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9章 绿袍子炼金师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次的季潮持续了三十天才逐渐有了平息的兆头,海面上的浪头逐渐减弱,看起来过不了几天,就又会恢复以往风平浪静的时候了。

    海中的魔兽们也不像之前那样在海面上徘徊了,只有偶尔才能看见隐隐绰绰的黑影。

    林维学习魔法的场地已经换到了岛屿森林中一片特意开辟的空地上,原因无他,当林维学会了缔结各种灵魂契约的方法,开始尝试召唤的时候,那间摆满灵魂水晶的房间显然就不太适合了。

    “使役契约可以跨越空间随机召唤生物,在精神力与灵魂强度足够的情况下可以长时间驱使众多召唤物,召唤结束时契约结束,召唤物自动传送回原本的空间。

    主从契约在不被解除的情况下终身有效,召唤物有一定的自由度,可以长时间离开召唤师,并可以与召唤师借助契约无视距离,进行简单的灵魂交流,能够随时传送到召唤师身边。

    本命契约除死亡外不可解除,无主从关系,双方心意相通,灵魂相连,任意一方实力提升,另一方也会获得相同效果,一方死亡,另一方灵魂则遭受重创。

    除去这三种,还有许多契约方式,但是要么条件苛刻,要么失传已久,现存的契约方式都可以在藏书殿中找到,你可以自行学习。”

    只需听阿黛尔的这番话,帝国与积蕴深厚的魔法学院的区别便显露无疑了。

    上辈子的林维所会的就只有使役契约一种,而他现在已经有了第一只结成主从契约的召唤物——那株阿贝尔藤。

    阿黛尔的本命召唤物是一株成年的阿贝尔藤,这一株是正是那株藤的种子培育而成的。

    可惜阿贝尔藤生长缓慢,林维也没有和它缔结本命契约,他觉得自己有生之年都不能看到这个小东西长成阿黛尔老师的本命伙伴那种模样了。

    ——此时,这株名为“阿绿”的成年阿贝尔藤从主体中抽出上千条深绿色的粗壮藤蔓,高处的一条藤蔓结成座椅的形状,阿黛尔正在其上悠闲地坐着,而其它的张牙舞爪地挥舞着。

    而林维身后的半空中,悬浮着一道由乳白色光点组成的大门,门后是灰色的灵魂通道,时不时闪烁着流光。

    这便是使用使役契约的大型召唤魔法“契约之门”了。

    不断有中阶魔兽从契约之门中走出,开始攻击张牙舞爪的阿绿。

    当然了,阿黛尔的要求可不只是尽可能多地召唤魔兽来战斗这么简单,林维在召唤的同时要尽可能精确地操纵它们。

    阿黛尔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二十几只魔兽时而聚拢,时而分散地攻击着她的藤蔓,而阿绿也随着她的心意像逗弄一般时进时退,直到她的学生脸色苍白,出现精神力耗尽的前兆时才打住。

    “停下吧。”

    阿绿收回了藤蔓,魔兽们也都被契约之门收回了原本的地方。

    阿黛尔眼中闪过满意的神色,指点了几句便放林维离开了。

    而当林维快要走出密林时,向原来的方向回望,这时阿黛尔仍然站在原地,背影分毫不动,不知是在看着什么,或是想着什么。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

    对于林维来说,阿黛尔作为他的老师,具有在召唤魔法上的极高造诣,同时也从不缺乏耐心。

    但这不妨碍他觉得阿黛尔有些古怪。

    这种古怪不是行为上的孤僻离群,而是一种不可捉摸的感觉。

    就算她时刻神色温柔仪态从容,也好像是带着沉重的镣铐,从未真正轻松。

    ——如果不是着实深不可测,就是她有着极重的心事。

    难道说占星塔里的人都是这个样子?还是只有她一个?

    林维晃了晃脑袋,想把这种怪异的感觉驱逐出去。

    他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那个占星塔过于神神秘秘,连带着自己都疑神疑鬼起来。

    海缇倒是提过不少塔里的事情,但不过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没什么用处。

    不多时,林维便走回了他们三个的小院,一进门,就看见海缇在一脸愉快地收拾东西,看到林维进来,立刻道:“阿维,快过来帮我看看,咱们还有什么可带的?”

    塞壬岛有一层魔法结界,平常的时候学生是无法自由进出的,只有在这一年的最后一次季潮结束之后和下一年季潮来临之前的时间才会开放,这段不短的间隔也是学院默认的年轻魔法师们外出游历的时间。

    各种各样的食物、一堆晶石、几张老师们为了以防万一送给他们的高阶魔法卷轴,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魔法药剂和炼金师们做出来的小玩意儿。

    “嗯也没有什么别的了吧。”

    至于要穿的衣服,魔法师们的袍子经过许多代富有奇思妙想的炼金师们的改进,会变形会变色不怕水不怕火不会弄脏,有那么两三套已经足够应付全年的穿着,也就是因为加持的魔法阵不同需要在不同的时候更换而已。

    当然了,这个两三套对于海缇是不可行的,对于漂亮衣服的追求即使是在女魔法师身上也是有增无减,林维简直要怀疑,海缇光是魔法袍就足够塞满一只空间戒指了。

    “对了,今天我遇到丹尼尔的时候,他说想和咱们一起出海来着。”

    “丹尼尔?”林维听到海缇的话,有些疑惑:“他为什么不和自己的同级一起?”

    “丹尼尔的同级今年要跟着他们的老师去寒冰之谷,他说那种地方不仅对自己没有任何用处,而且还有可能丢掉小命”

    听着海缇的转述,林维几乎都能想象出丹尼尔那副装出来的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我这种娇弱的炼金师,怎么能去那种冻死人而且还满是吃人魔兽的鬼地方呢!”

    没错,丹尼尔是个炼金师,而且是个跟林维他们很有缘分的炼金师——他们进入学院的第一天,看到的那个嗷嗷大叫从炼金浮岛上掉下来的黑乎乎的人影,正是被老师西里斯一怒之下打出来的丹尼尔。

    至于和召唤师同样没法沟通魔法元素的炼金师怎么会飞起来——炼金师们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这是众所周知的。

    两人正说着丹尼尔,就听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是我,丹尼尔!”

    海缇无奈地吐了吐舌头,出去把门打开。

    就见一个绿油油的身影跑进了房间,十根手指有六根带着五颜六色的空间戒指,即使丹尼尔长了一张五官端正并且还有些俊秀的脸,这副行头也简直让人不能直视。

    “美丽的海缇小姐,你今天的袍子实在是让人赞叹!”丹尼尔冰绿色的眼睛滴溜溜转来转去,“我想加入你们这件事,你的伙伴现在知道了吗?”

    “可以是可以,”林维看着丹尼尔,笑眯眯伸出了一根手指,“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丹尼尔警惕地看向林维。

    这个贵族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丹尼尔一年来深有体会的。

    “我们三个可以大方的让你加入,并且保护你这个毫无攻击力的炼金师作为报答,你的那些药剂和小玩意儿,也要毫不吝啬地给我们用才对,还有,那个能让你飞起来的东西,回头也要给我做一个!”

    丹尼尔思考了一会儿,答应了下来:“这个当然可以,但是你们要保证只有需要的时候才能拿来用,不可以随便取!”

    “成交,”林维起身朝楼梯走去,“嗯既然你有闲工夫来谈这个,不如就留下来帮海缇整理一下出岛要用的东西吧。”

    “林维,你这是在奴役我!我可不是你那些乖乖听话的召唤物小毛球!”

    林维悠悠然进了门。

    断谕果然又在闭着眼睛冥想。

    托断谕的福,这一年来林维冥想的功夫可是长进了不少。

    他也已经发现,这家伙冥想的时候进入得快,要清醒也很容易,不会像之前难得冥想一次的林维那样,被人打断一次简直心疼的要命。

    于是他毫不忌讳地走到断谕的床前把人摇醒。

    “断谕,断谕,起床了!”

    本来就是靠坐在床头的断谕看起来是习惯了林维这种时不时的打断,很快就从冥想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什么事?”

    “丹尼尔要和咱们一起出岛,我让他答应了药剂和小东西随便我们用!”

    “他跟着也不错丹尼尔能长途飞么?”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林维摸了摸鼻子。

    他只见过丹尼尔在主岛和浮岛之间飞来飞去,也不知道那个小玩意儿有没有神奇到可以一直让人飞着。

    断谕可以带上他飞过塞壬海,但海缇还没有到这个层次,两个元素魔法师一人拎一个还真是不好做到。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林维道:“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找安斯艾尔老师,让他把魔轮借我们用一次,反正雨还没停,用魔轮出海也挺好的。”

    至于谁来开船当然是那个绿油油的丹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