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1章 岛屿上的魔法学院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战火燃烧的大陆,血腥的气息弥漫在开阔的平原,地面上散落着破碎的盔甲与魔法水晶的残片,在黄昏时分的日光里闪闪发亮。

    战场上仅剩的是一队重骑兵和一位魔法师,骑兵们簇拥着一位黑色头发的贵族,由于得到了妥善的保护,他仍然完好无损。

    魔法师有着暗金色的长发和眼瞳,雪白的魔法袍纤尘不染,似乎从未在这片血海上行走过,他脊背挺直,说不出的萧索落寞。

    两个人静静对视着,贵族迟迟没有下令,魔法师也迟迟没有开始吟唱咒语。

    贵族苍白的面庞上浮现笑容:“断谕,你终于不愿再下手了。”

    魔法师回答:“那么帝国呢?”

    “我不知道……但我自己,是早就后悔了。”贵族轻轻叹息道。

    天色愈来愈暗,大地吞没了燃烧着的夕阳,远方天际由辉煌的橙金变为低垂的灰蓝。

    一点金色亮芒忽然从战场的中央迸发,随即激荡铺展开来,天地寂静。

    ---------------------

    一句“后悔”还回荡在耳畔,十五岁的林维闭上双眼,依稀看到战场上的黄昏,闪光的盔甲与水晶,还有魔法师暗金色的眼瞳。

    帝国的皇室珍藏中有三份禁咒卷轴,一份用于摧毁魔法世界的都城,挑起了这场持续五年的宏大战争,一份紧紧握在帝国主人的手里,以防不测。而最后一份名为“镕金”的卷轴则被赐给了统领帝*队与帝国魔法师团的蒂迪斯公爵——林维蒂迪斯,并且在战争的最后被抛出,林维与魔法世界的领袖断谕同归于尽。

    等林维再次张开双眼,他发现自己重回了十五岁的时候。

    这时候,帝国与魔法世界还维持着冷淡微妙的和平,卡拉威主城——被魔法师们称为“浮空之都”的魔法世界中央之城还好好地悬浮在帝都的正上方,那位富有野心的铁血皇帝还没有登上宝座,只是早已嗅到了危险气息的大臣与贵族们悄悄隐藏了孩子的魔法天赋,好让战争爆发的时候不至于面临尴尬的局面——林维正是这些孩子中的一个。

    魔法协会在远离大陆的海中岛上设立魔法学院,由大魔法师们进行教导。

    帝国与魔法协会合约第二条:所有帝国公民年满十五岁后必须参加魔法天赋测试,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

    合约第三条:拥有魔法天赋之人自动脱离帝国公民身份,进入魔法学院学习,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

    这种制度得以顺利推行的最重要原因便是具有魔法天赋的孩子实在稀少,而他们天生对魔法元素有所感知的潜能如果不被激发和培养,寿命只有普通人的一半不到,学习魔法之后,寿命便会随着能力的增加而延长,魔法师中的佼佼者甚至能够拥有比普通人悠长得多的生命。

    然而,这个从帝国历史的最初就已存在的魔法学院开设已久,魔法学习的方法更是无法保密,久而久之,帝国掌握了一套培养魔法师的方法,也拥有了自己的精锐魔法师团,实力逐年累积,以待来日。帝国贵族们深谙局势,想方设法找来能隐藏孩子魔法天赋的东西,将孩子留在帝国。

    林维将手伸向自己的颈间,秘银的细链上挂着漂亮的吊坠,吊坠是雪白的,并且在日光之下闪烁着淡淡的五色光晕——这是五色云石,大陆罕有的能遮盖住魔法天赋与元素波动的材料之一。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林维摘下了它。

    他看向墙壁上蒂迪斯家族的族徽,古朴内敛的花纹与厚实沉重的质地,图案是烈火缠绕的长剑。蒂迪斯家族的先祖以军功封爵,其后的族长或战功赫赫、或运筹帷幄,是帝都里的第一武勋世家。

    “我只想想好好地过一辈子,”林维低声自言自语:“让帝国见鬼去吧!”

    在这里只有他知道,战争的代价是多么惨重,那位陛下的偏执是多么无可救药,以及自己的愿望是多么难以达到。

    这位在将来的“黄昏之战”中“功不可没”的武勋世家的长子放下族徽,做下了他的第二次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个选择:离开帝都,越远越好!

    几天后,魔法协会官方测试处。

    面无表情的测试师,圆润透明的测试水晶球,心怀鬼胎的蒂迪斯家长子。

    蒂迪斯公爵夫人有着美丽的黑发和迷人的紫罗兰色眼睛,在公爵大人暂时不在帝都的时候,她作为直系亲属带着林维参加魔法测试。

    测试开始之前,公爵夫人担忧地看了一眼林维,但是显然她对五色云石的作用很有信心,在那一眼之后就没有了别的举动,将滑落的头发抚在耳后,牵着林维的手走进了房间,姿态骄傲而又优雅。

    负责测试的魔法师穿着淡蓝的袍子,手中拿着一颗剔透的水晶球,水晶球中有五色的轨迹缓缓旋转,林维知道,那是魔法元素的痕迹。

    而从他走进房间的那一刻起,五色轨迹的旋转便加快了许多,测试师师讶异地抬头望去,他知道魔法天赋的稀少,所以几乎是对此不抱希望的,但是这样的一个场景,已经昭示了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一位天赋者,因为水晶球里,积累着浓郁的魔法元素,它们会感知到能与自己沟通之人的靠近,变得极为活跃。

    公爵夫人面色如常,作为一个普通人,她看不清水晶球中的情景,而林维看见,随着自己的走近,其中的元素波动越来越明显。

    测试师看见此情此景,心中已经有了把握,只见他收起了一直以来的面无表情,微笑着把水晶球递给林维。然而当它与林维的手接触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测试师神情没有变化,他收起这只水晶球,转而拿出了另一只,把它递给林维,说:“努力看它的中心。”

    这是一只颜色漆黑的水晶球,寻常情况下只能看到它的表面,而当林维集中心思注视它的时候,那些黑色忽然变得层叠而富有质感,仿佛可以被穿透,他的视线向内部延伸,触及到中心之时,水晶球泛出一层莹润的白光。

    此时公爵夫人已经察觉出了不对,脸色苍白,只见测试师收起水晶球,对林维道:“你具有的是一类珍贵的魔法天赋,无法与魔法元素进行沟通,但是具有强大的精神力天赋,这种天赋可能让你成为召唤师或者炼金师。”

    公爵夫人心中狂跳,一句“不可能”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五色云石的作用已经在三个贵族孩子的身上体现了想象中的效果,为什么林维的魔法天赋还会被发现呢?

    林维看着母亲苍白的脸色,不可避免的有些心疼,但是他也知道,即使他不去魔法学院,照样要离开这里,加入帝国的魔法师军团,而在十几年以后的战争中,辉煌荣耀的蒂迪斯宅邸与父母亲的性命,将在失去家园的魔法师们的反击之下,随着大半个帝都化为灰烬。

    他不愿重复上一辈子的道路,不仅是出于对那样的命运的厌恶,也有着一丝期冀,希望能找到转机。

    不管公爵家有多么的不愿相信,林维的测试结果都决定了他不久就要进入魔法学院。

    等回到了家中,公爵夫人终于不用为了维持贵族的仪态而掩饰自己的情绪,眼看就要落下泪来,喃喃念道:“你要离开我们了我该怎样和你父亲交代?”

    林维垂下头,安慰她道:“您不要自责,魔法学院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等我离开那里,会时常来探望家人的。”

    这样的安慰显然不能让即将与儿子分别的公爵夫人满意,林维叹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愧疚,上前拥抱住了自己的母亲。

    等待的日子过得格外迅速,几天过后,蒂迪斯家的马车便抵达了大陆最东端的塞壬海湾,林维将在这里的港口登上去往塞壬岛的魔轮,成为魔法世界的一员。

    只不过,由于公爵夫人的依依不舍,林维上船的时候,已经是这一天的傍晚了。

    林维笑着向母亲告别:“塞壬湾是人鱼的故乡,我回来的时候要给您带上最漂亮的鲛珠。”

    公爵夫人无奈地笑了,她看着林维离开时的背影,眼神温柔又哀伤。

    那天的测试师正在港口等待,看到林维之后,微笑着向他招了招手,他并没有多看公爵夫人一眼,魔法师从不理会普通人世界里的规则,在他们眼里贵族和平民并没有什么区别。

    林维有些抱歉的说:“让你久等了。”

    测试师转身领他上船,道:“没有关系,你其实不是来得最晚的。”

    林维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默默回忆他上辈子知道的魔法师们,那些跟他同岁的,大约就都在这条船上了。

    这一回忆不要紧,林维心里咯噔一声,想起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那位后来的魔法世界领袖,跟他在战场上打得难解难分的大魔法师,似乎跟自己差不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