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29章 精灵的眼泪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嘿,丹尼尔,你这个绿家伙!怎么又来了?”

    “施奈德?怎么又是你?”

    蓝袍子的年轻人笑嘻嘻对着丹尼尔遥遥挥手招呼:“我每年这个时候都为交易行工作,正好赶上学院把你们丢出来!”

    他的样貌平凡无奇,眼睛却是罕见的、极浅的银色,乍一看显得有几分空洞,连带着笑容都有些微的古怪,使人印象深刻。

    “好吧……这太不巧了。”丹尼尔对林维嘀咕着:“施奈德这个家伙最小气,在他这里想把东西卖个好价钱可不容易!”

    ——这天,林维两人并没有在房间里独处多久,就被丹尼尔喊了出来,来到了浮空之都南面时刻开张的交易行。

    交易行和方才的旅馆一样,直接由魔法协会管辖,进行着魔法世界里的绝大多数交易往来。它是一栋乳白色的大型圆顶建筑,阳光透过高高的穹顶,被半通明的材质渲染成流荡的辉光。这里主要分为鉴定处,交易处,拍卖场几个部分,在地下还开辟着一个储量巨大的晶石库。

    鉴定处雇佣着几位炼金师,为客人们带来的物品鉴定质量、划定等级以及估定价格,以保证流入交易行的物品都是货真价实、值得相信的。而交易处的交易又分为物品兑换晶石、晶石购买物品和要求特殊的以物换物三类,另一种特殊方式便是当出现一些难得一见的物品,鉴定师的估价不能使人信服,而以物换物又难以找到买主时,就会由拍卖场收下,集齐一批,在拍卖会上售出。

    丹尼尔此次的来意便是将自己在学院里制作的魔法小玩意儿和帝都店铺里搜罗到的具有魔法效力的宝贝们换成晶石,去购买自己需要的炼金材料。

    ——只不过帝都里的宝贝换来的晶石,还有林维一份。

    “原本只是想顺便对丹尼尔敲一笔”林维看着把东西堆出来,正在和施奈德关于估定的价格相互扯皮的绿袍子炼金师,右手支腮:“但是现在我正好非常需要晶石来孵化我亲爱的儿子!”

    “儿子?”

    海缇忍不住笑出了声。

    “没错,”林维一脸正经:“我把那只可爱的蛋孵出来,然后从一个小幼崽养大,它毫无疑问应当算做我的儿子。”

    “万一是一个雌性呢?”海缇眨眨眼睛。

    林维语调愉快:“那就是可爱的珊德拉小公主——我连名字都为她准备好了。”

    熟悉的名字,珊德拉——这是林维为上辈子那条巨龙所取的名字,是他使用了最高级别的契约之门召唤而来的一条雌性巨龙。

    除了极少的巨龙留在大陆,其余的龙族都居住在无尽海洋中的龙岛上,并且已经和大陆失去了所有联系,若非被契约之门强行破开空间,珊德拉永远都不会来到大陆上,而林维这辈子如果再次开启这样的契约之门,感应到召唤来到他面前的极有可能不再是熟悉的珊德拉。

    上辈子是一个人,这辈子也未必能找到妻子,只能和召唤兽们相依为命林维愤愤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断谕——谁让你没有妹妹的?

    海缇似乎对丹尼尔与施奈德的交易过程非常感兴趣,拉着两人走近。

    她偏爱大陆上买来的服饰,此时身上穿的是由帝都里仅次于皇室裁缝的大裁缝为她量身制作的深红色贵族常服——有着精致的花边和令人赞叹的剪裁,色彩也能够彰显自己的魔法属性,吸引了交易行里来往的魔法师们好奇的目光。

    “美丽的小姐,您是丹尼尔先生的同伴吗?”施奈德整了整衣领,快速收起了之前的表情,优雅地向她行了一个魔法师见面时的礼节,换来丹尼尔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过这份优雅立刻就被打破了——还没等海缇对他做出回应,施奈德便注意到了她佩戴的吊坠,表情惊讶:“喔简直是奇迹——这是‘精灵之泪’吗?”

    “你知道它?”海缇好奇地看向施奈德:“将它送给我的人的确说过与这个相似的名字。”

    “没错,这是一种珍贵的宝石,我还曾在吟游诗人的歌唱里听过它的名字美丽的小姐,您知道那个故事吗?”

    海缇摇摇头。

    “是个关于精灵的故事。”施奈德放下了手里一块深蓝色的石头,向几人复述起了吟游诗人口中的故事,他换了个人似的,语调缓慢而富有节奏,像极了诗人的吟唱。

    “丛林的深处,居住着纯净而美丽的精灵公主——那是女王最疼爱的小女儿。

    她的眼瞳里居住着星辰,她的身旁洒落阳光。

    假使有一朵花儿接到了她的祝福,便会长开不谢。

    假使有一只飞鸟遇到了她的目光,便会盘旋不去。

    她每天都要在林间流连,采集最新鲜的露水与清香。”

    施奈德说到这里,稍稍停顿,色泽浅淡的眼眸带着隐隐约约的笑意看着海缇:“——是一位和您一样美丽可爱的小姐。”

    “然后呢?”说话的却是丹尼尔,他不知为何收起了平时漫不经心的表情。”

    “然后”施奈德咧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继续道:

    “不知从何日起,青草开始萎顿,花朵光彩黯淡。

    公主俯身轻吻每一朵花苞,却再不能使它们盛开。

    她担忧地拨开花草生长的泥土,却看见雪白骷髅的眼眶。”

    海缇正被施奈德节奏悠长的语调吸引,听得入迷,陡然遇到了这么一个突兀的转折,不由得轻声惊呼。

    “原来这一天,死灵之神行经丛林的上空。

    他从未见过这样纯净又美丽的生物。

    那绸缎一样的长发,与长而薄的尖耳。

    我要保存她,让她成为我永生的伙伴。

    ——死灵之神这样想。”

    林维冷眼看着施奈德的眼神——此时那双淡银色的眼睛愈发显得空洞而诡秘,即使是充满笑容也无济于事。

    “施奈德——你想说什么?”丹尼尔皱眉道。

    “只是在重复吟游诗人的一个小故事,”奈哲尔耸耸肩:“当然这不是个美满的故事,死灵之神带走了精灵公主,似乎还把她变成了死亡的生物,公主落下眼泪,变成了这种美丽的、泪滴一样的宝石我只知道这种宝石虽然稀有,但也不是独一无二——可见公主是流了许多眼泪的。”

    海缇的脸色有些苍白,迟疑地对施奈德道:“炼金师先生,您是想要告诉我些什么吗?”

    “东方与南方,故事早已写遍、唱遍。”施奈德并没有回答海缇,而是又吟唱了一个令人费解的、短短的诗篇,随后向海缇眨了眨眼睛。他那古怪的神色在这一眨之后消失了,重又变成精明干练的鉴定师。

    鉴定师低下头重新拿起之前那块深蓝的石头,用一根尖锐的金属针轻轻刮下一层表皮的粉末,认真地放在鼻下嗅闻:“亲爱的丹尼尔,这小石头可不简单,如果我轻率地给它估价,你又要讥讽我是一位狡猾的商人了——我建议把它拿到拍卖会,这块海蓝石也许可以让你小赚一笔。”

    不过丹尼尔仍然毫不留情地讥讽了他:“施奈德,上次给流金砂定价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看来是已经完成了交易行给你的定额,否则不会不想尽办法来压低我的价格。”

    “啧,被你看穿了。”施奈德叹了口气,摇摇头,将鉴定台上分散开的物品再次聚拢起来,将深蓝石头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匣子,与一片巴掌大小的黄铜牌一起递给了丹尼尔,上面刻着鉴定师给定的价格:“好了,亲爱的朋友,东西归我,价码归你——拿上它们,你可以到交易处去换取大把的晶石了。”

    丹尼尔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转身把装着海蓝石的匣子递到情绪有些低沉的海缇面前:“送给你——命运女神最喜欢的蓝色,施奈德的小故事根本不需要在意。”

    “啊谢谢你。”海缇接过匣子,再次往施奈德的方向看了一眼,才转身跟着丹尼尔离去。

    林维与断谕在后跟着他们,向换取晶石的交易处走去。

    “吟游诗人的故事,都是有依据的吗?”林维扯了扯断谕的衣袖。

    “有些是,”断谕答道:“但很少有故事提到死灵之神。”

    “死灵之神”林维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想起了灰衣老头展示书籍时提到的“亡灵召唤”。

    魔法师自诩为“最接近神的存在”,有着大量关于神灵的传说,可惜也只有那些传说与神像了,没人能说清神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神迹”发生过。

    他想,明天得问问老头,海缇那个吊坠的来历是不是果真像故事里一般不祥,还有,自己拿到的书到底写了什么

    想到这里,林维忍不住低声道:“可恶的老头!”

    之前林维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魔兽蛋上,直到从店铺里出来住进旅馆,翻开书页的时候才发现——书里的内容和书面一样,全都是他一点儿都看不懂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