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17章 公爵大人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西里斯大师果真不愧为传说一样的炼金大师,塞壬岛上老安斯艾尔的两条龙也确实不愧为血统纯正的巨龙——那几滴神奇的隐身药水的功效维持了一整天!

    也就是说,四个可怜的魔法师,在药剂的味道里度过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在帝都西面的霍尔街上走下马车,进入旅馆的时候那三个散发着“海里的特产”味道的魔法师可都是透明的,完全没有人帮林维分担异样的眼神。

    好在林维实在是不愿意再丢一次人了,用宽大的斗篷和兜帽遮住全身,要了四个房间。

    虽说为自己的老师感到自豪,丹尼尔也有点受不了这个味道,尤其是作为炼金师,锻炼出了比常人敏锐得多的鼻子的时候。

    可惜,不管用什么方法,即使是丹尼尔把自己泡在水里,也没能起到一点效果。

    “我得告诉老师,下次制作魔法增益药水的时候,把龙粪加进去是个好主意,这简直比得上一次魔法攻击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这古怪的味道终于慢慢散去,三个人也都显现了身形。

    一天中打了无数个喷嚏的海缇终于有兴致来看看窗外帝都的夜景了。

    从身处的旅店开始,到整个街道,再到放眼望去的宏大城市。

    她不由自主地给自己加持了一个鹰眼术,只见城中灯火繁华,盖过了夜空上的璀璨星辰。

    “哇”

    海缇道:“你们这里真好看!”

    林维走到她的身旁,同样站在窗台前,望着熟悉的帝都夜景:“你们那里是什么样子?”

    “嗯也很好看,”海缇歪头思考了一会儿,答道:“我们占星塔在雪山上,晚上的时候,除了塔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灯光,只能看见雪山和天上的星星。站在塔顶,就会觉得被天空和星星包住了!”

    “会下雪吗?”

    提起自己的家乡,海缇有些兴奋,双颊微微发红:“我们每年都有一半的时间在下雪,那时候最漂亮了。”

    林维想象着那座遥远的占星塔,在飘飘缈缈的雪花里,默立在连绵不绝的雪山中。而塔中居住着避世不出的预言师们,不知埋藏了多少秘密。

    他想起塞壬岛上令人捉摸不透的老师阿黛尔,还有上辈子占星塔“空无一人”的消息,不由得多问了一句:“不会觉得冷清吗?”

    “不冷清的,塔里的人都很好,虽然我不知道他们都在研究什么,”海缇摇头道,“妈妈也是这样,小时候我和她一起睡,半夜醒过来发现她不在身边,就一定会在塔顶找到正在看星星的她。”

    “我能见到的人也不多,大多数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待就是好几年,和你们这里一点都不一样,”海缇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马车,发出了一声真诚的、由衷的感叹:“这里的人真多啊!”

    林维:“”

    占星塔人少,魔法学院也至多不过一百来个魔法师,浮空之都上有多少人,他倒是不知道,不过没有帝都这样的规模无疑了。

    在那场战争之中,就是发生在帝国的百万铁骑,与人数稀少,但是战斗力恐怖的、失去了家园浮空之都的魔法师之间。

    “你们魔法师,”林维看着海缇湛蓝的、澄净的眼眸,道:“每一个都能毫不困难地杀死许多普通人,有没有想过打败帝国,自己来当统治者?”

    “你也是魔法师啊。”海缇吐了吐舌头:“魔法师这么少,哪能管好这么多人呢?我们有浮空之都,还有好多没有人的地方可以住,才用不着抢地盘。”

    “占星塔里的人也是这么想的吗?”

    “我想想我妈妈好像说过关于帝国的事情!”

    海缇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不过显然她对于这个的记忆有点模糊不清,含糊道:“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就是魔法师跟大陆隔离太久之类的话。”

    隔离太久?

    林维从记载中知道,如果说魔法学院中是对探索魔法狂烈热爱的魔法师们的聚集地,那么占星塔就是智者们选择的最后归宿。

    他们用星辰的轨迹来预测命运的走向,创造了神秘的大预言术,并且收集记录着魔法的成果,编写成《时光手札》的后来卷

    与学院中除了魔法什么都看不到眼里的法师们截然不同一群人,会不会也曾思索过魔法世界与大陆岌岌可危的关系呢?

    林维看着窗外,陷入了思索之中。

    只要是与占星塔有关的东西,都带着一层神秘的色彩,让人怎么都想不透。

    他想,总有一天,得去看看这座神秘的塔。

    见林维没有说话,海缇也没再提起什么话题,而是双手托腮,兴致盎然地看着楼下。

    忽然,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从旅馆中走出,出现在海缇的视野里。

    “咦莱尔先生?这么晚了,他出去做什么?”

    林维循着海缇的视线看去,只见一路伴随他们的马车夫——莱尔先生,以惯有的,微微驼着背的体态走过灯火明亮的街道,并在拐角处向东走去,消失在了巨大的城市中。

    “也许是办一些自己的事情,”林维道:“很晚了,你也该去休息了。”

    “会不会是想给家里人买一些帝都的东西回去?”海缇双眼发亮:“我也想给妈妈买一些大陆上的东西,在我们那里根本见不到这些!“

    “白天去吧,你想买什么都可以。”林维对她道。

    “小公爵,你真是太好了!”

    看到了帝都辉煌的夜景,明天又能抱回一大堆新奇东西的火魔法师小姐心满意足地回房睡觉了,而断谕和丹尼尔一开始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于是只剩林维一个人仍然站在窗边,望着马车夫消失的方向。

    由这条街转弯,一路向东,越过中央宽大气派、时常举行庆典和仪式的帝国广场,就到了帝都的东区。

    东区有的是什么?

    是既不繁忙也不喧闹的景象,精心种植的重重花木掩映着贵族的府邸和庄园。

    作为帝都第一世家的蒂迪斯公爵的主宅邸,毫无疑问也坐落在安静的、优雅的、充满“贵族气质”的东区。

    良久,林维放下了深红色的窗幔,窗幔厚重的质地,掩去了帝都光芒流转的夜色,唯余一片黑暗。

    对于马车夫莱尔先生的去向,他觉得,自己大约是能猜出的。

    与其思考这个,还不如想想,帝都忽然严密非凡的出城入城盘查是为了什么。

    上辈子这个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

    深夜,帝都东区,蒂迪斯家宅邸深处,家主的书房里。

    虽然蒂迪斯家是武勋世家,但也不缺少贵族该有的底蕴,书房中的藏书十分可观,不过此时的家主大人似乎无心

    正值壮年的蒂迪斯大公爵有一头茂密的黑发和轮廓鲜明的面容,长年练习武技且身材高大的他,比起帝都中其它脸色苍白,弱不禁风的侯爵伯爵们来说,虽然少了一分贵族引以自豪的“优雅”,却胜在多了几分沉峻的威严。

    他坐在质感厚重的黑色书桌后面,正听着立在书桌前的中年男人的汇报,眉头微微拧起。

    等中年男人把该说的话说完,他并没有再问些什么,直接道:“你回去吧。”

    “是的,公爵大人。”

    中年男人行完礼,转身离去,他的背是微驼的,好像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谦卑的姿态。

    蒂迪斯公爵冷哼一声:“还算这该死的小子有点聪明,没有直接回到家里来。”

    声音响在空荡荡的书房里,这里除了公爵,就只有他的心腹侍卫长面无表情地站在右手边。

    侍卫长道:“大人,是否需要我去西区保护少爷?”

    “你懂什么?”公爵大人瞪了侍卫长一眼:“这时候,蒂迪斯家和这个可恶的小子撇得越清越好。”

    许久,公爵大人脸上的凝重才缓缓褪去,看着书桌上几道凌乱的、像是小孩子恶作剧成果的划痕,流露出一丝称得上是慈爱的眼神出来。

    可惜公爵缓缓闭上了眼睛,使得这一丝慈爱并没有维持多久,道:“接下来几天,你在这里好好看着,如果这小子偷偷溜进来,就放他进来,不要让别人发现要是光明正大地上门,就把他赶出去!”

    忠心耿耿的侍卫长虽然不知道公爵大人打得是什么主意,但还是有力地答道:“是的,大人。”

    公爵伸手,缓缓摩挲着那几道凌乱的划痕,语气似乎是在叹息:“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