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14章 骑士信物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断谕这人不爱用咒语,这是林维上辈子就知道的。

    魔法师们一代代创造出来许许多多的各系咒语,只要精神力足够、沟通里足够、记咒语又比较准确的,都能借助由咒语引动的复杂元素规则释放出固定的魔法攻击来。

    只不过比起其它魔法师动不动就嘀咕一长串咒语来个成规模的大型魔法的习惯,断谕可谓是别具一格了。

    他的精神力强到了某种恐怖的程度,又对金元素有着天生的亲和力与镇压力,根本不需要借助咒语的帮助,周身的所有金元素就像认主一样乖乖随他心意而动。

    比如现在,海缇还在捧着水晶球念咒,暗金色的飞刃就已经逼近了头狼油光水滑的脖子。

    头狼毕竟也不是一般的野狼,察觉到破空而来的危机,周身立刻附上一层冰蓝的元素护壳。

    护壳与飞刃相撞,激出明亮的光芒来,头狼的动作一滞,飞刃光泽减弱,而护壳已是四分五裂,它长啸一声,改了动作朝向断谕,后面原本按兵不动的狼群也撒开四爪飞奔而来,带出呼啸风声。

    眼看海缇的咒语还没有念完,林维的一个大型召唤术已经成型,只见狼群即将奔至之处,一大片粗壮坚硬的黑色荆棘破土而出!

    跑在前头的几只正被荆棘顶住腰腹,发出一阵哀嚎,即使中阶魔兽皮糙肉厚,也免不得被同样是魔法植物的黑荆棘刺得鲜血直流。

    后面的狼群见状分散开来,试图绕过荆棘丛,然而黑荆棘仿佛生生不尽一般,在各处冒出头来!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召唤魔法的“辅助魔法”了,这可是林维的老师阿黛尔的看家本领。

    植物召唤虽然会有令人意料不到的效果,但失之灵活不足,于是便有了与植物召唤相辅相成的“镜像术”!凭借对灵魂契约的掌控力,只要使召唤植物的灵魂大范围分散,就能够用数量来弥补灵活不足的缺陷。

    与此同时,以海缇为中心,火元素开始活跃起来,艳红的火焰聚拢成灼热的火环,如同水面的涟漪一般一圈圈扩散开来。

    在海缇的火魔法“烈焰之轮”下,群狼们身周的淡蓝护壳纷纷消融。

    不过,所谓的中阶魔兽,本领可不止于此。

    只见头狼一声长嚎,空中凝聚出十几个巨大的冰锥,朝着断谕当头刺下!

    断谕不仅不躲,反而右脚踏地,纵身飞起,向冰锥迎去。

    飞刃在他的身周飞速盘旋,带着锋锐而冰冷的气息,与冰锥狠狠相撞,仅仅在几息之间,坚硬巨大的冰锥就被绞成了粉碎的冰屑,四下飞溅。

    断谕悬在半空中,无数飞刃短暂地静止下来,然后在下一刻,如同万千流星一般激射向下,直冲头狼而去。

    即使头狼凝结出了厚重的冰盾护住自己的上方,也无法阻挡飞刃破开冰层往下,它只得一层又一层加固着自己的冰盾,并在星雨一般的攻击里灵活奔走。

    可惜,头狼虽然灵活,终究比不得魔法师心思的多变,在头狼只顾抵挡天上而来的攻击时,在地面蛰伏已久的阿贝尔藤如同长蛇一般窜起,牢牢束缚住它的四爪。

    在头狼身形停滞,挣扎不得的那一刻,漫天飞刃中分出了为数不少的一束,在空中划出一道流畅优美的弯弧,逼近地面,然后于临近地面处再次向上飞起,直割向它毫无防备的肚腹。

    群狼听得头狼一声惨叫,齐齐红了双眼,竟是强行将护壳加厚了几倍,悍不畏死地踏过荆棘扑向中央。

    只听丹尼尔“啧”了一声,拿出一瓶深红色药剂,拔下瓶口的水晶塞,向火海里抛去。

    药剂一路泼洒,正浇在狰狞的火舌上,原本在风中摇晃的火焰忽然有了一瞬的静止,然后更加疯狂地燃烧了起来,火焰的根部竟然呈现出半透明的白色!

    这一下子,群狼保护自己的冰壳彻底无法维持,并且也难以再凝结出来,陷入了进退不得的困境中。

    这时,漫天的火球朝着狼群砸下——海缇从断谕那流星雨般的一击中得到了灵感,将大量的低级火球术瞬发出来,再加上丹尼尔药剂的加成,竟然也有了不错的效果。

    头狼倒在地上,眼看是活不成了,而狼群又被困在荆棘丛中,接下来几乎就是单方面的屠杀了。

    魔兽皮毛坚硬,因而要杀死它们,也要费上不少功夫。

    这时候,就没有林维什么事情了,他只需要维持好黑荆棘的包围就好,剩下的就交给攻击力强悍的金魔法师断谕和火魔法师海缇,也许还有能带来魔法增益效果的炼金师丹尼尔。

    丹尼尔只需要时不时扔个药剂或者卷轴就算完成了任务,余下的时间都在跟林维闲聊。

    林维:“就这样?”

    虽然方才打得也算激烈,到底是无惊无险——四个人简直是毫发无伤了。

    他们明明都做好打不过就飞走的准备了,结果竟然把这么一大群魔狼都留在了这里。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两个小鬼都厉害的很,”丹尼尔看了一眼半空中的海缇和断谕,又转头打量着林维:“还有个召唤师跟着,那些狼跑都没地儿跑实话说,植物召唤师在这种时候简直像是作弊一样了。”

    这话从丹尼尔嘴里说出来,简直让林维受宠若惊了。

    他上辈子对付的都是飞来飞去的魔法师,既没打过魔兽,又没学过植物召唤,没想到在这里发挥了那么大的效果。

    “中阶魔兽,都只有这么大的本事吗?”林维问道。

    “我见过厉害得多的,”丹尼尔摇摇头,“看起来咱们不是运气坏,而是运气好。”

    林维没有再说话了,但还是觉得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奇怪。

    寻常的佣兵团,十几年都不一定遇上一次这样的魔兽群——上辈子在帝都那个大漩涡里长大的他,最不信的事情就是巧合。

    可如果是有人在针对他们,这些魔狼又不至于置他们于死地,也说不通。

    林维只得按下心中的疑惑,等空中的两个元素魔法师结束战斗。

    过了不久,两人都从空中落下了,再看荆棘丛的中央,横七竖八躺了一堆模样不甚好看的尸体——被火魔法烧得焦黑也就算了,被断谕的魔法割得四分五裂确实有些难看。几人便也没有打它们皮毛的主意,只收起了魔晶便离开了。

    几人在森林里又往深处走了一些,大约这一片区域都是魔狼的领域,因而没再遇上其它的魔兽。

    等到天色渐深,几人也不再逗留,断谕和海缇用上了飞行术,一人带起一个回到了小镇的边缘。

    而在酒馆的门口,塔琳兄妹正在等待着他们。

    奈哲尔看样子已经能够正常行走,虽然脸色仍有些苍白,离彻底痊愈也要不了多久。

    他身量颇高,体格强健匀称,见到林维一行人,眼中浮现一丝感激,但仍是不卑不亢的姿态。

    林维虽然有些意外这兄妹两个这么快就来找他们,但神情也没什么变化,领他们走进了房间中。

    林维开门见山:“我想知道关于你们骑士身份的事情。”

    塔琳兄妹面对魔法师,尤其是塔琳已经宣誓效忠了林维,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便把他们所知道的、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塔琳与奈哲尔的亲人,并非都是骑士。

    他们的父亲仅仅是一个连武者都算不上的普通人,而祖父是一个年轻时颇为厉害的武者。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小家庭,却始终传承着一句话,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

    那句话便是骑士宣言中的第一句——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

    塔琳的祖父曾对他们说过,他们的家族有着古老骑士的血脉,具有天赋的后代则有成为骑士——比武者厉害不知多少倍的存在的可能。

    而塔琳与奈哲尔自小所做的,就是在练习武技的同时,每天对着那把锈迹斑斑的长剑在心中默念那八个词语。

    在幼小孩子的心中,这样的重复往往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迹,他们期望着自己能成为这八个词语所描绘的人,同时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一天天发生着的奇异变化——强壮,灵活,以及对魔法元素隐隐约约的感知。

    他们两个,都是祖父口中具有天赋的人。

    然而,不论怎么努力,似乎也止于此了,同样是强壮灵活的身体,他们与武者,似乎没有什么区别,直到他们一天天长大,才从祖父口中知道了更多的东西。

    “祖父告诉我们,骑士需要的不仅是血脉和天赋,他们与武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拥有信仰。”

    魔法师们点头,骑士具有坚不可摧的信仰,这是他们知道的。

    “但信仰不仅使骑士更加坚定而勇敢,还是他们力量的源泉,要获得真正的力量,就要凭借信仰,得到骑士信物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