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8章 带你飞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塞壬岛上没有季节的变化,唯一会出现不同的就是周围的海面。一年中会有四次,海面仿佛永无止息地掀起巨浪,随后,便是持续许多天的乌云密布,狂风骤雨。

    岛屿上的人把它叫做“季潮”,每次季潮来临时,总是在天上盘旋巡视的两条巨龙就会落下,而安斯艾尔的老朋友们——那些海洋中的顶级魔兽,则依然慢吞吞地在岛屿周围游动。

    水生的魔兽具有卓越的水天赋,这些顶级魔兽们更不用说,有了它们在岛旁,再大的风浪也不会波及到岛上的建筑和珍贵的魔法植物们,并且,在控制风浪的过程中,它们的能力也会得到提升。

    据说,一百多年前安斯艾尔来到塞壬岛的时候,可是把那一任的魔法学院院长高兴坏了。

    ——有这么一位“朋友”遍布大陆的兽语者,季潮来临的时候,学院再也不用开启魔法阵来保护学院了,这可是省下了数量众多的珍贵魔法晶石。

    今年的第四次季潮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天,该是到了尾声的时候,而林维在魔法学院的第一个年头也眼看就要过去了。

    “浮空之都由一座主浮岛、两座大型浮岛组成,浮岛主体全部由五色日石打造,坚固无比,且日石内部刻入众多巨型魔法阵”

    林维合上手中的《浮空之都》,气哼哼道:“我读累了!”

    海缇和断谕在上一次季潮结束的时候,终于获得了他们阿尔斯老师的认可,开始正式学习魔法。

    这两个人一旦学起来,切磋就成了家常便饭。

    而林维就不可避免地成了受害者。

    平时被拿来练手还好说,就在今天,由于断谕的一个咒语范围太大,正站在浮岛边上的林维被元素波动推了出去。

    浮岛上毫无防护,正是因为一般的魔法师能够飞起来。

    然而,天知道为什么,阿黛尔根本没有教过飞行这个东西。

    以为已经离开咒语攻击范围的林维猝不及防地栽了下去。

    幸好他还不至于脑子一片空白放任自己摔下去,几乎立刻就召唤出了阿黛尔给的阿贝尔藤。

    藤蔓一头扎根在浮岛边缘,末梢迅速向下延伸缠住了他的腰,把他拉了回来。

    堂堂公爵长子,竟然被打下了浮岛,并且被藤蔓像拖尸体一样毫无体面地拉了回来,还遭到了老阿诺无情的嘲笑!

    虽说有惊无险,但是林维非常不爽,以至于给这个可恶的家伙念书的时候,态度十分消极。

    断谕难得遇见这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事情,只能对这位脾气上来了的大爷认错:“是我不好。”

    他这时候眼睛是闭上的,配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的、五官精致的面庞,显得十分无辜,让林维看了就来气。

    林维粗声粗气道:“把眼睛睁开。”

    断谕张开了眼睛,双眼毫无焦点。

    ——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深知在断谕眼里自己就是个魔法元素组成的团子,林维肆无忌惮地看着他,觉得自己像极了帝都里那些整日游手好闲,欺男霸女的贵族子弟。

    这种认知让两辈子都没来得及过一把纨绔子弟的瘾的林维感觉十分新奇,如果不是心里还有点不爽,就差上手调戏了。

    上辈子打不过,这辈子好像也没什么希望,不如趁着这家伙眼瞎看个够本。

    于是继续恶声恶气道:“你今天要吓死我了!”

    断谕并不知道林维陷入了这样的一种迷之状态。

    “对不起,”他放轻了声音道,“那时候我也很害怕。”

    放轻了的、本来就很好听的嗓音,莫名带着些温柔关切的味道,带起来一路酥酥麻麻,钻进林维的耳朵里。

    他说什么?

    他也很害怕?

    林维控制住有些上翘趋势的嘴角:“害怕什么?”

    “怕你真的掉下去。”

    知道他不会飞,因为季潮的缘故,巨龙和安斯艾尔也都不在空中,当精神力感知的世界里那个象征林维的光团猛地下跌那一刻,心脏仿佛被揪起的感觉是做不了假的。

    “也是,”林维的语气满不在乎,“我要是摔死,就没人心甘情愿给你念书了。”

    “不是的。”

    “嗯?”林维盯着断谕的眼睛。

    虽然这样的注视得不到回应,但会让他觉得得到的答案格外真诚。

    “因为你是我很好的朋友,不是因为你会给我念书。”

    林维此时的感觉有些难以形容。

    要是在一年以前,有人告诉他将来会发生这样一幕。

    ——打死他都不会信,说不定还会把那个人给打死。

    一脸无辜的、毫无杀伤力的断谕,跟他并肩坐在同一个书架下,认真地告诉他“你是我很好的朋友。”

    想都不敢想好吗?

    可是这一年相处下来,除了上午跟着各自的老师,一起读书、一起回房,只要不是有深仇大恨的人都会慢慢熟络起来。

    至于上辈子的那些破事儿,一旦逐渐克服了时不时惧怕和别扭的感觉,就发现这样跟断谕相处也是件新奇又有意思的事情。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让林维心里最后那点不爽也烟消云散了。

    他伸手拍拍断谕的肩膀:“好吧,哥哥原谅你了。”

    人家都把自己当好兄弟了,自己还揪着以前的那些不服气不放。

    林维叹了口气,双手环膝,把脑袋放在膝头上,闷闷道:

    “我在家的时候,也没什么朋友。”

    他突然有些低落的语气和话里的内容,让断谕微微一怔。

    林维继续道:“和我差不多大的人,都很没意思,我家在帝都很厉害,我用不着主动去找他们,也不愿意跟他们混在一起。”

    “后来我母亲又给我生了个弟弟,可惜生得晚,我离开家的时候他话都还说不全。”

    “再后来,我就走了”

    黑袍加身,如同裹近了黑夜里。

    似乎,不管是帝都的声色繁华里,还是战场的千军万马中,他身边从来没有过一个可以时不时说上几句话的人。

    断谕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只听林维的声音接着传来。

    “我也想和你做很好的朋友”

    这句话里充满了不确定的意味。

    断谕微微蹙了眉:“不可以做吗?”

    林维把原本朝着断谕的脸埋进膝盖里:“你不懂”

    林维脑袋里乱糟糟闪过很多东西,然而在感觉到断谕倾身过来靠近自己的时候,又奇迹般消散了。

    这样其实也挺好的,他默默对自己说。

    于是,就当断谕因为林维的这些话心中沉沉的时候,林维松开了环着自己膝盖的手,笑嘻嘻靠过去揽住了断谕的肩膀。

    “我逗你玩的,”他似乎有些抱怨地道,“平时那么冷冰冰的,谁知道你其实把我当好朋友啊?”

    断谕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但很快就又放松下来,有些歉意地道:“我不太会说话。”

    “我知道,”林维脸上笑意更浓,“你要是会说话,那就太奇怪了。”

    在生活里也冷冰冰不爱说话的断谕,才符合上辈子那尊杀神的形象嘛。

    “为什么?”

    “不告诉你,”林维站起身来,“反正书也快要读完了,我现在要出去走走。”

    重生见到断谕以来心里最大的那道坎似乎是跨过去了,林维感觉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走出藏书殿,低沉而广阔的天空是深深的灰色,不时有撕裂天空的闪电和轰隆的雷声传来。

    身后传来脚步声,断谕也跟了上来。

    “断谕,你教我飞吧,”林维道,“阿黛尔老师从来没有教过我。”

    断谕的回答十分确定且直截了当:“你飞不起来。”

    林维:“?!”

    上辈子需要飞的时候只需要弄出来一个会飞的召唤物就行了,十分节省体力并且帅气。

    但现在的他精神力召唤能持续飞翔的高阶魔兽十分吃力,林维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学一下魔法师们普遍的飞行方式的。

    现在断谕竟然说自己飞不起来?

    “飞行是把自己和周围的魔法元素同化,但是你没有感应力。”

    林维:“好吧。”

    “你想飞的话”

    说着,林维忽然感到一只有力的手臂横过自己的腰间,整个人忽然变得轻盈起来,随后被断谕带着迅速飞离了地面。

    林维俯视着塞壬岛,岛旁水下巨大的阴影清晰可见,岛屿外的海面海浪疯狂翻涌着,连绵不绝的涛声与雷声一同充斥着天地,这座亘古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很容易让人遗忘外面的世界。

    即使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年,眼前的荒茫景色与身边的断谕,仍让林维觉得像做梦一般。

    “等我精神力够用了,就召唤一条龙出来带你飞个够,”他看了断谕一眼,“比老安斯艾尔的龙还大的那种。”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林维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断谕似乎是笑着的。

    天际,一道横贯半个天空的闪电从乌云中迸开,随之而来的是响彻天地的炸雷声。

    “说起来,已经二十多天了,为什么季潮还没有一点要结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