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7章 你念,我听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老阿诺丢下一句“有看不懂的来问我”就慢悠悠绕进了一眼望不到头的书海里,没了踪影。

    三个人来到最近的金色书架前,这里看起来放置的全都是与魔法史有关的书籍。

    林维对这些书里的东西自然是闻所未闻的,他耸耸肩,告诉断谕:“我是普通人出身,不懂得这些,你来选吧。”

    于是,寂静的殿堂里,林维轻声念出书名:“《魔法的两次衰落》、《骑士时代》、《曙光之战与荆棘花王朝》、《魔法协会的一千年》、《黑暗魔法时代》”

    一连念了许多,断谕都未出声,而林维也有些疑惑,之前念过的这些书籍,听名字虽然都是历史,但都是截取历史中的某一段,没有一个像是对整个魔法历史的叙述。

    他在某一刻抬起头,忽然在书架的顶端看到了一排黑色的书脊,书脊上的字是都是略显暗淡的银灰色,是同一本书的不同分卷,每一卷书都厚得吓人,书脊看起来和自己的手掌一样宽。

    林维喃喃念出了那本书的名字:“《时光手札》”

    话音刚落不久,就听断谕道:“选这个。”

    然而,林维伸手取书的时候,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踮起脚的林维发现自己并不能够到这本书。

    而且,就算是跳起来,因为书本太过沉重,一下子也弄不下来。

    林维只得实话实说:“它放的有点高”

    目前比林维要高上不少的断谕走了过来,问道:“第一卷在哪。”

    林维再次伸出手,堪堪摸到第一卷下面的架板。

    接着,断谕的手伸了过来。

    他微凉的掌心轻轻擦过林维的手背,然后往上,轻而易举地取下了那本《时光手札》。

    林维收回手,对于刚刚不经意间的触碰有些不自在。

    他在礼节森严的公爵府中长大,后来成为魔法师后更是少与人接触,本来就不习惯别人的触碰。

    尤其当这个人是断谕的时候。

    在上辈子的他眼里,断谕这个人,从开始到结束,从头到脚,都只意味着一种东西。

    ——危险!

    这种意味即使是现在也并未完全消失,因而刚刚的那一刻,猝不及防的林维甚至有些颤栗。

    他想起了曾经在战场上,断谕轻描淡写便杀死一片又一片他的召唤物的时候。

    召唤物自然是都与他有灵魂契约的,也就是说,断谕每次出手,都像是直接在他灵魂上划下一刀。

    但是呢,他对于断谕,又是有着一些愧疚的。

    林维自少年起便进入了帝国的魔法军团,他忠诚于帝国,可也知道,那场战争根本就是帝国一厢情愿地挑起来,浮空之都被毁后,魔法世界才后知后觉地开始了反击,那时刚刚穿上白袍的断谕,也只是因为现任魔法协会会长身死,才接任了这个位置。

    断谕最终身死,也是死在自己那张同归于尽的禁咒卷轴“镕金”里。

    因此,即使做了多年敌人,林维对断谕也没有恨意,甚至有些惧怕,重活一世之后,看着断谕,又总是有几分心虚。

    林维只得叹气,活了不少年攒下的那么一点良心,似乎都给了这个家伙。

    漆黑封面的《时光手札》送到了林维的手里,他才回过神来,好奇地打开厚重的封皮,只见扉页是这样几行字:

    黑暗时代中,诸多咒语、典籍散佚,自魔法起源至黑暗时代,数千年魔法成果荡然无存。

    曙光之战虽然胜利,魔法传承仍然难以继续。

    而我困守星辰塔中,所能做惟有将毕生所知记于书中,使魔法一脉,不至遗忘过往。

    ——艾撒·伊维斯

    过了许久,不知去了哪里的老阿诺慢慢悠悠再从一排排书架中绕回来的时候,正看见这样一幕:

    红头发的小姑娘半倚在书架上,翻看着一本《骑士时代》,两个男孩子则靠着书架,并肩坐在地板上,黑头发的那个捧着一本厚书,□□给身边的人听,属于少年人的声音清透柔软:

    “在最初的魔法体系中,只分为光明、黑暗、自然三系人族魔法天赋薄弱,活动范围仅限于大陆东岸,与此同时,魔兽散布于大陆各处,精灵族聚居于中央森林,龙族占据海外岛屿,矮人隐匿于山脉”

    熟悉的语句唤起了老阿诺的记忆,正在被念的是第一卷《时光手札》无疑了,这可是讲述黑暗时代之前大陆历史与风貌的唯一一本珍贵典籍,手札后来的那些卷,便都是后世魔法师们记录的魔法艰难生存下来之后的历史了——听说占星塔正在编写着第八卷来着?

    老阿诺看着三个年轻的小家伙,听着林维念书的声音,眯着眼睛晃了晃已经长满了雪白头发的脑袋,似乎又回到了自己跟他们同一个年纪时,在这里看书的画面,不由得在心里暗暗感叹:年轻真好啊

    而正在念书的林维,心中也在暗暗感叹,从这一卷书中,他所窥见的魔法世界波澜壮阔的曾经,与曲折起伏的命运,不知比帝国藏书室里那些满是歌功颂德的《帕蒂斯一世》《亚斯兰帝国开国史》要精彩多少倍。

    林维念完一段,抬眼看了看身边的断谕,只见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那双并无什么实际作用的暗金色眼眸,再悄悄用精神力看了看周围,发现这家伙竟然连精神力也收回去了。

    “喂,”林维抬起胳膊肘碰了碰断谕,“你还在听吗?”

    断谕转头向他的方向,一缕发丝不经意间滑落肩头:“在听。”

    林维一边努力把又快要黏到断谕身上的眼珠子收回来,一边撇了撇嘴道:“都以为你睡着了。”

    断谕似乎是轻轻笑了一下,道:“没有。”

    此时,在断谕收回精神力的感知世界里,除了一片浓稠的漆黑,就只有那个清透柔软的声音,在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再次开始缓缓念读:

    “在那时,丰饶繁荣的大陆上,只有西部的死亡沼泽是生机断绝的禁地,传说死沼的深处供奉着黑暗女神卡塔娜菲亚的神像,只有黑暗法师与亡灵生物可以入内”

    他忽然有种感觉,虽然身处黑暗之中,眼前却看到了光亮。

    然而,在远离大陆的魔法学院中光阴悠长,氛围宁静的同时,大陆中央的帝都、皇宫,却充满了并不轻松的气息。

    议事厅的首座上,是头发花白,体型微胖的帝国皇帝,虽然仍旧能每天处理完该有的政事,松弛的脸颊和略微蹒跚的步履却出卖了他的老态。

    “蒂迪斯家的长子被魔法学院选中了?”

    老皇帝看着新呈上来的消息,眉头略微皱起。

    在这位帝国老主人的右手边,是他深红色头发的大儿子,近些年帝国的诸多事务,他已经逐渐接手,在加上他一向冷厉铁血的作风,虽然不讨贵族们的喜欢,却在大臣中颇具威望。

    只见他冷哼一声,道:“蒂迪斯家显然已经不愿再为帝国服务。”

    这话说得狠厉,议事厅中一时无人接话。

    良久,却是老皇帝摆摆手,道:“蒂迪斯家为帝国效忠已久,大公爵至今还在帝国边境未归,长子的事情多半只是意外罢了。”

    大皇子眯了眯狭长的眼眸,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其它表情,也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议事厅的声音,便又渐渐转移到拓宽河道与扩建帝都等等增加帝国威仪的事情上去了。

    傍晚将至,风中带了些凉意,刚迈出议事厅的老皇帝吹了凉风,忽然咳嗽起来。

    便有侍女急急地为他加上衣服,又过许久,他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回到日常起居的宫殿之后,皇后立刻端上了精致的、热气腾腾的菜肴,面对着这些,老皇帝却并没有什么胃口。

    他的目光放在皇后已经显现出些许衰老的面庞上,长长叹了一口气。

    “伊西斯,我们都老啦”

    皇后一边细心地为他布着菜,一边回应道:“陛下,您现在想这个,还有些过早。”

    老皇帝缓缓摇摇头:“我已经感觉到,没有精力来处理帝国这么多事务了。”

    皇后微笑着:“您不是说,我们的长子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吗?”

    “他”老皇帝阖上双目,他的眼睛下已经有了垂坠与肿胀,许久才继续说道:“他如果是在一百多年前,帝国战火不息的时候,必定是个好皇帝,只不过”

    余下的话,老皇帝没有说完,只是在心里蔓延出了长长的阴翳。

    只不过,眼下帝国正是繁荣的盛世,周围的敌人皆已顺服,以长子的性格,怎么能忍受毫无功业可建的一辈子呢?

    除了高高悬在帝都头顶的那座魔法城市,放眼大陆,又还有什么具有威胁的势力呢?

    可是那座城市的主意,岂是可以轻易打的?

    他心中千万般思绪,最终也只能化为一句无奈的叹息:“伊西斯,我不放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