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68章 宠物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豁出去的殷辰马上就发现自己想的有点简单,若小黄是只动物,他还能掐着脖子往里灌,可偏偏小黄是只虫,他都不敢想象自己万一劲儿使大了,把小黄的脑袋扒拉下来,徒弟知道后该是什么表情。樂文小說|

    挠头三分钟,殷辰端来个小碗,朝着碗里倒了点温水,将药丸放到水里和开,看着那墨绿色的药汁,他还不放心的先用手指测量了一下深度,就怕一不小心再把小黄给淹死了,直到他觉得高度刚好能贴到小黄的口器,这才把仅剩下五只爪子的小黄放到了碗里。

    随着时间缓慢流逝,殷辰欣慰的发现碗里墨绿色的药汁在慢慢变清,这让他长长的松了口气。

    药效被吸收了,说明这药对小黄有用,只要这家伙不死,掉只爪子就掉只爪子吧,反正它还有五只,少一只也差不到哪去。

    正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就见清澈的碗底浮起了一样东西,殷辰默默捡过刚才掉落的爪子做对比,悲催的发现它们一模一样。

    六只爪子少了两只,应该……没问题吧?

    很快他就不用纠结这个难题了,因为下一刻,清澈的水面上同时浮上了小黄掉落的四只爪子。

    六只爪子都掉了……妈蛋,事大了!

    颜菲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她脑子里一会儿是小黄被蜈蚣大卸八块,一块块的摆那晾着,一会儿是师父跳到狮虎兽身上的时候,被对方一尾巴扫落,扫了个骨断筋折,那种焦虑悲痛的心情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直到一睁眼,才庆幸的发现自己只是在做梦。

    知道自己是昨晚的情绪过于紧绷,她躺床上做了两个深呼吸,才起床下地。

    被噩梦闹的,颜菲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她师父,见师父好好的在床上闭目打坐,她憋闷的心情去了大半,迈步去看桌上的小黄。

    这丫头不知道,在她走向桌子的时候,身后打坐的殷辰悄悄睁开了眼睛。

    殷辰也是没有办法了,他本来是好心救小黄,结果那么贵的药都用了,小黄的六只爪子却一个没剩,看着光秃秃完全看不出物种的小黄,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徒弟交代,只能偷偷倒去碗里的水,将小黄和它掉下来的爪子原样摆回原位。

    他是这么想的,家里就这么三个喘气的,眼瞅着小黄要不行了,他要是再落上谋害小黄的罪名,徒弟该多伤心?所以小黄你安心的去吧,小菲身边还有我这个师父在。

    这么半天他看似打坐,实则在考虑怎么安慰伤心的徒弟,如今见颜菲探头看向桌上的小黄,他这边下意识紧绷了心神,就等着颜菲一哭,他好赶紧过去安慰。

    结果等来等去颜菲没反应?

    诧异的探头,发现颜菲身体没有紧绷,搭在桌面上的手指也略显随意,怎么都不像难过震惊,难不成,是自己摆放的太逼真,以至于徒弟没发现小黄已经成了无爪虫?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位下地穿鞋就想过去看看,结果没等走到近前,就见颜菲回头对他惊喜道:“师父,小黄要晋级了!”

    “晋级?”殷辰忙上前查看,可不是,一个小时前还是没爪的虫,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茧,原来小黄掉腿不是因为快死了,而是因为它要晋级了?

    也不怪殷辰没往那边想,主要小黄是只成虫,他没想过小黄晋级会像幼虫一样变成茧,更没想过它变茧的过程会这么变态?

    其实他们不知道,以小黄体内存储的经气量,早就可以晋级了,四年来颜菲可是没少在家里往出拽经气,怕被人发现异常,每次都是关门闭窗,这里面得到好处最多的就是小黄,无奈这家伙的生活实在是□□逸了,别说天敌了,它每天唯一的烦恼就是肚子太小,以至于好多的美食装不到肚子里,所以它不但没有晋级,反而是越长越胖。

    这次在山洞里它是第一次遇到天敌,遇到的还是五毒之一,说实话,也就是它这隔三差五被经气洗刷的,否则随便换只毒蜂都被毒死了,结果它不但没死,反而还把蜈蚣毒给吸收了,再加上山洞里那过于浓郁的经气,终于逼的它开始进化了。

    按理说它进化还要有个时间段,毕竟它已经过了成虫期,偏巧碰上殷辰误打误撞给它用了颗还魂丹,促进了它体内的再生能力,所以在殷辰善后的这么一会儿工夫,这家伙已经快速的由虫变茧了。

    知道小黄因祸得福,殷辰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到肚子里,见颜菲欢喜的将盒子捧回自己房里,他默默心塞了下,出声道:“师父去找人做兵器,回来的要是晚了你就自己吃饭,不用等我。”

    “好,对了师父,您想吃什么,我一会儿下去买菜。”嘴上问着,颜菲将虫茧旁边的几只断腿小心的捡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也跟了小黄好几年,总要给它留个纪念。

    见徒弟为了那个家伙和自己说话头都没回,殷辰越发心塞:“买点萝卜吧。”啃着顺气!

    颜菲不知道她师父那莫名生出的玻璃心,还以为她师父真想吃萝卜,在安顿好小黄的虫茧后,就关上房门下去买菜。

    昨天出去的时候还以为要在外面住上两天,所以家里半点菜都没有准备,到食堂挑挑拣拣一大堆,她拎着东西正往回赶,就看到不远处迎来的韩倾宇。

    “不舒服怎么还出来买菜?辰哥呢?”嘴上说着,韩倾宇伸手来接颜菲手里的袋子。

    疾风队的人不管是谁看到颜菲手里拎东西,都会下意识接过去帮她送到楼上,连慕容千夜都是如此,因此四年下来颜菲已经习以为常,倒是对方说的话让她楞了一下,她什么时候不舒服了?

    不过她也知道,对方有这种误解应该是师父说了什么,所以她只是笑着道:“没什么大事,睡一觉感觉好多了,倾宇哥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队长没给假让你们休息?”

    听到颜菲的关心,韩倾宇眼底透着欢喜:“给假了,是我睡不着,对了小菲,刚才我在几个小子手里抢了这么个东西,送你。”说着,他将手里的小纸盒塞到颜菲手里。

    自从和疾风队混熟了,颜菲对他们也没那么戒备了,通常谁要是送了她什么东西,回头她再做些吃喝让师父还回去,毕竟他们家伙食好,一兜肉包子回去保证物有所值,此时听对方说是从几个小子手里抢来的东西,她还以为是他们出任务的时候,顺便采来的吃喝,哪知打开一看愣住了,因为里面装着一只毛绒绒的小雏鸡。

    看得出这小家伙是刚出壳不久,瞅着绒嘟嘟的可爱极了,问题这东西在二十一世纪不稀奇,在三十一世纪可是稀奇极了,颜菲敢说,这要是换一个女孩,都不一定认识盒子里这是什么东西。

    见颜菲楞楞的看着盒子里的小雏鸡,韩倾宇笑着解释道:“这是鸡宝宝,就是咱们平时吃的鸡蛋孵出来的小鸡,你放心,这只小鸡是打了定型剂的,平日里再喂些碎米,保证它长不大更不会变异。”

    听到韩倾宇这话,颜菲的心情有些复杂,在大灾难刚过去那三百多年,世界上压根就没有宠物这一说,先不说自己都养不起怎么养宠物,更怕宠物养到一半,突然变成怪物吃了自己。

    直到某一天,一个医学狂人为了讨好自己喜欢的女孩,愣是研究出一种定型剂,这种东西对成年动物没任何效果,可要是给出生不久的小动物打入体内,就会让那小家伙停止发育,一直停留在年幼的状态,当然,这种药的负作用也是不小,会让使用者的寿命缩短到三分之一,不过既然是宠物,也就没人在意它能活多久,所以这东西在上流社会疯抢一时。

    颜菲知道的这些都是在书上看到的,她清楚的记得上面写过,这种定型剂价格不菲,又怎么可能是‘几个小子’能得到的?

    往日她就觉得韩倾宇对自己不错,可因为这个世界对女孩的特殊性,她并没有多想,如今看来,有些事她或许是想错了。

    轻轻将盒子盖好,她还给韩倾宇道:“倾宇哥,这东西你送别人吧,我不要。”

    “你不喜欢小鸡?”想到这个可能,韩倾宇心里有些失落,他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妈妈心情不好,父亲就送给妈妈一只小鹦鹉,小家伙全身上下都长着嫩嫩的绒毛,妈妈捧在手里特别喜欢,他想着颜菲受到惊吓心情不好,就想弄个可爱点的小东西送给她,无奈鹦鹉那东西太珍贵了,以他如今的手段,只能退而其次的弄只小鸡仔,结果小菲还不喜欢。

    果然是他太弱了吗?要还是韩家的继承人,哪至于连只鹦鹉都弄不来?

    看着韩倾宇失落的样子颜菲心里也不怎么好受,可她还是坚定的道:“也不是不喜欢,就是它太小了,这要是跑出来一不小心踩上去……额,倾宇哥你知道的,昨晚山洞那个场面……总之这种小东西我真的养不了。”

    韩倾宇听到这话有些傻眼,他不知道这丫头的思维到底是怎么发散的,怎么能由一只雏鸡想到昨晚?谁家养宠物不是放盒子里,没见哪家放地上当泡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