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3章 海中央的人鱼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当我们在某一时刻回顾时光的时候会发现,历史的折点往往毫无预兆,却使命运的洪流转向另一个方向。

    ——《时光手札·第九卷——魔法的重生》

    “高阶魔兽、龙、人鱼,这是仅有的我们现在还能见到的智慧种族。”

    夜色中,平静的海面是接近黑色的深蓝,月色与星光一同垂落,甲板上的人靠着船舷聊天。

    “我和母亲就住在占星塔里,那里一直是预言师的家。”

    “预言师真的都能够预见未来吗?”

    海缇耸耸肩:“我走的时候,有两个老家伙还在为了浮空之都到底会不会掉下来这个预言吵得不可开交,反正不管浮空之都掉还是不掉,总有一个人是正确的。”

    林维失笑:“那岂不是人人都能成为预言师吗?”

    海缇狡黠地眨眨眼睛:“预言是预言,预言魔法是预言魔法,两个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林维彻底被勾起了好奇心,就连一直没有说话的断谕也转过头来。

    海缇道:“等一会儿你们要仔细看。”

    说着,她拿出一枚剔透的水晶球,吟唱几句咒语之后,水晶球缓缓漂浮起来,悬在海缇面前。

    海缇注视着水晶球,语调平稳缓慢。

    “今晚,没有风。”

    没过多久,林维便感受到之前早已习惯的海风拂面的感觉缓缓消失,而自己置身于无风的空间之中。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预言魔法吗?

    在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内,出言皆会成真?

    西珀叹道:“我也只是听老师说过占星塔的预言魔法,没想到今天能够看到。”

    海缇有些得意地一笑:“预言魔法能够掌控范围内的所有规则,我现在也只能做到这样,母亲她们的大预言术要比我厉害多了。”

    一段时间过后,无风的感觉消失,海风继续吹来。

    林维低下头,若有所思。

    如果真的存在大预言术,为什么他在战场上没有遇见过?

    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北方占星塔,从未参加过那场战争。

    浮空之都有一位大魔法师坐镇,最终死于禁咒“烈日”,魔法学院的一位大魔法师,死于帝国骑士团三大骑士长之手,而拥有两位大魔法师的占星塔,在战争爆发,魔法协会求援时就已经成为了一座空塔,那些预言师们直到最后也没有现身过。

    要知道,大魔法师是可以达到的魔法的最巅峰,几乎只有那些活了几百岁的老怪物们,才有资格穿上象征大魔法师的白袍——当然,断谕可以除外。

    如果两位大魔法师和其它的高阶魔法师参战,帝国的胜算绝对是要大打折扣的。他们那时是生是死,如果是死,是谁杀了他们?而如果还活着,他们去了哪里?他们的离开仅仅为了保全自己吗?

    此时,西珀正饶有兴趣地和海缇谈论着预言魔法,断谕则已经不再听了,由于眼睛的问题,他时时刻刻看起来都是面无表情的。

    林维压下心中的疑惑,悄悄打量了一眼断谕,结果发现这家伙看起来一动不动,有些奇怪。

    再放出精神力一看,断谕身旁的魔法元素似乎格外活跃。

    他这是在冥想?

    见鬼了,这样都能冥想!还是睁着眼睛冥想!

    林维此时的心情就像一个普通人发现了有人可以睁着眼睛睡觉一样。

    好吧,断谕的眼睛是看不见的,睁不睁眼睛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就算这样,这种环境下都能冥想进去,也够让人震惊的了。

    林维学魔法的时候,最痛恨的就是这个冥想。对于绝大多数魔法师也都是这样,冥想的时候要做到完全沉浸,不能有任何杂念,就算听到一丝声音也有可能打乱状态。

    尤其,他作为一个和魔法元素的沟通能力堪忧,只能靠精神力过活的召唤师,时常需要冥想来大量恢复精神力,有时候坐上一天半天都进入不了深层的冥想,还有过两次干脆就睡着了!

    冥想困难的林维看着浑身上下金光闪闪的断谕,感觉自己的眼睛要被刺伤了。

    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天才更可恨的东西吗?

    ——有的,比如说绝顶的天才。

    深深感到郁闷的林维找了个借口回到了自己的舱室,在床上坐下,放空脑袋,试图进入冥想,而结果和上辈子并没有差别,好长时间过去,连冥想的边儿都没摸到。

    ——只能丧气地承认自己确实轻易做不到那种心无杂念,然后接着冥想冥出来的那丝困意迷迷糊糊了起来。

    朦胧中,他似乎听见有人在耳边唱歌。

    音调隐隐约约,听不清唱的是什么,只让人觉得十分空灵。

    毕竟在睡着前一直执着于冥想,林维下意识地放缓呼吸,摒除杂念,几个呼吸过去,感觉自己的意识缓缓飘浮起来,是进入冥想的前兆。

    只可惜,这么一丝进入冥想的苗头很快就被掐灭了。

    罪魁祸首是传进耳朵里的敲门声,伴随着少女清脆欢快的声音:“林维,快出来看人鱼了!”

    林维被这妮子硬生生打断,不过也并不气恼,冥想虽好,可也没有人鱼的诱惑大。

    这种传说中美丽神奇的生物,在大陆上是绝对看不到的。

    等他跟着海缇急匆匆登上甲板,就见此刻一轮银月在海面上洒下光芒,显得海水比方才清透了不少,而海中也有着一些散发幽芒的亮点在缓缓漂浮着,伴随着远处飘飘缈缈的歌声,如同梦境一般。

    西珀道:“这就是人鱼的歌声,只有在塞壬海的中央才能听到。”

    海缇问道:“人鱼是浮在水面上唱歌的吗?”

    “没错,等船再向前一些就能看到她们了,魔法师和人鱼族的关系很好,也许人鱼还会过来和我们打招呼。”

    西珀的手上忽然多了一个大大的木盒子,他把盒子打开,林维和海缇目瞪口呆地看到里面装着的是各式各样精巧美丽的项链、手环之类女人的装饰品。

    “从码头上买的,人鱼的雌性喜欢这些,”西珀眨了眨眼睛:“这也是人类能辨别人鱼性别的方法之一,它们长得都太美了。”

    很快,随着魔轮的前进,歌声越来越清晰,远方海面上出现了几个小小的黑影,再近些,黑影的轮廓渐渐显现,这便是塞壬海中央的人鱼族了。

    人鱼露出海面的上半身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而且都披散着长长的头发,大概是感觉到了魔轮周围的元素波动,人鱼们此时都停止了歌唱,游到了一起看着林维他们。

    其中有一条人鱼,忽然高高从水上跃起,露出了覆盖着亮银色鳞片,形状优美的鱼尾,在半空中划过一条优雅的弧线后落进水中,拍出大大的浪花。

    “她认出我们来了,刚刚就是在打招呼。”

    西珀正说着,就见其它的人鱼也纷纷像第一条人鱼那样从海面上跃起再落下,场景非常美丽,林维甚至有些为看不见的断谕可惜。

    于是他凑到断谕身边道:“她们打的招呼就是从水里跳得很高,然后落下来拍水花。”

    海缇听到林维这个毫无水平的形容,投来一个好气又好笑的眼神。

    断谕倒是没什么意见,淡淡答道:“嗯,我听到了。”

    打完招呼,人鱼们开始朝着魔轮三三两两游过来,她们大约有十只的样子,每一个都长得非常漂亮,这样的相貌如果是在大陆上,不知该有多少自诩美丽的贵族小姐和夫人们要羞愧得不愿出门了。

    西珀道:“你们看,她们现在就是来要礼物了。”

    说罢,西珀便凝聚魔法元素,一条从甲板上延伸到海面的冰雪阶梯凝结起来,西珀率先走了上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年魔法学院都要给人鱼族准备礼物,不然她们是不愿意让魔轮过去的。”

    林维与海缇失笑,原来魔法学院在塞壬海上开了这么多年的船,还是要交买路钱的。

    很快,盒子里的饰品就被人鱼们分光了,大部分的人鱼拿到礼物之后便游到原来的地方继续歌唱,剩下两条人鱼还留在船边。

    两条人鱼中的一条明显体型非常小,脸蛋也是圆嘟嘟的,带着稚气。

    “这一条我之前没有见过,也许是第一次到海面上来,另一条大概是它的长辈。”

    说着,小人鱼游得更近了,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几人,而大人鱼只在不远处游弋,似乎并不担心他们会伤害小人鱼。

    “人鱼幼年的时候对灵魂气息非常敏感,也能准确分辨出善意恶意。”

    林维好奇地蹲下身子,伸出手来想摸摸小人鱼。

    只不过,林维没想到的是,小人鱼看到他伸过来的手后,立刻直起了身子。

    林维还在说:“咦,怎么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就见那小人鱼微微嘟起的嘴忽然张开,一股海水直直地喷了林维一脸。

    林维:“”

    他无奈地站起来,只见海缇已经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西珀的笑意也十分明显。就连断谕那家伙,大概也从精神力看到的情景和声音上猜出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眼角微微弯起。

    大家嘲笑完不幸的林维之时,只见小人鱼已经游到了离断谕最近的冰阶旁,并在那里小幅度地游来游去,似乎对他格外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