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35章 虚幻的琴弦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蒂迪斯家就像任何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世家那样,有着世代流传的家训,这些家训在最开始时往往只有那么十几条,记载着第一代家主宝贵的人生经验积攒成的、对后辈们的训诫与教诲。。。

    不过,随着世代的更迭,家训会越来越长——每一任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家主都会想在家训中留下自己的痕迹,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

    许多年后,蒂迪斯家用一张羊皮纸已经写不下的家训中,增加了这么一条:不论在何种境况下,遇到未知的东西时,一定、一定要克制住自己的好奇!

    署名是林维·蒂迪斯。

    ——这句家训自然是有它的来源的,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丹尼尔的那声惨叫。

    “丹尼尔?”

    林维被断谕带着,浮在空中,推开了丹尼尔的房门。

    ——就见丹尼尔的后背明显地一抖,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猛地转过头来,看到门外是他们两个时,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是你们你们快过来”

    两人进入房间,走近丹尼尔,只见他脸色非常不好,身前悬浮着一个小小的黑色薄片。

    薄片是沉沉的黑色,边缘十分光滑圆润,大致呈三角形——其中有有一个角略长于其它。

    “我们回到这里,恰好听见你在大叫,”林维蹙眉看着这枚薄片:“就是因为这个?”

    丹尼尔心有余悸地点点头:“就是这个我在触碰它的时候,出现了可怕的幻觉。”

    “幻觉?”

    “没错——我在整理戒指中杂物的时候,把一堆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其中就有这个。”丹尼尔一脸虚弱而沮丧的表情:“在拿出来的那一刻,我的精神力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然后,它就浮了起来!”

    “它只是我收藏品中不起眼的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于是我忍不住触碰了它,然后——我出现了幻觉!那比我见过的任何精神攻击都要可怕一万倍!”

    林维看着那个静静悬在空中的薄片,问丹尼尔道:“什么样的幻觉?你是怎么得到它的?”

    “不,我不想再回忆了,”丹尼尔用力摇头:“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难以形容的生物正张开獠牙把你吞掉要知道,我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它实在带来了非常使人恐惧的场景。这是我的同级在一次冒险中发现的,他们认为这个东西材质特殊,便带回来交给了我——他们知道我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东西。”

    “啧,”林维摇摇头:“可是在我看来,你也并不是一个胆大的人。”

    说着,他把手伸向了那枚小小的黑色薄片。

    稍微平复下来的丹尼尔像是躲避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飞快后退几步,看着林维的举动,幸灾乐祸道:“你居然不相信,等着吧——我已经能看到你被吓得破门而出,然后不幸狠狠摔下去的惨状了!”

    “很遗憾,”林维平静地握着这枚小东西,张开手掌,薄片安静地躺在掌心上:“——并没有张开獠牙的生物,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咦?”丹尼尔疑惑地看着他握住黑色薄片的手。

    这枚小东西拿在手里时有些冰凉,但它质地十分细腻,并且几乎没有任何重量,可以确认不是石质。

    林维拿住它,忽然感到这种形状和重量有些熟悉。

    他的手指来回换了几个姿势来拿住这枚薄片,并且终于在用拇指与食指松松拿住它时展开了由于努力回想而微蹙的双眉:“丹尼尔,我想我认得这个小东西。”

    “这可是连炼金师都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东西!”丹尼尔惊讶道。

    “好吧,”林维道:“如果我的猜测正确的话,身为博学的炼金师你不认识它是可以原谅的。”

    “它到底是什么?”

    “这是大陆上会有的东西,”林维抬起左手,停在拿着薄片的右手上方:“如果你弹奏过大陆上的宫廷竖琴,就知道有些时候需要用到一个小小的拨片像这样。”

    他的右手轻轻一动,做出一个拨弦的动作,然后倏然睁大了眼睛——在自己开始做下动作的那一个瞬间,仿佛真的有一根绷紧的琴弦被拨过!

    林维疑惑地想要确认一下,于是再次抬起右手,还没等落下,手腕忽然被断谕握住。

    “停下!”

    可惜的是,这声提醒似乎来迟了。

    很久以后,林维在想起这一幕时,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总会猝不及防地发生,然后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并且,即使是再敏锐的人也没能预先察觉。

    林维是很信任断谕的判断的,因此他确实打算停下了。

    但是此时他的手已经不再能被自己控制,而是被另外一股力量拉扯推动着,即使自己用力反抗,也仅仅只能使手指微微颤抖,而不改变它动作的轨迹——再加上断谕握住自己手腕的力量也不行。

    拨弦只是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因此整个过程在瞬息之间就已经被完成,林维再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有那么一根弦被轻轻拨动——甚至发出一道悠长的琴鸣声。

    “你在做什”

    丹尼尔话音未落,就见林维身体猛地前倾,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灰黑色的漩涡,漩涡疯狂地涌动着,越来越大,眨眼间吞噬了林维,还有与他站得极近,并且与他身体相触的断谕的身影。

    两个人活生生消失在眼前,丹尼尔一时之间没能做出任何反应。

    他由于方才后退的那几步,并没有受到灰黑漩涡的波及——事实上,漩涡在吞噬了两个人之后,便迅速消失无踪了。

    绿袍子炼金师愣愣看着只有自己一人的房间,从脑袋里一片浑浊的空白中艰难地拉扯出一丝清醒来,垂在身侧的手不安地握住了袍子,喃喃念道:“见鬼,又是幻觉。”

    说着,他看向原本黑色薄片悬浮着的地方——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

    他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极其苍白:“不”

    又过了一会儿——也许是一小会儿,也许是很久,他说不清。房间的门再次被快速地推开,显然开门的人很是焦急,与片刻之前林维打开门时别无二致。

    尚在混乱之中的丹尼尔转过头:“林施奈德?”

    来人眯起眼睛打量着他,这人穿着蓝色魔法袍,眼睛是浅淡的银色,样貌熟悉,正是他在交易行结识的鉴定师施奈德。

    只是现在,施奈德的样子却与印象中非常不同。

    淡银的眼瞳先是在房间环视一周,然后紧紧闭上,再睁开时,目光停留的地方竟然是正是林维和断谕片刻之前所待的那个位置。

    “又见面了,亲爱的丹尼尔,”他转过头来,语气中没有丝毫的轻松愉快:“我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你得告诉我,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丹尼尔用力晃晃脑袋,恢复了一点儿冷静:“施奈德,交易行雇佣的临时鉴定师才不会随随便便闯进旅馆开始盘问客人你得拿出一个说得过去的身份。”

    与此同时,林维脑中的空白和丹尼尔比起来只多不少。

    在那一瞬间,他跌进了灰黑色的漩涡里——拖着断谕。

    眼前蓦然一黑,再张开时,自己与断谕正在疯狂地下落——身边是灰黑色浓雾,浓雾中闪过无数细碎的裂缝,裂缝极细,却让人生出恐惧来——裂缝之下仿佛连接着无尽的漆黑。

    只是匆匆看向裂缝的一眼之后,便感觉这些细长狰狞的东西像是开在了自己身上,带来尖锐的疼痛。

    “见鬼”

    他意识到,现在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

    现在的场景,像极了契约之门里面的灵魂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