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11章 骑士?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酒馆的一楼灯火通明,即使在外面也能听到大厅里传来的声音。

    这里多是些佣兵团里的勇武汉子,刚刚从危机四伏的中央森林里出来,在酒馆落脚,免不了要恣意放纵一番,然而现在传到林维耳朵里的却不是平常酒馆的嬉闹与喧哗声,而是高声的争执。

    这有些败坏林维小公爵的兴致,正准备上马车去换一家别的,却见断谕微蹙了眉:“魔法师?”

    “在这里?”

    屋内争执的话语遥遥传来:“伯爵的车队刚刚丢失了货物,你们两个手里就多了中级魔兽的魔晶和皮毛,还想着赶紧出手?”

    回答的是一个女声,听起来似乎是个少女,声音尖锐:“这是我和哥哥在森林里自己猎到的,凭什么怀疑我们?你还不是想私吞了我们的东西!”

    放肆的笑声传来:“小妞,不是我说,就凭你的小身板,最低级的魔兽都能把你的肚子给撕开!你哥哥是武士不假,可是普通武士,谁会没事找事去一个人带着个拖累去森林深处找死呢?”

    那姑娘的声音再度传来:“这就是我们猎到的东西!这种东西也只有你们才会看得上眼,怎么可能是伯爵家的货物!”

    “不对,”断谕闭上眼睛,仔细感知着大厅内的情形,“也不像是魔法师我从来没有见过。”

    林维闻言,也闭了眼睛,精神力如同水面的涟漪一般散出,所过之处,所有与魔法元素相关的东西解构成分毫毕现的轮廓。

    精神力穿越酒馆的墙壁,林维的眼前呈现出纷杂的人形。

    普通人是暗淡的,一团分散稀疏的光点,魔法师是以身体为中心发散出的光团,不仅体内有元素漩涡在缓缓旋转,周身的元素跃动也会活跃许多。

    普通人中的武者也是分散的光点,但是光点要密集许多。

    但是,在这些或稀疏或密集的光点团中,林维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与众不同的一个!

    那是一个完整的人形。

    魔法元素聚集得无比紧密,以至于连四肢都清晰可辨,这是不可能在普通人身上出现的,也从没有一个魔法师在精神力的观察下呈现这种状态。

    甚至能够看出,这是一个身量略矮,身材纤细的人形——也许还是一位女性。

    “天哪”海缇也用释放的精神力发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状况。

    “我说,”丹尼尔咽了咽口水,“你们想到了什么?”

    这一年来读过的那整整几柜书籍中的内容电光火石般在他的脑海飞快掠过,留下唯一的一个答案。

    “骑士。”

    林维与海缇对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骑士时代》、《骑士的辉煌》、《骑士与荣耀》、《骑士的没落》

    没错,帝国的皇室豢养着所谓“皇家骑士团”,并且为首的几位大骑士长确实拥有着强大的实力,但是他们始终只是“皇家骑士”,而不是真正的骑士。

    在魔法学院的典籍记载之中,真正的骑士,早在近千年前,就已彻底没落。

    而人类的“武士”,不过是曾经辉煌的骑士文明留在世间的,一点微茫的遗迹,与残存的血脉。

    “魔法师依靠精神力来感知与控制所在区域内的魔法元素,而骑士依靠凝练的魔法元素锻造肉身,他们具有强健的体魄、坦诚的灵魂与坚定的信仰。”

    “骑士是魔法师最好的伙伴,是创世神为彼此精心制作的礼物。”

    是了,那样凝实精细的一个人形,与古老骑士的特征毫无二致。

    只是——大陆上,不是早已没有骑士了吗?

    “我们进去看看。”林维道。

    等林维掀开大厅门口的兽皮帘,这场争执中的那个女声显然已经被激怒了:“魔兽怎么不可能是我和哥哥杀死的!苏克,我告诉你,我也是一个武士!”

    以壮汉苏克为首的几个人立刻发出了不怀好意的哄笑声,其中还夹杂着吹口哨的声音。

    “哈哈哈哈,小妞,你是在讲笑话吗?就算你告诉我这些东西是你爬上了伯爵车队里哪位护卫老爷的床拿到的,也比说你是个武士可信得多!”

    林维循声看去,视线落在被看热闹的人群中央,一个正双手掐腰,身材纤瘦,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银发女孩子身上。

    他瞳孔微缩。

    就是她!

    海缇也小声问道:“是不是中间那个女孩儿?”

    丹尼尔点点头:“可是这一点都不像是骑士的样子啊”

    林维低声对身边的人道:“不管是不是,我们得先帮她解围再说。”

    丹尼尔不怀好意地看了看大厅中的人群:“不如林维你扮成他们说的那个什么听起来很厉害的伯爵家的人,把这个小姑娘带走——你这几天派头本来就大得很,肯定能骗过他们。”

    林维抱臂斜睨他一眼:“这个倒是用不着。”

    丹尼尔:“那要怎么办?”

    “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楚大陆上的规矩,丹尼尔。”

    丹尼尔一脸茫然:“什么规矩?”

    林维放下手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道:“管他什么侯爵伯爵你看着就是了。”

    说罢,他将皮帘彻底掀开,大步走进了人声喧哗的大厅中。

    大厅里灯火明亮,人群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在了林维的身上。

    这样一个衣着华贵,皮肤白净,身材与“魁梧”扯不上半点关系,一看就像是那种娇贵的贵族少爷的人,在这么一个满是佣兵的小地方可不常见!

    跟着这个黑色衣服的小贵族进来的三个人,也无一例外地让原本正在看好戏的人们瞪大了眼睛。

    林维面无表情朝着苏克走去,旁边的人纷纷让开道路。

    贵族,他们这些平民可是惹不起,说不定酒馆外面就停着他们家里的护卫和私兵——还是远远避开得好。

    走到苏克面前,林维微微抬了抬眼打量着他,从头到脚都透着“傲慢”这个字眼。

    “你刚才说是她偷拿了伯爵家的货物?”

    苏克原本就是想着刁难一下那个女孩,让她乖乖把手里的魔晶石与魔兽皮毛交出来,没想到惹上了这种事情,只能顺着自己方才的话说下去。

    “没错,这位少爷,一定就是她干的!”

    一旁的女孩气得双颊发红:“苏克,你这个畜生!我哥哥到现在还因为重伤躺在床上,我才只能出来把猎到的东西卖掉给他治伤!”

    苏克看向林维,讨好地道:“您听,这一定是因为她哥哥需要钱来治伤,她就跑去偷盗”

    林维并不搭理苏克的话,直视着对面那个女孩,表情似乎很是阴郁:“你跟我来。”

    女孩急急忙忙地辩解:“这真不是偷来的!我是个武士,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林维全然不听她的辩解,只是冷冷道:“丹尼尔,带这位小姐上楼。”

    酒馆老板早已殷勤地等待着这几位尊贵客人的指令,闻言立刻小步跑到楼梯口引路。

    无辜被指使的丹尼尔只得上前,抓住银发女孩的手臂,女孩愤怒地挣扎了几下,直到看见这个抓住自己的家伙向自己似乎是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乖乖被丹尼尔带着走上楼梯,进入房间里。

    丹尼尔和女孩儿走进房间之后,海缇轻轻关上了门。

    不过这个关门的动作似乎让女孩儿有些不安:“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只见方才那个冷冰冰的贵族少爷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微笑着对她道:“刚才实在是抱歉,我们不是伯爵家的人,你不用担心。”

    女孩儿这才确信,这几个人是帮她解围的。

    只见那个跟她差不多大的红发女孩把她拉到座椅旁边:“你也坐下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方才跟壮汉苏克毫不畏惧地对吵的泼辣女孩儿倒也没显出局促来,坐下道:“我叫塔琳,是镇子上的居民。”

    海缇甚至给塔林送上了热饮,这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林维并没有直接问她有关骑士的事情,而是道:“你的哥哥受了重伤。”

    这时,塔琳的眼神才开始热切起来,像是抓住了一丝希望般,深棕色的眼眸燃起了火焰:“是的镇上医师说哥哥可能撑不了几天了,您是想买下我的魔晶吗?有了这笔钱,我哥哥也许就”

    “也许我们可以帮助你,”林维看着她的眼睛道,“塔琳小姐,如果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不仅可以买下你的东西,还能够保证医治好你的哥哥。”

    也许是因为激动,塔琳的声音有些发抖:“好的你想问什么?”

    “你刚才说自己是一个武士,但是,你的体格显然不像,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训练方法?”

    塔琳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她起身道:“没有什么特殊的,我确实只是个普通的武者抱歉,我得去照料我的哥哥了。”

    说着,她逃一般朝门口走去。

    只是,当她的手指刚刚接触到木门上冰凉的黄铜把手时,被另一个声音叫住了。

    “塔琳小姐。”

    这是断谕的声音,沉静中带着一丝清寒,如冰雪初融。

    “谦恭,正直,怜悯,英勇。”

    ——被人们遗忘已久的、千年前的骑士宣言,淹没在魔法学院的典籍中。

    塔琳的动作停住了,转头看着他们,单薄的肩膀似乎有微微的颤抖。

    断谕继续道:“公正,牺牲,荣誉,灵魂有人对你说过这样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