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2章 同船的宿敌先生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此时林维站在棕褐色的甲板上,环视着这条“魔轮”的船身,心情微妙——整条船破破烂烂,与码头上其他几艘往来通商的货船比起来简直像艘小渔船,再加上并没有其他船只那样的风帆,显得格格不入,并且船身还会随着海水一晃一晃,让人心惊胆战。

    身为测试师的西珀看样子是坐惯了这条独一无二的破魔轮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表情,他安慰了一句看起来颇为难受的林维:“过一会儿就习惯了。”

    林维一想到富得流油的魔法协会给自己的下一代准备的是这样又小又破的交通工具,就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西珀干笑着解释:“我们的船要穿越一整片海洋,到了半程又会有人鱼族的精神力波动影响,所以需要的魔法加持种类非常多,但是能够同时承担多种魔法加持的材料又十分稀少”

    林维一边听西珀解释,一边跟着他走进船舱中。

    船舱之中的气派就要比它的外表看上去好上许多了,墙壁上镶嵌着晶石,发出的淡淡光芒照亮了略显昏暗的舱室,走下阶梯之后就是一条长廊延伸开来,长廊上开着一扇扇门,墙壁和每扇门上都刻着一些复杂的符号和图纹,有些图纹中甚至能看到隐约的光华流转。

    西珀道:“魔轮是在一千多年前魔法协会成立之初由第一任会长建造的,这些都是当初的大魔法师们刻下的符文,能够看到光芒的那些,是直到今天仍然能够发挥效果的。”

    魔法师们的世界在普通人眼里十分遥远,即使林维上辈子在帝国居于很高的地位,但帝国也无法完全了解这个与自己相比有着太久远历史的存在,因而他对魔法世界里的历史仍然知之甚少。

    于是,他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飞到塞壬岛上去呢?”

    虽然飞起来对普通人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他是知道的,在那些难得一见的魔法师们的习惯里,飞来飞去可谓是家常便饭,走路则能省则省,仿佛生怕地面上的灰尘染脏了他们洁净的魔法袍一般,甚至遇到需要长途赶路的时候,飞个一天半天不落地都不成问题。

    西珀回答:“魔轮是魔法协会的诞生地,它在最初有着多种形态,曾经随着魔法协会的六位最初创立者在大陆探险,甚至可以说是魔法协会在大路上的一个标志,它最后才在一次大陆边界的历险中损毁大半,从那以后只能维持船的形态,一千多年来所有魔法世界的新成员都要乘坐它进入魔法学院,以示纪念。”讲到这,西珀满脸自豪道:“魔法在大陆历史最初起源时就已经存在,在魔法协会创立的时候才真正达到了鼎盛,我们的浮空之都也是在那时候被建成,在那段时候,精灵、矮人、龙族都在魔法协会的统治之下,可惜他们这些种族后代稀少,随着人族昌盛,慢慢也都不见踪迹了。”

    这时,长廊上离他们最近一扇门从里面被打开了,大概是房间里的人听到了他们两个的谈话声。林维转过身去,只见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少女从门内探出头来,愉快地向正走过门外的西珀打招呼道:“西珀先生!”

    林维乍看之下,觉得她的样貌有些眼熟,但仔细回忆,又不像是战场上曾经遇到过的。

    西珀向林维介绍道:“这是海缇,你们将来就要一起在学院了。”

    林维对海缇报上自己的名字,期间海缇一直笑盈盈看着他,她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配上一直挂着的笑容,看起来非常活泼灵动。

    “我来自北方的占星塔,你呢?”

    虽说魔法天赋十分罕有,但是在一些魔法师的聚集地和魔法师家族中,有天赋的孩子出现的机会总是要大一些,显然海缇就是其中之一。

    而林维作为一个纯正的,族谱上往前数十几代都没有出现过魔法师的普通人家族的孩子,只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回答道:“我是帝都人。”

    海缇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没关系!我们以后都是魔法师了,魔法世界的生活比帝国里要好玩多了!”

    互相介绍之后,海缇问西珀:“西珀先生,今年只有我们两个吗?”

    “不是的,今年有三个人,不过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以后你们在一起学习,要多照顾一下。”

    林维不知道魔法学院一直以来每年收取学生的人数,但是寥寥三个人似乎也过少了一些,这意味着魔法世界里每年新增的人数,与帝国豢养的魔法师团悄悄收揽到的人数相差无几。至于第三个人是不是断谕这个问题,根据他上辈子的印象,那个人和“需要照顾”似乎无法联系起来。林维多多少少有些松了口气,可是认识到这个,他心中又有一丝微妙的遗憾。传言中断谕是魔法世界最近许多年都难得一遇的魔法天才,而林维作为跟他过不去了小半辈子的半吊子召唤师,深知单打独斗自己绝对不是断谕的对手,而现在终于有了学习最正统魔法的机会,未免生出一点争强好胜的心思来。

    然而——这种复杂的心思在看到码头上某个有着标志性暗金色长发的身影时立刻荡然无存了。

    魔法师的感觉十分敏锐,身旁的西珀立刻注意到了林维瞬间有些呆滞的神情,问:“你认识他?”

    林维立刻否认。

    西珀道:“你刚刚的表情很奇怪,我还以为你们有些交情。”而且是不太好的交情。

    林维面无表情地胡说八道:“大概是因为我很少见过比自己长得帅的人。”

    海缇“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不过,他有什么不对吗?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

    西珀在下船前回答海缇:“他眼睛是看不见的。”

    诶?这话真的不是开玩笑吗?林维讶异地想道,莫非他重活了一辈子,以前的事情都变了样子吗?——那家伙的眼睛一向可是好得很。

    等到断谕逐渐走近他们,还真的能够察觉到,他的眼睛是半阖的,虽然也算张开,但是却并没有什么神采,暗金色的眼瞳被长睫掩盖,有种不可言说的美丨感。

    林维悄悄看了一眼身旁的海缇,发现这妮子微微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断谕,不由得暗戳戳叹了一口气——这小伙子,长得造孽啊。

    此时码头上的人不多,并没有费什么功夫西珀便把人领上了船,乍一上船,船身的晃动让这位目不能视的魔法师在最初的时候脚步有些不稳,然而片刻之后便恢复了正常。

    断谕在西珀的带领下向海缇和林维走来,这时候他的眼睛不再是原来的半阖,虽然仍旧没有神采,却让人觉得,他现在确实是在“看”着。

    林维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他放出自己仍是雏形的精神力来观察,果然发现周身所在的环境都覆着一层淡淡的金色,这意味着断谕真的是用精神力来“看”着他们的。只不过,精神力这种东西按理说虽然能够帮助魔法师进行观察,但却完全不能替代视力,换句话说,现在所有与魔法有关的东西在断谕看来都是由各种魔法元素的轨迹组成的,包括船上的他们三个活人,大概也就是三个颜色不同的团子,至于普通人的那些物品,虽然其中也有魔法元素,但是含量极少,最多能呈现出一个近乎没有的细细轮廓,不仔细看的话,走着走着径直撞到墙上都有可能。

    好吧,在上辈子,从他第一次见到断谕起,这家伙就是一个头脑和战斗力同样可怕的,并且眼睛毫无问题的最终对手,而现在这个正常走路都会有点问题的盲眼少年有点超出林维的预期

    西珀向断谕介绍了两个人的名字,而他也简短地回了两个字:“断谕。”

    海缇似乎想起了什么,对断谕道:“断谕,你是来自锐金之谷里的那个家族吗?”

    断谕的语气没有什么波动:“嗯。”

    断谕出身的那个家族林维是知道的,这是一支传承悠久,并且得天独厚的血脉,几乎家族里的所有人都有着不弱的魔法天赋,并且对金元素有着特殊的亲和力,只是传承到现在,人数已经十分稀少。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落日在辉煌的云霞中缓缓落进大海,人群的喧嚣渐渐平息下来,码头边停靠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而少有方向是驶出港湾的。

    西珀展开一张古旧的卷轴,缓缓吟唱起了晦涩难懂的咒语,船身的晃动缓缓停止,仿佛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缓缓掉头,绕过停泊的船只,在广阔的海面上朝着正在落下的巨大夕阳驶去,它只有几根空荡荡的桅杆,但是却让人能够隐约感受到,有一股力量正在那里鼓荡。

    林维靠在船舷上望着远处,似曾相识的落日让他想起那片战火燃烧的荒原,而现在他的境况和那时可谓天差地别——和宿敌站在同一条船上飘飘悠悠远离大陆的感觉,实在有点难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