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25章 浮空之都与神秘的灰衣老头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魔法三十铁律》第十六条:任何情况下,不得对自身进行一切有关空间移动的尝试!

    第十七条:未经魔法协会确认,与空间规则相关的魔法阵不得在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使用!

    元素魔法师直至高阶,所练习和使用的都是对于元素的感知力和沟通力,而大魔法师则开始尝试感悟、利用更深层次的,不仅仅限于魔法元素的“规则”,大魔法师们最感兴趣的一种便是空间规则——学院的院长西尔维斯特先生正是这些大魔法师们中的典范。

    人们以“空间魔法”来称呼对空间规则的运用,这一规则,可是极度危险的!

    用来制作空间戒指、口袋之类储物器具的寻常空间魔法阵,已经在一代代的改进和运用中变得非常稳定,而更加高阶的空间传送,却仍是一个危险的禁区。

    早在近千年前,就有痴迷于空间规则的大魔法师将魔法用在自己身上,希望能够使自己瞬间移动到别的地方——然而他原地消失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我的老师最痛恨的事情,就是浮空之都居然建在一个这么高的地方,而到现在都没有可靠的空间传送魔法!”重新换上一身鲜艳绿袍子的丹尼尔在帝都南郊的一片空旷荒地上感叹道:“所以我们这些可怜的炼金师,每次来到这里,都要央求元素魔法师把自己带上去。”

    说完,他却又得意地瞟了一眼林维,再看看海缇:“不过炼金师还是比某些半吊子的召唤师要好得多,起码我们有一些小玩意儿可以让自己变得轻一些——美丽的海缇小姐,你愿意带着我吗?”

    “当然”

    “这当然不可以,”林维打断了海缇即将说出口的“当然可以”,对丹尼尔道:“让一位美丽的魔法师小姐抓住你的手腕,或者挽着你的手臂一起飞起来——这太便宜你了。”

    丹尼尔警惕地看着林维:“怎么,难道你在嫉妒我吗?”

    “当然不是,”林维笑眯眯往断谕身边靠了靠,掌心向上,一团绿色光芒里,阿贝尔藤渐渐显现出形状来,“海缇,这个送给你。”

    于是,有求于人的、可怜的炼金师丹尼尔,被结实的藤蔓捆住了腰,一路吊了上去。

    浮空之都对于地面来说是非常高的,但用上魔法师的飞行术之后,也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抵达。

    林维抬头望去,只见半空中,一座浮岛城市,被两个小浮岛拱卫着,静静悬浮在柔软的云雾里,比起帝都来,它并不算大,也许只有大陆上一个普通城镇的规模,可是却让所有的人都无法小觑。

    浮空之都的主体并非大陆的岩石与土壤,而是巨大的五色日石——比阳光的色泽更浅淡的,是日石所散发出的柔和的白色光晕。

    日石、月石、云石、星石是特殊的矿石,按照所蕴含的魔法元素又分为一色到五色,按说应该存在六色,只可惜还没有被发现过。五色的矿石在用眼睛所看到的世界里呈现柔和的白色,也许还会出现淡淡的五色光芒,而五色日石,则是承载魔法阵的顶级材料——在三座浮岛内部,不知刻有多少庞大而复杂的魔法阵,维持着这座城市千年来神秘又高傲的悬浮。

    魔法世界不知耗费了多少珍贵的资源与精力,在空中建造出这样一座神奇的都城——据说,浮空之都居住着魔法世界里几乎一半的成员,甚至还慷慨地接纳了几个几近消亡的种族在其上生活,在这里进行着魔法师之间的来往与交易,能听到魔法世界里发生的所有大大小小的消息更重要的是,魔法世界的核心——魔法协会的总部坐落在这里,负责着这个普通人遥不可及的世界中的种种事务。

    随着四人愈升愈高,他们所能看到的不再是浮岛的底部——这座城市的面容在眼前徐徐展现,仿佛黎明时分被朝阳渐次照亮的大地。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浮岛中央伫立着的巨大女神像,比所有能够见到的建筑都要高大——她的面容并不清晰,而飞扬的裙摆,庄严的冠冕与她右手里斜执着的长长权杖却被雕刻得格外细致。

    “光明女神艾丝修蕾莎的雕像,黑暗时代的遗留,在那个时候,所有人可都是要向女神跪拜的。”海缇道:“这个雕像可真大——据说黑暗女神卡塔娜菲娅也有属于她的雕像,可惜已经找不到踪迹了。”

    以女神的雕像为中心,魔法城市的道路延伸开来,它不像帝都的道路那样平直铺开,而是略有曲折,并且没有规则地交错着。高大的城堡与低矮的圆顶小房子亲昵地靠在一起,呈现一种松散而悠闲的美丽,半空中有着魔法师在飞来飞去,带起元素波动的涟漪,因此当四人缓缓落下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余的注意。

    落地的地点是丹尼尔选择的,他撇着嘴揉了揉被吊了一路的腰:“虽然我遭受了难以想象的虐待,但还是善良地把你们带到了这里——这个地方可是任何一个魔法师都不能错过的。”

    林维打量着四周,此时他们身处的是一条弯曲的街道,并且空空荡荡,没有其他魔法师的踪影。离四人最近的地方是一栋灰墙黑顶的小房子,黑色木门虚掩着,门上画着一串看不懂的,似乎是魔法符文的图案。

    “灰衣老头的店铺——一个魔法师一辈子只能在这里买一件东西,你们还没有买过吧?”

    林维摇摇头:“我们都是第一次来这里,这个店铺都卖些什么?”

    丹尼尔故作神秘地挤了挤眼睛,向他们说起了这家店铺。

    浮空之都上有个神秘的老头,没有人知道他的岁数和年纪——仿佛在所有人的记忆里,他都一直在城市西南角落处一个空荡荡的小巷子里,守着一个小店铺,老头总是穿一件灰色的衣服,因此便经常被称为“灰衣老头”。

    灰衣老头的店铺有个奇怪的规矩,一个魔法师,这一辈子只能从店铺里拿走一件东西,有时是买,有时是用别的东西交换,如果老头心情好,还会直接把东西送给客人。

    按理说,这样的店铺应该早就开不下去了才是,但灰衣老头仿佛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所有想要购买第二件东西的魔法师,都被他毫不留情地挥舞着拐杖赶了出去!

    “总之,这个古怪的规矩和老头的名气一直非常大,至于卖的是什么”丹尼尔摇头晃脑道:“来过的人曾经说,这里有你能想象到的最珍贵的东西,也有你能想象到的最普通的东西!”

    原本三人看着这萧条的环境和破旧的门面,对店铺没有任何期望,听了丹尼尔的话之后,才被勾起了好奇来。

    海缇走上前去,敲响了破旧的黑色小门。

    一个苍老浑浊,仿佛从腐烂的棺材里发出的声音道:“进来。”

    推开门,映入眼中的是非常昏暗的房间,拥挤的货架一排排充满了不大的店铺,靠近门的一张深色软椅子上,半坐半躺着一个穿灰色斗篷,带宽帽子的矮小老人。

    帽檐下,他的眼珠转了转,首先看向了丹尼尔的方向,语调缓慢,让人担忧他会不会说着说着便断气:“绿色的那个,你可是来过的两年前,对不对?”

    说罢,他又将林维、断谕和海缇三个人从左到右缓慢地打量了一圈,带着深深皱纹的脸颊似乎扯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还有三个新鲜的小家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