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21章 伯兰的邀约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深夜的帝都,白日的繁华已经渐渐散去,临街的店铺纷纷熄了灯火,关上店门。街道上喧哗声消失之后,便只剩下不远处巡逻兵们整齐的马蹄声,点缀着只有在此时才会显得深邃美丽的星空。

    夜寒渐重,穿透了林维并不像魔法袍一般可以御寒的衣物,他加快脚步,向着旅店走去。

    断谕的精神力一般是随时外放的,因此,只要林维稍稍放出一丝精神力,就能看出断谕有没有睡下。

    不出所料,用精神力看到的世界里,旅馆和它的周围泛着一层淡金色的微光。

    魔法师的精神力颜色大都与魔法属性相符,诸如断谕的淡金色和海缇的红色,林维和丹尼尔这种,就是普通的白色——当然了,这对丹尼尔来说是非常不舒服的,如果精神力可以改变颜色,所有人都相信他一定会选择绿色的精神力!

    而对喜欢睡觉多于喜欢冥想的林维来说,每一滴精神力都宝贝的不得了,他可从来不会像断谕那样毫不在意地一放出来就能覆盖整个旅馆。

    于是在断谕所看到的世界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幕:一段飘飘悠悠的、精神力凝结成的白丝,像一根细细的触角一样伸了出来,在触到自己的精神力范围之后,迅速地缩了回去。

    断谕转头朝向那缕熟悉的白丝的方向,在他的对面,左手托腮,眼看就要打起瞌睡来的海缇察觉到了他的动作:“怎么了?”

    “林维回来了。”

    “总算回来了”海缇勉强打起了精神:“不知道他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要我说,咱们才不用担心林维小子,”方才正拿着一条带着红色吊坠的项链发呆的丹尼尔懒洋洋道:“要是没有把握,他才不会送上门去找打。”

    “可是”海缇道:“我总觉得林维的父亲是个很可怕的人。”

    她可是看在眼里的,每次林维把家族徽章拿出来的时候,看到它的人都会立刻战战兢兢、毕恭毕敬地对待他们——如果林维的父亲是个好人,他们才不会这样。

    听海缇说了这些,丹尼尔用右手挠了挠头发道:“大陆上的贵族似乎都很厉害,不管林维的父亲是不是好人,他们都会那个样子。”

    海缇有些困惑地问:“反正他们都不会魔法,为什么贵族和其它人不一样?”

    “我也没搞懂,”丹尼尔摇摇头,继续研究手里那颗火红的吊坠:“管它做什么——我们在大陆上又呆不了多久。”

    正说着,林维已经走上楼来,叩门声响起。

    位置离门口最近的断谕起身去打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里比起外面要温暖多了,在冷风里穿过了小半个帝都的林维舒服地眯了眯眼睛:“还是这里好。”

    “回来的好晚你的事情怎么样了?”海缇问道。

    “父亲还是要我的——事情解决了。”林维在断谕旁边坐下。

    丹尼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海缇道:“你看,我就说不用担心他。”

    “那我们还要在帝都待着吗?”海缇问道,“这里有好多有意思的地方呢!”

    丹尼尔把漂亮的红色吊坠在林维面前晃了晃:“我也想在你们帝都多留几天——这可是最纯粹的火焰结晶!竟然被当做挂在脖子上的装饰品!再找一些这样的东西,能在浮空之都卖一笔大钱!”

    林维思索了一下,自己也想等皇室找上门来,探一探丢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有必要在这里留上几天。

    “我们过几天再去浮空之都,你们两个在外面要小心一点,如果有人问起来身份,就说是蒂迪斯家的远亲。”

    说着,林维看向断谕:“如果你的眼睛能看见就好了帝都很好看的。”

    “我觉得快了!”海缇道:“断谕修炼要比我快上好多呢。”

    “下一次出岛的时候,”断谕对林维道,“你就可以带我看大陆上的风景了。”

    下一次出岛之前必定能成为高阶魔法师,断谕这话说得非常笃定——要知道,高阶魔法师是很难达到的,即使是比林维他们早了好几年的西珀一级,到现在也才只有两个人成为了高阶魔法师。

    不过,对于上辈子轻而易举就能成为白袍大魔法师的断谕,这种速度并不奇怪——至少林维是一点儿都不惊讶的。

    他看着断谕半阖着的,没有焦点的眼瞳,不禁隐隐有些期待这双眼睛真正张开、有了神采的时候。

    可是,想起上辈子战场上断谕宛若冰霜的眼神,林维又觉得还是现在这副安安静静的美人模样更顺眼一些

    不过——这辈子他和断谕可不是上辈子那种关系了,应该会有些不一样吧?

    “那等能看到的时候,”林维道:“我们就把大陆走一遍——把以前没有看过的都补回来!”

    “好。”

    一旁的丹尼尔伸了个懒腰:“你们接着聊,我得去冥想了——辨认石头很耗费精神力的。”

    “慢着。”林维笑眯眯道。

    看到林维脸上的笑容,丹尼尔感觉有些不妙。

    “你看,要在大陆上买东西,就要用大陆上的钱,自然就要用我的钱,”林维用右手托住下巴,慢悠悠道:“没道理你用买到的石头在浮空之都里发了大财,却不分给我一份是吧?”

    闷声发大财的念头被看穿,只有林维这一个金主可傍丹尼尔咬咬牙道:“分你一半——你可没有我这样辨认出宝贝的眼力。”

    “八成,宝贝你来挑,本钱可全都是我的。”

    “一个炼金师宝贵的眼力难道只值两成吗?”丹尼尔大叫。

    “好吧,你的眼睛和鼻子确实很值钱那我只要七成就好了。”林维道。

    “六成!”

    “如果你找到的宝贝真的很多,我要六成,”林维继续笑眯眯看着丹尼尔:“不然就只好拿七成了。”

    丹尼尔冰绿色的眼珠转了转,对自己炼金师的水平向来非常自信的他思索了一下,立刻答应了:“成交!”

    不过,在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再次回过头来,用怀疑的眼神看向林维:“不对,你才没有这么大方——我们先说好,要多少宝贝才算‘很多’?”

    本想借着“很多”赖一笔账的林维被看穿,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五十件?”

    “这不可能!”丹尼尔再次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最多二十件!”

    “三十!”

    “好吧”丹尼尔打开门走了出去,嘴里还嘀咕着:“狡猾的小贵族!”

    海缇笑得开心:“丹尼尔现在估计后悔极了——他要是不向你炫耀火焰结晶的事情,就可以一个人拿十成了!”

    “虽然蒂迪斯家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但我在魔法世界仍然是个穷光蛋,当然要想办法——丹尼尔正好送上门来,只能怪他自己了。”林维心情愉快。

    三个人又闲聊了些有的没的,眼看就要到半夜时分,也就各自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海缇兴高采烈换上一身海蓝色的纱裙,继续在东区逛来逛去,而丹尼尔则一大早就直奔贩卖宝石和首饰的店铺,寻找在魔法世界里有价值的宝贝去了。

    他们的现在身份都是蒂迪斯家的远亲--从塞壬岛到帝都的路途经过蒂迪斯家的封地朗达沃平原附近,从自家封地路过,顺路带上在那里的亲属来帝都看看--这在有严密身份记录的城门卫队那里说不通,不过既然已经到了帝都里面,这种说辞也不太会引起别人怀疑。

    林维则留在了旅馆里,只在附近走走。

    然而,皇室的动作比林维预料中要快上许多,到了第三天,他们就找上门来了——而且找上门来的人,是林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一个。

    第三天的上午,林维收到了一封来自皇室的邀请函,约他在这一天的下午在西区的一处庄园一叙——落款竟然是伯兰的名字。

    伯兰殿下?

    以林维蒂迪斯家长子的身份,问讯、或者检察官直接造访,都是十分失礼的,只能由身份高于林维的人来发出邀请,不然林维完全可以拒绝。

    而帝都里有这个资格发出邀请的,也只有在位的世袭侯爵、公爵,以及皇帝与他的两个儿子。

    在林维的预想中,一直都对魔法世界抱有强烈敌意的格雷戈里,必定会主动提出负责这件事情,他已经做好面对格雷戈里的准备,甚至觉得凭借上辈子对格雷戈里的了解,可以套出不少话来——可发出邀请的人却是那位伯兰殿下。

    他已经开始和自己的哥哥在明面上竞争了吗?还是说,这是老皇帝的授意?

    伯兰——这位蛰伏多年的、有着无比缜密的心思和谋略的殿下,使林维做好了不得不打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下午的会面的准备。

    也许,这还是一次试探伯兰态度,透露蒂迪斯家意愿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