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16章 卫队长与魔法药剂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帝都所有的,是大陆上独一无二的繁华、富丽与雄伟。

    宽阔的护城河围起了巍峨的建筑,平直宽敞的街道上行驶着华丽的马车,马车里坐着的或身家无数的富商,或是来自帝国各处的领主——又或是样貌美丽、仪态高贵、轻摇着羽毛小扇,体态或婀娜或丰盈的贵族夫人和小姐。

    街道的两旁盛开鲜花,两条长街交叉的地方也许还修筑了喷泉与水池,水池中站立着由润泽白石精细雕成的女神像,路旁走过的行人身上衣料少见粗糙廉价的质地,空气中仿佛时刻飘荡着悠扬的庆典歌和晚会舞曲,即使在最繁忙的交易区,这种使人惬意的氛围也不减分毫。

    在这里,所有的贫穷,或在繁华丰富的世界里挣扎找到了自己的出路,或深埋在高大建筑投下的阴影里,轻易不会现身人前。

    而与帝都的富足相称的,是它强大的武力与严密的城防。

    巡逻的兵士们穿着崭新银亮的铠甲,□□健壮高大的骏马与头盔上高高竖起的白羽一样威风,在靠近皇城的地方,也许还能看到身着黑色甲胄的皇家骑士团,在推开临街小窗的妙龄少女热烈爱慕的目光中,面不改色、排列整齐地经过,带起节奏鲜明的马蹄声。

    帝都就像一个皮毛光亮、肌肉紧实的巨兽,雄踞在广阔帝国的胸口,心跳有力,呼吸悠长。

    不过,虽然贫穷在这里已经销声匿迹了许久,但帝都的三六九等,比其他所有的城市和镇子都要严苛分明。

    诚然,平民们衣食无忧,富商们家财万贯,大臣们位高权重,然而在帝都里最为高高在上的,除了皇室,便始终只是那些为数不多而有财有势的世袭大贵族。

    论钱财,他们把持着四通八达的商路,经营着数也数不清的生意,即使这一任家主既缺少头脑和眼光,又没有得力的手下出谋划策,单靠每年领地里献上的收成,也能让整个家族的人保持着阔绰的生活。

    论权势,世袭的大贵族们无不历史悠久,势力盘根错节,不谈与皇室和其它贵族丝丝缕缕的联系——单看核心大臣与将领们听起来耳熟无比的姓氏,就知道他们拥有怎样的资源了。

    当然,除了这些,良好的教育、优雅的仪态、严格的礼节、发自内心的骄傲,也都必不可少。

    要是有初到帝都的人在街边打听,这些大贵族中首屈一指的是哪个,准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大多数人都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居住在帝都东面的蒂迪斯公爵和他的家族!

    贵族的徽章,多是些含义特殊的花草或动物的图腾,精致小巧,例如斐迪南伯爵家的荆棘花、拉维斯侯爵家的夜莺唯有蒂迪斯公爵家的族徽图案特殊,是一把火焰缠绕的长剑——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象征着蒂迪斯家的先祖跟随初代皇帝为帝国开疆拓土的功勋。

    而蒂迪斯家族的后辈同样踏上了这条道路,以累世功勋获封为世袭公爵,历代家主不仅手握重兵,而且把持着至关重要的军械、矿产交易,族谱上与皇室有着姻亲关系,更兼封地在富庶肥沃的朗达斯平原,种种权势财势,使这个历史悠久的家族当之无愧是帝都的第一世家。

    不过现在,这个第一世家的长子——林维蒂迪斯,境况有点不妙。

    马车经过宽阔森严的城门时,照例要主人证明自己的身份,才能被放入城中。

    城门口站着两排银甲厚重的士兵,检查着来往的马车与行人。

    林维自认为熟知帝都的各种规矩,因而在看到城门口的士兵比以往要多出许多时,只以为是老皇帝又增派了守城的兵力,没有多想。

    于是在经过城门时,他按照惯例,将车帘掀起一角,只将拿着族徽的左手露出窗外。

    按照常理,一架气派的马车,精致的车身与车帘,做不得假的蒂迪斯家族勋章——还有属于贵族的、保养良好的手,守城士兵只要看到,立马会二话不说放马车进城,也许还会附带齐刷刷的行礼。

    不料,卫队长道:“这位大人,请说出您的身份。”

    这种话放在贵族身上,几乎可以说是冒犯了!

    不过林维上辈子大半部分在军团里度过,这辈子又进了贵族身份一钱不值的魔法学院,对所谓“贵族的尊严”不甚在意,道:“林维·蒂迪斯,蒂迪斯公爵的儿子。”

    “蒂迪斯少爷,”卫队长的声音客气了不少:“这段时间帝都的情况特殊,我们需要核查进出帝都的所有人的身份,请允许我们查看您的马车,确认车中其他人的信息。”

    “这不合规矩,”林维问道:“你们有命令吗?”

    “没错,蒂迪斯少爷,”卫队长道,“我们有皇帝陛下亲自签署的手令。”

    帝都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卫兵们动真格的?

    林维看着马车里的魔法师们,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语速很快,小声问道:“你们有办法消失吗?”

    “啊?”海缇一头雾水。

    好在丹尼尔机灵得很,这一路上又问了林维不少东西,知道大陆、尤其是皇室对魔法师们的态度不怎么友好,而他们说不出身份,有可能带来麻烦。

    “有法子。”丹尼尔说着,手上多了一瓶绿色的药剂,打开瓶口,药剂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难闻味道。

    难闻到了什么程度呢——它实在是过于浓烈,甚至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闭上眼睛,唯恐脆弱的眼睛被这东西熏坏了!

    不过这个时候,林维也无暇来讥讽药剂的那股怪味道了,只听丹尼尔道:“这是我的老师制作的隐身药剂。”

    说着,他利落地往除林维以外的所有人身上滴了几滴,几乎在一瞬间,三人就奇迹般地不见了。

    丹尼尔在消失前的最后一刻,还得意地向林维比了个手势。

    林维松了口气。

    从他问起到三人隐身不见,只过了一小会儿的功夫,这时卫兵已经核查好了从塞壬湾港口一路为他们驾驶马车的车夫的通行凭证,向林维道:“请您打开车门。”

    林维从里面推开了马车门。

    顿时,一股浓郁的、难以言喻的、古怪的、难闻的味道钻进了卫队长笔直高挺的大鼻子里,使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林维面无表情地与卫队长对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马车宽敞舒适,一眼望去,并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卫队长神情略有些不适,勉强忍受住这股味道,忠诚地执行了自己守城的职责:“您的马车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一些海里的特产,”林维的语调似乎有些生气,对卫队长说,“这就不必向您展示了吧。”

    “不,不用了。”卫队长真诚地道:“请您原谅我们的冒犯,现在您可以进城了。”

    说罢,卫队长立即迅速回到了他原本站的地方,像是在逃避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林维关上马车门,马车重新开始行驶。

    他咬牙切齿道:“丹尼尔,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味道!”

    “这不能怪我!”空荡荡的马车里响起丹尼尔的声音,“我的老师坚信,只有加入了龙粪便的粉末,隐身药剂的效果才是最好!除了咱们学院,别的地方还找不到珍贵的龙粪呢!”

    林维无话可说——这事只能怪老安斯艾尔的那两条龙了。

    看来,自己顺口扯出来的借口还真没错,这确实是“海里的特产”。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换防的时间一到,这位卫队长就会迫不及待地回到家里,告诉他的妻子和孩子,蒂迪斯家的儿子没带任何仆人和侍卫,一个人回到了帝都——还坐着一架臭气熏天的马车!

    关于贵族的轶事流传得最快,过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传开,也许还会被那些无所事事的夫人们添油加醋!

    林维小公爵回到阔别一年的帝都,没有好好地摆一摆排场也就算了,刚进城门,就丢了一个天大的人。

    他有气无力地问丹尼尔:“那你们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这个嘛我也说不准,加了龙粪的药剂用别的药剂是破解不了的,”丹尼尔懒洋洋道,似乎对于自家老师创造的功效显著的药剂十分自豪:“平常的药剂等一等就好了,不过它对药剂的增益实在是太好,也许要等得久一会儿。”

    “不要再提那个可恶的龙粪了!”林维无奈地向马车柔软的靠背仰去,没想到身侧碰到了好像也是身体的东西?

    也对,隐身药剂可以让人隐形,但是没法让人凭空消失。

    而坐在他身边的,是断谕?

    林维好奇伸手地向旁边断谕的位置摸去,这种明明眼前空无一物,手下却触感真实的体验实在有点奇怪。

    林维的手触到了柔软顺滑的直发,再往上一点,似乎是耳廓的位置。

    断谕的的身体在被他的手触及耳廓的时候有一瞬的僵硬——林维随即感觉自己的手腕被握住,然后被强行送回了它该待的地方。

    林维这才察觉出刚刚自己一时兴起的动作有些奇怪,干笑着扯了个借口掩饰:“你们这样太吓人了摸不着我心里不踏实。”

    断谕没有回应什么,但他听到这番话,方才握住林维手腕的、打算收回的左手却没了动作。

    虽然看不见,手腕上的触感却真实极了。

    林维忽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