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22章 帝国的请求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虽说皇室都在雄伟、古老、守卫森严的皇宫中居住,但这并不妨碍皇子们在西区或是什么其它的地方拥有自己的私人庄园。

    这些私人庄园往往具有与其主人的身份相称的气派,皇子在这里与自己的好友——多是些年龄相近的贵族继承人聚会、玩乐,或是举办些晚宴与舞会,邀请帝都中年轻的少爷与小姐们前来,能参加这样的一次舞会,足以成为一位普通的贵族小姐与自己闺中好友一个月的谈资了。

    传闻中,拉维斯侯爵家的小姐就是在不久前的一场舞会上与伯兰殿下连跳了三支曲子,人们纷纷猜测说,拉维斯家要诞生一位王妃了——要知道,伯兰殿□□弱,一向深居简出,一年之中举办的舞会和晚宴屈指可数,更别提连跳三支舞了,而且还是和一位尚无婚约的美丽小姐!

    林维坐在驶向西区的马车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面前精致的小桌,马车行经帝国广场,迎面而来的喧闹声也没能让他从思绪里回过神来。

    他上辈子,与那位伯兰殿下并没有多少接触,唯一值得一提的交情,也就只有少年时候,某次宴会后交谈非常愉快的经历,而一点小情谊也被发觉出来的公爵大人毫不留情地掐灭了——蒂迪斯家那时选择的是格雷戈里殿下,那么继承人自然要和伯兰拉开距离,哪怕这位殿下并不被人看好,也要极力避免可能出现的猜忌。

    在林维仅有的记忆中,伯兰是个学识渊博,谈吐风趣的人,向来低调的行事,再加上他时常犯病的身体,所有人都觉得,这位殿下的志向该是做一位大学者,并且辅佐自己的哥哥,不会对皇帝的宝座有一丝觊觎之心。

    然而,重活一次的林维,可不会这么觉得了伯兰身为格雷戈里的弟弟,应当比他更了解格雷戈里、心中更清楚才是——如果哥哥登上了皇位,那么即使自己这个现在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不被扼杀,也必定要活在长久的危险与不安中!

    出于自保也好,野心也罢,伯兰都势必要同自己的哥哥有一场争夺。

    而林维所打算的的,正是在这场争夺中,用蒂迪斯家族的势力为伯兰增加一枚极重的筹码,一旦成功不仅上辈子那场由帝国主动挑起的战争再次发生的可能被无限地削减,蒂迪斯家日后的路途也会平坦许多——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最大的功勋是什么?不是带领军队,打赢了多少战争,不是靠着富庶的封地和畅通的商路,为皇室进献了多少资源,更不是将美貌的女儿嫁入皇家。

    如今已经不是战火与铁血充斥着的开国时代,帝国的国库充盈得很,皇帝与皇子们也没有一个耽于美色——在这样一个昌盛的时代里,最大的功勋,只能是拥立!

    格雷戈里当然具有治理一个国家的才能,可却极度地缺少宽容的心胸,现在已经生出的一点猜忌与嫌隙,到后来难免会扩展成一条鲜明的裂缝,而帝王的不信任,毫无疑问会对蒂迪斯家造成沉重的打击!

    与其艰难求生,挽回那一点本来就少得可怜的信任,不如干脆调转方向!

    马车最终在一处庄园前停了下来。

    深灰色的小径从同样色彩的拱门脚下延伸而出,穿越草地与花圃,抵达被高大树木掩映着的城堡。

    皇子私人的庄园,虽说比不得皇宫或底蕴深厚的贵族祖宅,但也要尽量高大气派一些——而眼前这座庄园却偏向于幽静。

    这正与与它的主人相得益彰——见到伯兰后,林维这样想。

    窗外的树影遮挡住了会客室的窗子,使得阳光不会显得在外面那样明亮刺眼,也不至于像被厚重的窗幔遮住那样,使房间昏暗无比。

    一位身形修长的年轻男子从深红嵌金的扶手椅上站起,他有着深栗色的长发与碧色的眼睛,与略微苍白的脸色相应的是缺乏血色的嘴唇,然而即使略带病容,他的动作依然有礼且优雅,并没有久病之人常有的颓靡之态。

    “林维——我们许久没有见面了,上一次和你交谈,还是两年前斐迪南伯爵的晚宴上。”

    伯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用一句叙旧开始了这场交谈,他的神情始终温和自然,不曾流露一丝一毫的生疏。

    “可惜以后也不会有宴会让我们再见面了——魔法师可不大受欢迎。”林维回道。

    要客套,被当做家族继承人一手培养起来的他,自然也是会的,只不过在这里并不需要。他如今首先是个魔法师,没有遵循大陆上礼节的必要,再者,皇室想通过他打探一些魔法世界的消息,林维也有自己的打算,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一开始就表明不愿意废话的姿态来。

    ——这可不是贵族间来来往往没有止境的寒暄和扯皮,自然是越干脆越好。

    “虽然这样说,我这里是随时欢迎你的——如果不是哥哥一向厌恶魔法师,贵族们对魔法师的态度倒还不至于像今天这样。”

    林维心中一动。

    有戏。

    伯兰这番话,看起来是无伤大雅地在为自己抱怨,可是却有意无意强调了格雷戈里“厌恶魔法师”的事实。格雷戈里尚且没有登上帝位,他的喜好就已然影响了贵族们的态度,那么登上帝位以后呢?

    这样看来,伯兰早已敏锐地预见了蒂迪斯家与格雷戈里可能出现的裂痕,话里话外,竟然有一点要拉拢的意思了!

    林维便顺着这话说了下去:“格雷戈里殿下对魔法师的态度一向很恶劣——我本以为这次接到皇室的邀请,会是他要来对我冷嘲热讽一顿。”

    “这倒还不至于,”伯兰微笑着摇了摇头:“他只是有些不高兴蒂迪斯家失去了优秀的继承人而已。”

    “但愿如此吧,”林维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我只是有点担忧这会让他对我的家族有些误解。”

    伯兰只是微微垂下了那双碧色的眼眸,并没有回复这个话题,而在静默了一小会儿之后,对林维道:“你方才想的其实没有错,这次该是哥哥来找你,只是帝都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父亲担忧哥哥的态度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所以才把事情交给我处理。”

    “您这样说,难道事情与魔法师有关?”

    “没错今天我代表皇室邀请你来到这里,事实上是因为有件事情需要一位魔法师的帮助。”伯兰缓缓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为难:“你知道,帝国建国这么多年来,已经与魔法世界逐渐失去联系,而我们现在有些事情需要告知魔法协会,实在找不到别的方法可以联络到他们了。”

    藏宝库里丢了东西,然后帝国要与魔法世界联系?

    “我当然愿意为帝国做事,”林维道:“但是我想不出帝国会有什么事情需要魔法协会的帮助。”

    “是这样的,”伯兰解释道:“有一件十分珍贵的魔法物品,在帝国的藏宝库中被盗了,而被盗窃的手段——除了魔法师,没有人能够解决藏宝库严密的守卫。”

    “有魔法师,盗走了帝国藏宝库中的魔法物品——那为什么要告知魔法协会呢?”

    “因为这件魔法物品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如果有人使用了它,不论对于帝国还是魔法世界使用,都会带来巨大的伤害。”

    听伯兰这样一说,林维几乎可以确定丢失的是那份上辈子在自己手上的禁咒卷轴“镕金”无疑了。

    可是,帝国得到卷轴的手段并不如何光彩,又是魔法师出手盗走,将这件事情告诉魔法协会,又有什么好处呢?

    只听伯兰继续道:“哥哥认为这是魔法世界的一次挑衅,希望与魔法协会正面交涉,甚至动用武力,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是在魔法协会的授意下发生的。

    首先,虽然关系冷淡,但魔法世界并没有向我们挑衅的必要和理由,而且即使他们对帝国产生了敌意,也不必用这种方式来表达。

    所以我认为出手盗窃的魔法师,并不属于魔法协会管辖之下,那么他的意图,难以说是针对帝国还是魔法世界——因此我们有必要将这件事情告知魔法协会,请他们帮助搜寻那件危险东西的下落,如果是针对帝国,那么就是解决了帝国的一次危机,如果是针对魔法世界,我们也只当是做了一件好事——也许还能赢得魔法世界的好感。”

    说到这里,伯兰似乎是有些无奈地继续道:“父亲同意了我的看法,为此,哥哥还发了很大的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