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34章 来自烈风之谷(三合一)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风魔法师猛地后仰,湛然寒光险险擦过鼻尖,她柔韧有力的腰身在空中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然后借势倒翻落下,单手撑地。

    她霍然抬起头来,淡碧色的眼睛像是点起了两簇火焰,亮得惊人,直直看向对面的魔法师。

    对面的魔法师有一双暗金色的眼瞳,可她从那双眼睛里却觉不出任何的焦点——他的确是看向自己的方向,但也仅仅只是这个方向,并没有注视,与这样一种平静得近乎于冷淡的神情相符的是他冷冽的气质,这神情与气质使人觉得,不管自己做出怎样的攻击,都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而在逼退了自己之后,他并没有攻击的意图——也就是说,是在让着自己了。

    女魔法师抿了抿嘴唇,再次从地面上跃起,掀起狂暴的飓风,飓风以身体为风眼,并逐渐凝聚紧实,在她身周聚成了淡青色的圆面,圆面由无数细小的风刃疾速旋转而成,几乎能与锋锐的利刃相媲美。

    这个魔法让在座的看客都瞪大了眼睛——之前的大风与风刃也就罢了,可以理解为这位女魔法师的瞬发术十分熟练,但是现在一个显然脱离了低阶魔法范畴的法术,竟也没有听见她念出任何咒语。

    座椅上,林维微微蹙起了眉。

    原因无他,这种几乎不会出现咒语的战斗风格,竟然与断谕十分相似!

    一个闪神间,女魔法师已经高高跃至半空,顺势俯冲而下,带着她身周巨大的风面直直压向断谕,与风面相比,人身显得渺小,这使两人在视觉上相差悬殊。

    而断谕仅仅是立在原地,直至风面将要逼近,也没见他有任何动作。

    海缇看着场中情形,原本搭在扶手上的右手紧紧握住,显然是绷紧了心神,林维显得比她轻松多了,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断谕,甚至隐隐期待和揣测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在风环距断谕仅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他终于动了。

    只见他缓缓抬起右手来——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指尖恰与狂暴的青色风面相触。

    寂静。

    风声在那一刹完全止歇,场景仿佛凝固。

    看台上有魔法师终于按捺不住,疑惑地小声问:“这是在做什么”

    “蠢货!”同伴伸手在他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身子却依然保持前倾,面朝场中,生怕错过一个瞬间:“放出你的精神力来!”

    在场的不少魔法师都闭上了眼睛,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支撑在使用视觉的时候同时用精神力观察。

    精神力延伸,看到的世界与眼中截然不同。

    圆环在视觉上是淡青色的风暴,而在精神力所展示出的世界里是飞速流转的青色魔法元素,它依然巨大、具有压迫感,可边缘却另有一个璀璨的金色光点,以光点为核心,金元素像是雨夜里撕开天幕的闪电似的,在其上蔓延开来!

    青面中的风元素凝聚成无数旋转的风刃,这些风刃此时正与刚刚凝聚成型的金色利刃遭遇——它们密集地撞击着,全神贯注看着这一幕的魔法师们甚至出现了幻听,仿佛有锋刃相撞的清脆声音叮叮当当砸进了耳朵里。

    不少锋刃在这样的撞击中粉碎,无法维持形状,重新化做淡雾状的魔法元素消散,这些消失的锋刃中青色显然要多一些,从逐渐变了颜色的环面上就可以看出。

    女魔法师已经把她大部分的精神力都用在了操纵风刃上,这使她的脸色略见苍白,但眼睛依然有神,战意并未消减。

    从开始以来除了风声便只是静默的场中,终于出现了第一句咒语,咒语极为简短,大约十几个音节过后,随着一声“阿伽萨斯”落下,青色光芒陡然浓郁许多,风刃再次飞速旋转起来。

    但女魔法师的上风并没有占据多久,片刻之后,璀璨的金色光点在它的主人控制之下,倏然变散,金色涟漪从相接处层层荡开,覆盖住青色环面,化作无数细密流光与风刃相叠,所经之处,风元素的流动尽皆受阻,全部止息,然后在不久之后静静消散。

    女魔法师缓缓落地,深深看了断谕一眼:“你的元素控制力比我强,我认输。”

    说罢,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场。

    且不提看台上的议论纷纷,最前排的两个黑袍“执律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道:“这两个孩子,都不简单。”

    另一人点点头,道:“尤其是金属性那个他看样子已经能做到直接控制元素,而不使它化作实体了。”

    第一个开口的人又道:“来自那几个家族的孩子,天赋和性格总是这么使人羡慕。”

    “可惜”另一个缓缓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短暂的对话结束之后,两人重又恢复了“执律人”严肃沉默的模样。

    风系魔法师下场,在见识到这样的战斗之后,一时之间并没有人站出来挑战,场上只剩了断谕一人,他容貌出众、身姿挺拔——现在轮到在座的女性魔法师们心花怒放了。

    林维瞧着断谕的身影,嘴角翘起,起身对海缇道:“我去玩玩。”

    看着林维慢悠悠走下去的背影,海缇有些无奈地扶额。

    她在学院里是见过不少次林维与断谕切磋的——那场景有些难以形容。

    有召唤师参与的战斗,是非常热闹的,因为即使是一对一的挑战,召唤师也有本事把它弄得声势浩大。

    尤其是在清楚地了解林维现在最擅长的几个召唤魔法的情况下魔法师小姐环视一周,看着坐得满满当当的人们,感觉这次要丢脸丢大发了。

    当这个上午结束,看客中的一位魔法师回家之后,这样对妻子说:“亲爱的卡琳娜,早上我动身去切磋场是,看到你正在熟睡,便没有打扰,可我现在非常自责——这让你错过了一个宝贵的上午!以光明女□□义起誓,这是我有生以来看到最精彩的比斗!”

    他的妻子好奇地问:“都发生了什么呢?”

    这位魔法师神情陶醉:“首先,有一位美丽的火魔法师小姐,以及一位风魔法师小姐,她们都非常不,不,亲爱的,放下你的法杖,我不是那个意思!”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魔法师接着开口:“她们都具有非常出色的实力!火魔法师小姐施展出了强大的咒语,打败了和她同阶的成年魔法师——要知道,看年龄她还只是一个魔法学徒呢!但是之后的风魔法师小姐更加恐怖,她没有用一个咒语,就掀起了飓风,使火魔法师根本没有机会吟唱,赢得了比斗!”

    他的妻子道:“好吧,这也许确实很精彩但恐怕还不能配得上你刚刚的赌咒。”

    “这是当然,最精彩的在后面,这一场是只有用上了精神力才能看得清楚的一场,完全是对元素操控能力的比较!我完全不知道还存在这样神奇的战斗方式,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等见到老师要好好请教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妻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么说,你见到了可以直接控制元素,而不是让它们凝成实体再攻击的魔法师?”

    “没错,亲爱的,你总是这么聪明,不过在这之后还有一场。”魔法师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我得承认这场比斗也非常非常地精彩,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魔法师道:“对于一场魔法比斗来说,它实在是太过激烈又热闹了”

    ——黑袍子的年轻魔法师不像之前的挑战者一样直接飞落在场中,他是一步一步走下来的,站定后,脸上带着笑意,向对面道:“我们还是老规矩。”

    “好。”断谕答应道。

    看客们当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老规矩”是什么,只是觉得这两人相对的时候,并没有之前几场比斗那样剑拔弩张。

    林维开始念咒——老规矩第一条,召唤师先来。

    第一个召唤术自然是最为强大的契约之门,这座大门建立后,只要召唤师精神力足够,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与契约之门等级相符的魔兽走出,虽然无法控制具体的种类,却能可靠地保障它们的数量。

    乳白色大门虚影缓缓浮现,不知是由多少复杂的魔法阵交织而成,灰色的灵魂通道卷起漩涡——假如召唤兽是这片大陆的生物,那么走出的就是它的实体,如果来自其它遥远的、不可抵达的空间,出现的便是它的灵魂投影。

    老头说得没错,即使在魔法师三十铁律的注解中,对活物进行空间转移的尝试是死路一条,但它们从门中走出的时候,确实是完好无损的——这就是契约的力量吗?

    林维先是控制几个皮糙肉厚的岩系魔兽站在自己附近,提供可靠的防御,随即便发起了进攻。

    不同的魔兽有不同的攻击手段,一时之间,冰凌、风暴、火焰、光团齐齐朝着断谕砸去。

    由于需要特殊的灵魂天赋,召唤师数量十分稀少,那些未曾见过召唤师出手的的魔法师们齐齐被这五颜六色的攻击吓了一跳。

    要知道,每一系的魔法元素都有自己的特性,得用不同的方法来破解,同时对付这么多不同系别的魔法,不仅要对自身魔法有极高的控制力,还得能够大量分神!

    做完这些,林维并没有停下。完成召唤之门后,其它召唤魔法都不再需要长时间念咒,他还有很多事情可做——那些魔兽虽然厉害,对断谕来说还是差了点儿。

    金色流光分作粗细不同的几线,与不同的魔法攻击相遇,爆发出明亮灼眼的光芒——还有额外的几缕直直朝着林维划来,在他头顶上方分散,重新凝成许多锋刃,直冲下面飞去。

    林维催动契约,几只岩系魔兽张口吐出光团,在他的身周布上防御魔法——锋刃打在岩盾上,溅出大大小小的碎岩来。

    防御魔法仍在持续加固,林维结束了一个短暂咒语的音节,右脚在地面轻轻一跺,深色地面上立即出现一个法阵的虚影,并且迅速消失,片刻之后出现在断谕的身下!

    大丛漆黑尖锐的魔法荆棘从魔法阵中拔地而起,有所察觉的断谕在前一刻跃起,却并没有直接浮在空中,而是落在另一块地面上。

    老规矩第二条,在召唤师还不会飞的时候,魔法师也不能飞起来。

    魔兽们在契约的指引下发动了第二轮魔法攻击,声势竟比第一次还要大。

    岩盾终于被击穿,一群魔兽中飞出了一个青色光团,给林维加持了风系的敏捷魔法,帮助他动作迅速地躲避着密集的金色锋刃。

    在闪躲的同时,林维的咒语也没有停止,一个个辅助魔法“镜像术”施展出来,断谕每次落下,所在的地方在片刻之后又会冒出大丛荆棘来,这是一种金属性的魔法植物,尖刺上闪烁着暗色的冷光。

    看客们眼看着两人对战在大量魔兽凭空出现之后变成群战、巨大宽阔的场地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填满、五色魔法疯狂对砸,本就已经心中惊讶,而现在,好好的场地几个片刻之间长满了狰狞的荆棘,有的魔法师已经直接目瞪口呆了。

    再看看荆棘丛和金色刃雨里迅速翻飞的两位魔法师,有年老的魔法师道:“是在开玩笑吗?这哪里像是两位魔法师的对战了?魔法师的体面都到哪里去了——荆棘丛里的那个动作还算优雅好看,对面黑衣服的小子,简直就是上蹿下跳!”

    倒是有几个魔法师附和了他的话,但更多的都在津津有味的观看着这场与众不同的比斗——它的节奏实在是太快了,与切磋场上常见的两个魔法师一人站一边吟唱咒语,胜负全看谁念得快的场景有看头多了!

    方才的老魔法师正好坐在靠近林维的一边,林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继续借着风魔法的加持“上蹿下跳”着,那些角度刁钻,实在躲不过去的攻击就控制岩系魔兽迅速发动防御来抵挡,还好断谕被魔兽的攻击拖住,不能全神对付自己,他才能全部躲过、防住了密集的攻击。

    虽然动作没有元素魔法师那种本来就会飞的好看,但最起码没有让自己受一点伤——这可是在战场上花了好几年才练出的本事!

    在之前用荆棘对付魔狼的时候,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这次林维也主要使用了这种荆棘来试图逼退断谕——魔法攻击可是有距离限制的,但是本来颇为得意的他,在注意到荆棘尖刺上的金属闪光时,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怪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竟然用金属性的魔法植物来对付同属魔法师!

    林维立刻中止镜像术的吟唱,荆棘不再增加,他念起了另外的咒语——半空中开启了一个小型的召唤门,门里有叽叽喳喳的声音隐约传来。

    看台上的海缇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捂脸——林维果然用了这招。

    荆棘丛中游走的断谕在躲闪几次之后,立刻注意到了这种魔法植物的属性——只见他左手在荆棘上方轻描淡写地一划,淡金光芒铺开,所经之处的大片荆棘立刻被拦腰折断,随即形状消散。

    ——同属性相对,只以元素纯粹程度论高低,高层次对低层次有绝对压制!

    这时,召唤之门开启,叽叽喳喳的声音响了起来,断谕显然认出了这个魔法,双眉一蹙,金色流光飞速朝着那个小型召唤门飞去,试图把里面的东西在门内解决。

    门内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声,显然有东西被击中了,长而尖的声音爆发出来,场中的魔法师们全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但仍然无济于事,这声音仍在脑中不停回响,使人头皮发麻。

    惨叫接二连三响起,但还有幸存的东西飞了出来——它们是一小群黑色的、与蝙蝠外形类似的生物。

    有见多识广的魔法师认出了它,道:“魔蝙蝠!”

    《魔兽图鉴》第两千三百零一种魔兽:魔蝙蝠,群居于沼泽区域与森林岩洞中,有罕见的精神魔法天赋。

    魔法师们立刻想起在学院中背诵过的《魔兽图鉴》,哀嚎着把耳朵捂得更紧了:这小东西是会叫的,而且声音中蕴含精神魔法,会对人造成极大的干扰,并且非常难受!

    只有海缇仿佛不受影响,她疑惑地放下了捂紧耳朵的双手,看向了胸前正散发着使人舒适的凉意的吊坠——老头送给的“精灵的眼泪”。

    原来它可以防御精神魔法吗?

    听到的声音最大的无疑是断谕,不过他并没有看台上魔法师们头痛眼花的惨状,只是施法的速度慢了不少。

    林维在契约中催动着魔蝙蝠们:小宝贝们快叫,叫大声点,朝着对面那个家伙——

    看台上一片东倒西歪的凄惨情景,但即使是这样,魔法师们还是坚持看向场中。

    “停下!”一声浑厚的声音从前排响起,这声音中蕴含了极大的魔法力量,台上的两个人、一群奇形怪状,发出不同吼声的魔兽、乱飞乱叫的魔蝙蝠,还有偷偷溜到断谕背后的绿色藤蔓,同时停滞了动作,十几只小蝙蝠在空中静悬了片刻之后,睁大了黑亮的小眼睛,直直掉在了地上——这就是高阶魔法师的魔法压制了。

    “执律人”中的一个站了起来:“切磋场中不得使用会对在座魔法师造成无差别伤害的法术!你们两个,下场!召唤师罚十块高阶魔晶!”

    林维眨了眨眼睛——竟然还有这种规定,早知道该放只会单体攻击的血蝙蝠才对。

    林维无奈地叹了口气,收回他的召唤兽们,与断谕并肩走在一起,回到了座椅上,当然,他在途中收获了不少愤怒的目光。

    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有点惋惜的,如果比斗继续进行下去,不知道还会出现多么精彩的场景,忍受一会儿精神攻击倒也值得,可惜被中途打断了。

    正午将至,切磋场暂时不会有比斗举行,看客们在结束了一个上午的观看以后也纷纷离场——仔细地看完一场又一场魔法战斗是一件消耗精神力的事情,他们需要回家休息或是冥想,或许能够从今天看到的比斗中获得一些对自身实力有用的感悟。

    今天海缇上场的次数比较多,遇见的对手实力大多与她相当,而能与断谕势均力敌的挑战者却没出现。

    “据说切磋场的消息向来传得很快,从明天开始,就会有强大一些的魔法师听说今天的场景,来到这里参与挑战了!”海缇道。

    魔法师乐于和强大的对手较量,即使不能胜利,也能磨砺自己的实力,断谕与那位女魔法师的比斗已经超出了在场普通魔法师们的境界,因此,在消息传出后,就会有自认为实力可以与之相比的魔法师前来了。

    林维对于与其他人比斗兴致不大,今天上场只是兴起,自从离开学院,还没有跟断谕交过手,一时之间有些心痒——不过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的实力还不能与完全没有限制的断谕相比,起码要在召唤出飞行魔兽,并且增加一些契约魔兽之后才行。

    接下来的几天,三人还会在这里度过,林维之后不打算上场,一方面,召唤师本身就更适合在队伍中战斗,单打独斗的经历并不是那么有用;另一方面,来到切磋场的目的主要是积累战斗经验,这一点对于自己并不重要。

    召唤师没有沟通魔法元素的能力,他们的战斗方式完全依赖于召唤兽,所要做的,就是精准地判断敌人的实力和战斗方式,召唤出最合适的魔兽或是魔法植物,如同指挥军队一般,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操控它们完美配合,做出最有效的攻击。

    这种建立在对全局掌控和召唤兽之间配合上的战斗方式,在单打独斗时并不能得到最有效的磨练——让一个召唤师成长最快的地方,是战场!

    对林维来说,战斗的直觉与经验在上辈子的漫长的战场生涯上已经磨砺完成,要提高实力,只能是从灵魂力量和精神力强度上下手,因此他需要的,仅仅是一些时间!

    三人从座椅上站起身来,离开了此处,在切磋场的大门前,他们再次看到了那位使人印象深刻的风系女魔法师。

    站在场上的时候只隐约觉得她身材高挑,离近一看,作为女性,她都快要比海缇高出一个头来了!

    女魔法师原本在门前站定,见他们三人出来,转身走近。她嘴唇微抿,看不出表情,想来平时很少与人打交道。

    “我想结识你们。”她淡碧色的眸子看着断谕,道:“我的名字是岚,来自烈风之谷。”

    ——烈风之谷。

    果然。

    这也许就是他们两人战斗风格相似的理由,看来这几个元素之谷家族的人,全都具有卓越的天赋,与魔法元素的亲和力非同一般,甚至不需要吟唱咒语便可以操纵它们。

    不过林维在心里暗暗想道,这位风系魔法师的实力虽然在其他人眼里十分惊艳,但显然还不能与断谕相比,可见,虽然这些家族的血脉会催生特殊的天赋,但人与人之间还是不一样的——要是他们都和断谕一样,那还了得?这样的话,上辈子的战争干脆不要打了,五个和断谕一个实力的大魔法师在前面一站,林维和他的珊德拉简直可以自绝当场了。

    但是,这让林维想起了另一个问题。

    战争延续了很长的时间,加之魔法世界人数稀少,而林维的记性并不算差,到最后,他对所有出战过的魔法师都有了大致的印象,甚至还能判断出哪些是新面孔。

    但是,他所眼熟的魔法师里,真正在学院中遇到的也只有十几个人。

    像是海缇、西珀,乃至今天刚刚见到的女魔法师岚,放在魔法世界,都有着出色的实力,却从来没有在战场上现身过!

    如果是在浮空之都坠毁的时候丧生,也说不通。

    禁咒“落日”被引发的时候,第一个察觉到的是白袍大魔法师,现任魔法协会会长阿卡德罗斯,以他的实力是可以逃脱的,但这位可敬的大魔法师并没有那样做,他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力,与禁咒的力量相抗衡,即使最终没能胜利,却成功地给了浮空之都上的魔法师们短暂的逃脱时机!

    最后浮空之都不可避免地与这位大魔法师的生命一同坠落,但却有不少魔法师得以逃出,使得魔法世界的伤亡并没有帝国预计中那样惨烈。

    以这些人现在的实力和成长速度来看,在战争爆发的那个时间,极有可能都已经成为了高阶魔法师,就算当时恰巧身处浮空之都,也该有足够的能力脱身。

    这让林维不得不多想,因为在魔法学院中,实在是有太多学徒和老师的面孔,他只在这辈子眼熟,而战场上从未见过

    在那样一场由帝国的阴谋挑起,魔法师以牙还牙回应而爆发出来的战争里,原本就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心思的魔法世界,对自己的战力毫不吝惜,就连炼金师都主动出现在了战场,他们并没有任何隐藏实力的理由。

    按照正常的走向,绝对不该有这么多魔法师凭空消失,林维所能想到的一种可能解释就是,在自己十五岁那年到战争正式发生这一段时间中,魔法世界本身发生了未知的事情,并造成了一部分魔法师的牺牲

    还有,同样没有在战争中露面的占星塔!

    林维抬眼看向这座空中城市上空漂浮流转的白色云雾,在此时的他眼中,这云雾仿佛是未知路途上的迷翳,有种诡谲莫测的惊心动魄之感。

    如果猜测正确,那么现在属于魔法世界的自己不可避免,会遇到这件事情。

    林维唇角勾起一丝笑容,带着恶作剧般的邪气。

    小公爵活了这么多年,除了总是被断谕这个家伙压着打,还真没遇到过让他感觉危险的、难以解决的大事,因此,这个猜测带给自己的,像是手指轻轻滑过锋利刀刃时提心吊胆,但又忍不住继续下去的感觉与当断谕的身影与前世重合时心中隐隐颤栗,但又忍不住前去接近的心情。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有着隐隐约约的压抑与兴奋。

    在这一个晃神间,海缇已经和女魔法师打过了招呼,她对这个打败了自己的女魔法师很是好奇,打招呼的时候对她的实力也毫不吝啬地给出了真诚的赞美。

    “我的名字是海缇岚,你也是魔法学徒吗?你真的很厉害!”

    这位名为“岚”的女魔法师在交流中倒不像比斗时那样不近人情,甚至还带着一点儿可爱的局促。

    “是的,我现在是第二年的魔法学徒,我的名字只有一个音节,也许念出来的时候会不舒服同级都叫我阿岚。”

    岚,这个名字放在大陆语中确实不太对劲。

    见鬼了,林维想起上辈子自己第一次听到断谕名字时,也感觉这两个音节很是奇怪,只不过后来习惯了,便也没有过多注意。

    难道又是那个该死的大陆通用语?这样的音节确实和它有些相似。

    林维开始觉得,魔法世界对于大陆来说很特殊,而这几个元素家族对于魔法世界来说也很特殊!没有定居在浮空之都也就算了,看他们起名的习惯,恐怕是大陆通用语说得更多一些,根本不理睬浮空之都与魔法学院的习俗。

    “阿岚,”海缇微笑着喊了一声:“我在学院里并没有见过你。”

    “我很少出门,”阿岚道:“老师居住在第二浮岛,我在那里陪伴他。”

    “原来是这样我还没有去过第二浮岛呢!”海缇道。

    “上面都是在研究魔法的老师们,你的老师以后也会带你去看。”

    说到这里,阿岚重新把目光移向了断谕:“你一定是来自锐金之谷,对吗?”

    断谕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咦,”阿岚仔细打量着他:“你的眼睛?”

    “看不见。”断谕的回答很简短。

    “是这样”阿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那时候受到影响的是听觉,所以也没有办法说话,不过我的元素乱流非常微弱,成为中阶魔法师的时候就好了。”

    林维和海缇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读到了相同的意思。

    现在咱们两个是一个种族,他们两个是一个种族,那个种族里,元素在身体里面乱窜,失去一个感官什么的似乎像喝水一样简单!

    “母亲说,这一辈都出现了这种状况,我大概是到现在唯一一个恢复的,”阿岚看着断谕道:“这样的话,有个建议我必须要告诉你——当你快要完全压制住乱流的时候,一定要有人陪在身边。”

    “为什么?”这次开口的是海缇。

    “因为,”阿岚神色十分认真:“它被完全压制住以后,可能有一段时间,也许是半天或者一天,你会失去所有感官,然后才会慢慢恢复。”

    “所以,一定要有人陪在身边,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如果那时候没有我的哥哥在,我”

    这个英气又美丽的女孩子重重闭了一下眼睛,显然是想起了一段不好的记忆。

    “我会陪着他。”林维凉凉对她道。

    他的心情不太好。

    家族费尽心机来保持住的纯净血脉,确实带来了天赋与实力,但似乎并不是完全没有代价。

    如果元素乱流就是代价,那么这代价绝对不能算轻——尤其是发生在断谕身上的时候。

    那些错过的风景,即使以后重现,也弥补不了生活在一片黑暗中时世界的空缺,它所带来的,似乎还有明显地体现在断谕与阿岚身上的不同程度的冷淡。

    他想,在这两个人脸上,大概是不可能看到海缇那样,在最干净美好的环境里长大才能养出来的、纯粹又开心的笑容的——即使有了卓越的天赋与强大的实力,他们的前半段生命中也始终存在缺憾。

    阿岚看了林维一眼,淡淡道:“那就好。”

    她接着对断谕道:“那我就走了——我以后还会找你挑战。”

    “阿岚,等等”海缇开口:“你是住在旅馆吗?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阿岚点了点头:“也好。”

    四人便一同走在了回去旅馆的路上,这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些是在切磋场上对他们印象深刻,有的则纯粹是被长相吸引——人们总是喜欢好看的东西,这一点在魔法世界里也不例外。

    浮空之都上的风不知什么时候大了起来,吹起人们的衣角。

    海缇注意到阿岚微微眯起了眼睛,似乎是惬意的表情。

    “你喜欢风?”

    “也不是。”阿岚回答她:“这有些像我的家乡,那里整年都在刮着大风。”

    “那你是想家了吗?”海缇眼中笑意盈盈。

    “不,”阿岚道,她的目光放在街道旁边,手握一束漂亮的月光花,正敲着临街房舍木门的年轻魔法师身上,微微有些失神:“我不想回去。”

    再问下去似乎触及了阿岚的私事,海缇礼貌地没有再提。

    走到了巨大的绿树下,两个女孩子各自回去了房间。

    林维靠近了断谕一步,以便他把自己带上去。

    不过断谕却没有立刻动作,林维转过头去看,几乎是在同时,断谕也转向了他。

    只听断谕道:“谢谢你。”

    是在谢自己方才对阿岚说的,会陪着他吧。

    林维活了两辈子,上辈子在声色繁华的帝都中央,从小就被父亲教会了对人说话要滑不溜手、留下后路的本事,身边也没有亲近的人,还从没对谁许下过话语,刚刚那句并不正式的话,大概能算是第一句承诺了。

    “你”他心中有些酸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魔法师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平淡,但与他朝夕相处的林维能够辨认出,这与面对其它人的时候却也不是同一种平淡。

    只有等他好看的眼睛阖上的时候,才会让人从那仿佛是被命运女神眷顾的精致五官上看出柔软与美好来。

    林维忍不住抬手触了触他的眼角。

    暗金色的眼瞳轻轻闭上,这是很乖顺的动作,像是帝都里贵族小姐怀中的猫儿。

    嗯,是只大猫。

    他心中一软,叹了口气道:“心疼你呀”

    断谕眼角微弯,带了一丝丝的笑意,抬手揉了揉林维的黑发。

    林维看着断谕淡淡的笑容,感觉有点挪不开眼。

    就当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树冠里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同时看向了那个方向。

    丹尼尔的声音?他确实一直留在旅馆里摆弄炼金材料来着。

    ——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