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20章 宝库失窃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林维早已回忆过上辈子这个时候,那时他在帝国的魔法师军团,与蒂迪斯家一起早早站在了格雷戈里派系中,并因此与那位殿下往来不少,即使因为学习魔法而极少在帝都走动,可从没错过帝都里的大消息。

    而这段时间,在他的记忆里,确实是平淡得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地方——老皇帝又修建了一条宽阔气派的河道,物产丰富的南方与帝都的往来即将顺畅不少——拉维斯家和老对头伯林纳家为了这条河道航路的经营权正争得激烈;斐迪南伯爵的长子爱上了住在帝都北区的一个平民的女儿,想要解除原本定下的婚约

    皇室乐于见到的家族间的明争暗斗、平民津津乐道的贵族大人们的趣闻轶事,每时每刻都在不停地发生着,这在帝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那么,城门忽然严密起来的盘查和布防,还有父亲嘴里似乎与“魔法师”脱不开关系的局势,又是怎么回事呢?

    林维原本是为了给自己和蒂迪斯家留条后路,万一父亲不接纳自己的建议,执意支持格雷戈里,他这样与家族撇清关系,还能帮上一二——没想到误打误撞,让父亲异常满意?

    “你昨日才刚刚抵达帝都,当然不知道这件事,”公爵道:“就在四天前,帝国的藏宝库失窃了。”

    帝国藏宝库?

    那个深埋在皇宫地下,守卫森严的藏宝地?

    公爵大人看到,灯光下,自己的长子双眉显而易见地蹙了起来。

    “怎么?”

    “丢了什么?”林维问。

    藏宝库里具体都放着什么东西,他不知道,可是——有一样东西,他知道得得可是清清楚楚。

    皇室珍藏有三份禁咒级的魔法卷轴“镕金”、“落日”与“神国”,除却直接掌握在历代皇帝手中的“神国”是顶级的防御魔法卷轴外,其它两个都是攻击卷轴。

    禁咒级的攻击卷轴是怎样的存在?——当初浮空之都的坠毁,仅仅只需要帝国牺牲一位高阶魔法师的性命,彻底引动卷轴“落日”。

    而上辈子林维非常不解的一个问题,就是帝国为何能拥有如此珍贵的禁咒卷轴,以及在漫长的战争中,魔法世界为何没有用出哪怕一张这样的卷轴。

    直到他在魔法学院度过那些日子,才知道在魔法师心里,禁咒级卷轴根本不是一种攻击手段,而是一种与纪念物类似的存在。

    一张禁咒卷轴,蕴含着恐怖的、精纯到极致的魔法力量,并且能够唤起这片区域中所有的魔法元素,而制作禁咒卷轴的代价,就是至少一位大魔法师的生命。

    没错,一位白袍大魔法师的全部力量——这是魔法世界中一种特殊的仪式,大魔法师漫长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往往会选择将自己毕生的力量与对元素规则的领悟凝聚在特殊材料制成的魔法卷轴里,甚至会有两位属性极其相合又情谊深厚的大魔法师合作一份卷轴,“神国”就是这样的一个成果。

    因此,魔法世界将卷轴视为大魔法师们生命的结晶,与他们在魔法一途上的创造、心得、手札没有什么区别,并且对此充满敬意,从不会将一份卷轴据为己有,更别提使用了。

    而帝国正是借着这一点,在最初与魔法世界还有不少来往的时候,秘密得到了这三份珍贵的卷轴,并在此后用其中的一个,摧毁了魔法世界的都城——这是魔法师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的。

    “神国”在皇帝手中,而“落日”的所在林维并不知情。

    但是——林维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场战争开始后不久,自己成为公爵,正式统领帝*队与帝国魔法师团之时,被格雷戈里秘密赐予的禁咒卷轴“镕金”,正是从帝国藏宝库中取出!

    林维看着自己的父亲,万分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失窃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公爵回答:“只是看皇室的态度,这件事与魔法师有关。”

    公爵知道,失窃当晚,帝国魔法师团几乎是全部出动,在帝都搜寻。

    当然,那场搜寻毫无结果。

    而这个时候,同样身为魔法师,并且是不属于帝国管辖魔法师的林维回到了帝都,难免会牵动皇室敏感的神经,这时候林维如果再与家族表现出从前的亲密,蒂迪斯家的处境可就大大不妙了。

    林维的心沉了下去。

    皇室的藏宝库需要魔法师团出动的失窃——除了那张卷轴,他实在想不出其它任何既与魔法有关,又对帝国十分重要的珍贵物品了。

    林维垂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然后惊觉,不知在什么时候,手指变得冰凉。

    不一样。

    这和上辈子的轨迹不一样,甚至截然相反。

    林维以为,自己重活一次,去改变一些事情,那么好好待在藏宝库中的那张禁咒卷轴,永远不会有被用出的机会——可它却有可能,已经不翼而飞了。

    是自己与前世不同的选择改变了原来的命运,还是这辈子与上辈子原本就有所不同?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原本已经逐渐清晰起来的一切,陡然重新变得诡谲莫测起来。

    公爵敏锐地察觉出了林维神情的不对,立即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个小子一年来在魔法世界度过,莫非这件事真的和那些帝国之外的魔法师有牵连?

    “没有,”林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掩饰道:“我只是在想,帝国既然认为这件事与魔法有关,不知道以后要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魔法世界了。”

    “我也这样想过,毕竟你现在算是魔法世界的人。”公爵相信了林维的这番说辞,道:“皇室大概已经知道了你回来的消息,用不了多久,他们也许就会上门找你,打探一些魔法学院里的消息。”

    “我会好好应对。”林维回道。

    公爵满意地点了点头,值得一提的正事已经说完,虽说被自己的儿子摆了一道,但这小子确实想得不错——公爵大人既欣赏自己的长子,又兼感觉整个家族的前途都充满了希望,心情十分愉悦,大手一挥道:“小子,我不计较你一年前的那些事情了,既然已经看过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就先滚回去吧,悄悄的!”

    林维看着正在赶自己走的父亲,无奈地笑了笑,道过别后,便转身向门口走去,及至快要走出,又仿佛忽然想起什么遗漏掉的事情,回过身来对公爵道:“父亲,也许您应该多去看看伊迪他总和母亲在一起,也不是一件好事。”

    公爵微皱了眉,对于伊迪这个天资平常,甚至有些愚钝怯懦的次子,他实在有些不满,但自己这些年来,似乎确实也没能尽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

    “我会考虑,”公爵难得心平气和接受了长子的建议:“你放心走吧。”

    林维也不再多话,在夜色中悄悄离开了蒂迪斯家的宅邸,回到了他们一行人暂时落脚的东区。

    如果丢失的真的是那份禁咒卷轴,林维知道,以自己现在所知道的东西,即使想破头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只能期望着皇室的人自己找上门来的时候,能从他们口中知道些有用的东西。

    在帝都略有些寒冷的夜风里,林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不论帝都宝库失窃是为什么,做出这件事的人又会惹出什么事来,至少他想做成的事情——劝说父亲支持伯兰已经成了。

    只要能让帝国不打魔法世界的念头,一切都好说。

    拐过一个街角,便到了旅馆的小楼前。

    属于他们几个的房间窗户中有一处还透着灯火的光芒,看来虽然已经夜深,到了惯常所有人都早该睡下的时候,还是有人等着自己回来的。

    这让一天之内两次被父亲大人毫不留情地赶出家门的林维感到非常宽慰。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上午临走前的一幕。

    那会儿林维即将去面对估计已经生了自己一整年气的公爵大人,并且还没有绝对的把握去说服他,心情非常忐忑,于是在座椅上窝着,用被丹尼尔传染了的装模作样的语调哀叹道:“我今天去这一次,说不定要怎么回来了”

    海缇关切道:“那你可能会怎么回来?”

    “要是我父亲消气,那就被他赶出门来,或者打一顿赶出门来”

    “啊?”

    “这还没完,”林维有气无力:“要是他无论如何都消不了气,我不仅会被赶出门来,还会被家族驱逐出去,连族徽都要乖乖交回——到时候就是一个彻底的穷光蛋了!”

    海缇惊闻噩耗,连忙道:“那你一定要好好向大公爵道歉!”

    “这就要看我父亲了,”林维转向一旁的断谕:“要是我没钱了,得换你们养我——断谕,听说你家是魔法世家,一定不会介意一个召唤师小小的花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