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32章 神灵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说,那个大陆通用语到底是什么?”

    “我们现在说的是人族语言——大陆通用语是黑暗时代之前各个种族间通用的语言。”

    “那为什么老头说没有这个,就不能学到真正的魔法?”

    “据说,”断谕神色淡淡:“它是神创的语言。”

    “好吧”林维听到“神”这个字眼,不由得抬头望向那尊洁白巨大的、头戴冠冕、手持权杖的女神像:“你觉得,神真正存在过吗?”

    如果这尊宏伟的神像所雕刻的,仁爱、温柔、伟大的光明女神——艾斯修蕾莎真的拥有所谓“神的力量”,或者说还庇护着人们,那么在上一世浮空之都坠落,战争开始——甚至是时光倒回千年那个混乱的黑暗时代里,早该有她的身影了吧?

    并且,即使是在说得有理有据的魔法典籍中,所描述的神系也极其混乱,每一种元素都拥有它的神灵,有的还不止一位——这也就算了,每一个种族又有它对应的守护神,像是矮人之神、精灵之神,除此之外,还有听起来更加厉害的创世神、死灵之神、时间之神之类总之,神灵数目众多,种类也不能算少,而他们之间却又没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这种繁杂纷乱的体系,并没有能够解释得通的规则,林维之前就已经想过许多,认为只有一种理由可以解释。

    同时他也想知道,对于“神”这种存在,断谕是如何想的——这人也并不像是虔诚的信徒。

    “我曾经觉得那只是故事,”断谕道:“但是改变了,尤其是在看到我们的老师之后。”

    “那?”

    “大魔法师之上还有境界,神也许是其中之一。”

    林维停住了脚步,抱臂打量着断谕。

    他这么一停,断谕自然可以感觉得到,也停下了脚步,转向他的方向:“怎么了?”

    “没事”林维咧嘴笑了:“这和我想的几乎一样!”

    ——如果说在久远以前,神话与传说发生的那个时代,果真存在着境界超越普通人所能理解的极限的魔法师,被所有人尊为“神”的话,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是哪一系的魔法师,便成了掌控这一种元素的神灵,大陆上存在各种各样具有魔法天赋的种族,因而他们又被尊为自己这一种族的守护神灵。

    至于创世神之类,大概就真的是虚无缥缈的幻想了——人们总是想要探究自己生活的这片大陆从何而来,但真正的起源又实在是没有人能给出使所有人都信服的说法,只好顺理成章地归结给一位无所不能的神灵。

    而断谕的说法,又使这个猜测更加可信,如果白袍大魔法师这个境界并非不可超越,那么所谓的“神灵”便极有可能是强大到了不可思议境地的魔法师们!

    “对了,刚刚说到老头,”林维好奇地问:“他今天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这位灰袍子老头虽然他是自己的老师,越强大越好,但林维私心里是不期望这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头有神灵实力的。想想看,假使矗立在主城中央的雕像换成老头的形象,那可就不再是守护着浮空之都的美丽女神了——活脱脱像是监视着小村落的、凶巴巴的老村长!

    不过,今天发生的事情再一次证明了,老头此人,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

    林维只要一想现在正待在自己空间戒指里面的一枚深灰色徽章,心情就有点儿复杂。

    这件事情发生在老头再次表示自己要进入美好的睡眠,明天再继续教导学生之后。

    林维扶着老头,帮助他在软椅上躺下:“亲爱的老师,在您闭上眼睛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

    老头的回答非常简短:“说。”

    “是这样的——我并不是出生在魔法世界,而我出身的大陆帝国,有一些事情想要和魔法协会取得联系,但是协会门口守卫的魔法师并不同意放我进去”

    老头的眼睛无精打采地半阖着,听到这,才算有了点精神:“你想进去魔法协会?”

    “没错,我想您应该知道见到会长,或者元老们的办法。”

    ——老头活了这么大岁数,又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虽然每天只是待在这么一个破败的小铺子里,可这个铺子不知道藏了多少宝物——怎么也该是浮空之都中说得上话的人物才是。

    老头从鼻子里发出冷冷的一声“哼”,右手在袍子的口袋里摸索几下,拿出一枚质地沉重的深灰色菱形徽章来:“拿着这个。”

    林维接过勋章,它并不大,但是触手寒凉,灰色浓郁,材质近乎于深山中埋藏多年的石料——也只能是石料了,因为其上并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花纹或图案。

    只听老头慢悠悠道:“把这个给他们看你拿着它,不要说见到阿卡德罗斯,就算是找他索要晶石,这家伙也会毫不犹豫地给你——老头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阿卡德罗斯——现任的魔法世界领袖,协会会长,水系大魔法师,除了这些头衔之外,魔法世界里还流传着一个传言:这位领袖大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守财奴!原本交易行的管理十分松散,直到他掌管魔法协会,才严格起来——协会在其中可是赚了一大笔晶石!

    还有人说,可敬的,从来只有一套魔法袍的阿卡德罗斯先生,除了给炼金师妻子购买材料,几乎没有任何花销。更夸张的是,据说领袖先生失眠的时候,只要去交易行地下的晶石库转一圈,就立刻没有了任何烦恼

    老头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笃定,能使一个守财奴拿出晶石来,可见这枚徽章的分量是非常重的。

    这似乎意味着,拿着这枚徽章,就好像在大陆上拿着蒂迪斯家族的徽章一样,可以在魔法世界横着走了?那么这个神秘的老头,真的是大有来头了

    老头说完这些,仿佛已经困倦得下一刻就会睡过去似的,摆了摆手,表示两人可以走了,改日再来。

    他并没有每天都教导学生的意思,只说了让林维读完契约书之后,再来这里——那大概要等到林维下一次来浮空之都的时候了。

    林维与断谕便告别了老头,走在回旅馆的路上,上午已经没有什么要紧事,下午的打算则是再加上海缇,三人一起去切磋场练习,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三个在浮空制度上的大部分时光就要在切磋场里度过。

    对于为攻击而生的元素魔法师来说,实力是最重要的东西,他们会时常出入诸如中央森林深处与寒冰之谷这些危险的地方,而切磋场就是隶属于魔法协会的,专门为了磨练战斗意识与水平的一个地方。

    决定元素魔法师攻击力的因素,大致有与元素的沟通、感应能力,精神力掌控程度,咒语的速度与准确度几种,天赋的能力占一部分,老师的指导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另一个增强力量的途径,就是在切磋和实战中积累经验了。

    这两人在街道上短暂地停留之后,便继续往前行走,散步一般的速度,以及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让人觉得轻松而惬意。

    他们的身影经过曲折的街道与小巷,再穿过日光照耀在女神像上投下的阴影,最后消失在旅馆碧绿的树冠里。

    一道视线跟随着他们,此时才收了回来。

    女神精致的冠冕之上,难以察觉的地方,站着一个蓝袍子的年轻魔法师,他口中哼唱着节奏缓慢的调子,像是古早流传下来的歌谣。

    他看着两个少年人回到了旅馆,才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正对着灰袍子老头的小店铺,眼中的笑意渐渐淡去。这人样貌平常,有着细长的双眉和浅银色的眼瞳,不笑的时候神情显得有些寡淡。

    他似乎是叹了口气,停下了缓慢的哼唱,看向那扇破旧的黑色木门,自言自语道:“我的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