去找吃的,只能委屈小菲先喝粮粉了。

    颜菲本来是真有点饿了,要知道上次吃东西还是在师父冲关之前,可看到前面倒着的狮虎兽,再想想对方那惨烈悲壮的死法,她摇头道:“我不饿,师父你饿不?我这有晚上的烤地瓜。”

    说着,颜菲从自己的改良版的军用双肩包里拿出个烤地瓜。

    这地瓜不是城里的地瓜,而是山里的野地瓜,这种野地瓜经过多年的进化外皮越来越厚,属于可食用品种,无奈它进化后的茎叶有种特殊的甘甜,经常长出个嫩芽就被各种动物啃食的干净,久而久之,它不朝外长,反而是朝着地底生长,常常是自己生根发芽闷头结瓜,地表看却没有多少变化。

    昨儿个是凑巧了,颜菲一掌打偏把它打了出来,听师父说这是野地瓜,这才好奇的拿回去和麻雀一起烤了,无奈师徒俩都是肉食性动物,吃肉吃饱了,这地瓜就被颜菲顺手装进包里,想着明天早上做早饭。

    忙了半晚上殷辰还真饿了,听说徒弟不饿,他绑好腰间的狮虎兽尾巴,伸手就想接颜菲手里那地瓜,结果手伸到一半才发现,自己的手上满是血迹,实在是下不去口。

    颜菲也发现了,其实细想想她的手也没干净到哪去,不过总要比师父那满手的血迹要好点,因此她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地瓜剥去上半部分的外皮,由自己拿着下半部分喂到师父嘴边。

    两人一个屋里住了四年,这种‘你空不出手来我喂你吃’的戏码也不知发生过多少遍,完全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落到狼牙队的眼里,简直要闪瞎眼。

    亏得他们刚才还开心的想着,打了个八级异兽,回去卖吧卖吧能分不少钱,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竟然穷的只剩钱了?

    钱能问你饿不饿吗?钱能喂你吃烤地瓜吗?钱能体贴关心知疼知冷吗?

    越想越觉得钱是王八蛋,刀狼等人也不心疼那破损的兽皮了,纷纷凑到近前,盯着看殷辰吃烤地瓜。

    “有事?”面对这些诡异的眼神,殷辰握住徒弟的手腕,三口两口吃掉徒弟手里的烤地瓜,那谨慎的样子看的刀狼直抽眼角,“我们就是想问问,你当初怎么收的徒弟。”不是要抢你的烤地瓜。

    “就是,现在狮虎兽的尾巴也得到了,该说了吧?”侯成看着师徒俩的互动,简直眼馋的不行,他决定了,等他问明白收徒的秘诀,回去就收个像颜菲这样漂亮可爱的小徒弟,天天让徒弟喂他吃烤地瓜。

    听到此话,颜菲心虚的往师父身边靠了靠,刚才师父的话她听明白了,一会儿疾风队的人过来,都是一个队的战友,怎么也不能眼看着师父被揍,可现在的问题是疾风队还没来呢,呜呜呜,早知道她就不喂师父吃地瓜了。

    她这边心虚的不行,殷辰倒是没啥反应,只见他揽住徒弟的肩,淡淡道:“七年前我出任务的时候,碰到一个身受重伤的人……”

    “殷辰,我们想听的是你怎么收徒弟。”不是你怎么救人。

    “听不听?”

    “……听。”万一这秘诀是那个人教的呢?不听不是吃亏了?

    见他们态度良好,殷辰继续面无表情道:“七年前,我碰到一个身受重伤的人……”

    话说当时那人已经伤的说不出话来了,只用一双不甘的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掉落的链子,见他那么执着,殷辰觉得这链子对他应该很重要,所以他好心的帮着对方把那链子捡了回来,然后在对方欣喜的目光中,揣到了自己怀里。

    “那人一着急咽了气,我则在那枚链坠中找到了一颗神树种子。”

    听到神树种子四个字,狼牙队的人霎时变得肃然起敬,甚至有人不敢置信的反问道:“你说你得到了神树种子?”

    “恩,”肯定的点着头,殷辰伸手入怀。

    因为神树种子实在是太过震撼,见到他这动作,人们下意识以为他是要掏出来给大家参观参观,哪知这小子掏来掏去掏出一枚微型烟、雾弹,徒手一捏漫天黑烟,等黑烟过后,人早就带着徒弟没影了。

    几百米外,颜菲回头见确实没人追赶,这才放下一半的心,对背着她的殷辰道:“师父,您这回骗了他们,回头他们不得找您麻烦?”连烟、雾弹都用上了,那边怕是要气疯了。

    “师父没骗他们,师父只是说了怎么得到的神树种子,还没来得及说怎么用神树种子救你罢了。”话没说完,怎么能算骗?“再说不跟他们纠缠也不是怕了他们,不过是怕这些小肚鸡肠的家伙和师父抢异兽尾巴。”等回头给徒弟做好了软棍,谁还怕他们翻脸不翻脸?不服尽管来战!

    颜菲彻底被她师父的论调给打败了,不过很快她就抓住了这话的重点:“我吃的那枚神树种子真是从那人身上捡来的?”然后当着人家的面揣自己怀里,活活把人气死了?

    “嗯。”

    “……那人,是你仇家?”据她所知,她家师父的为人处世虽然有些时候略奇葩,可师父的三观还是没问题的,怎么也不至于贪人钱财把人气死?

    听到此话,殷辰眼中流露出点点笑意,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几分,好心情的解释道:“不是仇家,是任务目标,他们伤了一名学府的女学员在外潜逃,师父追上去的时候他们刚好闹翻了。”然后窝里反被他捡了个便宜,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便宜。

    “我就知道那人一定有问题!”开心的趴伏在师父的背上,颜菲突然想起,她还没和师父汇报自己的好消息:“对了师父,我还没告诉你呢,我突破六层经脉了!”

    殷辰脚步一顿,喉结微滚,半晌才道:“顺利吗?”对比前面的几层六层要困难的多,他还想徒弟过六层的时候好好叮嘱叮嘱,,结果徒弟自己无声无息的过了,当时自己还在冲级,想也知道这丫头心里的焦急。

    不知道殷辰心里的自责,颜菲道:“我突破挺顺利的,就是醒来后才发现,洞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一只尺长的毒蜈蚣,”想到兜里一路沉默的小黄,颜菲语气变的低落,“那蜈蚣在离我半米的地方被小黄咬死了,为了救我,小黄的触角和蜂翅都被咬掉了。”

    现在想起当时的场景,颜菲心里仍旧难受的很,尽管她知道,吃了神树种子的自己即使被咬了,也不会有太大危险,可小黄真的是用生命来救自己,明明就是一个为了贪吃没有节操的家伙,关键时刻怎么能这么给力?

    颜菲说这话完全是想和最亲近的人,倾诉今天发生的事,毕竟小黄是家里的一员,她总要告诉师父它怎么受伤了,更何况在她看来,要不是自己不分场合跟着师父一起突破,怎么也不会任由一只蜈蚣伤了小黄,所以有错也是自己的错,师父安排的已经很得当了。

    可在殷辰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他带颜菲出来的时候是自信徒弟不会有半点损伤的,结果小菲自己突破了六层经脉不说,还险些在自己眼皮底下受伤?他觉得自己的错误很严重,可这话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说,自责半晌,只能闷闷道:“今后师父再不嫌它吃的多了。”也再不嘲笑它肥的像猪了,更不会想着没肉的时候把它油炸了。

    “……”您这是多不待见小黄?

    殷辰本来是想带着徒弟在城外多待两天的,结果得了个八级异兽的尾巴,他就想早点回去做兵器,如今再听了徒弟这话,他更觉得外面实在不安全,因此加快步伐,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回到了华夏城外。

    刚要迈步进城,就听传呼机里传来慕容千夜的磨牙声:“殷辰,你到底把狼牙队怎么了?”是抢了人家伴侣,还是抱着人家孩子跳井了,能不能自己把事弄明白?他们大半夜跑去城外不是给他擦屁股的好吗?什么都没弄明白,自己人先打起来了,简直不能更操蛋!

    殷辰沉默了一下道:“没怎么,就是他们问我怎么收的徒弟,我当时没说完就走了,你帮我告诉他们好了。”

    真的这么简单?

    半信半疑的放下手臂,慕容千夜对着前面横眉竖眼的狼牙队道:“是问这事吗?”

    “是!”连慕容千夜都知道,狼牙队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着对方那满是期待的脸,慕容千夜总觉得他要是把实话说了,这些人的心情会更暴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