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36章 结界之内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下坠的速度极快,然而时间与空间都仿佛被无限拉长。

    若是从高处下落,以这种速度,必然会使人觉得有大风扑面而来。

    而现在却不同,浓雾中是一片寂静,犹如凝固的深潭,只能从漆黑裂缝的变幻中才能发觉自己是在移动着的。

    最初跌落时是林维在前,不过在片刻之后两人便调换了,现在是断谕在下,一个落地时首当其冲的位置。

    他们两人靠得极近,以一种如果站起来则像是紧拥的姿势下落——这是能最大限度保证安全的动作,比两个人一同面朝下摔落在地要好得多。

    林维向下看着灰黑色浓雾,它的颜色似乎在逐渐变得浅淡,并且随着两个人下落,下方的浓雾隐隐约约有流动起来的兆头。

    当它的颜色再浅一些、变成纯粹的灰,而浓雾盘旋流转成漩涡状之时,就真正和灵魂通道的出口别无二致了。

    林维的眼睛紧紧盯着它,直到裂缝不再闪现,浓雾的色泽愈发纯粹,眩晕感愈演愈烈——

    他用胳膊缓缓把断谕与自己箍得更紧:“要到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全部的视野被炫目的白光充斥,在一瞬间更加强烈的晕眩过后,周身寂静滞涩的气息全部消失,风声在耳旁短促地呼啸而过。

    所幸这个过程极短,而两人出来的地方离地面并不算远,他们直直落在地上——顺势一滚之后,才算是抵消了沖势。

    林维用手臂支起身体,站了起来,作为被保护的一方,他仅仅是擦破了一点儿皮。

    “断谕,你怎么样?”

    断谕的右颊上划出了一道明显的伤痕,此时正隐隐向外渗血。

    “我没事,”他抬手触碰了一下脸上的伤口,殷红的血色微微晕开:“原本可以完全飞起来,但这里的元素太稀薄。”

    也是——坠落对于元素魔法师来说并不能造成太多伤害,林维稍稍放下心来。

    他环视四周,试图辨认出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天空蒙着一层浓郁的灰白,像平民家中糊住窗子的薄纸一般,遮蔽了太阳的踪迹,使这里显得十分昏暗。

    触目尽是死寂与荒凉,他与断谕现在身处一个类似于树林的地方,可那些树木却不见丝毫生机,几乎都只剩下了漆黑的树干与光秃秃的枝桠,枝干盘曲,以一种狰狞的姿态静止着,像是一只只指向天空的、干瘪枯瘦的手。

    枯木稀疏,有高有低,有些上面还缠绕着干枯的藤蔓,地面并不平坦,是一种潮湿的黑色,散发出使人不舒服的气味

    断谕走到他身边:“还在大陆上吗?”

    “是在大陆上没错,”林维回答:“可我不知道是哪里。”

    方才所经过的是灵魂通道无疑,而自己和断谕现在又是实体状态,那么就可以确定他们还在大陆,没有被那个古怪的琴拨带到什么遥不可知的地方。

    林维在脑海里飞快地回想有关大陆各处风貌的记载和描述。

    “这里并不寒冷,不在北方土地很潮湿,也许是因为南部沿海或是多雨的西部。”

    “从这看到远处有山脉,很矮,不像是南部,那里全是平原。”

    起伏的地形符合西部的特色,但不论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都不像是寻常的景色。

    不论是沿海或是西部,这个季节都应该是一派植物繁茂的景象,即使是最严寒的冬季,也不会像现在一般荒凉。

    “用精神力,向上看。”断谕忽然道。

    林维依言放出精神力来,发现面前所看到简直可以称之为空无一物了!

    要知道,即使是在大陆上那些与魔法毫无干系的地方,也能看到漂浮流动着的元素,可是在这里,只有空空荡荡的虚无,偶尔才有那么一两个光点悠悠晃过去。

    但是当他引导着精神力,向天空望去时,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天幕——不,也许所看到的并不是天幕,而更像是一个流光溢彩的圆拱,将这片土地笼罩其下,那之上流动着浓郁的各色魔法元素,活像是画师涂满整个纸张的颜料。

    “魔法结界?”他问道。

    断谕点头。

    ——而且是强度极高的大型魔法结界。

    这样说来,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一个魔法结界内部,被笼罩着的范围以目力看去十分遥远——简直就像彩虹的根部一般遥不可及。

    琴拨现在好好地待在林维手中,但当他再次做出拨弦的动作时,却是毫无反应。

    一个细微的动作以这片琴拨为媒介,开启灵魂通道,把自己和断谕送到了这里,没有触动空间规则——显然他们还活得好好的。

    一个与魔法有关的地方,潮湿的大陆西部,阴森而死寂,不见日光——会是什么?

    他看向断谕:“你觉得这会是我们知道的地方吗?”

    “我不能断定,”断谕道:“但这种强度的魔法结界,只在亡沼和浮空之都上存在。”

    林维深吸一口气,一段话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那是在魔法学院的藏书殿,《时光手札》第一卷中,自己曾一字一句念给断谕听的:

    “在那时,丰饶繁荣的大陆上,只有西部的死亡沼泽是生机断绝的禁地,传说死沼的深处供奉着黑暗女神卡塔娜菲亚的神像,只有黑暗法师与亡灵生物可以入内”

    他再次环视了一下死气沉沉的四周:“亡沼——也许吧,这里确实像是西部。”

    魔法世界里,有三个地方是不能踏足的。

    占星塔所在的雪山山脉所在的界限以北,称为“极北”,无人生还。

    从塞壬岛一路向东,越过广阔的海面,直至风暴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一片巨大海域,所有的船只到此只能止步,这片海域之后的无尽海洋,同样是未知的世界,魔法协会第一代领袖们正是消失在这里。

    第三个地方则是西部的死亡沼泽。

    与前两个不同,死沼是被魔法主动封闭起来的一片区域。

    黑暗时代持续了长久的岁月,在混乱的战争中,各个种族都死伤惨重,骑士悄无声息覆灭,魔法师数量锐减——但这场战争是有结果的。

    在流传下来的记载中,战争起源于黑暗魔法师与光明魔法师的争斗,并且最终,以神的使徒自居的光明魔法师一方获得了胜利,他们集结所有力量,将黑暗属性的魔法师全数消灭,并且将所有的、与黑暗魔法有关的东西,包括黑暗元素,封入黑暗法师聚居的死亡沼泽。

    光明魔法师们是这样说的:“黑暗魔法的力量,到此为止了,大陆上再也不会有战争与混乱,因为我们终于彻底消灭了这些邪恶的异端!”

    从此以后,大陆上三个魔法属性只剩下了光、自然两种,后来的演变中,自然系魔法开始逐渐分流,有了风、火、金、水、岩这五个主要的属性,也就是现在魔法世界所采用的体系。

    而死亡沼泽被重重封印与结界锁住,成为了后来人无法涉足的一片区域。

    “但是,如果真的是死沼,”林维体验着精神力看到的空空荡荡的四周:“为什么除了天上的结界,没有一点儿魔法的痕迹——传说中那些‘邪恶的黑暗魔法元素’呢?”

    “不管是什么地方,”断谕淡淡道:“我们都要找到出去的路。”

    “没错”林维叹息道:“我的蛋还在浮空之都,它不能离开我们太久。”

    ——魔兽蛋在孵化的过程中万一间断,很可能最后爬出来的幼崽并不强壮,或者干脆再也没有办法孵化,还好林维从交易行里拿到晶石之后便全部堆到了它的旁边,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

    更不用说他还没有像魔法协会告知卷轴失窃的消息,还有浮空之都上的海缇和丹尼尔,这会儿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件事情发生的确实太过突然,谁能想到炼金师手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会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呢?

    “如果是死沼,”林维翻看着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放着数量不少的魔法食物——那种难吃的果实,足够维持很长时间,他松了一口气,但仍然并不乐观地道:“我们真的有机会出去吗?”

    黑暗时代里魔法师的水准,再加上后代对封印和结界一层层的增添,这可不是说出去就能出去的。

    断谕道:“我们需要找到结界边缘,然后,你要开始学契约书。”

    “你打算怎么做?”

    “直接破开结界,或者——你能开辟出灵魂通道来。”

    用大陆通用语写成的契约书现在正躺在林维的空间戒指里,在老头的话语里,它确实与灵魂通道有关。

    “听你的,”林维道:“不过,似乎你需要先教会我这种语言。”

    看起来,他们得在这里待上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出去的方法——如果那时候,两个人还没有被饿死的话。