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章 龙与魔法与学院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小人鱼挨挨蹭蹭到冰面旁边,伸出带着薄薄鱼鳍的手臂拽了拽断谕的袍角。

    断谕俯下身去,小人鱼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他,过了不久,竟然亲昵地抱住了断谕的手臂。

    断谕忽然得到了这样的待遇,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而旁边几人看着这一幕,可谓是目瞪口呆,尤以刚刚还给人鱼送了礼的西珀为最。

    待到大人鱼拍起了几朵浪花,小人鱼才恋恋不舍地摆起尾巴游走了。

    几人从冰阶上再次回到甲板,在面对“人鱼都是这么热情吗”的疑问声中,西珀一头雾水地表示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虽说人鱼与魔法师们关系不错,可还真没见过人鱼上赶着来亲近魔法师的。

    这时候断谕开口了:“那条人鱼是金属性的。”

    “金属性?”

    人鱼与人类不同,人类的魔法天赋可以对所有元素产生感应,只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与元素沟通才会倾向于专精一类,而其它种族则不同,它们的天赋往往仅限于一种魔法元素,而一个种族内的天赋往往也是固定的。

    比如说塞壬海的人鱼一族,具有的便是卓越的水魔法天赋,能够操纵海浪,若是强大一点的人鱼,也许还能运用更高阶的水魔法,比如凝冰融冰之类。

    这样说来,一条拥有金属性魔法的人鱼,实在是太特殊了。

    听完西珀的话,人鱼对断谕的亲昵便有了解释。

    一条与众不同的人鱼,不能和族人使用相同的魔法也就罢了,偏偏还生活在金元素稀薄无比的无边海洋中,难怪见了断谕比亲人还亲。

    这时候,海缇问道:“可是,既然人鱼族世世代代都是水天赋,为什么会出现金属性的人鱼呢?”

    西珀微微蹙眉:“也许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到了学院之后,这件事要告诉院长。”

    “这么严重吗?”

    “万一这是由于海底出现了元素异动,就是一件大事了,”西珀点头,“大陆上的未知太多了,即使我们魔法师能够和元素沟通,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海缇看着西珀,道:“我妈妈也这样说过。”

    西珀望着远方月色下的茫茫海面,似乎是在感叹:“虽然魔法师经常自诩为最接近神的存在,但这几百年来,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只是尽可能地去探索这片大陆,希望有一天可以了解所有的秘密。”

    海缇接上了话语:“就像在无尽海洋中消失的魔法初代领袖们那样。”

    林维定定看着西珀的背影,他眼前仿佛有白色海雾蒸腾起来,使眼中所见变得隐隐绰绰,而船舷上的护栏似乎变为了帝都皇城中精致雕花的露台围栏,眼前身影也与某个身着华服的高大背影重叠。

    加冕未久的新帝放开了挽着皇后的手臂,从充满欢声笑语的温暖宴会厅中走出,有些疲惫地卸下头冠,冬夜里的寒风刮起他及肩的深红直发,这高贵的色彩此刻却显得有些黯淡。

    而林维站在他背后,黑色的斗篷遮盖住他贵族的礼服,宽大的兜帽掩住了他的面庞,仅只留下苍白的下巴和缺乏色彩的薄唇,与那拥有着久远历史的帝国壁画中象征不祥的邪恶法师别无二致。

    “林维,你是魔法师,你知道一个魔法师可以做到多少可怕的事情,”新帝转过身来,比深刻的五官更使人惊心的是他锋利的眼神,“自从坐上王位的第一天起,只要想到那座邪恶的卡拉威之城还高高悬在帝都的头顶,我就感觉难以呼吸。”

    林维在他的目光里缓缓单膝跪下:“我将效忠于您,陛下。”

    新帝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但立即被阴翳遮盖:“魔法师们是一群魔鬼,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打算着什么,而我将结束他们”

    魔法师,都是魔鬼。

    他早已接受他的命运,明白自己将如同蒂迪斯家每一任的家主一般,摒弃所谓的自由,为火焰之剑累累的功勋上再添一笔,只不过是先祖的方式是用长剑为帝国开疆拓土,而他则用魔法为帝王消除隐忧。

    林维清楚地记得那时的自己,在帝国主人的面前,以更深的低头,以无声的沉默,承认自己“被豢养的魔鬼”的身份,彰显自己为帝国效劳的忠心。

    那时他不曾想到,自己会在一片辽阔又自由的海洋上,听着两位年轻的魔法师,用坚定而干净的语调,述说着对探索大陆的向往。

    而魔法师的世界,有没有意识到,来自帝国的硝烟的气息?

    此时此刻,他比摘下五色云石的那一刻,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将要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道路的尽头布满了重重迷雾,并且蛰伏着种种已知与未知的风浪,在命运的汪洋上等待着吞噬过往的船只。

    但是,不论如何,他暂时逃离了帝都那个令人窒息的沼泽,逃离了死气沉沉的魔法师军团,即将平生第一次、真正踏入魔法师的世界,并且有机会得到心中一个问题的答案。

    与魔法师们最接近的,是神灵还是恶鬼?

    月至中天,西珀招呼三个人进舱睡下。

    “最迟明天中午,我们就会抵达塞壬岛了。”

    海缇欢呼了一声,看她的样子,今晚怕是要期待得睡不着觉了。

    好吧,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之后,林维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也要睡不着了。

    魔法学院,会是什么样子?

    会不会有漫天乱飞的怪老头?或者是像海缇这样活泼爱笑的小魔法师?

    就是不知道隔壁的断谕是不是也这么期待呢?

    林维干脆不试图入睡了,看着窗外的水面发呆。

    想起被小人鱼抱住胳膊时候断谕手足无措的样子,林维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这个可恶的家伙,没长大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

    直到很晚,林维才睡着,并且在第二天的上午,他被饿醒了。

    海上的日光透过窗子,晒得脸上发烫,林维用手背遮住眼睛,心想这下一定是起晚了。

    果不其然,等他收拾好自己走出舱室的时候,发现甲板上只差他一个人了。

    西珀扬了扬手上的烤鱼:“快过来。”

    船上是有食物的,魔法学院毕竟不会吝啬到让自己的学生靠捉鱼填饱肚子,看来他们几个已经是在自己找乐子了。

    “难得一见的墨绿鱼,快来尝尝。”

    海缇得意洋洋地说起了捉到这种鱼类小魔兽的过程,全是靠鹰眼术眩晕术冰刃术之类的小魔法,让不能用这些的林维感到一丝丝心塞。

    不过墨绿鱼的味道确实非常鲜美,极好地安抚了林维空了几乎半个上午的肚子。

    太阳渐升渐高,日光有些微的刺眼,但是几个人都没有进舱,而是靠在船舷上,期待能够早一眼看到自己的目的地。

    终于,魔轮驶过的地方开始出现了零星的、长满茂密植物的小岛,并且在一望无际的海平面的远处,出现了一线属于大型岛屿的阴影。

    面对着充满未知的、期待已久的、终于呈现眼前的地方,来者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高高悬在空中的几个浮岛,浓郁的五色云雾环绕着浮岛,以使它们安然悬停,两只长着巨大翼翅的黑色巨兽在半空不断盘旋,发出悠长的啸声。岛外的海洋中,也时不时可以察觉有庞大的阴影游动,时而翻起高高的水浪。

    “龙!西珀先生,那是龙吗?海里的又是什么?”

    西珀含笑点头:“天上的两只是龙,水里的是几头顶级魔兽。”

    这样的场景绝对会带来不小的冲击,从林维和海缇微张的嘴巴就可以看出。

    再近一些,岛上的面貌便清晰了起来,海缇还不忘送给林维一个提高远视能力的鹰眼术,以便他能看得更清晰。

    塞壬岛很大,像但也像沿途的几个小岛一样,被高大茂密的植物覆盖,而只有零星的几块地方,以及岛屿的最中央,被开辟出来作为了魔法学院的所在地。

    中央的那片,由十几根高大,剔透的各色水晶柱环绕着,水晶柱的顶端是形态各异的雕像,在太阳的照耀下流光溢彩。

    最主体的建筑是一座高大的城堡,城堡前方是一片湖泊,以城堡为中心,延伸出各种各样的的飞桥,连通了岛屿的所有建筑,也许是由于魔法元素格外浓郁的原因,这里的空气似乎都要透亮许多,各种色彩也显得格外鲜明。

    魔轮的速度缓缓放慢,最后停在离岸不远的地方。

    巨龙中的一个发出一声尖啸,振了几下翼翅,朝他们飞来,由于鹰眼术的加持,林维看到一个绿袍子的老人坐在龙背上,正朝几人招手。

    巨龙飞翔的速度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快来形容,几乎是眨眼间,巨大的阴影就笼罩了这艘小小的魔轮,绿袍子老魔法师洪亮的声音传来:“孩子们,上来咯——”

    猝不及防地,林维就感觉被强大的气流裹挟着离开了甲板,仿佛是被无形的大手拎了起来,再被向上抛起,最后精准地落在了龙背上,龙背巨大的鳞片冰凉粗糙,如同金属打造的铠甲。

    巨龙滑过水面,再次高高飞起,林维在扑面的劲风中张开双眼,眼前是不断放大的魔法学院全貌。

    ——这是他终于抵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