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15章 朗基努斯之枪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骑士信物就是那把剑么?”

    奈哲尔无奈地笑了一下,道:“不是的,我们家拥有的这把剑只是当初骑士信物的一个残片。”

    奈哲尔声音低沉醇厚,将这一隐埋了不知有多少年月的秘辛缓缓道出:“骑士的圣地被称作‘骑士圣山’,将骑士信物供奉在山巅,传说骑士信物是古早流传下来的神器,名为——朗基努斯之枪。”

    “朗基努斯之枪是骑士信仰之力的源泉,只有在朗基努斯之枪前面正式宣誓,并得到信物认可,获得信仰之力的人,才算是成为了真正的骑士。

    而历代以来的成名骑士在逝世之后,他的随身武器将被送上圣山,与朗基努斯之枪并列在山巅,这些武器长久浸润在充足精纯的信仰之力中,也有了能够赋予骑士力量的作用,只是效果要小得多了——这把剑就是当年的那些武器之一。”

    “那现在”

    “据我们的长辈所说,朗基努斯之枪在黑暗时代结束的前夕忽然消失了。在信物消失之后,所有被它赋予力量的骑士也都失去了力量,成为了只是体格有些强健的普通人。

    朗基努斯之枪在圣山矗立数百年,从未有人能够移动分毫,被称为‘神赐之物’的它忽然消失,骑士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信物不再庇佑骑士——是骑士的信仰不再虔诚,亵渎了光明的朗基努斯之枪。”

    说到这里,奈哲尔微微皱起了眉:“我不太能理解,骑士的信仰是坚不可摧的,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想。”

    “也许是因为黑暗时代,”海缇道,“黑暗时代的历史是很难说清的,现在只有魔法师的记载中才能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

    奈哲尔:“我只知道有这么一个时代,其它的长辈也没有提起过。”

    “黑暗时代是一个混乱的战争时代,在它之前,几乎所有的文明与势力都在漫长的积累中达到了极盛的一个时期,而大陆上有限的资源已经显出了无法支持的兆头。”

    面对骑士,魔法师们也毫不隐瞒自己的所知——历史其实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只是大陆与魔法世界隔离已久,这些尘封的往事在大陆上早已无人提起。

    “人族的数个帝国、龙族、精灵、矮人、魔法师、骑士——这两个存在更加复杂,魔法师既有依附于帝国的、也有独立于人族自成一体的势力,魔法师的内部又分为光明、黑暗、自然三个体系,光明魔法师被称为‘行走的神明’在大陆各处受到至高的尊敬,黑暗魔法师则栖身于死沼,被认为是极端邪恶的存在。

    而骑士,骑士会在不违反八个信条的前提下,选择自己所效忠的主人——各个帝国都有强大的骑士军团,也有极多的骑士选择跟随魔法师行走大陆,效忠外族的骑士虽然不多,但是在各个势力的和平时期,还是有一些的。

    最后,席卷整个大陆的黑暗时代,以光明魔法师与黑暗魔法师的战争为□□,在大陆蔓延开来,几乎所有的种族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漫无尽头的战火之中。

    骑士对于信仰的怀疑,也许在战争开始的时候就开始滋长了。”

    海缇酷爱黑暗时代的历史,对这些事情一一道来:“奈哲尔,如果骑士的传承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么各自效忠于自己的主人在战场上厮杀的两个骑士——也许就是当初在朗基努斯之枪面前一同宣誓过的伙伴。”

    奈哲尔若有所思:“是这样”

    林维继续问道:“信物消失之后呢?”

    奈哲尔摇头:“那以后的事情我就只知道,为了维护骑士的荣耀,这件事情被隐瞒了下来,骑士毫无征兆地衰落,并且再也没有重新崛起过,我们的祖辈是当时比较厉害的骑士,传下了那把剑,可惜能从剑上获取力量的后辈实在太少,直到有了我和妹妹,才知道这恐怕不是长辈编出来的故事。”

    在那个混乱的时代末尾,各个种族与势力都伤亡惨重,自保尚且顾不上,更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探究骑士们的死活了,——盛极一时的骑士时代,也许就是这样突兀、隐秘地迅速黯淡下来,于是只剩下一把昔日曾握在威风凛凛的大骑士手里,而现在锈迹斑斑的长剑与一个不知真假的故事,在这样一个小家族里孤单地流传着。

    “那么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办?”

    奈哲尔的神情有些苦涩:“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打算的,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妹妹——我不放心去加入帝*团把她一个人留在镇子里,只有留在这里,时常去森林里打猎,勉强能维持下来。”

    海缇低下头,的目光有些伤感,骑士的血脉,最后也只能这样,靠着身体与力气,与最平常的佣兵一样,勉强维持着像样的生活。

    奈哲尔见状,宽慰的笑笑,对她道:“我们已经习惯了,镇子上的所有人都是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如果骑士还在”

    如果骑士还在的话,大陆上又会是另一种样子了吧?

    即使听闻了这样一段故事,骑士的形象在海缇的心里也并未受到什么影响——高大、真诚、正直的守护者,守护着所有人,不论是魔法师,还是大陆上的普通人。

    海缇把目光投向林维,林维发现连丹尼尔也在看着他!

    他不由得有些失笑,看来这几天借着家里的威风四处散财,在大陆上趾高气扬招摇过市,竟然有了意外的效果——自己都要被当成主事者了!

    他当然知道海缇心中所想——这个姑娘大概睡前故事听得不少,对传说中的骑士有点执念。

    不过他自己也不是毫无想法,塔琳小姐已经宣誓效忠自己,仅仅是靠着她得知一段隐秘的历史,未免有点大材小用了。

    他凑近断谕,踮起脚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只听断谕答道:“听你的。”

    由于耳语的缘故,声音压得极低,平常就耐听的声音钻进耳朵里,嗯和这句话的内容一样让林维觉得莫名的愉快。

    他转头向塔琳和奈哲尔兄妹两个:“你们”

    这句话,让塔琳和奈哲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有没有兴趣去魔法学院?”

    魔法师在普通人眼中,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了,更别说隔着一片广阔大海的魔法学院。

    “我们去魔法学院?”

    “没错,”林维点点头:“学院里有很多厉害的魔法师,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典籍和记载,也许能帮到你们,嗯他们一定很欢迎骑士。”

    这话说得简直漂亮极了,恐怕只有丹尼尔能够感同身受、善解人意地猜到林维的小算盘。

    ——魔法学院的那些无所事事,一个咒语就能琢磨好多天的老魔法师们,一定有极大的热情来研究销声匿迹的骑士血统,说不定还能找到帮他们获得力量的法子!

    到那时候,赚到的就是自己了——也许还能重振骑士文明,改写历史轨迹呢。

    这个邀请自然是成功的,且不说这兄妹俩在镇子上的生活并不如意,就算过得滋润,前往魔法学院,也许还是骑士一脉的转机,这个诱惑显然无比巨大。

    得到了残剑承认的骑士兄妹,自然把“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的八个信条牢牢刻在了心中,渴望着能够成为真正的骑士。

    “我们的目的地是浮空之都,不过你们两个还没有魔法协会的认可,不能和我们同行。”

    “没关系的,”塔琳眼神热切,“我和哥哥在这里等你们!”

    “这样最好了。”林维点点头,还不忘提醒这兄妹俩,“不要再往危险的地方去了,再出了意外,可没有我们的天才炼金师在了。”

    兄妹俩也知道这对他们意义重大,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不过丹尼尔得到了林维“天才炼金师”的称赞,得意得很,一改平时的吝啬模样,留下了一瓶魔法药剂给了他们,以防万一。

    别过了骑士兄妹,一行人也没有了继续在新月镇停留的必要,当天就坐上马车,重新启程,向着帝都而去。

    魔法师们爱把都城称之为“浮空之都”,而都城的大名叫做“卡拉威主城”,大陆人则把它称之为“卡拉威之城”,高高地悬浮在帝都的正上方,因此要去浮空之都,必然得先抵达帝都才行。

    林维知道,虽然从帝都的最高处仰望天空,单凭目力难以看到浮空之都的踪迹,但它确是深深插在帝国心头的一根刺,也许在老皇帝眼中并不突出,但在他尚未登上帝位的长子眼中,可就是大大不同——单凭这位未来的铁血帝王惯有的称呼“那座邪恶的卡拉威之城”就足以看出了。

    即将抵达帝都的时候,林维的话愈发的少了。

    察觉出身边人比起往日安静了许多的断谕,终于在听到林维轻轻叹出的一口气后,问他道:“你今天怎么了?”

    “也没怎么,”林维的语气有些消沉,“等到了帝都,还有什么要花钱的地方,咱们就赶紧花掉——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为什么?”海缇疑惑。

    林维望着窗外越来越恢宏精美的街道,眼神愈发凝沉,仿佛自己要去往的不是繁华的帝都,而是浓重的阴霾:“我毕竟是魔法师你们不介意在帝都多留几天,等我解决一些家里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