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33章 约战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椭圆形的切磋场有一个气派的称呼“卡拉威之心”,这就足见它在魔法师们心中的地位了。它建筑的基调是宏伟与凝重,由高高的墙壁开始,阶梯状层层延伸下来的是看客们安坐的长椅——这个季节并不是中央森林魔兽们频繁活动的时候,除了一些仍散布在大陆的各个边缘与角落,甚至是海洋上的,热爱探险的魔法师之外,很多人都陆陆续续回到了魔法之都,因而这也是切磋场一年之中看客最多的时候。

    当然了,看客一旦意动,或看上了某个有趣的对手,也会毫不犹豫站起身来,发出战斗的邀约。

    在这里,受一些伤自然是免不了的,但往往也不会重到无法解决,切磋场中会提供一些治疗药剂,及时处理伤势。假使真的有人心怀恶意——最前排的位子上坐着的两位或三位黑衣魔法师,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制止,并且对这位恶意攻击者进行制裁。

    在魔法世界里,低阶魔法师多数都还是学院的学生,因此又被称为魔法学徒,他们仅仅能够使用一些小咒语;中阶魔法师是魔法世界的主要组成部分,他们精神力已经颇为可观,足够使用成规模的攻击、防御魔法,两三个配合得当的中阶魔法师是可以碾压中央森林深处高阶魔兽的。而要成为高阶魔法师,就对感应魔法元素的天赋有了苛刻的要求——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元素愿意听从他的意愿,配合深奥的咒语,激发出威力强大的大型魔法出来。而人数本就稀少的高阶魔法师除了“执律人”之外,都是难得一见的存在,浮空之都上的生活已经不再能使他们提起兴趣——他们或是在未知的地方探险,或是去往与世隔绝的塞壬岛钻研魔法,寻求新的境界。

    浮空之都作为一座魔法之城,光有自由浪漫的魔法师们,维持住秩序与和平毫无疑问存在困难,于是它还具有一套严密的监管与制裁体系,那些黑袍子魔法师们胸前的银色徽章正是“持律人”的象征,“持律人”直接听命于协会会长与十二位元老,职责是维持魔法世界的秩序,人数虽少,却全部由年龄在五十到七十岁之间的高阶魔法师组成,具有强大的震慑力。

    此时的切磋场中,看客们都十分安静——几乎是屏住了呼吸,观看着场中的情形。

    火魔法师小姐跃至空中,与飞扬的裙裾一样耀眼的是她身周灼热鲜艳的火焰。

    火焰颜色渐浓,直至艳红,在魔法师的身旁缠绕出坚实可靠的屏障,抵挡着对面飞来的密集冰棱。

    在烈焰与寒冰僵持不下的这个空当,正是吟唱咒语的好时机——少女清脆的嗓音如同夜莺的歌唱响起,在平稳而清晰的开头过后,随着火焰元素越来越密集的涌动变得急促又高亢。

    ——一个成名的咒语,念出开头之后,就是已经引动了元素的规则,接下来的发展便是魔法师们来引导和操控,这个过程是极消耗精力的,不仅要牢记咒语,不能念错一个音节,还要随时感应身边的元素,一旦咒语念错或者节奏与元素涌动的速度契合得太差,就出现元素失控、魔法师被它反拖着走的糟糕状况,咒语的威力、范围全部失控,带来不可想象的后果。

    林维左手支腮,看着海缇在场中的情形,不由得想起了这个活泼的魔法师小姐在学院里捧着书本一脸苦恼地背诵咒语的时候——冗长的咒语要背下来确实非常不易,而她的魔法老师恰好又十分严格。

    不过,效果是显然的,火元素的波动已经十分剧烈,连远处的看客们都能感受到灼热的气浪,海缇的吟唱越来越快,而节奏丝毫不乱,没有任何失控的迹象。

    她的对手是一个男性水魔法师,这人一边控制着冰棱魔法的持续攻击,一边也开始吟唱起咒语来——这个咒语的类型与海缇不同,乍一念动就显现出效果来。

    空中浮现出冰冷的白雾,逐渐凝聚成散发着寒气的坚冰,即使被在火焰中融化了表层,也有持续不断的水元素汇聚而来进行补充,随着咒语越来越复杂,坚冰越聚越多,一个巨大的寒冰牢笼开始显现出雏形来,将海缇四面围住,并且逐渐缩小。

    此时,火焰更烈,护住海缇的周身,身影被冰墙所遮,仅仅能看见模糊的红影。只听她的吟唱愈来愈快,并在寒冰牢笼即将完全锁住自己的前一刻完成了一个极其复杂的转音之后戛然而止!

    这时水魔法师的吟唱已经结束,当海缇的声音也消失时,全场静极。

    她在短暂一个喘息之后再次开口,少女清脆的声音此刻平静极了。

    “阿伽萨斯。”

    ——这声在场所有魔法师都熟悉至极的,在一切咒语上都统一的的结束音节敲在所有看客的心弦上。

    火焰暴烈的波动,连带着灼热的气息在音节落下那一刻全部消失。

    人们的目光全部投在海缇身上——林维除外。

    他看到断谕搭在深色扶手上的手,修长好看的手指中,食指无意识似地微微抬起,再轻描淡写地落下,敲在扶手细腻的木质上。

    然后在下一个瞬间,炽烈的火焰,以海缇的身体为中心,全部迸发开来!

    华丽炫目的场景在人们眼前铺展开来:牢笼在那一刻彻底破碎,化作白色冰屑四下飞溅,然而未及落地,便在红焰的炙烤下无影无踪。

    红发飘扬的火魔法师小姐站在火海中央,而这片火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铺开,千万道火舌扑向对面的水魔法师。

    他猝不及防之下凝聚的冰盾与冰墙被层层吞噬,面颊泛上红色,不知是由于绷紧的精神还是扑面而来的热浪——此时,他已经再施展不出别的手段,无奈地微笑着,向海缇做了一个认输的手势。

    这样一个强大的魔法,要想完全收起是不可能的,于是火海蔓延的势头分作两股,恰好避过水魔法师所站的位置,又过了一段时间,烈焰才渐渐熄灭,水魔法师下场,宣告着这场比斗正式结束。

    看台上开始了纷纷的评价、讨论与赞叹,而海缇则看向林维与断谕所在的方向,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并没有下场的意思——切磋场约定俗成的规矩,胜者只要还愿意继续,就可以一直站在这里,等待下一个魔法师的挑战。

    几乎就在水魔法师回到看台落座的同时,另一位挑战者站了起来。

    ——这让在场的男性魔法师们的眼神立刻热烈了起来。

    因为,这位挑战者,也是一个女魔法师,一个美丽的女魔法师!还有什么比两位美丽的魔法师小姐同时在场更加赏心悦目的呢?

    只是,这位女魔法师,似乎有点别具一格。

    她身量高挑,有着细长而直的眉,使面孔充满英气,深棕色的长发在脑后束成利落的马尾,背着一把银色长弓,穿着的却不像是魔法袍,而更类似于武者的轻甲——并且露出一双修长有力的腿。

    只见她站起身来之后,从看台上轻盈地跃起,稳稳落在场中,棕褐色的皮靴碰地,发出干脆利落的声响。

    “她似乎很厉害。”林维打量着这位风系女魔法师,目光甚至还在她的双腿上停留了一会儿。

    “的确。”断谕道。

    来自断谕的评价让林维不由得对她又多了几分好奇。

    就在片刻之后,这场比斗便正式开始了——它结束得也同样快,这使男魔法师们感到非常遗憾。

    海缇的咒语刚刚念出一个音节,淡青色的风刃便迅速向她袭来,她立即飞起,堪堪避过。当意识到对面的风魔法师的攻速迅疾时,她也改变了对敌的方法,快速用出自己掌握的几个瞬发魔法,凝聚出大大小小的火球来。

    ——可惜的是,对面女魔法师并没有将这些低阶的火球术放在眼里,飓风裹挟着无数风元素凝成的利刃呼啸而来,这种速度根本容不得海缇念出一句咒语来施展有效的防御。

    战斗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便毫无悬念地结束,海缇轻轻叹了口气,上前和那位女魔法师进行了一个友好的拥抱——这是切磋结束之后女性魔法师间常有的礼节,之后便走下场中,回去了看台,注视着场中的风魔法师,眼中有掩饰不住的赞叹:“她太厉害了,那么快的魔法,简直”

    这时,场中的女魔法师做出了一个令看客们意想不到的动作。

    她眼神淡漠,取下背后那把银色长弓,握住弓柄,抬起右臂,无弦长弓锋利的弓尾闪烁冷光,遥遥指向看台的方向。

    林维和海缇在短暂地一愣之后,同时看向断谕。

    只见他嘴角泛起一丝淡薄的笑意,像是早已料到似的,问:“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