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69章 读书少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小菲,这小鸡不是散养的,你要把它装到盒子里,或者我明天给你弄个小笼子,你把它装到笼子里。 首发哦亲”

    殷辰离老远就看到韩倾宇在帮徒弟拎东西,觉得这画面有些刺眼,他下意识脚步加快,结果还没到近前,就听到对方在那推销什么小鸡?

    这位周身的气息顿时就冷了下来,就在他琢磨着,那鸡拎回去是能炖还是能烤的时候,只听颜菲笑道:“真的不用了倾宇哥,我现在对这些小东西一时半会儿没什么心情,等哪天我真想养了,会让师父给我再弄一只,所以这只你还是拿回去留着哄女孩子吧,不是我说你们,咱们学府本来就狼多肉少,你们一个个也不着急。”

    娇嗔的语气太自然,自然的就如一个邻家妹妹在替兄长心急,听的韩倾宇只想苦笑,若这丫头对自己有半点心思,他也能狠下心对不起兄弟,偏偏这丫头半点心思都没有。

    心底自嘲的一叹,他屈指一弹颜菲的脑门,故作打趣道:“你当所有女孩都像你似的,在家又做饭又买菜跟个小管家婆似的?你倾宇哥我自己还想当少爷,可没心思伺候小姑娘。”说着,他接过颜菲手里的盒子道,“不要拉倒,不过你可想好了,过了这村儿可没这店儿。”

    颜菲失笑。

    “没这店就没这店,小菲什么时候喜欢我再给她弄来。”殷辰同志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的,瞧瞧他家徒弟说的多好?‘等哪天我真想养了,会让师父给我再弄一只’,就是,有他这个师父在,谁用他们这些臭小子来讨好?徒弟是他哒!

    美美的上前,他接过韩倾宇手里的袋子道:“有时间抓紧回去修炼。”不要老想这些有的没的。

    说着,他还顺便看了眼对方手里的小雏鸡,而后略心塞的发现,这小家伙长得是比小黄好。

    费心思弄来的小鸡没送出去,韩倾宇本来就够郁闷的,再看到昨晚上的罪魁祸首,他翻着白眼道:“辰哥,我倒是想修炼,可昨晚上跑了趟西山,又借着你的光,帮狼牙队收拾了好几个小时的狮虎兽,天亮了才回来,您说我怎么修炼?”

    韩倾宇以为提起昨晚殷辰会心虚,哪知这位天生就没那情绪,只见他不咸不淡的道:“回头和慕容自报,关一个月的禁闭,够你修炼的了吧?”

    韩倾宇彻底无语:“好好的我为啥要给自己关禁闭?”

    殷辰看着他语带深意道:“为了让你自己长教训,下次办事前知道计划周密!”

    看着说完话转身就走的殷辰,韩倾宇先是有些莫名,可紧接着他眼神凝重了起来:他一直很诧异,那冷钰山为什么会自己把那鸳鸯丸给吃了?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想,对方都没有理由这么做,昨晚出发前,他偷偷联系到冷钰山,结果对方自己也说不出到底是怎么吃的药,如今殷辰却这么说,难不成……

    殷辰不管韩倾宇怎么猜测,自认点到为止后,他拉着颜菲往回走,走着走着想起颜菲刚刚的话了,再想想那只毛球似的小雏鸡,他转头对着徒弟道:“小菲,你喜欢小动物吗?要是喜欢师父明天也给你弄一只,不过鸡就不要养了,都说鸡吃虫,万一它把小黄吃了就麻烦了。”

    见师父满脸都是韩倾宇没安好心,想要谋财害虫,颜菲暗暗翻了个白眼道:“师父,人家倾宇哥手里有父母的遗产,还有希望回去当韩家继承人,自然是爱怎么花怎么花,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伴侣,咱们怎么一样?还小动物?老婆本花光了我看您怎么找伴侣?”

    听到这话,殷辰刚刚还飘着的心吧唧一声摔到地上,上翘的唇角下垂四十五度,全身上下都泛着幽怨的气息。

    你说他养个徒弟容易吗?一开始既怕养不白又怕养不住,总算养的又白又嫩,还得时时刻刻防着被狼叼了,结果他徒弟倒是没有跟狼走的心,就是一心想把他推给外人。

    将下垂的唇角抿成了直线,他想了想,闷声道:“小菲,师父要是找了伴侣,可能就没有现在对你这么好了,我就得对你师娘好了。”

    说着,他斜眼偷瞄颜菲的表情,就想看看徒弟会不会吃醋会不会着急,要是吃醋着急了,他马上就可以改口,说‘那师父就不找伴侣了,今后只对你一个人好’,这样既能让徒弟高兴,还能让徒弟体会到他的心意。

    啥?你说他这都是在哪学的?当然是在书里学的,头些日子他打着徒弟的名义,偷偷摸摸去借慕容推荐的《青春爱情三部曲》,看的他全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好在里面还有点值得借鉴的东西。

    殷辰对自己的学习成果很满意,觉得自己借鉴到了小说里的精髓,问题他看的是《青春爱情三部曲》,注意是青春,说的都是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的少男少女,还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没说颜菲这种口是心非披着少女皮的老油条。

    这丫头本来是习惯性的逗师父,谁让她家师父平日里为人师表的很,只有提到这种事,他眼里才会有点小幽怨,有点小担心,哪知道今儿个这人长本事了?还说要不对她好要对‘师娘’好?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爹,这还没怎么样就要对‘师娘’好?

    斜瞟了眼身边的殷辰,颜菲语气凉凉道:“师父,您想对师娘好我完全赞同,前提是您得能找到师娘!”

    大半家产都在她手里,手里没钱还想找师娘?下辈子吧!

    看着徒弟快步离去的背影,殷辰眉头皱的死紧,没哭没闹,反倒是生气了?生气代表啥意思?书上没写啊!

    他这边百思不解,那边颜菲一路回到家里,突然发现自己这气生的有点莫名其妙,师父什么性格她再了解不过,别说他没那花花心思,就是有,他都舍不得花钱!自己怎么因为对方随随便便一句话就生气了呢?

    不对,以师父的性子,绝不会随便说这种没谱的话。

    仔细再想那句话,颜菲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也许、大概、可能,师父是想和自己示好。

    沉默半分钟,颜菲转身开门,蹭蹭往楼下跑,刚下了两层就碰到殷辰拎东西上楼,这丫头扬起灿烂的笑容,迎上去道:“师父,您昨晚辛苦一宿了,东西给我,我帮您拎。”

    以往有自己在,殷辰是绝对不会让徒弟拎重物的,可此时看着颜菲那过于灿烂的笑容,他没敢犹豫就递了过去。

    颜菲一手拎着大袋的东西,一手挽着师父的手臂,以特温柔的语气道:“师父,您刚才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说吧,这回我好好听,保证不闹脾气。

    有吗?

    感受着紧紧贴合在自己手臂上的某处,殷辰的大脑有些迟钝,恍惚了会才想起来,对了,是有话没说:“师父已经把那老虎尾巴给荣师傅送过去了,他先按照那尾巴的形状设计图纸,等后天师父带你去看图纸。”

    “……不是这个,是关于伴侣的,您再想想?”

    伴侣?哦,对了。

    “小菲你别多想,师父和你闹着玩呢,你是师父的亲传弟子,这世上谁都没有你和师父的关系更紧密。”殷辰觉得,徒弟之所以生气,一定是因为自己说不对她好了,既然没开窍,那指定就是闹小孩子脾气了,为了让徒弟安心,他特地又加了一句,“就是伴侣都没有亲传弟子的关系亲密。”所以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讨好,好像师父有了伴侣就不要你了似的,那是不可能的!

    颜菲知道这是实话,伴侣可以换,亲传弟子却是唯一的,可这不是她想听的话啊啊!

    见师父说完这话没二话了,她心塞塞的放下师父的手臂,幽幽道:“师父您放心,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也会一直对您好的。”

    殷辰很想问问颜菲这话到底是谁说的,有本事出来和他谈谈,可想到徒弟现在还没开窍,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我忍!

    ……

    因为在已知的生物课本上还没有关于毒蜂的进化先例,所以颜菲也不知道小黄到底要进化多久,她天天等,日日盼,结果自己的兵器都被做出来了,小黄还是一只茧。

    看到师父拿回来的狮虎棍,颜菲多少有些发窘,因为这名气太贴近少林寺了,怎么都不像女生用的,可当她亲手拿到那条棍子,才惊喜的发现,这棍子果真如师父所说,可软可硬可守可攻,咳咳,除了不能变粗变细,还真是居家必备之良品。

    更让她惊讶的是,这棍子竟然能像师父的鞭子一样盘在腰上?不必时时刻刻用手拎着,简直太神奇了!

    看到徒弟那惊讶的样子,殷辰好笑道:“想想它是什么做的,狮虎兽的尾巴既可卷又可扫,哪能做成兵器就没了它的特性?”

    “师父说的是,我只想着它是棍,倒是忘了狮虎兽尾巴的特性了。”欢喜的甩了甩手中棍,她笑着对殷辰道,“师父您教我棍法吧,这狮虎棍没有鞭子那么软,一定不会伤到我自己的。”

    事实证明,颜菲在棍法上还是很有天分的,特别是抡棍狂扫的时候,要是注入体内的全部经气,连殷辰都不敢小觑,毕竟她体内的经气是寻常人的几倍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